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七十八章第三位造物主
    白光散去,姬乐重新恢复意识。看着周围的场景,他脑中莫名浮现《天问》里的描述。

    “冥昭瞢暗,冯翼惟象。这里浑濛一片,无光无音,倒像是天地开辟之前的混沌?”

    姬乐突然升起一个荒谬的念头:难不成我又穿越了?这次,是不是能做一个盘古?

    蓦地,他看到不远处一团飘荡的气流。在气流包裹中,风娥同样看到自己,并对自己比划手势。

    姬乐也赶紧跟着比划,然而在这片空间语言不通,声音无法传递,二人比划的手势也根本看不懂。最终只能放弃交流,观察这片空间。

    “算了,联系不上,但至少我们俩都没事。应该是海之主神的神血和地母神的神性碰撞,将我们的意识拉入这个空间的?”风娥观察四周,暗暗揣测:“这个环境跟祖神提及过的虚无之海有点像。”

    虚无之海,传说孕育天地二神的起源之地。诸神居住的元蒙世界,就飘荡在虚无之海中。

    姬乐盯着这片无光的神秘空间。不知过去多久,空间出现三位巨神。

    第一尊巨神环绕飘渺无形的神力,宛如清灵莫测的天穹。第二尊巨神如同浑厚的大地,包容万物的神力充斥着无穷生机。至于第三尊巨神,祂就如同无尽的汪洋,神力凶暴而具有毁灭性。可在无尽的毁灭之中,又带来另一种别样的生机。

    第三位造物主!

    看到这位巨神后,姬乐瞬间明白:祂就是这个世界的第三位造物主!

    风娥小脸煞白,看着三尊巨神,喃喃道:“创世之前,神立于虚无之海。天父和地母联合分离大水,形成天空和海洋。”

    这是神族流传的创世传说。

    在世界开辟之前,唯有孕育创世神以及混沌生物的虚无之海。对虚无之海的记录,神族内部并没有太多。只是略略提及,那是一个没有光辉,没有声音的纯暗世界。

    而对创世部分,神族内部也只有天地之神分离“大水”的传说。轻灵之水缓缓上抬,形成天空。重浊之水默默下沉,形成海洋。神话中根本没有提及,那所谓的“大水”竟然也是一尊造物主!

    “看来,的确如我猜测。这个世界的构成是三元体系,而不是单纯的两元结构。”姬乐暗思:“这么想的话,我们看到的海之主神,应该就来自第三尊造物主?”

    三位造物主分别象征天地水的三元世界观,构成世界的三种基本形态。

    天主是气,是流动的风,概念的雷,无所不在的命运。海神是形,在气之上附加形体,让虚无的气具备形象,他司掌着水之力,是平衡天地力量的中轴。地母是质,是厚重的土,燃烧的火,她的力量进一步为世界的形体赋予实质,是承载世界的基石。

    三位造物主的力量联合起来,又象征物体最基本的气态、液态以及固态,构成整个世界的森罗万象。

    虚无之海上,三位巨神徐徐醒来。

    在那一刻,永寂的黑暗世界被三位神祇的光辉照亮。这就是这一刻,他们感知到自己的使命。

    创世纪!

    三位造物主在第一时间知晓自己诞生的使命。本能冲动驱使着他们,以神力构建新世界。

    然而,造物主级别的大能也让祂们感知属于自己的命运。

    天:“新世界的诞生,是必然。”

    地:“新世界的诞生,意味着我们的陨落。”

    海:“新的世界中,只能容纳一位造物主。”

    三位造物主相互对视,第一时间明白彼此的心意,不约而同出手。

    刹那间,各种大道法则在虚无之海爆发。

    天主闪耀着纯白光辉,以雷霆划破黑暗:“我宣告,世界的开辟由命运主导,诸神的诞生与死亡,同样在于命运。”

    随着他的话语,雷霆附着生死之力,攻击两位造物主。莫测的命运力在纯光的编织下,形成两张大网,欲将两位造物主拉入他编织的命运中。

    然而,地母和海神冷漠注视着天主的攻击,雷霆靠近二人后,渐渐消散于虚空。面对造物主,区区主宰一个世界的天命,如何对立足虚无之海的祂们生效?

