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玄幻小说 > 皇兄万岁 > 13一“刀”“杀”一人第三更-求订阅
    om,最快更新皇兄万岁最新章节!    齐国皇宫来了新的国师。

    国君的好日子也到头了,齐秀隐约感到紧张,因为他知道这一次宗门来者不善,不知会搞出多大的波澜。

    事实上,这五年时间里,他日夜担心着这个,加上操劳政事过度,已是生了疾病,生了白发。

    凡间的帝王,哪个不短命?

    此时...

    散朝后的皇宫正殿里。

    门扉紧闭。

    殿内。

    天光暗淡。

    碧仙子直接坐在龙椅上,俯瞰着齐秀,冷冷道:“好大的胆子,吃里扒外,还会勾结其他宗门了?”

    齐秀花了五年时间才挺直了腰杆,他听了这质问,本能地就想弓腰,屈膝,搓手,赔笑,解释...

    但他忽然想到了那位为自己断了双臂的侍从,想到这五年里自己走过的路,看过的人间风骨。

    他忽然就不弓腰了,而是坦然道:“国师,我大齐在青峰五宗的庇护之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岂会勾结其他宗门?”

    “大齐?”

    碧仙子愣了下,旋即唇角一咧,笑了起来,“区区凡间的一个王朝,也敢用大字?看来给你撑腰的人力量不小啊,给了你这熊心豹子胆,让才敢这么说话。说吧,是谁?”

    她翘腿,半躺在龙椅上,周身气息忽然一散,那隶属于十三境业力境强者的力量覆压而下,直接让齐秀跪了下来。

    嘭!嘭!

    双膝砸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发出沉闷声音。

    齐秀本就虚弱,哪里禁得住这么一下。

    这位齐国国君顿时痛苦的喊了起来...

    殿外,一名公公扯着嗓子,颇为关切地问道:“国君...可需老奴进来?”

    齐秀疼的满头大汗,他大口大口地喘气,然后沉声道:“谁让你在门口的?滚远点。”

    门外沉默了片刻,旋即是公公的一声“诺”传了回来。

    但他“诺”字刚刚说出口,便是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齐秀急忙侧头,只见那大殿门扉的窗户上撒开了鲜血。

    就如饱血的蚊子被捏爆了,而向四周的溅射。

    “说吧,我没多少时间。”

    碧仙子捏了捏手,微笑着看向那跪着的天子。

    神通境,举手抬足,以天地之力捏死一个九境,十境的武者,就如捏死蚂蚁一般。

    这一次,她可是额外带了一名业力境,五名神通境,十名法身境强者,这其中还有郑家自己的底子,为的就是能以迅雷之势快速地搞定这件事,帮助秦襄上位。

    她没有耐心,因为她正在与百里峰主和楚峰主竞争。

    谁快,谁就是宗主。

    慢了,努力可就都白费了。

    齐秀凝视着那血...

    一瞬间,他挺直的腰杆弯了下来。

    曾有的雄心被彻底地湮灭了。

    那是他的贴身太监...

    是从小陪着他的太监啊。

    碧仙子道:“快说,门是关着的,该给你留的脸留了。”

    “国师...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寡人若真的勾结了这样的高手,他为何此时还不来救寡人?”

    碧仙子神色淡漠,她手指急促地敲打着龙椅,忽地冷冷道:“让宫里所有人,上到太后老嬷嬷,下到刚出生的婴儿,全部到殿后广场集中,各自列队。”

    齐秀颤声道:“国师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碧仙子冷笑道,“半个时辰杀一人,若是没有答案,那就一直杀下去,随机杀,看我心情杀,除了陛下,其他人都可以杀。”

    齐秀目瞪口呆...

    他简直难以想象。

    从前,他以为宗门和王朝之间还隔了一层皮,自己说的话宗门还会稍微考虑下,但现在,他简直是彻底傻了。

    固然,他可以召集军队,让大将凝聚兵力,进行攻击,但他已知此时皇宫再无一人能出去了。

    何况聚集兵力对抗宗门,这简直是死罪,一时痛快,之后无论自己还是那些士兵,都会死。

    “国师,请给寡人一点时间,寡人一定...”

    齐秀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他想说查出真凶,但话到口边却是无从说起。

    碧仙子道:“一个时辰,全部过来,超过了一个时辰,若是没过来,就别怪我乱杀一气了。”

    齐秀双目含泪,胸腔里压抑无比,嗓子口挤出哀求的声音:“国师...”

    但碧仙子越来越急,她可不想付出了这么多而失败,现在打了一大棒,之后再给胡萝卜好好安抚就是了。

    她手指敲打这龙椅扶手,淡淡道:“已经过了一分钟了,国君想耗到时间结束么?”

