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清穿之贵妃有喜了 > 第836章 情断义绝(1)
    是谁的,处理了肖琪这件事之后,就和好如初。是谁这件事不需要她插手。是谁的以后不用理会他额娘。

    现在到好了,变成了她在闹。她还真是傻,偏偏听信泰隆的话,如今看来,男人都是死性不改的。

    “那你要我怎么办啊!那是我的额娘和孩子。”

    泰隆抬起头,睁着一双血红的双眼,他已经够烦的得了,杨琳琳这个时候,却不为自己着想,反而只为了她那主母的位置着想。

    不就是一个丫鬟生的孩子吗?能怎么样,她就不能大度一些,容忍一些吗?

    “对啊,那是你额娘和孩子,不是我杨琳琳的,你可以容忍,但是我不会容忍,今儿你们想要保住肖琪,那我也没有办法。

    但是我明确的告诉你们,只要我杨琳琳这里一,她肖琪和她肚子里的种就不能进哈儿察氏,不能入族谱。

    我的出做得到。”

    杨琳琳很想哭,可是她不能在这些人面前露怯,旁人不给她留尊严,但是她自己要给自己留。

    杨琳琳从泰隆依次看到石佳氏,肖琪。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她并不是兔子,她为了家里和睦一再退让。

    可是如今看来他们并不领情。那么自己也不用再给他们面子。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相不相信,我让我儿子休了你。”

    石佳氏气结,一只手颤抖着指着杨琳琳。她心里明白,杨琳琳既然能出这些话,便能有本事做到。

    何况人家背后有杨家和宫里贵妃娘娘撑着。所以石佳氏想都没有想,直接出口威胁。

    在这个时代,被休聊女子,那可是能被唾沫星子淹死的。所以很多女人就算忍着婆家的辱骂,也不会让自己夫君轻易的休掉自己。

    “休掉我?那也要你们有这个本事。你们记住,我杨琳琳只有丧夫,没有休妻。”

    杨琳琳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完之后还狠狠的看了泰隆一眼。这一眼包含了很多。

    对泰隆的失望,对两人感情的绝望。对这个所谓家的淡淡恨意。

    她杨琳琳以前活的是多么自在的。可是呢?执意要嫁给泰隆开始。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

    她并没有埋怨谁,这都是自己选择的。所以这些后果皆应该由自己承受。

    泰隆看着杨琳琳眼里的失望绝望与恨意。不由得开始心里慌了起来。他觉得杨琳琳往后很难再相信自己和接纳自己。

    所以他想要挽回,可是在泰隆刚准备开口的时候。

    杨琳琳已经走进春枣身边。一手拿过春枣手里端着的打胎药。狠狠地摔在了石佳氏和肖琪的面前。

    破碎的瓷片和汤药飞溅的到处都是。甚至不少都所以落在了泰隆的脚边儿。

    如此可见杨琳琳是使了多大的劲儿?才能让瓷片和汤药飞到这边来。

    “我们走。”

    杨琳琳将碗摔了之后,便不再看大厅里的众人,带着春枣以及不少的丫鬟转身离开。

    “夫人,你怎么又不话了?”

    春枣的声音将杨琳琳从过去几中的记忆之中拉了回来。自那往后,到目前为止杨琳琳一次都没有见过泰隆。

    她觉得自己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她没有哥哥姐姐的福气,全都因为自己当年的执意造成的。

    如今的后果也只能自己默默承担。

    “没什么事,你去准备一下,明早晨我们就进宫。”

    杨琳琳低着头。微微一笑。世上这么多女人结都是这么过来的,为何她杨琳琳不成?

    就算成了亲。她往后若是想要活得自在,依旧可以。

    “可是……算了,那夫人早些休息。”

    春枣本来还想什么呢?不过见自家夫人如今已经很难过了,索性便不得了。

    反正明就要进宫了。到时候自由贵妃娘娘替自家夫人做主。好好收拾这一群不知感恩图报的东西。

    一想到这儿春枣又心情明朗起来了。

    开开心心的就准备出去,替自家夫人准备明进宫的安排,可是这人刚走到正院门口。便见门口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来回的在徘徊。

    春枣见状,立马黑了脸。刚刚兴起的那一点好心情又给没了。索性也不想理会那道身影,低着头就要往旁边儿去。

    可是她可以装作看不见,那道身影,却不能装作看不见。

    “春枣。夫人可休息了?”

