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白将(二合一章)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白将(二合一章)

    “开窑了,开窑了!”

    随着呼喝声,龙窑的门被直接砸开。然后一群村民小心翼翼往外搬运窑器。

    姬乐站在龙窑最末端,指挥村民们从龙口搬运:“那些大件先放后面,你们先把门口的小件搬出来。尤其是那些碗碟最易碎裂,注意点。还有,如果有破口或者表面裂纹的废品,先搁置到一旁。等等——你穿上避火衣再进去,小心烫伤。”

    跟地母失联后,姬乐暂时放下对夏国的担忧,把精力投入眼前这个桃源小村。

    让华佗与三老挑选前往夏国的使者人选,但三老迟迟难以抉择。趁此空档,姬乐跟村民们交流,很快就跟村民打成一片,并带头拉着村民们制作瓷器。

    姬乐选择的瓷器为青瓷,因为这附近土壤也只适合制作青瓷。

    很快,村民把龙窑第一节中的青瓷端出来。

    “姬家小哥,清点出来了。第一节里面有瓷碗十套、龙环罐二十个、鹤嘴长颈壶三支、龙吻水瓮四个……”

    姬乐从龙窑上端跳下,端起一个龙环罐查看。

    青瓷最大的特点是色泽明净,清亮如玉。姬乐手中的龙环罐大如兽首,呈峰翠色,罐身有环龙雕纹,整体端庄大气。

    “不错,不错。这瓷罐不错。”姬乐又拿起旁边的瓷碗。瓷碗一套四件,碗身画着梅兰竹菊等四君子图案。

    旁边一位五十多岁的老翁憨笑说:“这次多亏小哥帮忙,不然我们也没办法制作这么精美的瓷器。想来北宫天子御用之物,也不过如此吧?”

    “嘿嘿……”姬乐自鸣得意道:“纵是汉家天子也享受不到我亲手绘制的瓷器。”看过这套四君子碗,他又去旁边翻看鹤嘴长颈瓶。在瓶身有两只仙鹤衔芝翱翔,象征长生福瑞。

    此外,这批瓷器里面还有岁寒三友、五福临门、六畜兴旺、榴开百子等图案。

    “看不出来,小哥对画瓷还有了解?”一位窑工走过来:“小哥对窑器了如指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真是此道行家。”

    这批逃难先民中的窑工只有二三人。穿越一年来恢复陶瓷制作,工艺极为粗糙,根本无法进行“画瓷”,只能烧制一些普通陶器和粗制瓷。

    但姬乐出面帮忙,不仅在一些青瓷上进行绘画,更利用雕刻镂空等手段,制作不少镂空托盘、花瓶。

    “以前随便学的,毕竟我喜欢绘画,就对瓷绘专门研究了下。”

    这时,龙窑第二段中的窑器也被取出。这里面也都是民用器具,但这一批次中并没有姬乐绘画的东西。毕竟青瓷嘛,保持原生态的自然美感,那浑然一体的温润静态还是很重要的。

    就这样一批批运出来,当看到最后一批瓷器后,他露出失望之色。

    “啧——”

    最后这批窑器是他的一次尝试,因为他最想制作的瓷器是薄胎瓷。但出窑后,泥钵中的瓷器全部裂成碎片。

    “果然,还是技术不过关。”

    薄胎瓷,薄如蝉翼,晶莹如玉。拿灯光照明,那薄薄的胎壁对外透出朦胧光晕,用来做灯罩最合适不过,这也是姬乐最喜欢的瓷器之一。

    不过薄胎瓷的技术要求很高。别说桃源小村,就是夏国目前的青瓷、黑瓷以及白瓷工艺,都弄不出来。

    “还是要先研究‘影瓷’吗?”

    华夏传承数千年,有时文化太丰富也会带来一个幸福的烦恼。

    众多文化在异世界重现,虽然能极大缩短数千年文明进程,但想要攀升技能树,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先打好基础,压下浮躁的心绪慢慢发展。

    “发展陶瓷业,百年内恐怕是不能达到前世现代的水准了。”

    以姬乐的想法,先制作青瓷、白瓷这些比较基础的。然后再往青花瓷、粉彩瓷这些彩瓷发展,当然玲珑瓷和薄胎瓷也少不了。

    跟几位窑工聊了一会儿,姬乐端着两套茶具和碗具回到药庐,正巧看到白起正跟华佗下棋。

    “呦——元化公不跟三老商量人选,怎么还有心思下棋?”

    “人选早就找好,只是他们反复推敲又迟疑不决,老头懒得跟他们一起折腾。”

    到底是全部由男性组成,还是男女搭档?要不要带上一些夫妻?