    海神哈哈大笑,粗犷的笑声震动虚无,一朵朵浪涛携带他的神力席卷其他两位造物主。

    “流动的水,带来时光,带来毁灭。在我的永恒力量下,覆灭吧!”

    时光形成无质量的长河,随着大浪拍打,刷向其他两位造物主。

    天主轻轻一哼,他的身躯化作无形的风,命运伴随着时光巨浪而行。两股力量纠缠在一起,确立时光长河,命运长河的维度。

    看到二人力量构成的长河,风娥的心怦怦直跳:“神王陛下操控的命运之力,竟然也夹杂另一位造物主的力量?”

    这条长河贯穿起源与未来,演化一层层空间,在虚无之海掀起无穷震荡。看似两位造物主进行时光和命运的搏斗,可这股力量形成的长河冲着地母神碾压过去。

    地母静静伫立于海洋之中。面对两位造物主狂暴的攻击,她就如同唯一静止的点,不偏不倚,如同耸立的高山,冷漠注视四周频繁暴动的风暴、巨浪。

    但是,她并非没有行动。她所站立的这一点,正是未来的世界中心。她正不断以“力之法则”,编织笼罩整个虚无之海的力场。

    天主妄图以命运操控两位造物主,海神想要用时光覆灭两位同伴。而地母神,则打算用力场将两位大神拖入自己的领域,将他们化作世界的养分。

    因此,当时光长河携浩荡天命之力压下时,地母缓缓伸出右手:“凝固。”

    素手芊芊,镇握乾坤。

    不管是天命,还是时光,统统在地神这一掌中凝滞。

    天主的力量固化为一片片断裂的穹壁,海洋的力量被她固化为浮沉于虚无之上的岛屿。来自大地的厚重力量,将时光长河彻底固定,开始运转独属于世界内部的重力。

    没错,地母神就是“力”的化身。她站立的地方便是世界的中心,两位造物主的力量受到她的牵制,纷纷落入力场网,构造世界的雏形。

    天与海的力量,构成虚幻的命运长河。大地的力量,演化依托长河的物质世界。很快,新世界塑造成型。

    但海洋中,凶暴蓬勃的海水顷刻间覆灭岛屿。天主看到这个由地母主导的世界后,果断操控雷霆在第一时间击穿天壁,重新将一切归入混沌。

    于是,三神又开始新一次的战争。

    这里是世界的起源,姬乐和风娥在地、海力量的刺激下,意识拉入这个时间点,眼睁睁看着一次又一次的战争。

    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在三位造物主的力量中开辟,然后又被造物主们覆灭。

    看着这一次次世界生灭,风娥对法则的领悟有了更高层次的理解。

    “神王陛下的法则偏重于无形力量,涉及风、雷、天命种种。难怪陛下致力于编织天命大势,并且不容许任何神明违反,因为这就是他的权柄来源。”

    “地母的力量偏重于大地、火焰以及力量。而海神竟然用水之力影响时光,甚至掌控毁灭的权柄?”

    风娥自己的法则体系很驳杂。她的风之本相是来自北方的暴风。操控风暴的力量,属于天主一系。但风娥擅长用暴风进行毁灭,对海神那种以浪涛破灭万物的力量,更有几分感同身受。当然,作为地母力量的传承者之一,地母运用的法则力量对她也有借鉴意义。

    至于姬乐,他站在这里观察三位造物主,更多是通过三神的战斗,研究他们的性格,方便夏国未来布局。

    “天主编织命运,说明他控制欲强,擅长在幕后操控天命,而不是直接施加暴力手段。这么看,当初太平教那件事的确是让他被逼无奈,才只能用那种方式吗?那么,只要未来夏国不越过天命的底线,天主不会自行破坏命运法则。因为命运就是他的根源,破坏命运法则,会导致他自身的反噬。”

    “地母神的性格比较稳重,她更擅长于自我编制计划,并且稳扎稳打的行动。面对他人的攻击,仍有条不紊的进行自己的布局。往好听说,是实干;往坏了说,就是执拗。跟她的合作,不能一味顺着她的计划,必须设法引导她的步伐,适当性诱使她自我调整。”

    “至于海神……”看着那位肆无忌惮,以巨浪破灭一切的海神,姬乐苦笑道:“这位性格如同大海般诡异多变,随心所欲的人,最难交流。不过幸好,他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