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平易近人公孙起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平易近人公孙起

    曹参默默望着姬乐离去的背影,突然杨商拉了他一下。

    “还不走!”

    曹参马上反应过来。

    没错,他俩自称学宫逃课的学生,万一引来史皇这等老前辈,恐怕不好圆谎。

    “我二人自未来至此,长辈们到底信不信还要两说。不如先安顿下来,再思出路。”

    他想到这,赶紧跟杨商往后溜。

    但武安君看到二人,岂会让他们随便逃走?

    不多时,便有一队士兵过来。

    “两位小兄弟,武安君有请。”

    “武安君?”

    听到这在后世赫赫有名的神名,曹参二人齐齐色变。

    带他们过来的什长看到这一幕,走过来轻拍二人脑袋:“怎么?两个逃课小子要被抓回去了?武安君找你们,怕不是要替史皇大老爷揍你们一顿。”

    十年时间,诸夏英杰融入夏国,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小圈子。

    伊尹和妇好走得近,蒙恬和尉缭子走得近。鲍叔牙跟田平亲厚,而霍去病、义妁以及后面的邓禹等人,构成一个汉朝自己的圈子。

    倒是赵高,他一心抱姬乐大腿,跟西施比较熟。而白起因为自身来历问题,史皇经常看顾善后。所以在外人眼中,武安君来请人,跟史皇氏的命令没太大区别。

    于是,曹参、杨商二人乖乖前往永乐殿内的一处偏殿。这偏殿就是白起平日帮史皇氏处理文书的地方。

    没错,说出去你可能不信,白起是干文案工作的!

    十年时间,霍去病在外头操练军队,传授武魂之道。蒙恬辅佐王庭建制廷卫,赵高都跑去弄了一只船队,在东边租港口暗搓搓建立海军。

    可是,白起根本没有插手任何军政!他这些年一直给史皇氏打下手,帮他排版小说,编写教科书。

    曹参二人听到武安君平日行径后,哥俩目瞪口呆。

    这……这……武安君不去统兵打仗,竟然在这里干文案?

    这也太浪费了吧?

    “君侯稍后就至,两位小兄弟稍等。”士兵送二人到宣明殿后,便自行离去,留二人在大殿中静候。

    这座宫殿清净朴素,除却大殿中央的朱漆桌案外,也只有两侧摆着的铜灯以及大殿某根柱子下的几个杏黄蒲团。

    简单雅致,甚至有些心酸。杨商看到这,都忍不住想要花钱给武安君买点摆设点缀。但想到自己目前身上的银票没办法用,他只好作罢。

    二人站在殿中央,默默等候武安君到来。

    嗯,如果来到罗马或者多雅这些国家,两个后世穿越而来的小青年可能要担心被两国囚禁,或者杀人灭口之类的事。

    但这里是夏国啊!

    这里就是他们的祖国。

    在自己国家,碰到历史中的那些大前辈。他们怕什么?有什么可担心的?

    对方要问未来的事?直接告诉就好,如果能帮助夏国繁荣,那不是更好吗?

    因此,曹参二人根本不担心人身安全。只是即将与武安君这等神话时代的强者对话,心中有些忐忑。

    这位大佬会不会反感自己二人,自己二人的仪容和礼仪到底规不规范?

    二人站在殿中央一动不动。甚至担心附近有人在观察自己,而不敢随便交流。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素服男子走入大殿。

    见二人神情紧张,白起呵呵一笑:“抱歉,刚才有些事要忙,你们等很久了吧?”他坐在主位上,指着柱子后头的蒲团:“随便坐吧。”

    站了半个时辰,纵然二人在太学经常训练,也有点受不住。

    二人报名行礼后,赶紧去拿蒲团,然后坐在大殿右侧。

    冷不丁,听白起询问:“你二人是从未来过来的?”

    二人身子一僵,杨商苦笑:“果然,我等身份瞒不过上君。”

    他俩赶紧把自己这半天经历告诉白起,并诉苦说:“我二人穿越至此不过半天,就差点死在战场上。”

    “你二人的实力媲美四鼎。纵然独自面对那些魔族,也能全身而退。”

    白起上下打量二人:“嗯,仙道、文道还有兵家的部分练气路子,是霍去病那一脉?不对,还有全国通行的五禽戏法。哦,隐约残留些许太极功的行气路数。”

    随着白起的话,二人越来越震惊。

    在他们那个时代,除却学校定下的健身操(五禽戏)外,每人可以选修一门普通练气法门。曹参二人所选,就是刚柔并济的太极功。而长大一些后,二人参加军训,学一些军队里面的吐纳方式。

    没想到,就连这一点细微的变化,竟然也没瞒过去?

