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悬空无主的生命神职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悬空无主的生命神职

    四匹青色龙马脚踏祥云,拖着金色龙车飞驰于冥府云道。

    元希坐在龙车中,偷偷打量姬乐的神情。

    “不知道他想明白什么,突然这么着急来拜见大母神。”

    因为不放心姬乐,元希强行跟上来,坐着夏国的龙马飞车前来拜见地母神。所幸龙车内部空间极大,可容纳八人同坐,除却元希和姬乐外,苏瑜以及另外一位巫女也陪同而来。

    轰隆——

    龙车外界,忽然响起一阵雷鸣,震得龙车不断晃动。

    姬乐回过神,面色不虞地扫向紧闭的窗户。

    苏瑜赶紧打开窗户,看到云道外面升腾的黑色气柱。在气柱中,隐约看到一座阴气森然的峰峦。正是这座峰峦摩擦云气,形成电闪雷鸣阻碍姬乐一行人。

    但除却龙车外,前面开道的云车金銮全数张开黄色华盖,朦胧黄云裹着仪仗队,抵消外界的雷鸣余波,宛如一条巨龙盘踞于阴空。

    “又是冥神出世。”苏瑜虚掩窗户,对姬乐说:“殿下稍等,我们绕道。”

    “绕道?不过一个从人间陨落的地祇罢了。”姬乐从锦榻边抓起如意,直接打开门户狠狠扔出去。

    “滚开!”

    如意飞到冥空,霎时绽放万道金光,将远处那黑色气柱连同地祇残灵一起击飞。

    “继续走!”

    “是。”苏瑜对外面传信,很快这列仪仗队继续穿行于冥空。

    黄色光云划过天际,分离黑暗的夜空,与冥府上空的月亮遥遥呼应。

    但没多久,又有一尊地祇所显化的气柱升起。但这次,不用姬乐出手,仪仗队最前面的李靖主动祭起黄金宝塔,将这道冥神气柱镇压。

    看着那道通天气柱,元希幽幽叹息:“想不到,这位殿下也陨落了。”

    这位地祇可是地母手臂所化,执掌人间极地的高山神峰。没想到在天神降临后,他也没有撑住。

    姬乐:“天神连上位神都下来了,拿下区区一些地祇有什么问题?”

    一路行走,夏国众人共碰到八道气柱,才来到地母神宫的正门口。

    而在这附近,连绵阴山中的冥神气柱更多。一尊尊陨落在人间的地祇吞纳幽冥鬼气,纷纷转化为全新的冥神,壮大冥府势力。

    “这些地祇转化冥神,数量是不是有点多?”元希道:“怕不是人间地祇都被清剿干净。”

    “哼!这不是意料之中吗?地母不在乎人间山河地祇死亡,不就是假天神之手把地祇转化为冥神,然后再度前往人间重新掌控山河吗?”

    元希听出他语气不佳,清楚姬乐心情不好,便默默坐在旁边陪伴。

    十年相处下来,元希隐约明白姬乐在烦躁什么。

    地祇陨落,神魂坠入冥府可转化为冥神。那么国灵死亡后,为什么就必须老老实实消亡,一点复活转生的痕迹都没有?

    作为国灵,作为利益牵扯的一方,尤其亲眼看到布尔河马的遭遇,姬乐心中充斥着不甘与愤怒。

    如果他方才所想没错,恐怕国灵的末日已经迫在眉睫。

    元希轻拍姬乐手背,柔声说:“别担心,你跟他们不同。”

    “没什么不同,说到底我也不是神明,不是吗?”国灵连万神殿都进不去,这个世界对国灵的排斥未免太大了。

    “但你别忘了,你的印记铭刻在起源之地。”元希轻轻道:“你有晋升主神的资格,仅仅这一点就和其他国灵不同。纵观神族,又有几人拥有晋升主神的资格?”

    姬乐眉头微动,神情有几分舒缓。

    再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元希女神,女神穿着夏国式襦裙宫装,带着玉胜花簪,身缠披帛,腰佩鸣环,活脱脱就是一尊从画卷中走出的西王母神。

    没错,自己还有东王公的信仰在,还有后路。自己拥有的机会远超过一般国灵,布尔的遭遇并非我的未来!

    在元希劝慰下,姬乐稍稍冷静,闭目沉思,等候地母神宫的传召。

    没多久,宫门大开。十八对宫女持明灯宝扇,徐徐列队走出。

    “陛下有旨,请夏国龙车入内觐见。”

    夏国仪仗队共有云车十二辆,坐满卫兵、巫觋。但如今只有姬乐所在的这辆龙车被请入内。

    “李将军,你在宫门率众等候。”姬乐吩咐后,在一众宫女的拥簇下,以龙车行入地母神宫。

    路上,元希见姬乐心情恢复些,便继续跟他聊有关人道神职的事。

    “你突然失色惊慌,莫非察觉人道神职本质?难不成跟冥府有关?”

    姬乐摇摇头:“生命神职的确是人道侧最强的神职。没有生命,一切都是白搭。可问题在于,谁能掌控生命神职呢?这就是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至高权能。”

    女神满脸不解:“看得见,摸不着?”

    “你想想,生命权能再强,能束缚创世神吗?创世神造化神族,这神族地位等同世界,可在生命领域中?”

    “而且创世神造物,这生命权能就在创世神手中。想要执掌生命主权,问过几位造物主吗?”

    “但是诸神中的确有许多司掌生命法则的神明。”

    比如洛雅母子以及塔恩神,甚至元希自己都对生命法则有所涉猎。

    “只是略略沾边,而不是生命法则的主宰。”

    元希:“但洛雅女神传承两位创世神的血脉,是最有资格执掌生命法则的人吧?”

    “你难道忘了海界那位?虽然人家是毁灭神,但海界孕育众多水族生命,这也是生命领域。”

    生命之主,需要以自身力量完成整个世界的生态链演化,甚至涉及死亡。

    “曾经我跟地母神讨论过一个问题。生命与死亡的界限在哪里?”

    “她认为,生死对立,是物体阴阳两面。而我提出另一个假设,一块电池如果能量用完就会废掉。但如果再度注入能量就可反复利用。如果为即将死亡的人体内注入生命力,是不是可以让他继续活下来?”

    “死亡,仅仅是生命运行的一环。如果将生命之火的燃烧视作‘生’,那么‘死’仅仅时生命之火的熄灭状态。只需再度点燃,注入新的力量便可视作生。”

    “这种生命力量,我称呼为‘造化之气’,地母陛下称呼为‘生命之火’。但如果按照这个理论看,生命法则应该超越死亡法则,死亡仅仅是生命的其中一处休息站。”

    也就是说,生命主宰要力压冥府之主?生命高于死亡?

    元希有点明白,姬乐为什么说“生命神职”的本质无法掌控了。

    在地母以冥府运行世界法则时,冒出来一位生命之神,这是摆明跟她老人家对着干啊!

    更别说生命领域不仅在大地,更在天空,在海洋。又有谁人能将整个世界的生态体系纳入自己的领域?

    “所以,生命神职是悬空无主,根本无人可以执掌的法则。”

    “那你突然惊怒降临冥府,又是为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龙车停在地宫一座神殿前,姬乐拉着元希并肩走入地母神殿。

    来到地母面前,姬乐直接问:“陛下,按照你的计划,国灵未来如何?在这场命运浩劫中,国灵真的存在未来吗?”

    没错,姬乐之所以神情大变,正是察觉国灵们即将发生的不妙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