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192章逃出帝国城堡
    >    时小念囫囵咽下蛋炒饭,能感觉到宫欧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

    “时小念,慕千初到底有什么比我好?”厨房里,餐桌旁,宫欧盯着她呆滞木讷的脸忽然问道,语气有着一抹浓浓的不甘。

    “……”

    时小念沉默。

    他和慕千初是完全南辕北辙的两个男人,一个偏执专制易怒,一个温柔似水,差得太多了。

    宫欧看着她,越看心里不甘,醋意浓浓地冒上来,“你说我为你做了多少事,我为你做那么多,你怎么就是信任那个慕千初,他到底对你有多好?好到我怎么做都超不过他?”

    他不甘心。

    他宫欧是什么人,从来就没被比下去过!

    “……”

    时小念沉默。

    “他到底为你做过什么?”宫欧眼中有着浓烈的嫉妒,“他吃过你剩饭?我也吃!”

    “……”时小念无语,这男人在想什么呢。

    “他给你洗过脚?那我还给你洗过澡呢。”

    “……”

    这男人,他想干什么啊。

    时小念听着都尴尬,不由得瞄一眼旁边的封德,封德站得笔直,表情没有变化,一副专业管家的姿态。

    “你是不是掉过粪坑,然后他不嫌脏地把你捞起来了?”宫欧问道。

    “噗——”

    时小念一口蛋炒饭全喷了出去。

    他想象力要不要这么强?

    “你怎么把我炒的饭吐掉?”宫欧瞪着她,从餐桌前站起来,指着那些饭粒,又嫉又怒地道,“今天要是慕千初炒的饭,你就不吐了是不是?”

    “……”

    他怎么什么都能扯慕千初。

    “算了,我不跟你一个病人计较!”

    宫欧硬生生地压抑下自己的狂躁,重新坐下来,瞪着她没有表情的脸,道,“不过你今天受二度创伤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要接受治疗。谁让你非要信任那个慕千初,我不好么?我宫欧不好么?”

    “……”

    “你知不知道我比他帅?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钱?”宫欧不甘地道。

    时小念默默地坐在那里。

    封德站在一旁也颇为无奈,看来少爷真是被时小姐打击一点自信心都没了,居然连脸和钱都拿出来比了。

    时小姐真是够厉害。

    “你是不是觉得他脾气好?我脾气也很好!非常好!”宫欧继续说道,试图给她洗脑。

    “……”

    时小念不由得看他一眼。

    他脾气好?

    不,他说这个笑话说得挺好。

    时小念怕自己绷不住真笑场,于是一脸木然地站起来离开,转身离去。

    “我不就说两句慕千初的坏话么,你要不要直接走人,我不说了还不行!”

    宫欧瞪着她的背影,一肚子的火都没处发,抬起脚就踹向一张椅子。

    他还不是在担心她,她居然甩脸走人。

    封德走向前,道,“少爷,您的脾气真的好很多了,我相信,时小姐迟早会明白的。”

    有了时小姐,帝国城堡里家具的损坏率直线下降。

    “她明白个鬼!”宫欧气得空踹一脚,脸色铁青,“我把她当祖宗一样伺候,她就给我来这一张脸!我炒这么好的饭,她还不吃完!”

    “……”封德默。

    这么好吃的饭,还真不是谁都享用得起的。

    “你说,我有什么比不过慕千初的?”宫欧瞪着封德问道。

    他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居然沦落到问自己的管家来找寻自信。

    “慕千初又怎及得上少爷,不说别的,少爷为全人类做的科技贡献,他慕千初耗一辈子都及不上。”封德深黯说话之道。

    “那当然!”宫欧烦闷的胸口终于舒服了些,睨一眼蛋炒饭,“算你会说话,这饭给你吃!”

    说完,宫欧转身走人。

    “谢谢少爷。”

    封德低头,再抬眸看向那盘蛋炒饭,一张年迈却仍显英俊的脸上表情相当复杂。

    ……

    时小念在接受催眠心理治疗后仍不说话的状态,让宫欧彻底暴走。

    她能感觉得出来,宫欧的自信心已经降为负数了。

    一整天下来,他想用自己所剩无己的温柔和耐心对待她,但很快就原形毕露,不断地问她,他到底哪里比不上慕千初,到底哪里及不上慕千初……

    好几次,时小念都差点脱口而出:你别烦了,我能说话了。

    宫欧的性格真得是很极端,他自信的时候,整个人几乎就是自负的状态,觉得全世界的人都该仰他鼻息一样;他不自信的时候,整个人是跌到自卑的谷底,完全否定自己。

    晚上,时小念洗过澡靠在床头看一本书。

    书上写着这么一句话——

    在爱情面前,再强大的人,也会有他的脆弱,再自信的人,也会表现他的自卑。爱他,就给他回应,给他信心,不要让他自卑,不要让他陷在自我否定里出不来。

    脆弱,自卑。

    这两个词显然不适合用在宫欧身上。

    是她让他变成现在这样么。

    “砰。”

    床忽然一沉。

    宫欧突然坐到床上,一张英俊的脸逼近她面前,黑眸定定地看着她,“是不是因为慕千初吃的比我少?”