    齐秀呆若木鸡,

    一瞬间苍老了不少。

    他已明白,事不可逆。

    他忍着膝盖的疼痛,掸去尘土,转身往外走去。

    每走一步,他的背就佝偻一分,黑发便白上一缕,殿门的路并不长,他却感觉已经走完了此生。

    他推开门,门外是自己贴身太监的尸体。

    那尸体已经成了一团塌陷的烂肉。

    柔和的深春阳光从天而落,照耀出刺目的血腥。

    齐秀深吸一口气,他努力地挺直腰杆。

    他要用暴君的语气来说这件事。

    如此...

    后来的皇帝还可以拥有一份未曾被宗门践踏的尊严。

    是的。

    是他齐秀昏庸无能,残暴不仁,讨好宗门,所以才这么做。

    而不是宗门所迫。

    这一刻,齐秀忽然寻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他眉头一皱,想哭。

    但再吸一口气,神色变幻,显出阴冷和暴虐。

    他走向了门外,召集了侍卫,冷漠地宣布:“让所有人来大殿集中,太后我去请。告诉他们,谁若不来,杀无赦!!”

    侍卫们只觉伴君如伴虎,心底一颤,忙道:“是。”

    ...

    ...

    一个时辰后。

    暮色刚逝。

    天如黑色穹顶。

    星光月色明亮。

    宫里数千人便是聚集在了一起。

    齐秀站在最前,冷冷道:“青峰五宗乃是我国的庇护伞,而宗门的两位先生却接二连三在我皇宫消失,这事今天必须要有个交代了...

    这事既然在我皇宫里发生,诸位便不知情么??”

    “寡人不信!!”他稍稍顿了顿,冷笑道,“今日定要解决此事,各位知道什么的就直说吧,若是不说,半个时辰杀一人,由国师来杀,随机杀,谁都别想幸免。”

    国君说完这句话,下面顿时鸦雀无声。

    要知道,这里有太后,有皇后,有妃子,有皇子公主...这些都是国君的亲人啊。

    顿时殿前空地上声音嘈杂一片。

    混乱里,花晓婵颤抖着紧紧抓着自家儿子的手。

    她自己抖个不停,却在轻声道:“小愚别怕,别怕,会没事的...”

    夏极张大眼,看着远处黑暗里,高坐着的人,刚巧了,他这段时间常常取回力量在外做实验,所以现在力量还在,否则怕不是要不顾身体损伤的取回力量了。

    “没事的,小愚,你别怕...”

    “千万别怕...”

    “别怕呀...”

    婵妃说着说着,自己吓得快哭出来了。

    夏极目光扫动,凭借着神识,以及快速的扫动,他大概已经确定了四周的敌人,一共十八个人。

    然后,他害怕地躲入了婵妃的怀里。

    花晓婵紧紧抱着他,一边颤抖着,一边在心底感慨着,别看小愚平时多懂事,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平时像个小大人,现在是真的怕了。

    此时。

    碧仙子从座位上站起,负手走到前面,露出迷人的微笑:“半个时辰杀一人,随机杀,诸位可能是国君的亲人,但不是我的亲人......

    等等,人好像挺多的。

    那,不如就改成半个时辰杀十个好了,哈哈......”

    碧仙子笑容忽然顿住了。

    她整个人处于一种姿态凝固的状态。

    好像是时间停止了。

    众人都好奇地看向她。

    没有人知道厮杀已经开始了。

    祝融的火焰乃是五脏六腑之火,火焰升腾的刹那,已然被夏极凝聚成了“刀”。

    而此时,碧仙子已经感到了不对,她虽然震惊于这神出鬼没的手段,但却在刹那之间以神通之力,由内而外护住整个身躯。

    至于业力,

    她虽然拥有业力,但业力为恶,只能杀人法身,灭人命格,却无法做到善之业力的暂时升级法身,升高命格。

    没有攻击目标,她业力攻击的手段就几乎是废的。

    此时...

    碧仙子在飞快地提升着神通层次,神通巅峰足以拥有九层神通之力,犹如九层天地护盾。

    护盾飞快提升着。

    而周围,随着碧仙子而来的高手也发现了碧仙子的不对劲,再稍稍感受,便是感觉到了碧仙子在调动天地之力。

    那么,敌人已经出现了?

    十多道黑影急速掠动,神识放开,开始寻找着敌人。

    但他们找不到。

    因为,夏极此时没动用神通之力去扩大攻击范围。

    至于祝融之火,这等诡谲无比的火焰源头就是碧仙子的五脏六腑...

