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都市小说 >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正文 92|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祝颜舒每听到一句别人骂杨虚鹤的话,都感到自己身上背负的重量被减去一两,她背负着的东西足有三年,三年,一千多个日夜,她没有一天不再受其所累。

    彼时,她不能骂出口的每一句话,不能吐出去的每一口唾沫,今时今日,都由别人替她骂出去了!

    她快活,无比的快活。

    她不在乎报纸上说的是真是假,不管杨虚鹤到底勾引过多少女人,她们是纯洁还是无辜。

    说真的,她不在乎!

    她只为有人在骂杨虚鹤而开心!

    杨虚鹤被所有人骂,就像当年他登报离婚,背叛家庭,抛妻弃女,却没有一个人骂他一样。

    两件事都透着一股荒诞味,黑色的幽默。

    它们有什么区别吗?

    她觉得没有。

    但人们对以前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就毫不在意,对今天发生的事无法容忍。

    这不荒唐吗?

    都是一个男人与几个女人的故事,为什么结果不一样呢?

    无数的文人学者都在研究人类本身。她在少年时也研读过这样的文章著作,也曾与父亲同学讨论。

    可除了讨论之外,他们也没法得出一个可靠的结论。

    当时她还对这些事好奇,还有闲心去议论。

    现在事情发生在她自己身上,她仍然不明白。

    今晚,祝颜舒难得升起了写作的兴趣。

    她坐在台灯下,铺开稿纸,拧开钢笔,以自己为蓝本,写下自己的感悟。

    不过写到半夜,她重新读了一遍,发现她一直在骂杨虚鹤,骂了足足三页纸,一看就是一个失去理性的女人,剩下的内容也没有意义。

    她把稿纸揉烂,准备直接睡觉。

    多年没有动笔,她可能早就失去当年灵敏的笔触了。

    这时她发现杨玉蝉屋里的灯还没有关。

    想起这个女儿的性格,就叫她担心。两个女儿,杨玉燕经过杨虚鹤的事之后,再看世间万物就都蒙上了一层黑影,她相信人性本恶,对男性与爱情天然就有了抵触心理。假如她不是在荷尔蒙旺盛的时期就遇上了苏纯钧,那她估计这辈子都不会老老实实的结婚了。

    而杨玉蝉,却变成追求更加无暇的爱情与感情,要求男人没有一丝缺点,要求爱情达到百分之百的纯度,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她会跟马天保分手,正是因为她开始怀疑马天保的爱情并非出自真心,哪怕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真心,只要有百分之一是出自家庭、金钱,或者是她青春美丽的容貌,那就都不行。

    她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生下这两个讨债鬼。难道就因为她当年选杨虚鹤时瞎了眼,辜负了父母,老天就送下这两姐妹让她也尝尝当妈操心的滋味?

    现在,杨玉蝉肯定又为杨虚鹤伤心了,然后她会不会变得更加钻牛角尖?

    祝颜舒想到此处,当机立断推开杨玉蝉卧室的门。

    “大姐,怎么还不睡?”祝颜舒笑眯眯的走进去。

    杨玉蝉坐在书桌前发呆,面前放的是账本。她见祝颜舒进来,连忙合上账本说:“妈,我算算账。”

    祝颜舒温柔的把她拉起来,两母女一起坐在床上。

    祝颜舒把账本拿开:“别算了,红白事是最花钱的了,因为办事的时候谁都不好还价,还要专挑贵的,这才能显出心意来。你买菜挑便宜的叫节省,办红白事挑便宜的,人人都要骂你的。”

    杨玉蝉笑一笑,笑意未达眼底。

    祝颜舒抚摸着她的头发:“是不是心情不好?想到你爸爸了?”

    杨玉蝉的面孔顿时就变僵硬了,她的肩背都僵了,祝颜舒摸上去都要叹气。

    “乖乖,你要为了他气死自己吗?”她道。

    杨玉蝉静静的说:“妈,他怎么能这么坏呢?”

    祝颜舒没说话,让杨玉蝉尽情发泄。

    杨玉蝉的声音很轻,她不想吵醒隔壁房间的杨玉燕。

    她说:“我早该想到的。没有人能活到四十岁才突然决定要变成坏人,他一定早就变坏了,早就是这个样子了。他为了一个女学生就把咱们当仇人看,狠狠的伤害我们,我还当他是父亲……”她冰冷的笑了一下,“燕燕都说,他是迷恋青春的肉-体,我还当她说的太过分。我没燕燕看得清楚。”

    祝颜舒摇摇头,轻声说:“燕燕那不叫看得清楚,那叫愤世嫉俗。她一个门都没出过的小姑娘,能有什么高深的见解?书中看来的东西就往人身上套。你不是也说她没见过男人的肉-体吗?她知道什么叫肉-体?”

