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都市小说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开局一条小渔船》正文 第77章 水土不服
    既然林莺非要送上门来,还摆明了说随便玩玩。

    顾鲲这几个月一直禁欲,还逢场作戏憋了一股邪火,没道理不吃白不吃。

    林莺就被他干净利落地就地正法,直接干挺心服口服。

    ……

    两天后,林莺完全是一副彻底百依百顺小鸟依人的姿态,陪着顾鲲去机场。

    今天她换了一身红色相间的学生妹水手服。

    发色依旧,但没有上唇彩,只抹了透明的润唇膏。少了几分高贵大小姐的艳压,更像纯纯的邻家小妹妹。

    虽然顾鲲没有陪她逛街,但还是送了自己的女人好几件首饰。有他昨天临时一个人出门买的钻饰,也有之前他从古代沉船里捞上来后清理出来的18世纪锡兰红宝石/锡兰矢车菊蓝做成的首饰。

    林莺也是郑重珍惜地把男人给她的东西,都精心地佩戴上,就像是一种宣示。她平时是不戴珠宝首饰的,毕竟她还年少。

    “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我才算你正式的女朋友呢。”看着窗外的景色,尽管知道希望渺茫,林莺还是忍不住幻想感慨。

    “想什么呢,现在这样子不是挺好的。”顾鲲直接一句洪世贤的名言怼回去。

    他不给的东西,女人不能设计要,说好了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他不是那种会被柔情陷阱缠住的人。

    如果最终他能够对林莺培养出真爱,那是另一码事了。

    林莺意识到自己过于幻想了,抹了抹眼眶:“我就这么想想嘛,哄哄我都不肯。算了,我爱你,你随意。

    你要是真遇到了真爱,我不拦着你。我就一个要求,如果你只是身体想要,别再去夜店找那些不干不净的女人。”

    这才有做大哥的女人的觉悟。说好了是投怀送抱、大家玩玩,就不要弄得太复杂。

    顾鲲停车靠边,奖励性地深吻了一下:“只要你不闹事不粘人,愿意跟着我,那我就让你一直跟着。

    我就一个要求:我们的事情不要对外说。这不是我怕,我也是为你好。否则,我们的缘分就到头了,你自重吧。”

    林莺怔了一会儿,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这才像我的女人。”顾鲲下意识看了看左右,飞快地与林莺吻别,“好好念书,这样明年我才能接你去留学。”

    随后,他飞快地通过检票,登机直飞粤州,转去沪江,不带走一片云彩。

    ……

    经过一天的辗转,顾鲲顺利抵达沪江。

    这天已经是9月16日,他是傍晚时抵达的红桥机场,所以就叫了个车,赶去他在静安广场买的公寓,小住一晚。

    他在沪江没有专职的司机和保镖,所以他那辆使字牌照的行政版加长林肯,暑假这两个月,就一直就停在公寓的车库里吃灰。

    明天是周六。

    1994年华夏才第一年开始试行“大小礼拜双休日”制度,也就是两周间隔,一周双休一周单休。而这周恰好是“小礼拜”,所以明天是上班的。

    这种制度要持续一年半,到95年底时,国wu院才正式宣布,从此周末法定假日改为全部双休。

    顾鲲的计划,是明天先去交大设计院和中远,找人聊聊,把他在兰方时跟萨武洋等人谈出来的新条件,跟华夏方面沟通一下。

    等19号周一,再去交大报到。

    交大已经开学半个月了,但顾鲲是外籍留学生,按照有关部门的留学生管理制度,本来就是免修政治类课程和军训的,所以他晚到半个月完全不耽误事儿。

    一切都很顺利。

    次日,他把兰方方面提议的投资文件,递交给了与他联络的中远方面负责人何岚。

    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充分交换了意见。因为兰方方面并没有提出什么让中远意外的新条件,所以初步达成了共识。

    何岚表示问题不会太大,还有一些具体注资验资方面的程序性细节,也会在一个月之内敲定。

    到时候项目就可以核定工程总造价,然后开始施工了。

    跟何岚聊完之后,顾鲲又去了设计院,看了交大方面的案子。设计初稿二稿都已经出来,还有些修修补补的小调整,也不会耽误开工。

    于是,跟何岚告别的时候,顾鲲稍稍耍了点小心机:“何经理,还有个事儿,我知道不管你们中远的事,但还是希望你们能帮我斡旋加急一下。”

    何岚态度很好地笑问:“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出来无妨。”

    顾鲲也就不客气了:“是这样的,你应该也知道,之前通过你们交大设计院牵线,我提供了额外的南海海底地形勘测数据给你们有关方面……

    我不太了解你们华夏的办事手续,勘验回款好像比较慢。刚才的投资方案你也看了,到时候我个人会投资三千万,在将来的合资公司总股本里,占10.2%的股权。

    但我也实话告诉你,就算是分批注资、按工程进度每半年注资一千万分三期,我现在手头也是拿不出来的。我还指望着你们有关部门,尽快把海洋勘测费结算给我,用那笔钱来投资呢。”

    何岚听了,不由好笑:“顾先生,我想你犯了低级错误吧,一码事儿归一码事儿。要跟你乃至兰方王室合资的,是我们中远集团华东公司。

    欠你勘测费的单位,虽然是交大设计院帮你介绍的业务,但法律上而言那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完全独立单位。他们欠钱关中远什么事儿?”

    顾鲲两手一摊,耍无赖:“我知道法律上来说不关你们事儿,但我现在就是没钱你们看怎么着吧。要是到时候注资期限到了还没钱,就拖着呗。你好意思让一个外国人来要你们华夏人那些弯弯绕的三角债?”

    何岚一阵无语。

    顾鲲这是吃定了中远方面也想促成合作,又是地头蛇,所以让中远帮他当义务的催账公司?

    行吧,就给这小子当一回枪使。

    也算是为了大局。

    ……

    同时搞定回款和投资框架意向,双喜临门让顾鲲很满意。

    他至今身边还没个文职参谋,就靠着上辈子业内摸爬滚打的经验,亲自上阵厮混到今天这一步,真是太不容易了。

    星期一,顾鲲终于松了口气,意气风发地开着他那辆行政版加长林肯,亲自去沪江交大报到。

    集中报到的时间已经过了,所以他拿着材料直奔学工处。

    人挺少,只有个别跟他一样的留学生,选择在这几天报到。

    难得来到北国,还是九月份,顾鲲穿了一身普通人看不懂的意呆利休闲牛仔。

    进门的时候,本来还有两个人在排队。

    不过估计办公室里这些人刚才听到楼下豪车引擎声时,就在窗外探头看了,所以根本没敢让顾鲲排队。一个本来在喝茶、不该当班的老师,主动凑上来:

    “先生,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吗?”

    “老师好,我是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94级留学生,顾鲲,这是我的材料,麻烦您帮我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