    可以说,即便给这些人足够的时间,也只能发现这一点,而无法发现出手之人是他。

    噩兆之炎隶属于法身十一境的力量,且个个特殊无比,否则也不至于在上古被记入书册,传万年之后,犹然还藏惊惧与讳莫如深的禁忌之感。

    夏极以祝融之火为引。

    那深红火焰已经凝聚成了一把刀。

    刀在对抗着逐渐叠厚的天地力量。

    天地护盾有九重。

    但刀...却瞬间五色,紧接着,夏极经过简单的磨合,力量与碧仙子体内的连接点已经稳定了。

    于是,他开始逐渐堆叠“刀力”。

    碧仙子满头大汗,她一边调动天地之力去防御,一边伸手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个小金罩,同时,她的躯体开始变化,她要化出法身本体...

    法身出现,那么力量也会增强。

    澎湃的血液由内撞击着肌肤,发出战鼓频频擂动之声。

    这一幕让包括天子在内的皇室彻底迷惑了。

    他们不知道这位国师在和谁交手。

    他们只震惊于那国师此时的变身。

    碧仙子心底终于有点慌了,只觉此事诡异无比,她到现在都无法找到目标,也不明白对手的攻击手段。

    正常来说,十二境的神通之力定然是强过了十一境和十境的。

    但是...

    有谁的十一境力量是九大噩兆?

    有谁的十境力量是四百三十七万法相?

    要知道...

    只需要精气神三个法相,就可以借着火种突破十境拥有法身了。

    谁会有四百三十七万法相??!!

    四百三十七万食人蚁,便是虎也给你吃了,是象也让你瞬间成骸骨,是龙只要你敢落地也让你成为口中食。

    九重神通天地之力,加上一重金罩法器,对上碧仙子腹中产生的刀...

    那刀之上的力量,猛然暴涨。

    一瞬间,攀爬到了一个需要仰望的高度。

    碧仙子的法相才显出到一半,才刚拥有三丈高度,才刚露出散发可怕气息的碧绿虎身...

    “刀”就已经摧枯拉朽地撕裂了九重神通天地护盾。

    咔...

    小金罩碎裂。

    护盾粉碎。

    而失去了神通庇护,区区法身也想从内部防守住夏极的“刀”?

    这是痴人说梦。

    “刀”一瞬间就把碧仙子的五脏六腑从人间擦去了。

    下一瞬间,复合的、恐怖的、诡谲的力量,直接把碧仙子从人间抹去了。

    一滴血都没落地。

    一刀,屠一人。

    正震惊于法身强大、仙人强大的大齐皇室全都瞠目结舌。

    别说他们了,那随着碧仙子而来的强者们也是呆若木鸡...

    这结果是什么?

    是碧仙子死了?

    还是逃了?

    还是赢了?

    没人知道。

    但很快,他们想到了之前的国师,还有跻云长老...

    这是失踪???

    就是这么失踪的?

    在众人眼前,忽然失踪?

    下一刻,夏极直接把目标对准了十个跑动最凶的人,他若是感知没错,这十个应该是法身境。

    对付法身境...

    那就是秒杀。

    夏极出“刀”了。

    这一刀从目标腹部斩出。

    半空中,正在快速移动的一名法身境强者消失了。

    夏极再出“刀”。

    一名正冷冷扫过广场皇室的法身境强者不见了。

    夏极继续出刀。

    不停地出刀。

    看不见的出。

    看不见的刀。

    刀刀抹杀。

    不见刃。

    也不见血。

    不见踪迹。

    亦不明原理。

    众人呆呆地看着...

    皓月当空,春柳拂风,星河潺潺流淌,深春的蝉儿已响一声轻一声地叫唤了起来。

    这是一个多么美,多么静谧的夜晚。

    而此时,这样的夜晚里,却有人在消失。

    十秒后,十名法身境强者便都不见了。

    接着是神通境强者。

    二十秒后,五名神通境也不见了。

    最后是一名业力境强者。

    那人已经反应了过来,他喊出一声:“阁下要什么直说,未必需与我青峰五宗作对。”

    夏极趁着他说话的时候,以比杀死碧仙子更轻松的力量抹杀了他。

    这位十三境界业力境的强者...也失踪了。

    最后一个人,夏极倒是有些犹豫,因为他已看出这个人并不是和这十七人一伙的,那个人悄悄地藏在黑暗里,好似是在看着,现在心跳极快...

    夏极想了想,便是没杀他。

    有些事,有人说出去,会更好。

    春夜无边,良久再良久,大齐皇宫的殿前空地上才恢复了嘈杂声...

    瑟缩地藏在婵妃怀里的男孩抬起了头。

    婵妃看了他一眼,面色虽还苍白着,但已露出了微笑:“没事了,没事了...”

    她抱着男孩大哭起来。

    男孩有些疲惫,这很正常,受了惊吓,精神能不疲惫?

    十七皇子也抱住了母妃,轻轻拍着她的背道:“没事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