    三老反复琢磨,改了好几次名单。加上不少村民想要外出,争先恐后报名,不断找三老游说,让他们更加难决定。

    “但带队人选已经定下,叫孙伯羽。他父亲本是洛阳的教头,他从小勤练武功。只可惜赶上乱世,母亲被逃兵所害,他一怒之下杀人报复。”

    “然后就跟你们一起逃了?”

    “不错。”

    孙伯羽?

    公孙起低着头,收敛眼中的杀意。

    原来在这里吗?啊——也对,是从这里开始的啊。这个人必须死!虽然目前没有使坏,但未来……

    他敲击棋盘,琢磨如何不着痕迹将这个人剔除。

    姬乐想了想:“他跟子怡公是什么关系?”

    孙子怡,就是村中三老之一。姓孙,字子怡。

    “远房叔祖,所以才投奔过来。子怡贤弟见他勇武过人,便带他一起逃难,也方便在路上对付逃兵。”

    姬乐点点头:“既然队长人选定下,你们不如去听听他的意思,毕竟一队使者去夏国,别自己闹内讧——”

    “姬乐?要不要过来一起下棋!”白起开口打断姬乐的话。

    果然,姬乐注意力被分散过去,看向二人面前的棋盘。

    “六博棋?”姬乐趴在桌边瞧了一会儿,摇头说:“我不擅长玩这种。”

    六博棋是战国时盛行的一种游戏棋,汉代也多有流行,西汉宫廷还有专门的博侍诏官,与和天子下棋,研究棋术。

    东汉时,六博棋渐渐衰落,尤其是桓灵二帝时期世间大乱,还有多少人能安心下棋?

    华佗对此棋也只是稍稍涉猎,被白起杀得丢盔弃甲。

    老者将棋盘胡乱一抹,笑道:“无妨无妨,姬乐小哥可过来试试。”

    “算了,六博棋这玩意,如果武安君真有兴趣,回夏国后找冠军侯,那家伙绝对会玩。”

    西汉时代,六博棋在宫廷盛行。文景武宣等皇帝都喜欢此道,霍去病不会才是怪事。

    “冠军侯?”华佗不住点头:“不错,六博棋号称军略棋,如果是冠军侯这等千古名将,必可与武安君一战。”

    哦?是吗?

    武安君嘴角泛起微不可察的笑容。

    “跟我下棋,我怕他哭。”

    又不是没下过,但是结果嘛……呵呵……

    姬乐盯着棋盘想了想,右手突然在左掌轻轻一敲:“这样吧,我教武安君你下象棋。”

    华佗:“象棋?”

    “来,我教你们!”姬乐突然来了兴致,少年郎撸起袖子,指挥白起雕刻象棋子。按照后世标准规制,打造一副标准的中国象棋。

    “有人说,象棋脱胎于六博棋,也算是一脉相承吧。放心,以武安君的棋力,象棋不难学。”

    白起微微一笑,默默雕刻象棋的三十二枚棋子。按照将、士、象、马、车、炮以及卒,雕刻拇指大小的微型木雕。

    “咦?”姬乐本想让白起在棋子上刻字,但白起这雕刻法看上去倒跟国际象棋有点相似了。

    “算了,这样也行。我教你规则。”

    “好啊。”白起摆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架势,听姬乐讲解象棋的玩法。

    “象棋诸子仿照军制,按照等级不同,棋子能力也不同。每一种棋子都有自己的走法……”

    不知不觉,白起眼中的少年跟另一位青年的身影重合。

    “反正闲来无事,我教你下象棋如何?嗯……把规则写下来,放心三日之内保你学会。”

    同样的兴致勃勃,同样的意气风发。只是眼前的少年要更加年幼。

    “到底身体缩水一圈,不得到薪火补充是没办法重新恢复原身的。而且……”

    如果长时间断绝和薪火的联系,恐怕姬乐会真正摆脱国灵的羁绊。

    “武安君?武安君……”

    姬乐连呼唤几声,白起才回过神。

    “怎么,规则很难吗?”

    “不,没什么,直接下一场就知道了。”白起看着棋子:“黑将红帅,你先。”

    可能是中国象棋和兵演军略有关,白起很快就上手,第一盘就能跟姬乐杀得难解难分。

    姬乐眼皮猛跳,隐约想到被某友人支配的黑暗历史。这武安君,不会又是一个棋道天才吧?

    他勉强一笑:“将军不愧兵法大家,竟然能通过我的棋风步步先机。”

    比起霍去病花了几个月时间来揣摩自己的棋路,白起从一开始就能洞察自己的棋路走向,摸清自己的布局从而进行对策。

    二人下棋,完全看不出白起是一个新手。

    “应该跟我学过类似的棋戏有关吧?毕竟,我也算是一个老棋手。”

    嗯,六博棋传闻跟象棋有牵扯,或许是这边的缘由?

