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194章她还真是从来不在乎他
    >    她不回来。

    她真的敢不回来。

    宫欧望着那条路,眼中从阴戾等到冷漠,从冷漠等到失望,从失望等到落寞。

    她还真是从来不在乎他。

    她只在乎那个男人,既然如此,他让她走的时候为什么不走得坚决一点,为什么还让他捡回来!

    时小念,她怎么能一次又一次地踩着他的心肆意玩弄。

    就因为他爱上了她,他就活该被她玩弄?

    宫欧站在那里,目光越发地黯淡下来,下一秒,他冷冷地开口,“给我查慕千初在哪里,我要马上知道。”

    现在已经不需要查时小念了,只要查到慕千初在哪就可以。

    呵。

    他要找一个女人,从一个男人身上查起。

    他宫欧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窝囊过。

    “是,少爷。”

    封德点头。

    宫欧转身走向自己的敞篷跑车,面无表情地坐上去,冷漠地道,“查到地址告诉我。”

    “是,少爷。”封德转头看向那些保镖,“跟上少爷。”

    “都不准跟!”

    宫欧歇斯底里地吼起来,黑眸瞬间转为阴狠,一身的狂躁无处发泄。

    他猛地踩死油门,一个转弯便冲封德开去,一张脸上带着极致的怒意。

    “……”

    封德见状没有躲闪,认命地低下眉,是他放走时小念,是他该受的。

    “ci——”

    轮胎狠狠地摩擦过地面。

    车头极速移开,几乎是从封德面前擦过。

    宫欧开着车从他身边经过来,黑眸阴冷地瞪他一眼,开车往前。

    离开帝国城堡的路上,宫欧刻意放慢了速度,他侥幸地想,也许下一刻时小念就会开着车出现。

    但在他离开城堡很远以后,宫欧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

    那个女人从来不在乎他,怎么可能会回来。

    她去找那个男人了。

    宫欧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拿起手机给时小念发去一条语音,嗓音阴沉到极点,一个字一个字从喉咙里逼出来,“时小念,你就算真要把我当一堆垃圾丢掉,也该给我一个交待!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一句,你没爱过我!”

    说完,宫欧咬着牙,将手机往一旁的副驾驶狠狠地丢过去。

    ……

    另一边,时小念将车开至景仁医院,只见许多媒体都堵在医院大门口。

    看到那些摄像机和话筒,时小念打从心里发惧。

    慕千初现在应该在医院里,为什么要她去西路边上呢?

    西路?是这边吗?

    时小念疑惑地开车过去,就见西路是条很隐蔽的小路,有一排大树挡着,她缓缓开车进去,就见不远处一部黑色轿车停在路边。

    时小念缓缓将车停下,满脸疑惑地往前望着。

    下一秒,只见对面的轿车车门被打开,一身病号服的慕千初从车上走下来,一只腿看得出还有些不是很灵便,但整个人精神看上去还可以,脸虽然苍白却也没有新闻中形容得那么岌岌可危。

    慕千初站在那里望着她,阴柔的脸上露出释怀的笑容。

    时小念推开车门下车,走向他,有些不解,“千初,你没事吗?”

    为什么新闻会写得那么厉害?

    “走。”

    慕千初一把拉过她,将她按坐在副驾驶座上,

    他袖子扯动的一刹,她看到他手腕上贴着一块纱布。

    慕千初坐到驾驶座上,伸手系上安全带,时小念担忧地问道,“你的手……”

    慕千初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腕,不在意地笑笑,“原来你说这个,我不这么做怎么能出庄园,你放心,我有分寸,不会伤害到自己的。”

    “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闻,时小念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真的……”

    “真的自杀?我还不至于那么脆弱。”慕千初笑着说道,眼中有着睿智,“我知道新闻一出,不管你在哪里,都会主动联系我的,你看,我全赌对了。”

    “真是要被你吓死。”

    时小念无奈地摇头。

    他居然用这么极端的办法出慕氏庄园。

    “好了,我们走吧。”慕千初说道,启动车子,广播的声音在安静的车里响起。

    “去哪?”

    时小念疑惑地问道。

    “当然是离开这座城市,走得越远越好。”慕千初深深地看着她,“我们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远离那么无谓的流蜚语。”

    “离开?”

    时小念震惊。

    他和她?

