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39章云上之岛婚礼
    >    伴着电视机里的声音,时小念拉开衣橱,看着里边一件件漂亮的裙子。

    宫欧让封德给她买进的全是大牌高端定制。

    “云上之岛环境优美,常年雾气萦绕从而得名。岛上皆是贵族设施,教堂、酒店、spa、度假村、停机场等等,一应俱全,是放松心灵的最佳场所,消费水平很高,记者应邀参加婚礼才能一睹云上之岛的真容……”

    云上之岛。

    真是浪漫的地方。

    时小念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收腰长裙,是chanel定制,风格偏甜美系,是一排裙子中最低调的一条。

    换上裙子,时小念关掉电视往外走去。

    宫欧正坐在大厅的真皮沙发上,手上拿着一台手机正在滑动,一张英俊的脸庞没有表情。

    “宫先生,那我出门了。”

    时小念走过去道。

    “滚吧。”

    宫欧看都不看她一眼,继续把着手中的手机。

    那晚,他吃她吃得很饱,所以现在没有理由不让她出门。

    “……”让她滚。

    指望他宫欧好好说句话真是难如登天,时小念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提着包转身离开。

    时小念消失在房子里的一刹那,宫欧将手机狠狠地砸到地上,不悦地低吼,“这系统优化在哪?我怎么看不到?和上一次的更新有什么不同?”

    怒火横烧整个房子。

    “……”

    封德站在一旁,低着头,一声不吭。

    “给我打回去,重做!”

    宫欧扬长腿,一脚踢飞手机。

    一帮废物,连个手机系统的优化都做不到最完美,一个个全都吃的草么?

    “是,少爷,我这就打电话回总公司。”

    封德点头说道,默默地想,昨天少爷还说这次优化做得还行,怎么突然又不行了?

    10分钟后,健身室,宫欧一把将哑铃砸到按摩椅上,不悦地道,“这健身房格局不对,给我重新装修!”

    “是,少爷,我马上派人。”

    封德递给上毛巾,态度恭敬。

    少爷今天的心情似乎很不好啊。

    好像从时小念说要换衣服出门开始就不太好了。

    20分钟后,厨房里,宫欧将嘴里的蛋糕直接吐到桌子,眉头拧紧,“搞什么?把这么难吃的东西端上来?”

    “……”

    封德默,这是法国最好的蛋糕点心师做出来的,是被他特意挖角。

    “哪个厨子做的,炒了!”

    “是,少爷。”

    封德点头。

    30分钟后,封德也被骂了,被骂得亲妈都不认得。

    封德终于忍不住上前,低头道,“少爷,关于那天我说的婚宴……”

    宫欧正在把厨房弄得天翻地覆,闻脸色铁青,“不去!你哪来那么多话!”

    “是,少爷,那我就把时小姐妹夫公司派来的人打发回去。”

    封德说道。

    “你说什么?妹夫?”

    宫欧砸锅的动作忽然顿住,黑眸冷厉地扫向封德。

    天气渐暖,公路上车水马龙。

    时小念坐车赶到停机坪,一架大得离谱的私人飞机停在那里,风很大,吹乱她的长发。

    “小念,在这里,快点,所有人都等你一个!还要飞去岛上!”养父时忠站在飞机下面,没什么好气地招呼她。

    “哦。”

    时小念走过去,跟着养父上楼,时忠穿着一套高端大气的黑色西装礼服,走路都在生风。

    女儿嫁进豪门,自然是开心的。

    飞机上装璜豪华,全是时家的亲朋好友,正在谈笑风生。

    时小念一进去,所有人都停下讲话,个个冷眼看向她,没人欢迎她的到来。

    她早就众叛亲离,这样的场面她预料到了。

    时小念走过去,将亲戚们轮番叫了一圈,然后在最偏的一个位置上坐下来。

    “小念,你身上穿的不是前一阵走t的chanel定制吗?”一个表姐认出时小念身上的裙子价值不菲。

    所有人的目光像利箭一样向她发射而来。

    “没。”时小念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是高仿的。”

    “我就说嘛,时家现在已经不供你金钱了,凭你怎么穿得起。”表姐嗤笑一声,“你也真是够拼的,为了能引人注目,高仿都穿出来,那好歹也化个妆,这样怎么比得过人。”

    表姐的尖酸刻薄是出了名的。

    大家看向时小念的目光都充满了不屑、厌恶。

    “……”