    姬乐心中犯嘀咕,算是接受公孙起的解释。

    象棋三十二字,双方各十六,比六博棋的双方各六子要繁杂许多,更涉及谋略和对策。华佗看了一会儿便两眼昏花,借口离开。

    华佗离开后,白起才道:“你情况如何?”

    “这几日跟大家聊得开,关系处的不错。而且我有信心,可以拉一批人加入夏国。”

    “我不是问这个,而是问你的身体。那诅咒如何?”

    “好多了,就是每天需要放血一次,减轻‘天箭’的反噬。如果能一次清除掉,那就好了。”

    “你想一次清除?我有一个办法。”

    姬乐眼睛一亮,倾过上半身,急促道:“什么办法?”

    “外头那团火种,你如果转化为国灵之体,或许有办法解决天箭。”

    “国灵?免了!”姬乐一听这话,顿时泄气。他坐在对面,手扶着盘膝,另一手轻轻一弹,“黑车”横移几格:“将军!”

    白起随意将帅棋挪开,只听姬乐说:“我已经不打算当国灵。好不容易脱离那么沉重的枷锁,怎么可能再傻傻回去?”

    “那么,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白起玩味一笑:“赌殿下会继续做国灵?”

    姬乐手托着腮,歪着头观察白起的神情,仿佛要从他的笑容中找到什么信息。

    “怎么,殿下不敢赌?”

    “既然要赌,就要有筹码。武安君准备赌什么?”

    “答应彼此一个条件如何?”

    “不能太麻烦对方的条件,不超越底线的话……可以!”

    “那一言为定。我赌你一定会继续作为国灵生活下去。”

    “那我就赌自己不会。总之,外头那团薪火,我是绝对不会要的。”

    姬乐双手抱胸,盘膝而坐,再度重申自己的立场:“我不会吃掉那朵火种的。我好不容易重获自由,怎么可能再把自己拴住?”

    “如果可以,在先民融入夏国后通过火种薪火培养一位全新的国灵,那不更好吗?”

    “我可以专心仙道,我有预感,一年之内就可成仙。我在此开辟仙道,作仙道祖师,对夏国同样有帮助。”

    白起笑容满面,看着桌子上的少年。

    “但继承薪火也有好处,比如可以长高?”

    “呵呵,不需要。我把青华经练到高深地步,羽化成仙,照样可以修改身体。”

    “总之,自由最重要。”

    轰隆——

    突然,外界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

    “地震?”姬乐跳起来,华佗匆匆赶来:“是禁地那边,蔡姬正在镇压山魔,我要过去帮忙。”

    姬乐马上跟去:“我也去!武安君,你先去村子里保护村民,让大家进行避难!”

    “嗯,我知道。”

    看二人离开后,白起默默收拾象棋,动作悠闲而淡定,将一枚枚棋子放入棋盒。

    “自由吗?”

    的确,他喜欢自由,喜欢在外面各种旅行,根本不愿意被困在永乐殿这弹丸之地。

    可一人背负国祚,承载文明,他哪里有所谓的自由可言呢?

    除却面对外人时所装出来的那副面具表情外,已经很少见他真情流露了吧?

    说起来,他上一次真正露出笑容是什么时候?是夏国制霸星海,还是开拓外宇?

    棋盘上,最后一枚棋子是姬乐的“黑将”。

    白起捏起棋子,摩挲这枚雕刻细致的棋子,思绪随着时光而荡漾。

    “黑将啊……可惜象棋不是围棋,只有红黑双方。如果是黑白双方……我会考虑执白。为什么?因为白色的将,那不就是武安君吗?”

    白起依稀记得那日情景。繁华而清冷的宫殿,靠着窗户,淡淡夕光洒向棋盘。那人靠着窗沿,神态慵懒而从容,全无外人时的威严与肃穆。他修长的手指捏起“黑将”,缓缓跟自己对话。

    “麾下诸雄,千古名将,唯将军一人可交生死。若以棋代将,舍将军外可有旁人?”

    “当然,我不是看不起都平君他们……但谁让我和将军是‘公孙本家’呢。”

    “而且太公这种镇山石、定海针,也不能让人家屈才作棋将不是。太公可是咱们家难得的棋手。没有他,我可没把握跟那些造物主掰腕子。”

    想到曾经,白起握紧“黑将”,喃喃道:“陛下放心,这一局我们会赢的。”

    遥遥望着天空,青年心中默道:“虽然不知道在这盘棋里,我到底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白将’,还是一个无名小卒。但既然是你留下的位置,那么就让我们拼一把!”

    “那最后一战,我们定会完成逆转。”

    “但在此之前,请您继续扛起这份唯有您才能承担的责任吧。未来的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