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203章千倍百倍地还给你
    >    商场外面一片混乱,很多人举着的支持牌子也倒在地上任人践踏。

    “……”

    时小念错愕地看着这一幕,她转眸看向宫欧。

    宫欧坐在脸上,冷眼望着车窗外的场景,一张英俊的脸上没有一点意外,唇角甚至勾着一抹邪气的弧度。

    时小念明白,一切都是宫欧动的手脚。

    她往外面望去,望着时笛捂着脸想离开,但记者们不放过她,不停追问着,时笛用手挡住镜头,大声地喊道,“你们不要乱拍,我真的不认识这个疯女人!”

    看着时笛这个样子,时小念忽然就想到自己在商场被人围堵的时间。

    现在的人很多,但还不如她上次被人围堵时的多。

    至少没人向时笛扔牛奶、扔汽车、吐口水。

    时小念望着这一幕,目光渐渐冷下来,没有同情,只有麻木的冷漠。

    外面正是一片混乱,那着装华丽的贵妇还在破口大骂,“时笛,我要把你这层在媒体面前的画皮给揭下来!”

    时笛的经纪人从人群里挤出来,拉命地挡住时笛,大声地冲话筒喊道,“请大家不要拍这些,这女人一定是想时笛炒作,想红想疯了吧!”

    忽然一个眼尖的记者冲那贵妇道,“诶,你不是凌德的总裁夫人吗?上次金融峰会上,您陪您先生一齐出席过,我去采访的。凌德不比慕家差啊!”

    “就是!我要借你一个戏子红?你才想红想疯了!”那贵妇声嘶力竭地吼道,“要不是你天天我老公那里教唆着离婚,我睁只眼闭着眼也就过去了,你就这么想嫁进豪门?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现场乱成一团。

    所有的记者一看到是凌德的总裁夫人出来指认小三,想必中间必有故事,一个个都卯足劲狂拍狂问,让时笛连保姆车都上不去。

    车上,时小念收回目光,疑惑地看向宫欧,“凌德的总裁夫人怎么会愿意为你做这样的事,这对她来说也是丑闻吧?”

    时笛对她次次用狠招,但对慕千初看起来还是一心一意的。

    她相信时笛的男女关系不会那么混乱。

    宫欧收回视线,一手搂着她,黑眸凝视着她不解的脸,唇角微勾,“时小念,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面前的男人是谁?”

    “……”

    “能和我宫欧搭上一点关系,让他们做一次丑闻怎么了?他们还求之不得。”宫欧道,俊庞上有着不可一世的自命不凡。

    “……”好吧。

    他的确有这个能力。

    时小念看着他这样子,明白那个因为她变得自卑的宫欧已经一去不复返,过去那个自信到自负的宫欧正式回归。

    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时小念暗暗想着,望了外面一眼,“我们走吧。”

    “不多看一会解解气?”宫欧低沉地问道。

    “不用,已经看挺长时间了。”

    其实看着时笛经历她曾经经历的,她也谈不上开心或不开心,只能说心里是舒服了些。

    总算也是让时笛尝到百口莫辩的滋味。

    只是说到底,她还是人们口中的小三,时笛再惨,她也没有多好。

    “舆论是最不可能说清楚讲明白的东西,因为人们的想象力太丰富,给一点暗示,人们就能想出一堆。”宫欧冷漠地道,“所以,谁引导了舆论谁就是胜利。”

    以恶制恶从来都是个好办法。

    “说的对。”时小念淡淡一笑,“我们走吧。”

    宫欧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面向车窗,迫使她望着窗外,“记住这一幕,当初你所受的痛苦必须要始作俑者千倍百倍地还给你!”

    时小念望着外面,只见时笛此刻已经是狼狈的厉害,经纪人和保镖替她挡在前面,终于将她送上保姆车。

    时笛出事,还有人为她挡着。

    她出事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受着,百口莫辩,如果不是宫欧后来捡回她,她想,她会抱着解体的mr宫一直呆在停车场,直到变成一个彻底的疯子。

    “嗯。”

    时小念点头,“走吧。”

    “开车。”宫欧下达命令,声音低沉磁性,伸手将她拥进怀里。

    这一回,时小念没有再抗拒,靠着他,安静地靠着,然后她发现车还是没有往帝国城堡开去。

    “我们现在是去哪里?”

    时小念疑惑地问道。

    “我去总部处理一点公事。”宫欧搂着她道。

    “好。”

    时小念低低地应一声,没有什么异议,乖巧地靠在他的胸膛上,忽然又道,“这些天来,你是不是挺多公事都落下了?”