    “……”又来。

    他都纠结这问题一天了,他不累吗?再说,哪个女人会因为吃多吃少的原因去选择男人?

    时小念将手中的书放到一旁,躺下来装睡,她怕她绷不住和盘托出,那就没惊喜可。

    封德好像还有办法支开宫欧。

    她再等等。

    就由着他闹吧,可能过了这两天,他又要变成那个自命不凡的宫欧,那他现在这个自卑状态可能永远都不会见到了。

    时小念暗暗地想。

    她闭上眼睛,能感觉到宫欧在她身边躺下来,身上男式的沐浴乳香气若有若无地她鼻尖萦绕着,越来越近。

    “我吃的是多,但我挣的也比其他男人多,我又不要你养!你凭什么嫌弃?”宫欧靠在她脸庞边说道,幽怨至极。

    “……”

    她什么时候嫌弃了,他真是想得好多,脑洞简直突破天际。

    他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麻麻的,痒痒的。

    好近。

    近得她觉得下一秒他的鼻子、嘴唇就要贴上她的,时小念忍不住转开头,侧向另一边睡。

    “时小念!你够狠!你以为你又有多好,我看上你你该举双手鼓掌才是!”

    宫欧气结,死死地瞪着她转过去的背影。

    “……”

    是啊是啊,她连双脚都举行不行。

    时小念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他才好,闭上眼睛努力催眠自己。

    宫欧没再闹腾她,时小念松了口气。

    一旁的宫欧坐在床上,一双眼看着她背对着她的身影,英俊的脸庞有着落寞,眼中透着深深的自卑。

    就这么不待见他么?

    那他让她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去找慕千初?

    他让她回来,她就回来了,回来又是不待见他,这算什么?故意回来这样折磨他?

    半夜。

    时小念睁开眼睛,较暗的光线下,她眼中一片清明。

    她怕黑,睡觉时卧室里总会留着一点小小的灯光。

    她从床上轻轻地坐起来,转头看向一旁的人,只见宫欧背对着她朝墙那边睡,

    那背影倔强得像个赌气的孩子。

    时小念觉得好笑,之前一直是抱着她睡,结果心理治疗之后,他现在严重心理自卑、心理不平衡了,居然还背过去睡觉。

    时小念小心翼翼地从床上下来,赤着双脚拿着拖鞋慢慢走出去,摒住呼吸,离开卧室,轻轻地带上门。

    一到卧室外,时小念长长地松一口气。

    “时小姐。”

    封德站不远处的柱子旁小声地呼喊她。

    时小念立刻走过去,低声道,“你有办法支开宫欧了?”

    白天时,封德有偷偷地给她说,让她半夜出来,他有办法。

    “少爷是肯定支不走了。”封德摇头,“不过,时小姐你可以出门啊,我让人把监控视的那些手下都灌醉了,会消除一段时间的监控,你就偷偷溜出去做事吧。”

    闻,时小念眼睛一亮,“也好,可是宫欧会不会找你麻烦。”

    “肯定会找的,所以时小姐一定要快,别制造惊喜制造过头了。”封德紧张地说道。

    “好,我出去只要一天。”

    “一天那么久?少爷会把整个城堡给拆了。”少爷那脾气怎么可能忍得上一天。

    “好吧,那半天。”

    时小念只好妥协,“我出去半天时间,等准备好,我就给你打电话,你让宫欧去我指定的地方。”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吧,少爷醒了就难办。”

    封德比她还紧张,领着她匆匆地走出城堡。

    城堡外一部车已经等在那里,封德将车钥匙递给她。

    时小念讪讪地看着封德,有些羞愧地道,“封管家,恐怕……还要你借我点钱。”

    她这一阵没收入,漫画的第二册还没画完,都成穷鬼了。

    封德无奈地笑笑,拿出一张卡给她,“你也是,跟在少爷身边怎么不主动要卡呢,以前的那些女的都是主……”

    说到一半,封德意识到自己失,忙停了下来,“你快走吧,早点办完早点解脱。”

    “好的。谢谢封管家。”

    时小念说道,打开车门坐进去,车门突然被封德按住。

    她抬起头,封德一脸紧张地看着她,“时小念,你应该不会骗我这个老头子吧?你的确是为了给少爷制造惊喜吧?”</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