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26章直升飞机在天台
    >    仔细想想,这几年她还真是犯贱得够可以,不停地挖自己妹妹的墙角,弄得众叛亲离,活该……

    幸好结束了。

    都结束了。

    不再纠缠慕千初,不再纠结过去的记忆,从今以后,她要做个为自己而活的时小念。

    时小念伸手擦掉眼泪,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

    一推开门,她就呆住,只见家里一片狼籍,她的画稿被翻得四零八落,鞋箱里的鞋也被丢得乱七八糟,如同强盗洗劫过一样。

    是宫欧派人干的。

    在门口站一会儿,时小念只能想到这个答案,估计是想在她家里找出什么关于宝宝下落的东西吧……

    突然遇见慕千初,让她差点忘了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是找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想过了,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去医院做一次检查,让医生证明她根本没生过孩子。

    已经想到解决办法,时小念并不急着去医院。

    她现在太累,只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晚。

    她走进屋子,将手机充上电,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就走进卧室睡觉。

    大概是她的体力早已透支,本以为刚遇见过慕千初的自己一定又会自我精神折磨一番才睡得着,可这一回,她贴到温暖舒服的被子就感觉到睡意,很快进入睡眠……

    似乎已经是几个世纪没能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睡一觉。

    “哒哒哒……”

    半夜,一阵类似机器引擎的喧哗声从外面传来,吵得人头疼。

    时小念在床上辗转反侧,没办法好好睡,只好从床上起来,披上一件外套走出家门……

    楼道里有其他的住户听到吵闹声纷纷走出来,都在互相询问怎么回事,是什么声音。

    “……”

    时小念打了个呵欠,往外望着漆黑的夜空,有些迷茫。

    这声音从哪来的?太吵太闹。

    “时小念!滚到天台上来!”

    一个嚣张跋扈的男声忽然在夜空上方响起,声音明显是通过什么扩音器传出来的,每个字都响亮得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时小念顿时睡意全无,震惊地睁大眼。

    那声音是……宫欧?

    不可能……

    一定是她听错了。

    时小念有些鸵鸟心情,转身就往回走,但很快,她就听到封德的声音也在夜空之上响起,“时小姐,少爷在天台上等你,请马上上来。”

    “时小姐,少爷在天台上等你,请马上上来。”

    “时小姐,少爷在天台上等你,请马上上来。”

    ……一连三遍。

    时小念捂上自己的耳朵都没用,身后全是住户们的抱怨声,但封德的声音似乎一点没有停止的意思……

    时小念咬了咬唇,只好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直达顶楼,心里乱得厉害。

    宫欧这个时候找她做什么?

    他明明给她一个星期的时间。

    走出电梯,时小念又爬了一层楼,推开天台的门,门一打开,她就被闪瞎眼。

    只见大如广场的天台上全是强烈的灯光,地上周围排着一列列地灯,将整个黑夜照得犹如白昼。

    远远望去,灯光的中心停着四台直升飞机。

    嚣张浮夸到极致。

    “……”

    她终于知道那个噪音是怎么来的了……

    直升飞机旁站着几排保镖,个个站得笔直,严阵以待,封德穿得斯文洋气,一脸慈祥地望着她,微笑开口,“时小姐。”

    天台上的夜风很大很凉。

    时小念掖了掖身上的外套,朝他走过去,“封管家,这什么情况?”

    满天台的灯,直升飞机,这也太夸张了。

    “是这样,少爷晚上去c市参加一场晚宴,回来时要降落在这里。我担心夜晚视线差,不好找准降落点,就铺了几条灯光跑道。”封德笑眯眯地为她解答。

    “……”灯光跑道。

    有钱任性?

    时小念看着满地的灯光陷入深深的无语,半晌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要降落在这里?”

    这是重点。

    闻,封德笑而不答,转头朝某一架直升飞机看去。

    时小念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只见飞机上,宫欧正慵懒随性地坐着,一双长腿跨出机舱,墨色暗西装衬得他的脸格外邪气狂傲,他正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手上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摇动。

    “时小念,是我不够惹眼,还是我的飞机不够惹眼?”

    见她看过来,宫欧不悦地冷哼一声。

    一跑上天台就和封德那老头子说话,他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里她看不到?

    “什么?”