    以前他虽然要她24小时陪着,但他还在处理公事,会正常到公司。

    但从地下停车场把她带回去之后,直到现在,她都好像没见过宫欧办公,他每天就是围着她转。

    “你还知道啊?”宫欧伸手捏她的鼻子,“知不知道我为你少赚多少钱?你应该怎么补偿我?”

    “你都那么有钱了,少赚一点有什么关系。”

    时小念嘀咕一声。

    “谁会嫌钱多?”宫欧道。

    “全世界的人都嫌你钱多。”

    时小念道,他是被称为全世界最有钱的男人,好意思跟她说谁会嫌钱多。

    “全世界的人都嫌,你也不准嫌。”宫欧低眸盯着怀中的女人,“我可是要拿这钱来养活你的。”

    “我不用那么多钱,而且我正常工作能养活自己。”

    时小念说道,经历过一阵低潮期,她也是时候开始恢复工作状态。

    “你工作一辈子都买不起我给你买的一件裙子!”

    最赤裸裸的嘲讽。

    “……”

    时小念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

    车停在n.e宏伟的大厦门口,司机快步下车,恭敬地给她拉开车门,“时小姐。”

    居然先为她开车门。

    看来宫欧又给下面的人吩咐过什么了。

    时小念看向宫欧,微笑着问道,“我可不可以就坐在车里等你。”

    “为什么?”

    宫欧目光深沉地看着她。

    “我……”时小念想扯出一点理由,想想他那个24小时都恨不得黏在一起的思维,放弃了,“我跟你上去吧。”

    “嗯。”宫欧颌首,满意地拍拍她的脑袋。

    时小念率先下车,被宫欧牵着手往里走去,一进大厦大门,时小念的心就瑟缩了下。

    虽然跨过心理障碍,但除了在帝国城堡里,她还不怎么想接触外边的人。

    那种鄙夷、唾弃的目光她永远深刻地记在脑子里。

    她讨厌那种目光,同时,也畏惧着那种目光。

    加油,时小念。

    就算再遇到那种目光,她也不能再害怕惶恐,她没做错什么,她不需要弯着脊梁骨,她也不想让宫欧看到她没用的样子。

    这么想着,时小念深呼吸一口,握住宫欧修长的手。

    感觉到她的用力,宫欧回头看她一眼,时小念冲他微微一笑。

    “……”靠。

    她又朝他笑。

    宫欧盯着她的笑容,一时间看痴了,黑眸紧缩,忽然感觉呼吸不顺起来,他立刻偏过头,握着她的手往里走。

    “宫先生。”

    一路上不断有员工经过向宫欧低头,一个个都顺带着看向时小念。

    时小念挺直着背面向他们,心里仍是有些忐忑,但很快,她就发现那些员工对她并没有异样的眼神,一个个都温和温笑地看着她。

    好像一个个都不看八卦新闻一样。

    这么奇怪?

    时小念一开始还以为是个别的,但走过长长的通道,她才发现所有人的态度都一样,个个恭敬有礼。

    时小念忍不住在宫欧身旁小声问道,“是不是你做过什么了?”

    “什么?”

    宫欧低眸看向她,黑眸深邃。

    “没什么。”

    时小念想了想,笑着摇头,这个问题问得太没必要,除了宫欧,谁还能让大家这样平和地看着她。

    “我宫欧的女人谁敢用小看!”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宫欧开口,语气霸道而张狂。

    “……”

    时小念没有话说,暗暗松了口气。

    哪怕是宫欧命令大家正常对待她,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异样目光,她还是轻松不少。

    她跟着宫欧抵达总裁办公室,时小念再一次看到那个可以和操场面积媲美的超大办公室。

    “总裁,所有人都已经到达会议室,等待总裁。”

    一个秘书跟过来,走到他们身后报告道。

    “知道了。”宫欧淡漠地道,黑眸扫向时小念时,凌厉的眸中多了一抹宠溺,他拍拍她的头,“你在这里呆一会儿,我开完会就过来。”

    “好的。”

    时小念点头。

    宫欧转身离去,一张脸面向秘书时瞬间冷下来。

    时小念将他一刹那的表情变化收尽眼底,不禁觉得好笑。

    她转身走进总裁办公室,拉开长长的拖地窗帘,大片的落地窗在她面前展开,外面辉宏的景致在她面前慢慢展开。

    时小念在落地窗前的地上坐下来,静静地望着外面的景观。

    外面的阳光很好,透过落地窗许许洒在她的身上,很温暖舒适。

    雨过天晴。

    一切都雨过天晴了吧。

    时小念望着外面,长长的睫毛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色,她整个人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暗暗地想,下过那么大的雨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么?</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