下书楼 > 都市小说 > 皂吏世家 > 《皂吏世家》正文 第381章 从家查起
    “我们走了。”唐冷捂住了西门开的嘴,对着青青假笑了一下。

    “记得我要的账册。”青青也不介意,摇摇头。

    唐冷拉着西门开飞快的走了,安安回头看看他们的背影,再回身跟纯王说道,“西门大人这是不是就是大叔说的恼羞成怒?”

    “必须的,你真的脑子不错呢!要不要我教你读书。”纯王忙说道。

    “可是你脑子不成啊?真的,有时我有点担心小侄女呢!”安安捧着纯王的脸,痛心的说道。

    纯王把安安一下子翻倒,对着他的屁股狠打了几下,光着小屁股,打起来还挺响的。青青摇摇头,自己提着裙子去厨房了,安安这么说话,实在是该打啊。

    小越在厨房里做着准备,厨师也在,看到青青进来,自己点头,拿了簸箕和菜出去了。

    小越顺手把手里的桃切了一块喂给了青青,自己又飞快的切了起来。

    “做什么?”

    “桃子做的酥皮点心,我想用桃子肉做馅,你一定喜欢吃的。”

    “这个不是生吃吗?”青青刚刚觉得也很好吃啊。

    “不能放,现在趁便宜,我做了些桃子酱、还有果脯。这个对你的身体很好,可惜就只有这一段时间才有。”小越又快快的剥了一个桃,一切两半,然后把两瓣桃放在盘子里又切成四瓣,再递给了青青。

    “可以做成糖水桃,不过现在糖挺贵的,做了,现在保存技术也不成,也不见得能放很久。所以古人说,‘不时不食’其实也是对的。至少每年会有期待,会觉得好好吃。”青青笑着端着盘子慢慢的吃,边轻轻的笑着。

    “真是,应该说,这会吃桃,过些日子就能吃石榴,再过些日子,就有别的好吃的。我就准备十月时,再多准备些水果,看看有没什么法子让你冬天时就不用只吃橙子了。”小越笑了一下,开始做馅了。

    青青就那么看着小越,想想,“不想问我点什么?”

    “什么?”小越顿了一下。

    “我们这么查下去,你会不会心疼?”青青小心的看着小越。

    “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道我要什么。”小越调了馅,开始揉面了,手法还是跟以前一样,干净利落,“我不知道真相对我来说,代表了什么。现在舅舅死了、师父、小九他们都死了,我才明白,我必须要知道真相,我必须要问问,为什么?不管那个人是谁,我都要让他给我一个解释。所以你放心查吧!”

    “我可不会像西门大人那样,抓到人再放了。我做不到的!”青青看着小越,小脸绷得紧紧的。

    “真是的,当然不能放,死了这么多人,你若放了,我都不能答应。”小越回头瞪了青青一眼,回头笑了,“我现在最亲的人就是你,再就是乔家人。只要你们都没事,我就啥也不担心了。”

    青青笑了,自己慢慢的吃着桃,看着小越麻利的做着饼,看着应该有点像老婆饼的做法,不过里面的馅是桃肉做的,应该会很好吃。两人也不用说什么,一个人做,一个人在边上看着,不时的帮点手,顺便尝味。

    小汪氏和小何氏回来看到了青青,忙过来,小何氏忙说道:“怎么回来不说一声,我好让我娘给你包饺子啊!”

    “真是的,小越哥会做一桌姐姐喜欢吃的菜的。”安安晃了过来,看样子,他又去跟小郡主玩去了,显然,纯王和安安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你怎么又去看蕊儿,你有没洗手换衣服?”小何氏忙瞪着儿子。

    “真是,我又没回衙门,换什么衣服,我又不碰她,用得着洗手吗?我远远的看的。”安安跟老娘对吼了。

    “安安脾气见长啊?”青青小声问着小越。

    “他现在不让吃东西,是这样的。”小越小声说道。

    “你脖子上是什么?”小何氏瞪着安安脖子上挂的一串大珠子。

    小汪氏忙回头看青青,早上还没有的,纯王他们住了这么久,也不会这么给他。自然是青青干的了。

    “皇上给的,说他喜欢。”青青忙解释了一下。

    “嗯,姐,其实你可以告诉皇上,我还喜欢银票。”安安忙伸头说道。

    “皇上说,他也喜欢,若你有,可以给他点。”青青把少帝的话忙转给了安安。

    “没有,我最近好穷,私房钱都被我娘搜走了,唉!”安安又觉得自己快活不下去了,一脸的伤心、难过。

    “老娘给你存着。”小何瞪了他一眼,回头对不青青说道,“你别听他的,把钱乱放,弄不好自己都忘记放了哪了,让老鼠咬了怎么办!你说对不?”

    “您说的对。”青青立刻正色的说道。

    “姐,你真的太不像话了。”安安瞪着青青,他忘记啥也不会忘记自己藏钱的地方好不。

    “你总不能让我回不来了吧?”青青瞪了他一眼。

    “回来做啥,万一我混不下去了,也能投奔你啊!”安安腆着肚子,给她打着眼色。

    青青笑了,觉得安安真的挺聪明的,风险分担,她转向了小汪氏,“母亲和二婶这是去哪了?”

    “嗯,我父亲被启用了,你二婶陪我回去帮帮收拾了一下。”小汪氏忙说道。

    青青想想,太常也是九卿之一,算是很重要的文官位置了,想想,“新外公十年前在京城吗?”

    “十年前?”小汪氏怔了一下,想想,“在,父亲当初入翰林院三年之后,倒是在陇西干过三年,然后就一直在京中为官了。”

    “太常汪氏十九岁就考中了进士科,入翰林院三年考评甲等入陇西费县,三年使之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回京时,还被送了万民伞,以求汪大人留下。回京后重入翰林院,后历经五部,在五年前刚升到太常时,父母去世相继去世,因是独子,丁忧在京守孝。”小越想想,轻轻的说道。

    “有点太顺利了。”青青想想,回头看着小越,这个人背了一肚子的百官手则,总不会只背好的,不背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