    “对,难道你还想留下来?”慕千初的手越过手刹档位,握住她的手,嗓音温柔,“小念,我知道我被软禁的时候你受了很多苦,我带你走,这个地方我们永远不要回来了。”

    受苦。是受苦了。

    养父母和时笛的发难;全国人民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指责和辱骂;她被打击得心如死水……

    可这一切,她已经在短时间内挺过来了,因为宫欧。

    “千初。”

    时小念挣脱他的手,脸色黯淡,一双眼抱歉地注视着他。

    她的手从他手指之间挣脱开来。

    “……”慕千初低眸,就看着自己的手僵在那里。

    她抽离得那么坚决。

    “千初,对不起,我不能和你走。”时小念歉疚地说道。

    “为什么?”慕千初抬眸看向她,眼中有着哀伤,“这一次拒绝我又是为什么?你还要沉淀你的心么,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为什么不能看看身边真正关心你的人,为什么非要为一些无谓的人伤心。”

    他指的是时笛和养父母他们。

    “我……”

    “知不知道我这些天来为了能见你想出多少办法,受过多少伤?”慕千初凝视着她,“我一个男人,居然连自杀这种办法都想出来,你知道我有多想见你吗?”

    “……”

    时小念低下头。

    他的声音让她的心里堵得厉害,“对不起,千初,真的对不起。”

    “我不要听对不起,我要你和我走!”慕千初的语气里染上一层怒意。

    “……”

    时小念沉默,但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慕千初转身凝视着她的脸,说道,“我知道,那失忆的六年里,我对你不好,我伤害过你,可那时我失忆了,我以后不会再伤害你。我们把过去的事都忘了好不好,小念,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他的声音太过温柔,说话最后,他近乎是哀求着她。

    时小念听得份外难受,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喃喃地重复着一句,“千初,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她的心早已沦落在另一个偏执霸道的男人身上。

    从宫欧为她挡下一个啤酒瓶开始,从宫欧将她从地下停车场抱走开始,从宫欧为她做饭差点烧了房子开始,从宫欧为她一句话而制造出机器人开始……

    也许更早。

    也许早得她都不知道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沦落。

    “我不要听对不起,我要你和我走。”慕千初固执地说道,倾身向前,伸手就要替她系安全带。

    “不要这样,千初……”

    时小念推他。

    “小念,我一直尊重你,但这次,我想尊重一回自己。”慕千初的语气固执到极点,伸手强硬地给她系安全带。

    车上的广播里响起声音——

    现在插播一个即时路况新闻,在通城路由南往北的华左天桥上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现已封路,目前伤亡人数不明,但据现场报道,其中一辆车是价值几千万的科尼赛克,刷新了国内事故事价值记录。

    时小念正在推搡着慕千初,听到这句话,她的脸瞬间一片雪白,争执的动作停顿下来。

    科尼赛克。

    宫欧平时自己开车最喜欢开的就是科尼赛克。

    “……”时小念震住,呆呆地问道,“国内的科尼赛克有几一辆?”

    她记得,有一次无意间听到宫家的佣人提过,科尼赛克在国内只有一辆,就在宫欧的手中。

    “怎么了?”慕千初看着她瞬间惨白的脸。

    “我要走了,对不起,我要走。”

    时小念手指颤抖地解开安全带,推开门下车,双腿发软。

    慕千初坐在车上,愣了愣,忽然想想他见过宫欧开着一部科尼赛克超跑。

    她是要去见宫欧。

    慕千初迅速冲下去,一把抓住要往自己车前走的时小念,拉着她转过身来,狭长的眼凝视着她,“你就是为了宫欧才拒绝我?”

    “放手。”

    时小念有些焦急地道,拼命地推开他的手。

    “我不放。”慕千初双手按住她的肩膀,一双眼近乎是害怕地看着她,“我知道,我这一放,我就会彻底失去你了。”

    “千初……”

    “他宫欧不缺人去看他,也许他就是在制造一个新闻,让你回去,就像我这样。”慕千初道。

    “他不会!”时小念斩钉截铁地道,眼中是坚定。

    “……”

    慕千初愕然地看着她,她什么时候对宫欧有了那么大的信任。

    “宫欧他绝对不会拿交通事故来制造新闻的,我要去找他。”时小念急切地说道,推开他的手要走。

    慕千初死死地按住她的肩膀不放,一张阴柔的脸上有着前未所有的固执,“跟我走,小念,我们才是同类,你和宫欧是两个极端的人,你们根本不适合。”

    时小念焦急得不行,拼命地推他。</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