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我穿越成一个国》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养龙之人
    霍去病遭受杨柯南宫夫妻的池鱼之殃,硬着头皮前往永乐殿询问姬乐。

    此刻,送青凌离开的姬乐正抱着小金龙,站在中庭进行降灵。

    走过来,见赤霞升腾、彩光翻滚,霍去病不禁问:“你又在降灵?这次是谁?”

    “我想要一个擅长养龙的人。”

    小金龙眨巴眼睛,细小的尾巴轻轻在姬乐虎口扫了几下。

    养龙?难道我不能养活自己吗?

    姬乐哂然笑道:“你身份贵重,总要有熟悉养龙之术的人服侍照顾,免得被侍者们轻怠。”

    霍去病瞧了瞧这条生而为神的小金龙。这小金龙在华夏神系中占有一席之地,是行云布雨之神,也是江河湖泊之主。

    “你是打算跟凤凰一样,还是打造一个真正的龙族?”

    “以后让这家伙自己决定。”姬乐抚摸小金龙光滑的龙鳞:“不论是要自己创造龙族,还是选择独立存在,我都支持。”

    元蒙宇宙的神兽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模式。

    一种就是神兽自身繁衍种族,形成一个庞大的神兽族系。类似神霄之主座下的雷鹏,还有海神们的眷属神兽,大多都是这么选择,同一类的神兽以成百上千计算。在大夏国内,龙马、九尾狐等神兽都形成数量庞大的种族,也是众多精怪异兽精怪的方向。

    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天生神兽,这一类讲究单一传承。杨鸾身边的凤凰以及时光古蛇皆是如此,祂们本身就是法则化身,在一尊神兽存在的同时,不存在另一个同族。

    时光古蛇是时间长河的主宰,是本宇宙时光法则的具现。同一个宇宙,怎么可能有两条时光长河?

    而杨鸾身边的小凤凰,目前是依托华夏文明而存,是象征华夏文明辉光的五德凤凰。

    以文明为巢,以德运为食。这种五德凤凰不同于华夏传说中的青鸾火凤等种族,而是单一存在的神禽之王。

    小金龙作为姬乐亲手塑造,象征大夏本命国运的神兽,也可以作为这类单一存在的神兽。至于姬乐心心念念的龙族,大可以将一些鱼蛇点化成龙,放到江河湖泊中为水神。

    小金龙虽然诞生只有一载,但生而神异,本就是国灵种子,心思通透。祂缠在姬乐手腕,听明白霍去病话中的意思,暗暗琢磨:繁衍龙族,就是以族长的身份凝聚气运,成为本宇宙最初的龙神,塑造“龙族”这个神职。但如果作为单一的神兽,则是跟华夏民族绑定,化身国家的守护神,享受国运力量。

    嗯,这两种方式都不错。作为行雨龙王,作为护国神兽,这两种我都要!

    说着,小金龙对姬乐轻轻叫了几声。

    小金龙本就该是夏国孕育的国神原相,跟姬乐心意相通。听清楚小金龙的意思,姬乐笑骂道:“就你贪心,居然还打算两者都要吗!”

    若是小金龙选择繁衍龙族,那么姬乐会用时光之法,强行帮小金龙“成年”,然后以血脉繁衍龙族。

    但小金龙想要两者都要,一面当护国神兽,占据气运之道,一面也想要做万龙之主。

    如此一来,姬乐不能直接分离祂的本源演化龙族。

    “回头用你一些龙血,点化鱼龙之属化龙,遣入江河湖泊吧。到时候,再帮你制作一座龙门。”

    这时,中庭的赤霞正渐渐退散,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位身穿麻衣芒鞋的黝黑中年。

    “在下关龙逢,因为祖上的关系,对养龙略知一二。”

    姬乐成为帝祇后,对降灵之术的掌控更进一步。古今五千年,但凡薪火记录的信息都可降灵,而且准确性比原本高了许多。

    “关龙逢?”霍去病知道这人,了然道:“传闻豢龙氏后裔吗?”

    豢龙氏,舜时董父。

    古书云:“董父好龙,舜遣豢龙于陶丘,为豢龙氏。”

    霍去病好奇问:“难道在夏朝的时候,我们华夏真有‘龙’吗?”

    “这个……”

    关龙逢神色迟疑,他是夏朝末年的大臣,从来没有见过真龙。但自家祖上传说中的确有养龙之术,在夏朝孔甲时,据说还有人在王宫帮夏王养龙。

    “小人不知。”

    “这样啊……”霍去病眼神带着失望。不过也对,自己那时候也没听说有什么神仙显界。后世书中提及的东方朔以及王母蟠桃什么的,自己也从来没见过不是吗?

