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三章女神
    洛城之南,在广袤潮湿的密林中伫立着一座土城。不久之前,杨柯正率大军在这里征战土著,铲除此地信仰的邪神。

    在杨柯离开后,作为副手的刘胜顺利拿下土城,正调度将士们清扫战场。

    嘭——

    在土城前,一片白雾过后,杨柯被传送回来,狠狠摔在地上。

    “呸呸——”吐掉嘴巴里面的泥土,杨柯拍拍衣甲上的土站起来,口中不住抱怨:“这也太坑了吧!我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居然就直接送回来了?”

    就在方才,姬乐碾死羊头怪后,还不等杨柯过去打招呼,姬乐二话不说就把杨柯送回战场。

    “这家伙——过河拆桥啊!”

    杨柯归来,军师刘胜赶紧过来接应,瞧见杨柯骂骂咧咧,便站在一旁垂手静候。等过了一会儿,杨柯平静下来,他才问:“国君刚刚离开,莫非是回去了?”

    夏国南侧有蛮族邪神,杨柯作为国君率众亲征。但他对邪神围攻洛城早有预料,提前在灵宫深处刻画好的传送阵。若洛城真有陷落危机,他可以传送回去力挽狂澜。

    “的确是回去,但并非利用我留下的传送阵。”杨柯摸着下巴说:“知道吗?咱们夏国诞生国灵了,而且如果我感知没错,还是一位跟我同样的半神级存在。”

    “国灵?”刘胜神情一愣,然后用狐疑的目光扫视杨柯:“咱们夏国的国灵?您确定没看错?”

    “喂喂,你那什么眼神?别用一种‘国君你成天胡闹,今天终于疯了’的眼神看我啊!”看到刘胜的眼神,杨柯脸一黑。他太了解自家发小的想法了,显然这家伙根本不相信自己刚才的遭遇。

    “哦,看来国君大人很有自知之明,还知道反省一下自己平日的作法?不过既然每日三省,怎么还在这说胡话。国灵?咱们夏国怎么可能诞生国灵?”

    东汉先民流落异世,建立洛城不过百年。按照他们对本世界的了解,国灵诞生的最快纪录,也需要至少三百年的积蓄。

    “而且您说半神级的国灵?”刘胜对杨柯的话嗤之以鼻。国灵的确很强大,但诞生之初的国灵就如同那些图腾神、部落祖神一样,国灵的实力很弱,根本无法形成战力。更别说半神级的国灵,那已经是站在大地诸神的金字塔尖。

    “对,半神级,绝对没看错。余媖对付不了的神兽,他一个人就能抗住。而且你知道吗?这个国灵居然自己跑出去帮我们夏国战斗。”杨柯想到姬乐的行动,忍不住笑了:“我是头一次看到,自己在外头战斗的国灵。”

    先民们征战百年,跟不少国灵打过交道,甚至破灭了许多国度,诛杀了不少国灵。他们见到的国灵,不是老老实实在宫殿深处做吉祥物,就是如同神明一般高高在上。亲自跑出来帮国人打架的国灵,杨柯还是第一次见。

    “行了,知道你有诸多疑问,我自己都很好奇。赶紧的,扫荡完这座小城,今天修整一夜,明日大早动身回去。”杨柯知道刘胜不相信:“到时候,你亲眼去看看就明白了。”

    “明日?这是不是有点太快?如果我们现在乘胜追击,再夺三城也不在话下。”

    杨柯摇头:“区区几个邪神的领地而已,怎么比得上咱们夏国的国灵重要?”

    “当务之急,是返还九宫城,免得咱们家国灵出事。”

    “可余媖阁下不是在吗?”看杨柯笃定的态度,刘胜心中不住犯嘀咕:看样子,还真有国灵这回事?

    被杨柯这一说,他心中也升起一份好奇心。夏国不过短短百年,怎么就突然诞生一尊国灵了?

    “我怕她镇不住场面,还是要我回去坐镇才放心。”

    毕竟那可是国灵,而且是半神级别的实力。以余媖的性格,恐怕根本压不住那尊来路不明的国灵吧?

    “而且我刚才所见,九宫城遭遇魔兽围攻。应该就是这几位邪神的计划,还是回去再说。至于那三城,早晚要拿下。我大夏之侧,岂容旁人占据?”