    时小念没听明白他的意思。

    “你眼瞎了!”宫欧恶狠狠地瞪她一眼,端起杯子将红酒一饮而尽。

    “……”

    时小念被骂得莫名其妙,只能告诉自己别跟这个脾气古怪的偏执狂计较。

    “宫先生,我给你添酒。”

    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

    时小念这才注意到宫欧身边还有一个穿着华丽白色晚礼服的女人,长得十分漂亮妖艳,正将自己贴向宫欧,一边贴一边拿着酒瓶给宫欧添酒。

    “不喝了。”

    宫欧将酒杯随手一丢,以一个帅气的姿势从飞机上跳下,趾高气昂地朝时小念睨去一眼,“还不走?”

    “去哪?”时小念没反应过来。

    “你家。”“……”

    时小念震惊地睁大眼,望着宫欧远去的背影,凛凛夜风中,满地的灯光照向他,仅仅一个背影,气场便莫名地强大……

    她正要询问,就见又一个穿着透视装的年轻女人从飞机上下来跟紧宫欧,接着又一个穿露背礼服的女人、又一个露脐装的、又一个42英寸长腿裸露在外的……

    搞什么?

    时小念疑惑地看向封德,封德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向她介绍,“穿白色晚礼服的是少爷今天的女伴,林氏电子企业的千金小姐;另外三个,是今晚宴会上有人送给少爷的‘礼物’。”

    礼物。

    加女伴就是四个。

    他吃得下么?种马就是种马,恶心。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时小念想不明白,这种时候宫欧不带着女人去翻云覆雨,开着直升飞机上她家来做什么?

    “时小姐下去就知道了。”封德笑着说道。

    “……”

    时小念隐隐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宫欧就带着他的四个女人堂而皇之地进了时小念的家,这是她租的房子,很小,一进去,四个女人不约而同地露出鄙夷的神情,但都聪明地沉默,不在宫欧面前乱说话。

    宫欧走进她家,一进去就开始脱衣服,甩到一旁,然后直奔厨房,跟到了自己家一样随意。

    时小念连忙跟进去,“宫欧你……宫先生,你找我有事么?”

    宫欧直接打开冰箱,扫了一眼,眉头蹙起,“冰淇淋在哪里?”

    “什么?”

    “你不是说,冰淇淋吃完了你再给我做。”宫欧一把关上冰箱,单手撑在冰箱上,满脸愠怒地瞪向她,“你在骗我?你敢骗我?”

    他是个易怒易狂燥的人,情绪一来,身上的火能燃烧一切。

    “我没有骗你。等等……”时小念突然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英俊的男人,“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把我做的冰淇淋全吃完了吧?”

    “给我冰淇淋!”

    她做的冰淇淋太符合他的胃口,他一口不吃整个人就烦燥。

    “那可是20桶的冰淇淋!”时小念完全不敢相信,“一个正常人正常慢慢吃的话,能吃两个月。”

    而他们分开还不到24小时。

    他居然全部吃完了?他把冰淇淋当什么,水吗?空气吗?

    “给我冰淇淋!”宫欧身上的怒火再次升温,不耐烦极了,“快点!”

    时小念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宫欧站在她面前,身形高大,依旧是黄金比例的身材,斜纹衬衫穿在他身上仿佛穿在最完美的模板上,性感、健实。

    她再去看他的脸,除了火冒三丈以外,他的脸色从健康角度看上去还不错,剑眉下双目深邃而有神,灼灼地盯着她……

    时小念一向不喜欢和宫欧和对视,他的眼睛总是像鹰隼一般,吞噬一切似的。

    她偏过头。

    不到24小时之内吃了20桶冰淇淋居然都没事,看来平时一定健身养生有道。

    “你干什么?看看我又不看了?”宫欧抓过她的肩将她推到冰箱上,整个人欺上身,不悦地盯着她,“你什么意思?”

    他靠得她极近,嘴里淡淡的酒气混合着身上的女人香水味灌进她的鼻子,时小念不禁皱了皱眉,“没什么。”

    “听着,我允许你看我,但不准看到一半不看!”

    他又长得不丑。

    “……”时小念发现自己对着他最多的时候就只能是无语,她沉默片刻,在宫欧进一步贴上来时道,“那你先回去吧,我做完冰淇淋请封管家带给你。”

    她不喜欢他在她家里……

    “不行!我现在就要吃!”宫欧道。

    “……”在他面前,时小念从来都没有拒绝的余地,只能点头,“那我出去买点材料回来做。”

    能多离开宫欧一会都是解脱。

    “时小姐,材料都在这里,已经准备好了。”

    封德从外面带着几个女佣进来,将一众材料放下。</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