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82章祭奠他的哥哥
    >    “流、流星?”

    时小念懵了。

    什么流星?流星又是什么鬼?

    被她搁在餐桌上的手机这时屏幕一亮,一条新闻跳进她的眼里——

    英仙座流星雨今晚12点左右到达,据分析,在和雪山山顶观看流星雨是最佳的地理位置。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和雪山山顶被神秘人包下,通往山顶的道路从昨天起已经封掉。

    流星雨?

    和雪山,这里不就是和雪山山顶么。

    那这个新闻里的神秘人……就是宫欧?

    时小念慢慢清醒过来,脸一阵红一阵白,呆呆地问道,“宫欧,我选择野外,就是野外看流星雨么?”

    “不然呢?”宫欧反问道,叉子叉起一小太阳蛋放到她唇边,“吃。”

    时小念呆滞地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咬下太阳蛋,“所以,我们今天就是来看流星雨的?”

    不是什么野外羞耻游戏?

    只是看一场流星雨这么纯情?这不符合他宫欧的风格。

    “是。不然你以为我们来干什么?”宫欧挑眉看向她。

    “没、没什么。”

    时小念哪敢说出自己是以为来做什么的。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好像以为了很多东西。”宫欧一双黑眸直直地凝视着她,像锋利的刀子剖析着她。

    时小念窘得说不出话来。

    宫欧又叉起一块太阳蛋,像喂小宠物一样喂给她,时小念嚼着太阳蛋,有些含糊不清地问道,“那你让我穿这个学生制服是……”

    闻,宫欧拿着刀叉的动作顿了顿,黑眸变得深邃。

    时小念不解地看着他。

    “17岁那年,有人约我去看流星,结果那人没来,放了我鸽子,我就一个人在野外站了一整晚,连便服都没换,还穿着制服。”

    宫欧忽然说道,嗓音什么没什么感情地叙述完整件事。

    “……”

    时小念怔了怔。

    原来他被人失约过,可这和她穿制服又有什么关系。

    “我最受不了别人爽我的约,所以,就算十多年过去,再看流星,我也要有人穿着制服站在我面前,赴上那个约!”宫欧的每个字都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将一块太阳蛋霸道地塞进她嘴里,“你就充当那个人。”

    充当那个人?

    是女生么。

    时小念发现,她跟在宫欧身边这么久,知道的也就是他一些表面,比如他私生活乱得一塌糊涂,比如他是全世界最有钱的男人,比如他脾气坏又偏执……但关于更多更深层次的他,她都不了解。

    宫欧继续切着一块一块太阳蛋喂进她的嘴里,不再说话,一张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黑眸中的深邃让人难以捉摸。

    夜,安静得没一点声音。

    时小念注视着他,半晌打破这份寂静,“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

    “被人爽约有什么好提的。”宫欧没什么好气地道,继续将太阳蛋强行喂给她,非要她吃下。

    “被重要的人爽约才会耿耿于怀吧。”

    时小念轻声说道,陷入自己的沉思。

    就像她,何尝不是被慕千初爽了一个大约呢,他说过不会忘记她的,他说要和她结婚的,年少的时候对她许过那么多的承诺。

    到最后,慕千初没有一个为她实现。

    她也耿耿于怀着。

    她的话落,宫欧手中的叉子直直地插ru一块太阳蛋中,黑眸越发地深,冷冷地道,“不重要!爽约的人对我来说永远都不重要!”

    不重要他就不会特地再来看一场流星雨了。

    还要她穿学生制服让他缅怀。

    那个人一定很重要,才会让他这么恨。

    时小念明白过来,她今天是个替代品,替代那个失约的人……

    “那你今天怎么不穿学生制服?”时小念问道,要缅怀过去不是应该缅怀个彻底么。

    “我又不是17岁,穿制服太蠢了。”宫欧扬眉。

    “……”

    时小念无语,所以蠢她一个就够了是么?

    不过知道宫欧不是带她来野外做那种事,时小念放下戒心不少,胃口也有了,伸手准备拿起刀叉吃点东西,被宫欧拍开。

    “你手受伤了,别再动!”

    宫欧拿开她的手,继续给她喂食,动作霸道却又透着小心翼翼。

    时小念只好不再乱动,任由他喂,一口一口吃下太阳蛋。

    过了一会儿,她看着宫欧冷峻的面庞,忍不住道,“其实真那么介怀的话,就把那人再约出来一次好了。”

    再约那人看一场流星雨不就弥补心中的缺撼了么,何必要她做个替代品。

    她相信,以宫欧霸道专制的手段,什么人都可以强行抓来赴约。

    闻,宫欧狠狠地瞪她一眼,语气顿时恶劣到极点,“闭嘴!吃你的!”