    杨柯一方面担忧姬乐在九宫城胡来,一方面也担心那些邪神找姬乐麻烦,唯有自己回去坐镇,才算真正放心。

    而就在杨柯离开没多久,姬乐的确碰到一件麻烦事,一件让余媖都揪心不已的事情。

    ……

    杨柯离开后,余媖拿着羊头怪“戎鬼”精元所化的金球,对姬乐和青年道谢。

    “这次多谢阁下相助,不知阁下是何来历?跟我夏国有何渊——”还没说完,余媖忽然听到不远处的酒楼上响起笑声。

    “哈哈——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一位新降生的国灵。”笑声欢快悦耳,三人抬头一看,一位金衣少女正随意浪荡地坐在屋顶。她身边还摆放着烧鹅、烤鸡等吃食,如今已经堆积一大堆骨头。显然方才众人打斗时,这位少女便一直在旁看戏。

    “谁!”青年感受到少女身上的磅礴气势,主动挡在姬乐跟前。姬乐也露出戒备之色,上下审视这位少女。

    至于余媖,她脸色发白。

    女神!

    那一瞬间,来自巫女的灵觉本能让她确信这位少女的身份。这是一位尊贵的女神,而且跟刚才出现的那些邪神魔神不同,这是一位真正的贵女。她来自于天!

    但很快,余媖想到女神的话:“国灵?”她猛然扭头看向身边的姬乐,语气有些不确定:“国灵?属于我们夏国的国灵?”

    “没错,他的确是属于你们夏国的国灵。但是很奇怪——”少女从屋顶跳下,出现在姬乐身边,就近围着姬乐打量。

    青年见状,立刻提起青骝剑,小心提防。

    “放心吧,这位女神殿下没有恶意。”姬乐忽然笑了,他按下青年手中的青骝剑,大大方方让女神观察自己。

    “咦?你不怕我?”女神的脸都快贴上姬乐的面颊。

    看到越来越大的脸,姬乐皱皱眉,下意识退后一步。但这位女神却毫无感觉,围着姬乐打量。

    少女故意用一种严肃的口吻:“我可以来自天上的女神哦。我掌管的力量,足够在一天之内将你们夏国夷平十次。你真不怕?”

    余媖面带忧色,再度握紧铃铛。

    这个世界的神明最肆意妄为,祂们漠视苍生,掌控风暴、雷霆等等自然力量,只要稍不如意,就会拿大地上的生灵撒气。夏国在百年来,可没少被这些天神折腾。

    “不行,如果是我夏国的国灵,就必须将他保护住!至少要等国君归来!”余媖准备凭借自己巫女的身份上前交涉,但姬乐笑眯眯将女神伸向自己脸颊的手拍到一边,坦然说:“不怕。”

    姬乐拿巫杖轻敲地面。以他为中心,一片赤色光辉从九宫城向外辐射。

    沐浴在这种光辉之下,余媖心神顺畅,就连身上的伤势也开始自动愈合。

    “哦?”看着笼罩九宫城的光辉,来自于天上的女神虽然仍保持笑颜,但心中却惊讶不已:他建立的保护屏障怎么这么强大?按理说,一个刚诞生的国灵不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不对,真正按照常识来说,一个国家想要诞生国灵,至少需要三五百年的国运积累。

    “我的确担心您的权能。但我更知道,如果你对我有恶意的话,刚才就可以趁乱动手。”

    姬乐能看出来,这是一位骄傲自负的女神。而且对夏国没有欲求,应该是无意间来到这里,恰逢其会?不然刚才她就可以将自己和杨柯一起打包坑死。

    稍后,他拿出主人的姿态,扭头对余媖道:“余媖,准备设宴,我要款待这位神明殿下。咱们夏国乃礼仪之邦,可不能让客人在屋顶上吹冷风。”

    余媖回过神,笑道:“大人,这位殿下显然来自‘天上’,是世界所钟的正神。面对这等正神,我夏国自有规矩章程,还请移步灵宫。”

    洛城,又名九宫城,因城内九宫格局而得名。灵宫乃正北方祭典祀神之所,也是余媖等巫女潜修之地。在这里,她有信心凭借灵宫刻录的诸多阵法符文保护姬乐。

    听闻灵宫,姬乐脸色微变,但想到自己目前灵力增强,和夏国联系更加紧密,才点头同意。

    “如今我真正显现于人前,国灵身份真正确立,应该可以进入灵宫了吧?”