    杨玉蝉硬生生的被逗笑了。

    祝颜舒:“你可别跟燕燕学,你要是也跟她似的,什么都不会,只会嘴上瞎说,那我才要愁死了呢。”

    杨玉蝉不太敢相信,看着她说:“我还当您……更喜欢燕燕呢。”

    这是杨玉蝉埋在心底,偶尔才会升起的小念头。不过每次她一这么想就会立刻把这个念头掐灭。

    祝颜舒瞪她:“你这是说我偏心啊?”她两只手搂上去,抱住杨玉蝉:“妈不偏心,你和燕燕都是我的女儿,我看哪一个都是一样疼,一样爱。你就吃亏在早出生了两年,这个不怪我。”

    杨玉蝉珍惜的靠在祝颜舒怀里,浑身上下,从身到心都暖了。

    “我不怪您。”她轻声说。

    祝颜舒晃晃她:“嗯,这才乖。”

    她说:“杨虚鹤那个人啊,其实也没多坏,他就是个小人,还胆小,还想过好日子,想要荣华富贵,想要功名利碌。他想要的太多了,自己又挣不来,结果人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他现在这个下场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他身上有很多很多缺点,这些缺点都是人的缺点,不独他一个人有。像他这样的人,街上转一转,八成都是跟他一样的。不稀奇。所以,你也别觉得咱们家倒了八辈子邪霉才摊上杨虚鹤。往外数,你的学生吴小萍,她的爹是个赌鬼,就差卖妻女还赌债了。不过我觉得吴家那个样子也不好讲。”

    祝颜舒慢慢的讲:“苏先生的爹也是这样,道貌岸然,对妻对子都无情得很,苏先生的妈妈因为这个死了,他这才跑了出来。”

    “张妈,她的父母把家里的孩子都快卖光了,她的姐妹一个都没留下来,全都卖了。也不是好东西。”

    “代教授,也是被父母卖的,说是吃不上饭,可卖孩子什么时候也不能说是好人吧?”

    “金老爷要把金小姐卖给日本人,也不能说是个好爹。”

    杨玉蝉苦笑:“这么一看,杨虚鹤好歹还没卖了咱们?”

    祝颜舒拍了她一下:“别钻牛角尖。他是没办法卖,可不是不想卖。要是我不姓祝,你当他不会卖了我们母女?只怕早就卖了。我姓祝,我也不傻,家里的钱全抓在手里,他才只能自己跑掉,还要先骂了我,占据上风,才敢露头。”

    杨玉蝉若有所思。

    祝颜舒摸着她的脸蛋说:“女人要自己够强,就不用怕男人。他再坏,装的再深,只要女人够强,就能从他的手里救回自己。不管是人生还是性命,都要靠自己是最安全的。”

    祝颜舒劝了杨玉蝉大半夜,最后娘俩挤一张床上睡了。

    早上,张妈看到这一幕,悄悄的缩回了头。

    杨玉燕起来时,杨玉蝉和祝颜舒还没起来。张妈把她拉到厨房,让她安静点,别吵着她妈和她姐睡觉。

    杨玉燕就在厨房洗漱,懒得再跑,她占着洗菜池子刷牙,张妈只好由她。

    “她们俩昨晚上一块睡的啊?为什么?”杨玉燕擦着脸问张妈。

    张妈往蒸锅里放馒头,说:“你姐钻牛角尖了,你妈劝她呢。唉,你姐啊,对你爸的感情是真深啊。”

    张妈挺不以为然的。

    杨玉燕就为杨玉蝉说话:“我姐比我大,记得多。我都不太记得姓杨的了。”

    张妈:“就大两岁,能比你多记多少?唉,她啊,就是老想让你妈跟姓杨的再复合。”

    杨玉燕吓了一跳:“我姐没有这么想吧!”

    张妈小声说:“你可别跟你妈和你姐说。我是这么觉的,你姐是想要爹妈都在身边的。可惜你爹犯的错太不可原谅,她才说不出这句话。不然,你信不信?她肯定会劝你妈跟姓杨的合好的。”

    张妈说:“姓杨的犯的错越多,你姐就越生气,越恨他,就越钻牛角尖。”

    杨玉燕明白了。她能体会杨玉蝉的心情。就像她当年一样。

    她也曾无数次的在心底质问她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不能像别人的父母一样,做一个好爸爸、好妈妈呢?

    她都想对着他们的心灵大骂:做个好人吧!做个好人吧!改掉身上的缺点,做个好人吧!

    可是没有用啊。

    她不值得他们去改变自己。婚姻不值得他们去改变自己。一丁点都不值得。

    所以他们坚定的做自己想做的事,不会为了她而改变。

    杨玉蝉也是想对杨虚鹤这么喊的:做个好人吧!做个好丈夫、好爸爸吧!我不值得你做好人吗?

    可惜她的质问是不会有结果的,最终只能承认她没办法改变杨虚鹤。

    要从自己身上切割,从心底承认父母不值得她去爱,这太难太难了。

    她是换了一个世界才想明白,从物理上、地域上、时间上分割清楚了,她才彻底的抛弃了父母。

    这对杨玉蝉来说就困难多了。

    她正经历着她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涌上的同情心和曾属于同一个战壕的友谊让杨玉燕陡然变身成了最体贴的好妹妹。

    在杨玉蝉起床以后,她收获了亲妹妹替她提热水瓶,拿牙膏,替她留南瓜饼,倒牛奶等一系列贴心服务。

    她的妹妹还亲热的问她吃不吃饼干。

    受到一早上热心招待的杨玉蝉没有在早饭过后先去算账,而是拿起杨玉燕的作业本。

    检查。

    杨玉燕不明白!她做了一早上好事,怎么换来的却是这个!

    杨玉蝉认认真真的检查她是不是老老实实的每天完成了抄写任务。检查完以后,她又把杨玉燕叫过来,让她背诵。

    杨玉燕:“你不是很忙吗?为什么还有空查我!”

    杨玉蝉锐利的目光盯着她:“这两天我没有管你,今天只是抽查一下而已,背吧。”

    杨玉燕气呼呼的站在她面前背诵。

    心中大骂。

    苍天不公!

    为什么她要有个姐姐!她为什么是妹妹!晚出生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