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凤凰
    火凤划天,白起带曹参二人追寻过去,在卡罗城中心的广场附近,看到一块巨大的红色多面晶体。

    “这是什么?”

    站在广场外围,便感到热浪扑面而来。那晶体表面覆盖着烈火,生成一只只虚幻的火鸟围着晶体飞舞。

    察觉动静,卡罗城内的驻守人员纷纷跑出来查看。见到白起亲临,士兵们赶忙问候行礼。

    白起安抚众人后,命大家继续工作,而他亲自接过检查晶体的事。

    “君侯,这玩意貌似是火玉?”曹参转了几圈,绕过那些火鸟,敲敲晶体:“这玩意难道是天外降临的火玉陨石?”

    “不,这种火焰是凤凰火。”看到火玉表面的火鸟,白起表情变化不定。

    模糊间,他有一部分记忆从脑海深处浮出。

    在记忆中,他和姬乐、史皇等站在火玉面前。

    史皇:“天降玄鸟,降而生商。我看,未来的下一个朝代,的确可以用‘商’这个名号了。”

    姬乐:“只是凤凰落宝赠送神玉罢了。此乃传国玉玺,跟商朝有什么关系?夏国国祚八百年,目前才刚刚开始,不要思考那么多。当务之急,是将此物打造为玉玺,以镇压国祚……武安君,这东西很沉,我和老爷子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交给你了。”

    “君侯,君侯?”杨商将沉思的白起唤醒:“君侯,这东西要不要运回洛都?”

    盯着火玉看了看,白起正要开口,突然旁边传来熟悉的清朗声音。

    “这东西不要乱动。”

    白起扭头看向乍然出现的霍去病,霍去病说:“姬乐让我来的。杨鸾和蒙恬因为这玩意失踪,让我们暂时避开,不要靠近。”

    “杨鸾?”白起闭目回忆自己的记忆。的确,似乎的确有这方面的记忆,杨鸾和凤凰有缘……

    赤玉火晶内部,众多士兵以及蒙恬倒在一片红光缭绕的空间,唯有七岁的女孩杨鸾静静站在那里,注视面前的六尺神鸟。

    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呈五彩色,正是夏国传说中的凤凰。

    “你就是凤凰吗?”女孩歪着头:“这是哪?”

    凤凰轻轻鸣叫,声音清脆而悦耳。但在杨鸾耳中,自动翻译为人言。

    “你是说,你送我回家?”

    凤凰点点头。

    这只凤凰的确是好心,听到杨鸾和蒙恬商议尽快回国。于是她用自己的神力把二人送回夏国。

    但可惜的是,凤凰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没有把众人送回洛都,而是送到东边的卡罗城。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夏国的国土不是?

    卡罗城,这是我国东方两城之一,也是盐池所在之地。杨鸾回忆父王的文书,暗道:如果凤凰落在这里,的确算是安全了。

    “那我能不能现在离开?”

    凤凰摇摇头,再度鸣叫几声。

    “你说,你希望我在这里修行凤凰真法,然后再出去?”

    凤凰点点头。

    “蒙叔叔等人也要一起留下?”

    凤凰再度点头,并且有一根五色翎羽飘落到杨鸾手中。

    接过翎羽,里面自带一篇修行法诀。法诀分为七重,唯有修炼到第三重后,才能用凤凰真焰炼化外面的火玉,跟凤凰一起出去。

    “原来如此,目前你也被这股凤凰力量困住,无法离开吗?”

    小凤凰点点头,眼中带着几分无奈。她体内的凤凰之力并不仅仅是自己所有,而是母亲仓促间注入,并送自己进行避难。

    在这股力量形成保护火玉后,她一个人根本无法破开,所以才需要身具凤脉的杨鸾帮忙。

    “那么,能不能帮我跟外面联络,设法给父母报个平安?”

    ……

    外面,霍去病到来后,跟曹参一样围着火晶转了几圈。

    白起双手抱胸,好笑道:“怎么,骠骑将军有什么发现吗?”

    “这是一种高纯度的能量晶体。嗯,好像是创……”霍去病袖子里的银蛇动了动,霍去病跳开这个话题:“杨鸾等人应该就在里面。根据情报,这火晶跟凤凰有关。或许……”他抬头看向曹参和杨商:“你们俩在未来,见过我国的神龙和凤凰吗?”

    嗯?霍去病也知道我们是穿越回来的?

    瞧出二人惊讶的表情,霍去病不以为然。

    “你们觉得自己的身份隐藏很好吗?”霍去病嗤笑说:“我的神之领域在于时光,你们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瞒不过。”

    然而白起马上拆台:“别听他瞎说。他这小呆瓜脑袋,一开始哪能发现你们的问题?肯定是姬乐告诉他的。不过晋升半神后,的确会察觉你们二人身上的时间怪异之处。”

    曹参二人的时间和目前这个时代格格不入。霍去病只要近距离接触,就能察觉二人的问题。但最初,的确是姬乐告诉他的。

    这时,火玉精光一闪,凤凰对外面几人进行报信。

    “霍去病,这家伙是纯种的凤凰。赶紧的,让本大爷吃了它!”古蛇马上骚动起来。

    凤凰,而且是纯种,来自创世神直系血统的凤凰。

    “这家伙应该也是外来物种,是某个创世神后裔偷渡进来的。”

    听到古蛇的解释,霍去病马上跟姬乐联络,将情况告知对方。

    ……

    几天后,南宫清妏匆匆归国。

    她没回王庭,直接来到灵宫请安,询问杨鸾的情况。听闻杨鸾无事后仍不放心。

    “殿下,能否让我看看杨鸾的情况?”