    那道身影直接拦在春枣面前。不悦的问道。

    “原来是姑爷。瞧我这眼睛也忒不好使了。愣是这么大一个人瞧不见。”

    春枣低着头翻了翻白眼。没错,这个人正是从前厅过来的泰隆本人。

    明就要进宫了,泰隆知道杨琳琳这会儿不会原谅自己,可是他也怕杨琳琳真的明告他额娘一状。

    额娘和禾嘉不知道贵妃娘娘的得宠程度,只知道贵妃娘娘是因为生了五阿哥和六阿哥,皇上才亲封为贵妃。

    可是泰隆在宫里当差。对杨绵绵的得宠,那可是看在眼里的,听到耳里的。

    所以只要贵妃娘娘传出点儿什么出来。虽然不至于要了他额娘的命,但是他额娘和妹妹恐怕在这个京城里边儿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所以泰隆今晚过来是想求杨琳琳口下留情的。

    “夫人可安寝了。”

    面对春枣的暗讽,泰隆心里虽然窝着火。可是他却不能什么。他现在已经让杨林脸伤心透了,可不能再因为一个丫鬟。在弄出点事来。

    “夫人安寝没安寝,好像同姑爷,现在没什么事儿,您那些明艳的可是您那孩子。还来我们家夫人院子干嘛?”

    春枣这些话,那可是相当不客气的。她也不怕惹毛了泰隆,她的主子是杨家的人和夫人,并不是哈儿察氏里的这些人。

    平时对她们客气一点,那是看在自家夫饶面子上。如今呢,他们给脸不要脸,那么她便不给他们这个脸面。

    “放肆。你们夫人就是这样教导一个奴才同主子话吗?”

    泰隆被春枣一再挑衅,嘲讽。就是再好的性子。那也能被惹恼了,再了,泰隆这会儿本来就心情不佳。

    所以也管不上什么了。张口就来。

    “你没有资格评判夫人,你们哈尔察氏不是同样教导处了一个丫鬟爬上主子的床吗?”

    春枣也红了眼,事到如今了。姑爷竟然不知道收敛,还在评判夫饶对错。

    今就算冒着被杖毙的危险,她也要替夫人句话。

    更何况杖毙不杖毙她,那是夫人和杨家了算。和他哈尔察氏半点关系都没樱

    “你,放肆。”

    泰隆何时被一个丫鬟这般顶撞过?当即气的便想伸手朝春枣打过去。

    “住手”

    杨琳琳在院子里听到外边的吵闹声,这才慌忙出来,却见泰隆已经仰起了手,准备要打春枣。

    而春枣那个傻丫头不躲不避。就这么直视面对泰隆,她知不知道?若是自己不及时阻止的话,以泰隆这力气,她的脸恐怕要肿好几呢。

    “爷,现在好威风呢?走到我院子门口打我的人。”

    杨琳琳走进春枣,将人拉到自己身后。双眼毫无畏惧地盯着泰隆。

    如今的泰隆实在让她太失望了。以前体贴的泰隆,温柔的泰隆,爱护她的泰隆全都不见了。

    她明白如今的泰隆,多半是因为石佳氏从中作梗。但也有少一半,而是他对自己的不满。

    因为两人成亲也马上有一年了吧?可她至今肚子连个响声也没樱

    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恐怕泰隆觉得是对不起自己的列祖列宗。这才将怨气一点点的堆积起来,直到如今才彻底爆发。

    可是杨琳琳也想怀个孩子。没有哪个女人是不愿意当额娘的。可是呢,她自己也偷偷的问过太医了,她的身体是正常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过以目前情况来看,就算她可以怀上了,那么她也不想让孩子出生在这么一个府里。

    “琳琳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

    泰隆见到杨琳琳出来。态度立马立马大转变,脸上挂起了久违的笑意,这个笑意让杨绵绵熟悉至极。

    以前让杨绵绵心动的笑,如今,已经变得一文不值了。

    “我的眼睛告诉我。爷想要打我的人。”

    杨琳琳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没有笑意,没有愤怒。就像一汪死潭,一动不动。

    “都了,不是你看到的。”

    泰隆耐着性子解释。今儿杨琳琳能出来见他,泰隆是心里高心,毕竟前几,他过来,却被杨琳琳拒之门外。

    “爷若有事儿便事吧。我明还得去宫里一趟呢,没时间和爷在这儿耗着。”

    或许是因为死心了,所以杨琳琳如今是一点儿都不想同泰隆一句话。就是看一眼她都觉得心烦的紧。

    “好吧!”

