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痴恨皆空
    狄媛必须死!

    杨兆文能感受到姬乐的意志。

    姬乐容许狄媛和杨兆文见面,化解多年来的恩怨。但为了夏国这些年的伤亡,狄媛必须用自己的死亡给出一个交代。

    姬乐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狄媛一个体面的死法,将她的生前与身后割裂:

    狄夫人死于几十年前,而妊女则死在今日。

    二人相互凝视,默默无言。

    木已成舟,再无回旋余地。

    而且随着杨兆文的出现,随着自己三个孩子的出现,狄媛心中的戾气正逐渐消融。

    戾气、怨恨,是她得以存在的根本。如今随着心结执念的开解,依存于世的根本正一点点散去。

    突然,杨兆文伸开双臂,露出坦然明快的笑容:“生前,你我最后一次对峙,那一剑你终究没有刺下。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哦?”狄媛讥讽道:“这可是你孙子的身体。”

    “他死不了,殿下会保护他的。真正死掉的,只有我这一缕残魂。”

    围绕在杨兆文身边的火焰出现一瞬间的停顿,然后才再度燃起,继续燃烧跳跃。

    狄媛脸色微变,明悟杨兆文此刻的状态:“你们这种父子传承,是以燃烧自身灵魂施展的祝咒?”

    杨兆文点头:“知道瞒不过你。这个咒本身,是以灵魂为薪柴,融入子孙体内,确保他一世平安。咒术的源能就是我的灵魂。如今曾孙都快出生,我的灵魂自然也要撑不住了。”

    “所以,你才肯让我杀你?”

    杨兆文摇摇头:“并非如此。这件事因我而起,不论我是什么状态,总要给被害者们一个交代。”

    “元蝶、少荷以及幼安那些夫人们虽然不吭声,但对我未必没有恨与怨。只是在情感和责任的牵绊下,她们不会直接责怪我。”

    杨兆文苦笑道:“其实如你这样,正面跟我对峙,反而会让我心里好过点。”

    至少这样一来,有人明确告诉自己,自己是在犯罪,而不是作为大义凛然牺牲自己后裔的所谓“英雄”。

    “这件事,总要有一个了结。与其让我这个罪魁祸首静静消亡,倒不如借你之手,彻底终结这一切。”

    “……”狄媛目光复杂,静静望着眼前的男人。

    生前,你全了自己的大义。死后,也要让我来送你走最后一程吗?

    “还记得当年,你对我说的话吗?”杨兆文:“那天,我穿着一身素冠,你跑过来给我念诗。”

    狄媛心中一颤,幽幽道:“庶见素冠兮?棘人栾栾兮,劳心慱慱兮。”

    有幸见你穿戴白冠,守礼如仪的君子模样。可你的身体是如此瘦弱憔悴,是为给姐姐尽礼,还是因为国事繁忙劳累。

    当日,杨兆文因过度劳累而病倒。狄媛作为灵宫赫赫有名的巫女,过来帮他诊治。看到他一脸憔悴的模样,不觉轻吟出声。

    “庶见素衣兮?我心伤悲兮,聊与子同归兮。”杨兆文洒脱一笑,接口念诵后一句,思绪不由想到曾经的那一日。

    仔细想想,自己之所以迎娶狄媛,也有这首诗的关系。

    有幸见你穿白衣守礼如仪,我也情不自禁地哀戚伤悲,好想和你一路同行相携归。

    正是这一句,真正让杨兆文正视这个躲在自己夫妻背后的小妹妹。

    相扶相持的想法,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狄媛见杨兆文神情,脸上闪过一丝悲哀。右手展开,残留的灵力凝聚成一把锋锐的光剑。

    “庶见素韠兮?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伴随这一言,凛冽而清冷的剑光穿过火焰,刺入杨兆文体内。

    但奇怪的是,这一剑没有伤及杨柯的身体,而是斩碎杨兆文的灵核,将他的灵魂彻底毁灭。

    扑通——

    火焰中,杨柯的身体倒在地上,只留下一道素冠白衣的淡薄身影。

    素冠白衣,君子有礼。

    竹林吹过清风,二人相对而立,恍惚回到那一日的场景。

    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这一句,既是当年狄媛所吟,也是如今她最后的感触。

    我心悲伤,愿与君共为一体。悲同在,伤同行,生死与君相依。

    然而,当日的誓言在不久之后就被二人打破。

    杨兆文为了保护自己年幼的妻子,选择自己一个人承担。

    在伤子之痛和丈夫背叛的双重打击下,狄媛愤而拔剑相向。

    那一刻,二人都忘了曾经许下的诺言。

    剑光击碎灵核,杨兆文感受体内灵力的消逝。此时,他缓缓伸出手,如当日一般,轻轻抚弄狄媛的丝发: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夏日冬夜轮转不休,百岁苍茫周而复始,终有一天重聚一处,你我二人共赴黄泉。