    姬乐命人抬上来铜镜,南宫清妏亲自走上前,用巫术照映卡罗城的景象,看到那根伫立在广场上的火玉。

    “根据骠姚带回来的消息。这是杨鸾的机缘,她与凤凰相遇,正在修炼。你就当她闭关修行几个月吧。”

    “凤凰?我国哪里来的凤凰?”南宫清妏疑惑道:“难道殿下又利用信仰之力塑造凤凰了?”

    信则有,不信则无。

    这是元蒙世界最本质的体现。随着故土神话的流传,祖灵崇拜崛起,为夏国塑造一大批祖神神性。而那些故土传说中的精怪,也在这个世界频繁出现。

    比如南宇山曾经的蜃王,就是先民对一只迷雾中的精怪进行定义,让那只精怪转变为蜃的形象。

    还有化蛇、九尾狐等,据说这些年有国民在山林看到它们的踪迹。

    至于龙凤等神兽,夏国崇拜更加广泛。姬乐早在十年前就着手创造神龙。但可惜因为种种缘故,姬乐创造的龙蛋迟迟无法破壳。而凤凰神鸟,从先民穿越后,一直将凤凰视作神鸟祥瑞祭祀,距今已有百年,却迟迟无缘得见。

    南宫清妏听到凤凰,自然误认为是夏国百年信仰积累,真正催生出一头神鸟凤凰。

    “好像不是我们这边的,是外来物种。”

    对于凤凰的来历,霍去病和古蛇已经研究出来。

    那只凤凰是某个宇宙毁灭后,创世神不忍心自己的孩子消亡于虚无之海,便强行送入其他宇宙。

    至于外围包裹的火玉,正是创世神力的结晶体。

    “后土氏对此也有关注,放心吧,杨鸾没事。”

    听到姬乐承诺,又把地母神搬出来,南宫清妏才总算放心。随后,她问及目前苏里新币的事。

    “其他王国不好说,但东方诸国可是我们的自留地。你且看伊公和赵高他们的操作。”

    东方诸国在国内缺粮,且其他王国不允出口的情况下,只能用布帛和换粮。

    饮鸩止渴不过如此。哪怕明知冬天会有麻烦。但在饥饿这个大难题的威胁下,东方诸国还是老实妥协了。

    不过在铸币权上面,到底他们跟财富之神有约,还是保持最后底线,没有全部给出去,仅仅给了一个代理权。即各国铸造低面值货币时,必须由夏国代理制作,任由夏国前来各国进行铜矿开采。

    但花样和面值,以及和银币的兑换比例,仍由各国和财富之神共同协商决定。

    按照财富之神事先的秘约,根本不担心各国通过银币和铜币的兑换来拖垮自己,因为铜币兑换有其数额上限,仅能兑换一部分银币,根本无法导致财富之神破产。

    于是,夏国马上展开另一套计划。

    在玄风神君的神域笼罩大地,凛冽寒风为世界披上一层素白后,夏国再度提出一个要求。

    他们不仅要求东方诸国用春天的农具以及铁器,更希望趁此机会交换各国的奴隶。

    同样的,负责东方交易的人是赵高以及霍去病。

    赵高笑眯眯看着眼前五国使者:“秋天过去,大家已经明白了吧?今年除却我们夏国没有使用新币,没有受到诅咒外,其他国家都因为诅咒而减产。”

    “那根本不是诅咒,这分明是农神们的手段!”一位使者气愤道:“这是你们夏国和农神们的阴谋。”

    闻言,赵高立刻将文卷收起:“那么,这就不能谈了。如果贵国冥顽不灵,执意认为这件事是我们夏国率先发动的阴谋,那么就请各国来开战吧,我们全部接下!”

    冬天开战?

    别开玩笑了。

    在酷冷严寒下,哪怕是如巴多王国那样的精锐也无法轻松攻入其他国度。

    眼看赵高和霍去病等夏国使节团准备离开,旁边另一个国家的使者赶紧上前劝阻。

    赵高对霍去病递了个眼神,霍去病一声低喝:“闪开!”

    时光领域展开,将在场众人的动作停下,唯有夏国一行人从容离开。

    离开会议厅,赵高等人走在东方城邦的街道上。

    皑皑白雪中,依稀能看到雪地上隆起来的人形。不过这些并非雪人,而是被冻死的奴隶。

    霍去病脸色变化:“你秋天时候到底要了多少东西,逼得他们惨成这样?”

    “没什么,就是把他们国家的布帛兽皮等御寒之物拿走七成。只有七成哦,我还留下三成呢。”

    但是三成够干什么的?恐怕只够本国权贵和正式国民取暖,根本没人顾得上这些奴隶吧?

    霍去病心情有些沉重,赵高有所感觉,安慰说:“所以殿下不是让我们过来吗?秉承人道主义原则,我们夏国愿意接收他们的奴隶,用粮食买下这些奴隶的生命和灵魂。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但是东方各国的生产力有一大半都在于奴隶。没有奴隶,来年他们的经济就会受到影响。”

    “对啊,那时候我们就可以用奴隶来贱卖劳动力,把持各国的生产和经济。”赵高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谁让他们打算发动经济战?那就从根本上将他们的经济彻底打残。我们最终的目的不是什么布帛、铁器、奴隶。而是要崩坏他们的国制,迫使这些国家失去主权,成为我们的附庸,接受夏化。让这些国家的国灵们,老老实实跪在咱们家殿下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