    宫欧将一块太阳蛋硬塞进她的嘴里,时小念差点被呛死。

    “……”

    时小念连忙捂住有些疼痛的嘴,这男人莫名其妙,她好心提议而已,他要不要这么狠。

    忽然,她眼中闪过一道光。

    是流星。

    时小念连忙从餐桌前站起来,拍了一下宫欧,“宫欧,流星来了。”

    山顶,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一道道流光从夜空划下,光芒璀璨却柔和地落下,在漆黑的夜空里划出最美的弧度。

    好美。

    时小念惊叹地望着天空落下的流星雨,隔了几秒她才低眸看向宫欧——

    只见宫欧仍维持着那个姿势坐在餐桌前,没有去看天空,黑眸定定地看着桌面,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一秒,宫欧放下刀叉,从餐桌前走出,修长的手握住酒瓶,一步一步走出大树下,停在悬崖的护栏边上,倾斜手中的红酒,将红酒全数倒下。

    像下着一场红酒雨。

    像举行着某种仪式。

    时小念站在他的身后,不解地望着他。

    倒完酒,宫欧将红酒瓶丢在一旁,屈起笔直修长的双腿,在护栏边坐下,抬眸望向天边的流星,一张英俊的脸很是苍白。

    “过来!”

    宫欧唤她。

    时小念拉了拉身上的超短裙,慢慢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两个人席地而坐,时小念双手按在护栏上,不时去看宫欧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宫欧和平时很不一样,没有那么凌利、霸道,好像藏了很多的心事一样。

    “你知道怎么爽一个人的约最彻底么?”宫欧忽然问道。

    “什么?”

    时小念不解地看向他。

    “就是死。”

    宫欧的薄唇微张,一字一字说出口,略冷的声音很快消失在风里。

    他说,你知道怎么爽一个人的约最彻底么,就是死。

    时小念怔怔地看着宫欧,连天边美丽的流星都忘了关注,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死了。”宫欧坐在地上,抬眸望向天边的流星,脸上没有一点欣赏的表情,瞳孔比夜更加漆黑,“那年,他没来看流星,他爽约,因为他在来的路上死了。”

    死了。

    时小念吃惊地微微张唇,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她刚刚提议再约那人一次时,宫欧看她的眼神会那么狠。

    原来,那是一个不管他怎么霸道强势……都约不回来的人。

    “我能问,这个人是谁吗?”

    时小念问得小心翼翼。

    是他年少时的女朋友么?

    “我哥。”宫欧道。

    “……”

    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时小念震惊地看着他。

    原来,他还有个哥哥,而他哥哥已经死了。

    原来爽他约的是他哥哥。

    难怪宫欧刚刚看到她穿这一身学生制服的时候愣了下,其实,他是要她穿男生制服的吧,结果被封德这个万能管家误解了,给她弄了一套情qu的学生制服。

    夜空下,流星一道一道地落下,摇曳出弧度。

    像下着一场金灿灿的雨。

    那么清晰,那么美丽。

    “那年,我就在那里等着,等一晚上,流星都掉光了。”宫欧的嗓音低沉,没什么强烈的情绪,“手机在野外没有讯号,到第二天,我才知道,他在赶来的路上出车祸死了,连人带车掉下山,血肉模糊。”

    他叙述得很平淡,时小念却听得心口狠狠震着。

    她几乎能想到当时震憾的车祸场面,也能想象到一个少年在野外孤独地等待着,等一整晚,等到一个噩耗时的疯狂。

    “呵。”

    宫欧忽然冷笑一声,“你说,一个人是有多想爽约才会选择那么绝的办法。”

    他的冷笑在这个夜晚显得格外悲凉。

    时小念安静地听着,好久才道,“他就是不想爽你的约,才会……”

    她没有说下去,也没什么好说好劝的。

    她想,宫欧比谁都明白哥哥是准备去赴约的,他是在自责而已,自责和哥哥有那个流星之约,结果让哥哥在去的路上车毁人亡。

    “n.e系统本来是他准备做的,开了个头就没有做下去,又是爽约,一件事他都做不完,算什么男人!”

    宫欧道,语气中的嘲弄再多,也掩盖不掉那一抹痛苦。

    时小念坐在他身旁安静地聆听着。

    原来,震憾全世界的n.e系统本来是宫欧的哥哥准备研发的,原来,这里边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她在任何的新闻里都没有听过。

    宫欧应该很在乎他哥哥吧,所以才会把n.e系统做下去,甚至发展到全球垄断式的流行。

    “虽然这个说法很老土,但我还是挺愿意相信的。”时小念仰起头望向已经渐渐变得稀落的流星,认真地道,“人死后是会变成星星的,注视着地上的人,我相信,你哥哥……他一直在为你骄傲。”</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