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都市小说 > 表小姐 > 《表小姐》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直接
    om,最快更新表小姐最新章节!    王晞满头雾水地送走了来观赏她院子花木的,结果立刻又迎来了一拨。

    还有人问她:“你怎么没有去参加喜宴?”

    王晞只好把自己喉咙不好的事又拿出来说了一遍。

    众人并不追究,拉着她问的全是些琐碎的小事。

    王晞可不傻,马上就觉察到了异样。

    这些人并不是来看她的花草也不是关心她是否出席喜宴的,好像就是来看看她长什么样的?

    出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王晞暗暗留意。

    再有人来拜访,她干脆称病没见。

    立刻有人在太夫人面前道:“有没有请个大夫帮着瞧瞧?虽说今天是施小姐出阁的日子,可也不能让王小姐就这样硬挺着。该请大夫的时候还是要请的。大不了让大夫走后面嘛!”

    一副大可不必为了施珠的婚礼喜气盈盈连家里人的安全都不顾了,一样的人两样对待的语气。

    太夫人气得倒仰。

    她什么时候不让王晞去看大夫了?

    而且以王晞身边那个王嬷嬷的精明厉害,王晞若真的病了,怎么可能因为顾忌施珠的喜礼就不去请大夫?

    可望着来人满脸的关切,她不想“家丑”外扬,忍了又忍,还是把那口气给咽了下去,笑道:“哪里有这种事。她不过是喉咙不舒服罢了。要是真到了要请大夫的程度,我肯定早就让人给她请大夫了。”

    心里却怨王晞不懂事,有什么事不等施珠出了门再说,却不知道她脸上的笑容有多勉强,让问她这话的人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看来永城侯太夫人没有底线的宠溺娘家侄孙女的传闻不是假的了,连王小姐这样的都要看施珠的脸色过日子,更不要说是其他人了。

    太夫人真的是老糊涂了!

    她笑眯眯地点头,干脆对侯夫人道:“还是请个大夫来瞧瞧保险!”

    侯夫人不愿意在这个当口下节外生枝,连声应“是”,安排了人去请大夫。

    施珠这边却在内室里团团转着,大红绣金丝线丹凤朝阳的嫁衣挂在衣架上,光照夺目,熠熠生辉。

    她真的要嫁到镇国公府去吗?

    陈璎这人软弱无能还自以为是,她已经得罪了镇国公,可让她求得陈璎的庇护……她宁愿死!

    施珠想起那个陈珞在校场上射箭引得众人注目,连声喝彩,陈璎却躲在角落看得满目妒忌的场景,心里拔凉拔凉的。

    王晞这边却等来了侯夫人请的大夫。

    她惊愕的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问王嬷嬷:“居然有人把这话当真了?”

    王嬷嬷想了想,道:“我去问问。”

    今天奇怪的事太多了,王晞摆了摆手,无力地道:“算了!他诊脉就诊吧,正好我有些日子没诊平安脉了,最近还感觉喉咙有些上火,吃点降火清热的药也好。”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王晞的地龙烧得太早了。

    王嬷嬷笑了笑,去请了大夫进来。

    居然还是太医院的御医。

    那位御医把了脉,开了药方,王晞看了药方,果然只是有点上火。

    她让白果去抓药,派了王嬷嬷去送那位御医。

    王嬷嬷塞了个封红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眉头皱得死死的。

    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就传出他们家小姐要嫁给陈珞,要是这门亲事不成,他们家小姐的名声岂不是也完了?

    她在院门外徘徊了良久,最后还是进屋把这件事告诉了王晞。

    王晞睁大了眼睛,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长公主什么时候看中了她的?是有谁在她面前说了什么吗?或者长公主只是想给陈珞找个良妾,大家传来传去的,却变成了娶妻?

    她心里有点急,忙道:“你想办法打听清楚了,长公主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是不可能给别人做妾的?”

    特别是陈珞。

    凭什么他和嫡妻琴瑟和鸣,自己却要站在旁边给他们端茶倒水?

    想都别想。

    王嬷嬷却有些为难,道:“我之前就听说了一些风声,去找了大掌柜商量,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大掌柜那边到现在还没有给我一个准信。靠我打听,别人都知道我是您身边的人,怕是我还没有开口大家就已经防着我了。”

    就怕别人在她面前不说实话,她得到的消息全是假的。

    但她们身边有谁能跟长公主说得上话呢?

    王嬷嬷给王晞出主意:“要不要去江川伯府探望他们家的太夫人?”

    能和长公主说得上话的,也就是几位当家掌权的太夫人和侯夫人了。偏偏永城侯府的太夫人不顶事,长公主没把她放在眼里,现在打听消息还得求到别人家那里。

    王晞听着眼前一亮,笑道:“干嘛这么麻烦?与其问别人,得到的全是些不知真假的消息,还不如直接去问当事人。”

    她站了起来,高声地喊着白果,道:“你去跟王喜说一声,我要见陈大人!”