    “不过小人在降灵时,凑到得到祖上豢龙氏传承,或许能试着培养真龙。”说着,关龙逢看向姬乐手腕上的小金龙。

    关龙逢是姬乐翻阅薪火信息,按照历史上那位谏言的大夫生平所具现,不过在降灵时刻意将豢龙氏的神话色彩注入其中,让关龙逢携带养龙之术降灵。

    除却平日帮忙养龙外,关龙逢也能帮着处理一些公务,可谓一人两用。

    小金龙盯着关龙逢,冲他吐出一口龙息。

    关龙逢身上赤光一闪,龙气很快被他手臂上的一道龙形花纹吸收,冥冥中跟小金龙建立了一道契约。

    “果然有用?”姬乐目光微动,心中有了想法,对关龙逢说:“这条小龙是我国的护国龙神,你先好生照料。至于培养鱼龙的事宜,我们回头再谈。”

    “是。”关龙逢性格耿直,本就是直言纳谏的大夫。如今和姬乐结契,成为姬乐座下的臣子,立刻遵命行事。

    他抱着小金龙退去,而霍去病跟姬乐走回寝宫。

    “喂……我说……”

    “你想问,我为什么求婚?”

    “对,就是这个。你把一半权能分给元希,真的没问题?”

    万一夫妻吵架,元希动用这一半权能,你怎么办?

    “我已经不是普通的国灵,而是一位真正的帝祇了。”

    在新世界,国灵被认可为“神明”的一类,拥有和神明真正平等的地位。

    而帝祇等同主神,更是如此。

    虽然姬乐失去国土神躯,失去化身巨神,对抗主神的战斗力。但他的精神体已经达到另一个层面。纵然进行神婚,他也不会丧失太多主权。

    “因为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多少权能。”

    姬乐双手一摊:“你跟我关系最近,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在新世界诞生后,我已经失去战斗能力。”

    霍去病剑眉拧起,坐在姬乐对面,沉声道:“你苏醒后的确有点不对头,不过你说战斗能力消失?你那种以国家山河景观战斗的能力消失了?”

    “你应该清楚,国神的构成来源于文明神性和大地神性。而我们的大地神性消失,意味着国灵失去躯体,仅仅存在自己的灵魂。”

    “我苏醒时所在的那片信仰海域,就是国神精神所化的领域,也是我们仅能调动的力量。”

    “但不是还有文明神性,应该还能战斗吧?”

    “可是我们的精神领域中孕育了属于我们国家自己的神明。你认为各国神灵的神力源泉来自哪里?国民对神明的信仰,对你们的供奉,都是从本国信仰海域分离,也就是从我身上分出来的。”

    “而且,每当一位神明诞生,国神帝祇的权能就会被分出去一部分。”

    如果国家只有一位国神,那么祂可以负责国民所有的祈祷。什么行云布雨,丰收增产,婚姻繁衍……

    信则有,不信则无,这就是信仰香火的妙用。

    国神能利用所有国民的信念力量,发挥无所不能的强大神能。

    但随着国家内部诞生神明越来越多,神职越来越细致,国神自身的权能也会慢慢剥离,转入本国的神明身上。甚至那些山河地祇,说白了不就是姬乐身上各个器官诞生了自己的小意识?

    “当然,这并非是我失去权柄,而是将权柄让渡给你们。只要我愿意,可以随时收回。”

    当本国神明被国神收回权能后,姬乐就会恢复那尊无所不能的强大帝祇,具备堪比主神级别的战斗能力。

    “这么说,是我们这一年之间册封诸神,导致你神权分离?”

    “算是吧。但也是你们分薄我的神权,才让我最先苏醒”

    姬乐醒来之后,察觉自己体内涌动的磅礴神力,但同时也感受到制约。纵然有无上神能,但来自本国神灵的束缚,迫使这些力量无法动用。

    此刻的姬乐,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一块能量无尽的蓄能电池。而神明则是各式各样的电器。

    电池本身不具备其他用处,但是可以为电器进行充电。

    “对我而言,战斗有军神,维护身体(国土)有地祇。进行各行各业的发展,也有各行业自己的神灵。我仅仅是调度中央的中枢。对,用天庭神系来比喻,就是诸神各司其职,而我作为统御大道的天帝,却不具备实质上的权能。”

    “当然,册封神明的权能是有的。”

    “可你把封神榜让出去……”

    “没关系,封神榜只是器物,本身册封诸神的权能在我。”

    “所以,纵然此刻的我和元希进行神婚,也不会跟神话时代一般,将一半的权能让渡。毕竟我国已经拥有自己的土地神,顶多顶多是在名义上尊奉元希为‘国妃’,享有等同杨柯的尊敬罢了。但她本就是主神,本就享有尊荣,所以也无所谓什么权能让渡。”

    霍去病苦苦思索姬乐的话,总觉得姬乐话中似乎隐藏了什么信息。

    “老霍,你要知道,现在已经不是神话时代,不是神明走在人前,肆意纵横的时代。所以我的神婚已经不具备那么大的意义。”

    在新世界,在这颗地星之上是国灵们以自己的大地神性为代价,所演化的一盘棋局。

    国神们自己的信仰领域,形成这片棋局之上的一座座堡垒。

    而曾经纵横天地的神明们,如今仅仅是和国神们地位等同的合作者。

    突然,霍去病问:“那么假如世界继续发展,进入下一个时代呢?”