    杨兆文无法从姬乐手中救下狄媛,随着今日狄媛怨气消散,死期已至。他所能做的,便是在今日和狄媛一起慨然赴死,为这件事彻底画上一个圆满句号。

    火焰顺着杨兆文的手,渐渐点燃狄媛的魂体。随着怨气消散,她的灵体也出现不稳定。伴随杨兆文点燃的神火,身形渐渐淡去。

    “生同衾,死同穴。你二人倒是圆满了,可其他人了?”

    地上,“杨柯”爬起来,姬乐操控国君大人的身体,走到竹林边上。

    此时,杨兆文其他两位夫人有所感应,也来到竹林边缘。

    姬乐打量另外两位夫人的表情。

    显然,这两位夫人对竹林燃烧的火焰,并没太大感触。

    郑夫人更多的心神在于自己的孩子,对于夫君和狄媛同归于尽,没有太大想法。本来,这件事她就表示理解。之所以郁郁而终,更多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如今孩子回来了,虽然都是阴灵,但在阴间还能享受一世母子天伦,这已经是最大幸福。

    至于杨柯祖父,作为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就让他跟狄媛一起为这件事做一个了结吧!

    来之前,郑夫人就有这个心理准备。

    只不过,看着这二人在火中自焚,心中到底有一些不舒服。

    而杨柯祖母看得更开,她跟杨柯祖父的感情最浅,而且自己好歹留下一个孩子。夫君为自己的孩子抵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火焰中,狄媛的力量渐渐散去。

    突然,她想起一件事,扭头对边上的“杨柯”道:“南宇山邪神攻伐洛城,此事与裴磊无关,望殿下明鉴。”

    裴磊最强大的力量在于武力,可原本在南宇山时,他根本没有展露自己的天神力量,伪装成普通大灵。

    一个人间的流浪者,谁知道他竟然有这种能耐?

    加上他又没有部众势力,几乎跟夏国没有摩擦。

    在夏国清算和南宇山的恩怨时,裴磊反倒是一个外人。

    到底裴磊帮助自己良多,狄媛在临死之前,也不希望他跟着倒霉。

    接着,她将自己残留的灵力凝聚为宝珠,交给姬乐:“此物,转赠余媖。”

    妊女数十年积累的灵力,虽然给了自己三个孩子一部分,又在怨气化解时散去一部分,可剩下的灵力也足以省却余媖十年苦修。

    对这份灵力的归属,狄媛曾经也犹豫过。

    余媖和南宫清妏,算是夏国之中和自己有些缘分的两个后辈。自己灭灵而去,自己这一身灵力要留给谁?

    南宫清妏实力本来就不如余媖,内心自卑不已,宛如曾经的自己。或许,自己可以用灵力帮她提升修为,免得日后被人欺负。

    而余媖作为大巫女,灵宫正统执掌者,本代巫姑。如果得到自己的灵力,或许对夏国更有好处?

    甚至狄媛想过将自己的灵力一分为二。但那样一来,对余媖的帮助反而不大,甚至会浪费她这一甲子时间凝聚的力量。

    思来想去,最终狄媛将灵力留给余媖。

    “我这些年在外行走,一切和巫道有关的东西,悉数藏在九宫城之外的一颗老树下。殿下作为国灵,自可寻得。至于我留下的一些凡俗之物,目前寄托在图穆的某处葡萄园,回头连同草庐中的书信,可全部送给南宫。”

    “明白。”姬乐附身杨柯,这一点自然瞒不过狄媛。

    “国灵殿下,您不愧国之化身。九宫城,不,夏国有您坐镇,我等亡者再无顾虑。只是九宫城内,似有蛇患,还请小心。”

    蛇患?

    姬乐目光一闪,似有所悟。

    安排完自己的身后事,狄媛回首看向自己的夫君。抚弄他和杨柯有几分相似的眼眉,女子轻笑道:“还是这幅模样看着熟悉。”

    生前爱恨痴缠半世,死后怨愤恨恼半世,到头来烟消云散,终是一场空梦。

    “可惜,不能如你这般,保持青春——现在,你怕不怕?”

    “生前未尽誓言,此刻终于兑现,何惧之有?”狄媛从容洒脱,多年怨恨一朝散尽,看这天空都有几分可爱。

    大火陡然一起,二人彻底消散在焰光中,被熊熊神炎彻底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