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都市小说 >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正文 144|上课(上)
    祝颜舒的第一堂课,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去准备。

    她不想谈一些宽泛的东西,说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可她又拿不准尺度在哪里,讲的浅了,学生们会看不起她,以为她虚有其表;讲的深了,又容易给自己惹麻烦。

    所以她写了好几版教案,先请代教授、杨玉燕等人一起帮她听一听,看看怎么样。

    连张妈都被请过来坐着一起听。

    张妈没上过学,也没听过课,大字不识,但算账算得很快,比杨玉蝉拨算盘都快。

    她拘束的坐在椅子上,说:“哎哟,让我来听什么?我懂什么?”

    祝颜舒不让她走,说:“燕燕按住张妈!张妈,你帮我听一听嘛,我现在紧张的很,你帮我听一听,看效果怎么样。”

    杨玉燕也说:“张妈,李白写诗都请大妈来听,说大妈能听懂了,别人才能听懂。你就帮帮我妈。”

    她一说,施无为就好奇的问:“这又是哪一段野史记下的?还是后人杜撰的?”

    杨玉燕惊讶,怎么现在没这个说法吗?明明她小时候被这个故事感动了很久啊。

    “可能是我在哪里看到的吧,我也不记得了。”她糊弄过去。

    祝颜舒在上面等底下人聊完,代教授坐在第一排一侧,“悄悄”提点她:“你要厉害一点,看到下面的人说话要制止他们。用教鞭敲敲桌子。”

    祝颜舒恍然大悟,立刻用教鞭敲桌,啪啪响!

    杨玉燕和施无为赶紧坐直坐正。

    祝颜舒一脸严肃的向大家问好,转身在黑板上写自己的名字,一笔一画,风流无匹。

    代教授心道,原来祝小姐习的是柳字。

    “大家好,今日就由我来为大家授课。”祝颜舒不敢笑,怕被学生小瞧,板着脸说:“大家恐怕早就听过我的名字,就是没听过,想必也知道我的故事。但今日是上课,若是课堂顺利,结束时我会留出五分钟时间让大家对我提问,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无半丝隐瞒。”

    代教授在下面点头。

    大家都认为,祝颜舒一旦走上讲堂,她与杨虚鹤的旧事就无法回避了,学生们必会议论纷纷,也必会有人在课堂上提问。

    代玉书做过多年教授,对付学生很有一手,他说不能制止学生提问,他们就是课堂上不问,课下也会议论,当学生对老师的隐私开始感兴趣,他对老师的敬畏就会减少消失。

    所以,不能回避,但要把握住方向,将被动变成主动。

    而且现在妇女活动搞的轰轰烈烈,妇女权力也是一个时兴热门的话题。

    祝颜舒以女子之身成为教授,本身就是一件吸引眼球的事。

    以前是杨虚鹤占据话语权,他将黑的说成是白的,祝颜舒也无法反驳。

    现在她走上讲台,就拥有了跟杨虚鹤一样的权力!她终于可以发声,将不利于她的言论一扫而空!

    只有一个声音时,人们就只能听一个人说。当有两个声音时,人们就有了选择,固然有人会相信杨虚鹤,但也会有人相信祝颜舒。

    代玉书说:“第一堂课,你就要将这些隐患消灭到萌芽中!只要第一炮打得响,以后在外面为你说话的人会有成百上千。杨虚鹤之流就再也休想利用你与杨家姐妹了。”

    祝颜舒踌躇满志的站在了讲台上。

    她选的第一堂课,没有对准现在人人都关注的爱情与婚姻,她关注的是女性的自我认知。

    你到底是谁?

    还有,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很多女孩子受到新旧浪潮的冲击,她们渴望改变命运,走出家门,可走出来以后去哪里呢?

    她们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她们。

    于是许多女人只能在走出来以后又走回去,至少那里还有活路,虽然满是枷锁,但至少那是一条活路。

    外面没有路,就等同于死路。

    到了那一天,教室里座无虚席,还有不少人站在教室门口观看。

    校长、代教授都前来助阵,学校里的其他教授能来的也都来了,他们有的好奇,有的观望,有的只是无所谓。

    杨玉燕姐妹和施无为都坐在第一排,以便第一时间助阵,帮助祝颜舒授课成功。

    教室里男女各半,男生更多一点,但女学生却是整个学校里所有的女生都来了,她们全都坐在前排。

    祝颜舒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清凉的真丝旗袍,卷着头发,风姿绰约的站在讲台上。

    她这一身打扮可真是出人意料。

    不是说女性不能打扮自己,但学校里的女学生还是以朴素为主。

    大家见到这样的女教授,瞬间议论纷纷,讲台下嗡嗡声四起。

    祝颜舒经过两个星期的锻炼已经不会怯场了。

    有杨玉燕这只杠精加上代教授的帮助,她已经身经百战,再也不会在讲台上紧张了!

    她笑眯眯的说:“哦,我看到好多人不以为然,好多人一脸惊讶。看来报纸上说的有道理,女人的袖子短一寸,头发上有几个卷,有没有穿丝袜,是比天大的事,足以令在座众人皆惊,如坐针毡。”

    这是杨玉燕第一杠,因为一针见血,还被代教授夸说她可以去写社论,一定可以红。

    假如此时有美国的“政治正确”,那就一定是“大惊小怪”这四个字了。尤其以学校与文人世界为重。如果你想与一个人辩论,只需要批评他“大惊小怪”就可以了。

    女人的袖子短了一寸?有什么好惊讶的?大惊小怪!

    女人现在不穿裤子了?有什么好惊讶的?大惊小怪!

    大人们,国都破了,皇帝都跑了,八国联军都打来了,多少大事不够你们愁的,天天为这么点小事“大惊小怪”,像什么样子?

    假如再加上“女人”,那就更加不能大惊小怪了。一旦有人为了女人大惊小怪,就说明此人眼界狭小,人品也不行,不然,他怎么专盯着“女人”呢?

    国家、军队、百姓、粮食……有那么多大事不去关心,却去盯着女人?

    祝颜舒这么一说,教室里面的嗡嗡声瞬间消失。

    代教授呵呵笑:“不会,不会。我觉得祝教授这样挺好的嘛。大家说对不对?”

    他故意回头问,于是收获了山呼海啸般的“对!”。

    校长也与身边的其他教授笑谈:“祝教授貌美如花,品德高尚,学识渊博。”

    其他教授一起笑:“是啊是啊。”

    ——敢说不是的就要上去辩论了。辩赢了,你是欺负校长请来的女教授,脑子进水;辩输了,更下不来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