    泰隆点点头,他正想这事儿呢。如今时机虽然不对,可是,若是再不提他一会儿又不了了。

    “贵妃娘娘这次招你进宫有何事啊?”

    泰隆再三斟酌之后,这才问出了一个连杨琳琳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不知道!爷就是为了这事来的,若是因为这事儿,那么请爷回去吧。”

    杨琳琳是真的不知道。人又没是为何原因,长姐才招她进宫。一切也得等明日进了宫才知道。

    “不是,我是来替额娘向你道歉的。前几额娘话有些冲动,你莫要放在心上。

    毕竟以后你和额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莫要将关系弄僵了。”

    泰隆没有明。是他知道杨琳琳这么聪明,定然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而杨琳琳听了泰隆的话也只是冷笑一声。她就嘛。石佳氏怎么可能同她道歉,原来是不想让她进宫告状。

    这些人将它杨琳琳想成什么样儿了?他们觉得自己就是喜欢告状是吗?

    就连泰隆也这么认为自己。这让杨琳琳实在是失望透顶。

    “我明白了。还请爷回去告诉老夫人。我杨琳琳行事光明正大,不会做出什么人行径的。”

    杨琳琳完之后便不再理会泰隆,拽着春枣进了正院。独留下泰隆站在原地。

    直到院门在泰隆面前,“哐”一声关注了。泰隆这才无奈的转身回到了隔壁的院子。

    第二一早杨琳琳带着春枣早早便出了府。他可不希望面对哈尔察氏那一堆奇葩。

    所以在走后没多久,石佳氏带着自家女儿和肖琪就进了府,可是却扑了一个空,因为杨琳琳已经走了。

    在杨琳琳进了翊坤宫的时候。杨绵绵才被豆丁们给吵醒。所以她现在捂着脑袋满头乱发的坐在床上。

    而琥珀等人都远远地躲在外面,等着主子自己梳理好情绪,她们再进去。

    “琳琳格格来了。”

    这边儿杨绵绵还没有开口呢,翊坤宫门口边见杨琳琳进来了。

    因此琥珀琉璃等人赶忙行礼。却没称呼杨琳琳为夫人,而是直接叫她格格。

    因为她们压根就瞧不上哈儿察氏那些人,所以若是给杨琳琳的前面冠上旁饶姓,她们觉得特别不舒服。所幸便继续叫格格。

    “琥珀姑娘怎么都在外面站着呢。贵妃娘娘科还在休息。”

    面对几人都在外边儿站着杨琳琳,第一个想法便是杨绵绵是不是还在睡觉?毕竟她今进宫比较早一点儿。

    若是自家姐姐还在睡觉,她倒也可以等一会。

    “呵呵,没有主子已经醒了。”

    琉璃尴尬的笑了笑。只是现在处在暴躁期。一会儿就好了,不过这话她没。

    “琥珀,夕儿”

    就在几人正话期间,屋里传来杨绵绵的叫喊声。

    琥珀夕儿忙应到,然后给杨琳琳行了一礼慌慌张张的进了里边儿去。

    因为他们知道主子已经清醒过来,那么叫她们过去便是准备起身梳妆更衣了。

    “琳琳格格就在外边儿喝点花茶。主子马上就好。”

    琉璃一边吩咐宫女给杨琳琳泡茶。一边将杨琳琳带到杨绵绵平时做的软榻上边儿。

    而杨琳琳什么话也没。走到琉璃带的位置上,便坐了下来等候。

    见到如此沉默的琳琳格格,琉璃有一丝丝的心疼,她记得以前每次见琳琳格格,都是满脸高兴与活泼,如今嫁了人,反而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清穿之贵妃有喜了)http://www.123xyq.com/read/1/12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