    穿越之初,他尝试进入灵宫,反而被笼罩灵宫的光辉震伤,躲在角落休养好几天。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往灵宫走去。

    路上,余媖暗暗思索:“天神们性情恶劣,国灵大人刚刚诞生,尚不了解这些喜怒无常的神明。”

    “这些家伙一个个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根本看不起大地上的生灵。国君不在,我要好好保护国灵,不能让她在我们夏国放肆!”

    很快,一行人来到灵宫之中的玉华楼。

    楼高五重,每一层皆刻有巫咒符箓,承日精月华,闪烁银辉金光。看起来,就如同一道通天光柱送入云霄。

    余媖在前引路,带女神和姬乐进入玉华楼顶,这时她才真正放心。玉华楼上的诸多巫咒术法形成独特的防御体系,还有百年寄存的日月星辉之力,她有把握在这里迎战女神,保护国灵。

    当巫女们送来鲜果贡品后,余媖直接问金衣少女:“不知殿下怎么称呼?”

    “我?”少女似有几分苦恼,她歪着头,捏起一枚葡萄把玩:“我有好多名字。在图穆,他们称呼为‘风暴之女’。在多雅,凡人称呼为‘罗米拉’。在巴多,有人叫我‘莎蜜儿’。”

    随着一个个名字,余媖表情慢慢变化。原本刚升起来的胆气又慢慢消散。

    图穆、多雅、巴多,都是大地上有数的国度。在这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神名,显然这位女神并非易于之辈啊!

    每一个国度都拥有独立的文明,他们对同一位神明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认知。按照各文明的语言,天神们多出许许多多的名讳。神名越多,意味天神的信仰更广泛,神力更强大。

    “至于在你们夏国……”女神似笑非笑:“最初有人称呼我‘风娥’。”

    “风娥神?”这一说,余媖顿时明白过来:“司风的天女?”

    姬乐看向余媖,暗中施展“心念之术”:“在你脑海里思考有关这位女神的情报,我来读取。”

    余媖听后,也不多问,更无半点提防,直接对这位国灵大人开放内心。

    作为国灵,天然连接每一位国民。当余媖脑中回忆有关女神的情报时,前因后果便被姬乐感知。

    东汉先民来到异世界建立文明。他们最早接触的神明,也是唯一被他们认可的神明体系,就是高居苍穹之上的天神们。至于大地上诞生的各种神兽、图腾神,对先民们来说仅仅是敌人。百年来,夏国不知击杀了多少来自大地上的邪神。

    为了在这个世界扎根,东汉先民主动祭祀本世界的天神求取庇护,保持和平共存。眼前这位女神也是当年祭天时,曾经出现的一位风神。虽然在先民记录下留有“神号”,但这种风女有几十位,她根本不显眼。

    说到底,这位女神并不是什么强权主神,仅仅排在众多天神的中游。可这样的力量对夏国来说,只要对方愿意,仍可以用一场大风暴为九宫城带来毁灭灾厄。

    想明白这些,姬乐保持和颜悦色跟女神攀谈:“既然是先民们取得名字,我就称呼‘风娥’吧。”

    “可以。”女神风娥并不在意如何称呼,对她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天神而言,凡人们的称呼根本无所谓。就连凡人的信仰,也并非必需品。

    女神看看姬乐,再看看站立在一旁守卫的青年,脸颊浮现笑意:“我说,你把这个侍卫送我好不好?”

    青年皱了皱眉,扭头看向姬乐。

    姬乐嘿嘿一笑,没有回应,而是问风娥:“女神为什么会来洛城?难道跟那些神兽有关?”

    送人,开玩笑嘛?这可是自家从华夏历史中召唤出来的名人!

    “没关系,只是听到那些邪神要来夏国捣乱,所以过来看看。”对少女来说,人间的战斗跟她何干?权当看笑话了。

    比起这些,她更在意姬乐和旁边这青年的脸。

    “这俩家伙长得不错,如果能带回神殿就好了。”女神偷偷打量姬乐:“不过说起来,这个刚诞生的国灵,灵性很高啊。”

    ……

    土城,杨柯和刘胜走到城市中心的神殿。说是神殿,但这土城房屋低矮,和足以容数十万人的九宫城根本没法比。所谓的中心神殿,连九宫城的一座大型建筑都不如。

    忽然,刘胜问:“对了,你刚才所见的国灵是人形?”

    “没错,灵性很高。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就不能是我们夏国比较特殊,有故土文明传承的因素吗?”在刘胜这等亲近人面前,杨柯毫无半天风度可言。风度,那玩意能吃吗?能打胜仗吗?