    时小念沉默,假装没听到,只是看向窗外。

    她妆都不化,挑了颜色最不打眼的裙子,还叫拼?算了,反正在他们眼里,她穿成什么样他们都有话来刺她。

    见时小念都不搭理,表姐有点无趣,转头又和自己的富二代男友打闹起来。

    大家也热闹地聊起来,内容大多是谈论她,压低声音。

    把她当不存在听不到似的。

    时小念坐在位置上望着窗外,耳边听着大家的聊天声,忽然觉得有些气闷。

    她一直以为在宫欧身边是最难熬的。

    但现在,她宁愿在宫欧身边,至少宫欧发火发怒发脾气的时候宣泄得直接,从不会在阴阳怪气地讲是非。

    上午10点,私人飞机停在云上之岛的停机坪上。

    时小念最后一个下飞机,一出机舱,只见外面云雾缭绕,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照射下来,发出万丈光芒,远处树林若隐若现,美仑美奂。

    的确是个浪漫的地方。

    “你跟着我,什么地方都不准乱跑,等婚礼开始时你到场一下就行了。”

    养母将时小念拉到身旁,不放心地再三叮嘱。

    “……”

    时小念沉默,是有多怕她乱来。

    一行人前往度假村,流水潺潺的假山后是一排木屋,时小念走进房间,养母就在旁边盯着她,一脸认真,跟看守犯人似的。

    时小念倚在窗边,看向窗前地上的几只白鸽,养母的目光让她如芒在背。

    “妈妈,你真这么怕我乱来,就不要让我来好了。”

    时小念有些无奈地说道。

    从她决定放弃慕千初开始,她比谁都希望不要再和他见面。

    “那不行,媒体会写家庭不和!”养母坐在一旁,紧紧盯着她,随即又道,“小念,不是我这个做妈妈的偏心,你看看亲戚们,谁不说你这些年做得有多过份,拼了命地抢自己妹妹的男朋友。”

    “不偏心吗?”

    时小念冷笑一声反问。

    “……”养母的脸一僵。

    时小念拿起一旁的鸽食袋,抓了一些洒向窗外,没有看养母,看着白鸽说道,“当年爸爸为爬上位,主动向慕家提出外放照顾慕千初的提议,可后来,真正在照顾慕千初的是谁?是我。”

    她的声音很平静,没什么抱怨,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我知道你照顾了千初多年,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爱的是你妹妹。”养母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那如果我和小笛的处境换过来呢?”时小念轻笑一声,“你们大概又要说我怎么可以趁慕千初失忆而抢走小笛的男朋友。”

    “……”

    “妈妈,你这一句不偏心真得说的问心无愧吗?”时小念转过头,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养母。

    “……”

    养母被她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在她清澈的目光下偏过了脸,不与她对视,脸色黯然。

    “妈妈,我并不怪你偏心,我知道,没有你们我一辈子都只是个孤儿。”时小念缓缓说道,“可你也不用一直给我洗脑,让我认为自己是错的。我是个成年人,我分得清对错……”

    她从不认为自己这六年的纠缠是错的。

    她想唤起慕千初的记忆,她拼得彻底,所以现在放弃了,也不会遗憾后悔。

    “……”

    养母坐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半晌,她的眼睛红了。

    看着养母这个样子,时小念心底有些酸涩。

    其实养母还是疼她的,但不管怎么说,亲生的总比收养的亲,这是天经地义。

    时小念朝她走过去,在她身边蹲下身来,仰头认真地说道,“你放心,我已经闹够了,以后不会再搀和小笛的事。”

    养母有些愕然地看着她,“小念……”

    时小念把脸枕在她的膝上,就像小时候一样。

    过了许久,养母有些粗糙的手放到她的身上轻轻抚摸,眼泪落在时小念的脸上,声音有些哽咽,“我的念念是最乖的孩子……”

    这句话,养母小时候经常说。

    可后来,再也没了。

    时小念听得心里难受,闭上眼,眼睫毛被濡湿。

    “等小笛的婚礼过后,你也要找个好男人,风风光光地出嫁。”养母哽咽着说道。

    “……”好男人。

    因为慕千初、因为宫欧,她现在都快对男人产生恐惧了,她只想有一天能过着自由的日子,只属于自己的。

    婚礼仪式的时间临近,一行人赶往教堂。

    一路上,表姐和堂姐都在不断地说话——

    “慕千初不愧是太子爷,出手就是不凡,刚刚我坐游艇出海,才知道那些游艇全是在时笛名下的。”

    “时笛真开心,名利双收,又这么被宠爱着,以后的福享都享不完。”

    大概是一番长谈后,养母自感有愧时小念,听到这里拍拍她的手,眼神安慰,示意她不要听。

    时小念淡淡地笑笑,并不在意。

    众人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堂,按自己的座位号坐下。

    时小念扶着养母坐下,正要坐下就听到一阵惊呼声传来——

    “那是宫欧么?n.e那个宫欧?”</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