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都市小说 >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 第3939章师兄师姐
    om,最快更新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最新章节!    祁墨茶也开口道:“跟着我迎战强敌,做好拼命的准备。”

    “是!”大家慷锵有力地回道。

    这是一场血战,也多亏了祁墨茶当初已经赢了三个人,积攒了一定的力量。

    所有人浴血奋战,而且是祁墨茶打头阵,他好似不怕死一般。

    而祁十因为重伤根本无法参战,被人护在安全的位置。

    双方的士气差距就有些大了。

    他们看着那个浑身染血,容貌昳丽的男子。

    发现整个祁家关于他的传闻只有容貌方面是真的,其他方面都不可信。

    若说祁墨茶能让他们凝聚战意,悍不畏死的战斗。

    那慕千汐一人,却是一个恐怖的大杀器。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世界存在这样不符合常理的半神。

    他们这些虚神对上她只有两条路,第一是被她打败,第二是比她强却打败不了她。

    祁十非常恼火,这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一道幽光闪过,祁十嘴角勾起了一抹狞笑,让她狂。

    倏地,慕千汐一个瞬移从原地消失。

    “风陨,星碎!”

    风元素爆发,绞杀。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把赤红色的长剑,贯穿偷袭之人致命要害。

    祁十的心跳加速,他都看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慕千汐看向祁十道:“你养了多少杀手,让他们继续来啊!”

    那些杀手用对付废茶的手法对付她,是行不通的。

    她的灵魂力太强,杀手隐匿功夫再强,对于她来说形同虚设。

    时间拖的越久,祁十就感到不妙。

    从占据优势到慢慢的落于下风,原因无他,因为对方恢复力实在是快的离谱。

    他们想快点结束,可祁墨茶的人打法流氓,就让你们耗着,而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祁十最大的王牌是养的杀手,被慕千汐各个击破。

    “轰——”

    祁十脸色难看的道:“我们撤!”

    祁墨茶道:“既然来了,我就不会放你们走,都留下吧!”

    从白天打到黑夜,再到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洒下,用耗的把祁十的人耗完的筋疲力尽。

    “轰!”祁墨茶一拳过去,打的祁十踉跄跪下。

    他目眦欲裂,“可恶!我可是要当祁家少主的人,怎么可能败给你这个废物,啊啊啊——”

    在他被裁判带走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入了魔障一般。

    敌人解决,阵法修复,大战获胜的他们也瘫软在地上。

    他们几乎榨干了所有的潜力,伤痕累累。

    他们始终相信只要有慕大人在,他们很快就能活蹦乱跳了,因为慕大人就是那么厉害。

    少主之争已经进行这么久了,祁家那边一直在关注着。

    “淘汰竞争者最多的竟然是祁墨茶,他已经淘汰了四个人了,怎么可能?”

    这个消息,的确挺令人震惊的。

    一个他们以为彻底扶不起来的废材,成为了这次少主之争的一匹黑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祁墨茶虚神境的实力都没有,他能走到现在。跟那个神秘女子有很大的关系,可惜我们至今都没有查出那个女人的来历。”

    已经淘汰掉了三分之二的人了,剩下的少爷每个人都有很大机会成为祁家少主。

    接下来,就是要加码了,不加码谁都没有很大的胜算。

    本来鄙夷祁墨茶的那一些人,此时也不得不把祁墨茶列为重点打击对象了。

    “接下来,你很有可能被围殴啊!”慕千汐沉声道。

    即使祁墨茶表现都不错,淘汰了四个人。

    可是其他势力选择加码其他人,祁墨茶无人问津。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去经营任何关系,没有人会投资他。

    “那怎么办啊?要不千汐你直接放毒,把他们全部毒晕吧!”祁墨茶说出了大胆的想法。

    “裁判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啊!尤其是裁判还是神天阁的人。”慕千汐沉声道。

    倒是有送上门来帮忙的,可都是心怀鬼胎,别人的内应。

    许多人好奇他的底牌,想找出神秘的阵法师和炼药师,打算釜底抽薪。

    祁墨茶把他们拒之门外,他们非常气愤。

    “七少爷,你可别后悔!”

    “少了我们,你一点赢面都没有。”

    “……”

    祁墨茶道:“立刻滚!”

    接着,有一支队伍来了,看起来实力不弱。

    祁墨茶看到他们非常诧异,立刻跑了过来,“师兄师姐,你们怎么来了?”

    “哇!祁师弟似乎变得更好看了哎!”

    “我觉得祁师弟气质都变了,更有魅力了。”

    “……”

    见到祁墨茶那么好看的脸,各位师姐喜欢的不行,师兄们无奈的苦笑。

    师弟长成这样,真是他们的公敌啊!

    慕千汐也过来了,诧异的道:“阁主竟然让你们来帮忙?”

    大师兄道:“我们也苦心修炼这么久了,需要一个场所检验一下我们修炼成果。

    “正好祁师弟如今需要帮手,我们就义不容辞领命过来了。”

    “没错,多亏了慕师妹和祁师弟给我们找的好地方。我们现在修为突飞猛进,还是能派的上用场的!”

    “我们祁师弟长得那么好看,可不能让人欺负。”

    慕千汐也发现他们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起以前更加自信。

    祁墨茶也觉得倍感亲切,道:“对!我被欺负的可惨了,师兄师姐你们来了,我底气更足,非常欢迎。”

    他们被请进了塔楼,那些被拒绝的人道:“凭什么对他们和对我们是两个态度,我们也没差多少吧?”

    “师兄师姐,他们是哪个宗门的?”

    祁墨茶也多了外援,他们很快查到了。

    “祁墨茶离家那几年就是在凌羽阁。”

    “区区一个几乎被灭门的七等宗门而已,能给他添加多少力量?”

    “必须招揽到足够厉害的阵法师和炼药师,只要破了那个阵法,其它的根本不是问题。”

    得知来帮祁墨茶的人是凌羽阁的弟子,神天阁的那些裁判心情也是复杂的。

    之前对外是宣称凌羽阁差点被邪主灭门,门派毁灭,弟子四散各方,其真实的情况只有他们知道。

    一群丧家之犬再次回来了,而且过的还不错,他们这段时间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

    阵法师炼药师各方都找到了极为厉害的,可是突然有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

    “药皇谷谷主带着人来了。”炼药师即使到达虚神境也可以加入,只是不参战负责炼药和救人而已。一个药皇谷是何等能量,无论是站在哪一方,那几乎等于零伤亡,也用不完的丹药。</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