    “那也不能跳过前面几个阶段吧?”一边说,刘胜一边挥动羽扇。他作为随军的军师,除却为杨柯出谋划策外,本人也是一个水平不错的术士。

    羽扇掀起微风,眼前的神殿在这阵轻微的柔风中缓缓沙化,只留下一个镶嵌在地面的圆形祭坛。

    似乎感受到外界的攻击,祭坛上面的星纹依次闪烁银辉,浮起一条盘起来的巨大青蛇。

    “你瞧,这才是国灵最初的姿态。”刘胜再挥羽扇,凭空出现数颗斗大火石砸向青蛇。

    青蛇便是这座土城,这个城邦小国祭祀的国灵,诞生不过二十多年。它的灵智等同妖兽,根本无法跟姬乐媲美。

    ……

    “一般国灵的诞生过程,都会经过最原始的自然野兽崇拜,然后转入半人半兽崇拜,最终才进入完全的人形崇拜。”

    在玉华楼,女神跟姬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明白女神对夏国没有恶意后,姬乐询问有关国灵,关于自己出身的情报。

    “殿下所指的国灵演化过程,跟大地上的神明演化也没太大区别吧?”

    姬乐在地球上的时候,曾协助友人收集这方面的资料。

    对神话的起源,最初也是通过自然崇拜,把那些强大的、阴毒的野兽毒虫视作崇拜对象。然后随着文明兴起,渐渐有了一些人兽混合姿态的神明。比如蛙头神,蛇头神以及胡狼头的死神等等。最终,文明大昌时才有完全的人形神明。

    比如托磊城,他们崇拜“大蛇”,自诩“蛇民”。对国家崇拜的信仰和大蛇信仰融合,因此国灵化作“蛇”的形象。等未来托磊国一步步发展,蛇形国灵会渐渐转变为半人半蛇,然后成为和国民一般无二的姿态。

    而随着姿态变化,国灵的实力也越来越强。

    可就目前来说,托磊国的国灵未免太弱了。

    ……

    受到刘胜攻击,青蛇主动跟二人缠斗。

    杨柯乐呵呵站在一旁观望,刘胜只好自己出手,以羽扇和青蛇斗法。

    “鹰扬,往左,往左!对对,用风咒,哎呀,错失良机,往右,用雷咒——”

    “你闭嘴!”刘胜怒瞪杨柯,挥扇召唤土石将青蛇撞飞:“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杨柯撇撇嘴,老老实实看刘胜击败青蛇。但以他跳脱的性子,没多久便再度跟刘胜搭话:“喂,鹰扬。你说国灵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另类的神祇而已。按照你家烈公的说法‘不过一城隍耳’。国灵,仅仅等同故土的城隍神罢了。”

    在这个世界,国家大多只是一个城池的代指。这里的国度更类似地球的城邦制度。以一座城市为中心,以周边的村镇乡区形成独立国度。

    当东汉先民来到这个世界,看到所谓的国灵。杨柯祖先忍不住吐槽:“这不就是城隍神吗?”

    执掌一城兴衰,御使生死福祸权柄。只要这座城池,这个国家在,国灵也不会消亡。

    当然,国灵比城隍神的权能更大,和国民的关系也更加紧密。

    呲呲——

    青蛇被刘胜打飞,落在杨柯脚下。

    “我不这样看,我觉得国灵比城隍要更具内涵。国灵是国家概念的衍生,是国民对这个国家的认可、情感以及精神力量交融,历经无数岁月所形成的化身。你瞧,这个国家崇拜蛇,他们的国灵就是蛇的形象。”

    杨柯随手一抓,捏住青蛇的要害,倒拎起来。“等等,先别杀它。我打算留着回去给咱们家国灵瞧瞧。”

    “……”刘胜无语,只得放下羽扇,暂时停手:“我说,你就不怕激怒咱们家国灵?如果咱们家国灵真如你所说的那么聪明。”

    “到时候再说,如果是真聪明,肯定明白我的意思。”杨柯逗弄手中不断挣扎的青蛇:“你觉得回头做蛇羹,还是拿来制作法器?”

    杀鸡儆猴啊!

    这青蛇也是国灵,杨柯准备带回去处置,便是为警告姬乐,让他明白主次尊位。

    望着兴致勃勃的杨柯,刘胜自知无法劝说,只能在心里幽幽一叹,对远在九宫城中的那位“国灵殿下”道了一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