    在目前,神灵隐居于幕后,但仍可以和国神们一起操控国家,操控整个地星的命运。

    可如果等到神灵消退,彻底步入帝国时代,进入“人”的时代呢?

    “强大的天神们可以选择去其他星系发展,可凭借信仰的国神们呢?”霍去病尖锐问:“在未来,你们仍然要消失?”

    “不清楚,未来的事情谁能说清呢?神明衰退的时代,是一千年,还是两千年?我们的文明又能在这宇宙之中留存多久呢?”

    “但杨柯存在,一位主神的长存,纵然在大夏毁灭之后也能于某个时间点重建我们的民族,然后唤醒‘我’吧?”

    “所以,你是明确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才打算满足一下元希的愿望?”

    “我可没有那么伟大。别忘了,我一直在研究仙道。仙道长生,我就是打算从仙道之中寻找破局之路,让自己能顺利延续下去,让我们的国家能长长久久活过一个又一个宇宙。”

    当然,这才是最不切实际的。

    纵然是主神,在面临末日浩劫时也无法幸免。能在虚无之海存活的,只有造物主。

    “行了,不说这个了,还是聊聊这一年的见闻吧。关于我……你大可放心,我为国民负责,不会随便把你们置于危险中,我跟元希的婚事没问题。”

    ……

    另一边,青凌带着姬乐的消息返还北风神域。

    在这片神域,有十数颗卫星缓缓绕着冬神星运行。青凌刚进来,就被一道白光拉入玄风神君跟前。

    在这里除却她三个姐妹和六个哥哥外,还有父神和母神。

    玄风神君听闻姬乐的求婚后,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沉声道:“夏国是当真的?”

    “当真。”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哪怕玄风神君都想不透姬乐的打算。

    要说跟自己这一系联姻,目前因为自己冲击主神失败,已经失去最大的价值,而且不是跟老四,而是跟老三?

    当然,老三是主神。但是对大夏而言,主神也不是很珍贵吧?

    要说爱情?别闹,姬乐这家伙可能有真爱吗?

    在外人,尤其是这些天神眼中。大夏国神是一位很理智,很聪明的帝祇,在三大帝祇中危险度最高。

    要说姬乐为了爱情而把整个国家置身于险境,那根本不可能。

    惠风女神偷偷瞥了自家丈夫一眼。北风之主,寒冬之神正在苦苦思索姬乐的用意。

    “总而言之——”母神扬声打断北风之主的沉思:“既然大夏的求婚是真的,那么我们要怎么回应?老三,你说你直接跑出来,还没有任何回应,对吧?”

    “对。”元希说出口,心中不禁患得患失。这要是万一姬乐误以为自己拒绝,那可怎么办?

    可马上同意的话……是不是显得自己太轻浮了?

    难道你这丫头还觉得你自己不轻浮,很庄重吗?

    惠风女神显然从女儿纠结的神情中察觉对方的想法。大女神叹了口气:“神婚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对你,你可是处女神。随便神婚是要神力衰退的。以你主神层次而言,很可能跌回上位神。”

    “不是还能维系上位神吗?”元希一听,满不在乎说:“可以接受。”

    “胡闹!”玄风神君一听,顿时大怒:“神力衰退岂能儿戏?”

    “回头你去闭关百年,先进行净罪仪式,断誓仪式再说!”

    “百年?这么久?”元希一听,忍不住急道:“这时间是不是太长,万一夏国那边……”

    她不担心姬乐变卦,她了解姬乐,只要姬乐下定决心,就绝不会反悔。可杨柯那群人信不过啊。尤其是那个神秘组织的首领杨柯,成天跟自己对着干。

    万一杨柯使坏,甚至迫使姬乐性转,然后强娶了姬乐怎么办?

    “大夏不是有什么三媒六聘之类的说法?就说我们再走流程。”冬至神赶紧帮自家妹子出主意。

    笑话,自家嫁妹妹,而且是主神,能那么随便吗?

    “就说神明婚姻仪式繁琐,而主神地位尊崇更是如此,需要一步步慢慢来。这样拖时间,先进行订婚,彼此认可后,拖上几百年再完婚也不迟。”

    “这倒是个办法。”玄风神君对这桩婚事并不赞同,他认为元希的性格绝对跟姬乐过不到一起,而且姬乐求婚这件事背后绝对有问题。

    可瞧自家女儿的神态,恨不得明天就嫁过去。

    也好,暂时用时间拖一拖,等老三冷静起来再说。说到底,他们认识才十几年啊。

    想想曾经,哪次元希在人间折腾不是以几十年为单位?或许这次等些年,元希这边自己就安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