    白果不知出了什么事,恭敬地应诺,退了下去。

    王嬷嬷欲言又止。

    王晞知道她这是在担心她,笑着安抚她道:“就算陈大人不知道,有他帮着打听,或者是辟谣,总比我们要方便。”

    这倒是真的。

    王嬷嬷另有顾忌:“怕就怕长公主真有这个意思,让你去做妾。”

    “那正好,”王晞却毫不担心,笑道,“长公主总不能压了陈大人的头让他纳妾吧?我若是说服了陈大人,这件事岂不就从根源上解决了,这才是祖父告诉我的上兵伐谋。”

    这算是什么“谋”?

    可王嬷嬷看着王晞自信的神色,还是笑了起来,多出了几分信心。

    *

    陈珞来得比王晞预计的要早很多。

    施珠的花轿还没有出门,他先跑过来了。

    王晞奇道:“你居然还有空来见我?”

    陈珞讶然道:“不是你说有要紧事急着见我吗?”

    王晞这才发现陈珞和她一样,居然都穿了件半新不旧的衣裳,头上连个簪子都没有插,倒是那斗篷用了玄色的贮丝,织了菖蒲纹的暗纹,内里是玄色狐狸毛,毛尖根根分明,倒立着闪着幽光,一看就非凡品,非常的温和。

    她道:“我想着今天陈璎成亲,你肯定没空……”

    陈珞打断了她的话,道:“他成亲,与我何干?我今天在六条胡同那边,要不是你带信给我,我压根就不会过来。”

    好吧!他和她一样,都和新娘新郎翻脸了。

    王晞想想,觉得这样还挺痛快的,连面子都不给他们做。

    白芷过来服侍陈珞脱了斗篷,两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喝茶。

    王晞跟他说了传言。

    陈珞惊讶地挑高了眉毛。

    没想到这种事传得这样快。

    难怪别人说只要话说出了口,京城里就没有秘密。

    他皱了眉,不屑地道:“看来庆云伯家的内宅也不怎么样嘛!上次把薄明月说你的话传了出来,这次又把我母亲和太夫人说的话传了出来。也不知道他们家是怎么管家的。”

    这应该不是重点吧?

    不知道为什么,王晞觉得自己心跳得有点快。

    她道:“这是他们府里太夫人、侯夫人应该关心的事吧?现在要紧的不是得阻止那些流言蜚语吗?你都不知道,我这里简直成了菜园子了,大家都想来看看。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想看什么?”

    还抱怨地说起了永城侯给她请了个大夫的事。

    “说不定明天早上一起床,大家都在传我快死了!”

    这是很有可能的。

    想当初,她祖父不过是生病了,大家都传他快死了,他们住的地方白布都涨了价。

    陈珞道:“我知道了!我会跟我母亲说一声。”

    王晞忙道:“这么说来,这话并非空穴来风啰!长公主真的说了让我嫁给你的话?”

    陈珞闻言,仔细地打量着她的神色。

    没有娇羞,没有赧然,也没有不悦或者是怒意。

    就好像在问“你今天吃了什么”似的那么淡然无波。

    陈珞心间刹那间有些不舒服。

    为什么她不觉得……

    觉得什么呢?

    高兴?!

    害羞?!

    不好意思?!

    难道女孩子知道自己的婚讯,不都应该这样的吗?

    那王晞,她是不喜欢,还是觉得无所谓呢?

    念头从陈珞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非常的不舒服,甚至心中涌动着淡淡的暴戾。

    他低头猛地大口喝了半盏茶,心情才慢慢地平复下来,冷冷地道:“是的!我母亲是说过这样的话……”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本能觉得自己应该再说几句诸如“你觉得如何”之类的话才对劲,但话到了嘴边,他嘴角翕翕,又觉得说不出来口。

    好像这话说出口,他就像没有穿衣裳似的,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如俎上之肉。

    王晞已经因为惊愕而目瞪口呆了。

    陈珞是说,长公主要她做儿媳妇而不是良妾吗?

    可怎么会?

    长公主分明不是那种完全不讲门户的人。

    看她来往的那些人家就知道了。

    况且她和长公主从来不曾单独说过话,长公主是否记得她的长相还要两说,怎么就会突然想让她做儿媳妇呢?

    “不是!”她磕磕巴巴地道,“会,会不会弄错了。或者是长公主有什么计划?我家在蜀中,和京城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

    就算是不讲究门当户对,可娶儿媳妇,又不是买衣裳,不好看了,不合适了,不喜欢了,再换一件就是了。娶儿媳妇,总得知道对方的为人、品行吧?</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