    “君侯法眼如炬。”二人学着刚才那士兵,如此称呼白起。

    白起摇摇头:“那‘君侯’之说,不过是底下人随便叫的。你们如果愿意,直接称我‘公孙起’就好。嗯,亲近点的话,叫声‘大哥’也可以。”

    曹参二人连称不敢,只学着士兵们口称“君侯”。

    他们那个时代,只记录武安君的几次战役历史,关于武安君本人的情况记录很少。

    杨商暗忖:武安君这么平易近人?看上去儒雅谦和,跟他杀神之名不符,莫不是故意欺骗我二人?

    虽然是夏国大前辈,可白起这幅模样也让二人心中发毛。

    这“平易近人公孙起”怕不是跟“谦恭有礼霍去病”一样的反话?

    见二人如此,白起也不好再说什么。

    “你二人来自哪个年代?为何回归这神话时代?”

    曹参正要开口,杨商抢先问:“君侯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不仅本君,殿下也有所觉。只是看到你二人身上的国神辉光,知道你二人乃夏国后人,所以没有大张旗鼓出面。”白起手伏于桌案:“这件事,殿下已经完全交由本君处置。”

    殿下?帝君吗?

    听闻姬乐知晓自己二人身份,曹参心中有些患得患失。

    杨商见同桌的表情,明白他又想起那个“帝君之子”的话,于是便硬着头皮,跟武安君搭话。

    “君侯对未来穿越这种事情并不意外?难道您知道这种可能?”

    一般人听说从未来穿越,肯定要怀疑一番吧?记得在后世流传的小说《道辟九霄》中,关于时空穿越的事,是花了好多章才让那些当世之人接受。虽然,最后也是假的。

    但听武安君的口风,他跟帝君对自己二人穿越,并不惊奇?

    白起笑了:“大地诸国都有自己专研的法则主题。多雅研究自然法则,摸索世界基本法则构成。巴多研究火与战争,传承火神和战神的理念。而我们夏国的法则主题,就是时间。”

    有姬乐的时序之轮,有夏国主导的夏历,更有十年间时不时发生的时光巨兽。让夏国在时间领域的研究上,远超其他王国。

    “殿下曾私下说过,他毫不意外未来的诸夏民族会研究出穿梭时空的方法。甚至他很期待未来之客回归当下,见一见自己的大前辈。”

    听到这,杨商内心逐渐平复下来:“原来我国对时间法度的研究这么早就开始?那么,霍祖师斩出的那一道剑芒,或许就是穿越的缘由?”

    “哦?仔细说来!”听他提及霍去病,白起连忙让他详细讲述。

    等听完杨商详细讲述二人那个时代,外加穿越的前后始末,白起陷入沉思。

    时光巨兽?宙光天剑?炼剑之时自己都没出场,自己未来在做什么?不过霍去病炼成另一件时间系的主神器,那么时序之轮呢?他为什么炼制这把剑。

    见武安君俊脸渐渐布满疑云,杨商二人静静等候。

    突然,白起站起来,静静眺望远方。

    在曹参二人眼中,白起仅仅是关注着殿外。可此刻白起已经跨入时光长河,观察整条河道的走向。

    正如姬乐猜测,白起这等自遥远未来回归的强者纵然力量受世界法则束缚而衰落,但境界还在那里。

    未来,白起勘悟时空本质,已经达到扭转时空,神魂行于时光长河的层次。

    庞大浩博的意志俯视时光,看到曹参二人从五百年后穿越时光的轨迹。在五百年后,升起一把耀目璀璨的神剑直指未来。

    “这就是宙光之剑啊。”在旁人眼中,或许能看到剑的形象。但在白起眼中,却是一种斩断时空的锋锐之力,是一种时光层面的运用理念。

    宙者,古今之道。宙光,便是时光的代称。但比起时序之轮所体现的时光流转,岁月轮回。宙光之剑象征时光之道的锋锐,是以无上凝聚的宙光之力斩断对方的时光,直指时光巨兽的本质。

    “霍去病竟然能炼成这口神剑?此剑材质,绝非本宇宙可以孕育。甚至,这把剑会引发时光长河本能的排斥。”

    因为此剑就是借时光之力,崩溃敌人时间线的无上杀剑。对时光古蛇本身,也是一种要命的凶器。

    白起目光观察五百年后:“曹参二人看不清未来,不明天劫异象的区别。但是——”

    在五百年后时光长河跃出的那些鲤鱼蛟龙,正是时光古蛇对宙光天剑的攻击。试想,时光长河自身都在攻击这把剑,怎么会孕育承载剑意剑魄的材料?

    除非,这把剑的材料来自天外!

    看着时光古蛇的攻击被霍去病一剑横扫,白起暗道:“时光古蛇似乎有些衰弱?”

    “不仅是它,未来的我也在沉眠,甚至姬乐都在修养。到底未来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