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219章搬回他的卧室
    >    “怎么这么看我?想吃了我?”宫欧深深地盯着她的眼睛。

    她眼睛的形状很漂亮,弯的弧度很像弯月,皎洁明亮。

    时小念注视着他英俊的脸庞半晌才回过神来,问道,“那这么说,不会有人骂你捡了只破鞋?”

    话落,她脑门就被宫欧狠狠地弹了下,宫欧拧眉瞪着她,“什么破鞋?我宫欧看上的女人是破鞋?”

    怒斥完她,宫欧意识过来,这女人还是在紧张他的名声,她怕他被人骂捡破鞋。

    她自己被人骂得狗血淋头不管,却担心他。

    宫欧的眼里慢慢聚起深情,半晌,他坐在她身旁,一脸认真严肃地道,“时小念,该说的说了,该做的也做了,接下来是不是办正事了?”

    “正事?”

    时小念一脸茫然。

    他们有什么正事要办吗?

    三分钟之后,时小念被宫欧拖到房间里,他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命令着她,“把你的私人物品通通搬到我卧室去!”

    要不要这么心急,刚说完提前结束一月之约,就要合居。

    时小念摸了摸有些发热的耳朵,小声地道,“其实……这个事也不是那么急吧。”

    她觉得男女之间应该是顺其自然,循序渐进的,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叫着同居就搬东西,她心里上总有点异样。

    “你不搬?”

    宫欧见她这样,立刻不悦地拧起眉。

    “不是不搬,是不急。”时小念咬唇。

    “你搬不搬?不搬我把你这全砸了!”宫欧瞪她,面露怒容,“我为你做这么多,你还敢扭扭捏捏!我做这么多白做了是不是?时小念——”

    “好好好,我搬我搬。”

    时小念受不了他的吼声,连忙讨饶。

    “这还差不多!”宫欧抬起手看一眼表上的时间,“给你20分钟,搬不完的我就全砸了!”

    又砸。

    他每天不砸个一地家具就不爽是不是?

    时小念只好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将笔记本电脑合上,递给一旁的mr宫,“帮我放到宫欧卧室的书桌上,认识路吗?”

    “认识,我有储存路径。”

    mr宫接过电脑点了点头,用电子声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时小念继续留下来收拾,抱起旁边的画稿画纸,正要走她就见宫欧靠着一旁的欧式衣柜站在那里,两手闲闲地插在裤袋里,浑身充斥着养尊处优的气息,慵懒地扫她一眼。

    “你不帮我搬?”

    时小念疑惑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搬?”

    宫欧理直气壮地反问。

    “……”时小念被问得驳不出话来,只道,“是,你是大少爷,你不用动,我搬。”

    “这不是少爷不少爷的问题,是你当初要搬到这个房间,现在当然是你亲手搬回去,我不能纵容你这种行为!”宫欧道,伸出手环臂,一派慵懒。

    “……”

    他竟然把大少爷脾气都说得这么有理有节,时小念真是不佩服都不行。

    接下来,宫欧就这么站着,闲暇恣意地看着她和mr宫一趟一趟地跑,来回地搬东西。

    时小念走得累了,最后一趟回到房间里时已经气喘吁吁。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搬出我的卧室!”

    宫欧冲她挑了挑眉,一脸邪气。

    “……”

    时小念累到不想和他说话,走进浴室将牙刷杯子放进储物盒中,将护肤品也一并放进其中,一转头,她就见到一个变t。

    宫欧站在墙边盯着她挂在那里的浴巾,修长的手拿起浴巾放在鼻下闻了闻。

    “你干什么呢?”

    时小念黑线。

    宫欧闻过之后一脸失望地放下,不悦地道,“洗过了,没你的味道。”

    家里的女佣未免洗得也太干净了。

    “……”好变t。

    一条浴巾有什么好闻的。

    时小念立刻取过浴巾挂到手臂上,道,“好了,我没什么可拿的,就这样。”

    说着,时小念抱着储物盒离开房间,离开房间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这间她住十来天的房间,被宫欧一掌拍在脑门上,“不准看,你还想回来?”

    “看看也不行?”

    时小念无语,他要不要这么霸道?

    她真应该冲他说,她的第二个要求他没做到,他没有改好性格。

    不过,他能做到放弃联姻已经抵过一切。

    算了。

    她大人不计偏执狂过。

    时小念抱着东西出门,一个佣人正好走过来,见到他们立刻低头,“少爷,时小姐。”

    “通知封德,把这间房给我封了,把门钉死!”

    宫欧冷声吩咐。

    “是,少爷。”佣人应声。

    时小念被宫欧搂着肩膀离开,很是无奈,“你要不要这么浪费?你知不知道现在房价有多贵?”

    “贵和我有关么,我有钱!”

    宫欧毫不在意地耸肩。

    “……”

    时小念恨有钱人。

    走进宫欧的卧室,时小念走向浴室,将东西放进去,将牙刷杯放到宫欧的杯子旁。

    两支牙刷交颈而靠,像两个甜蜜的恋人,时小念忍不住微笑。

    她和宫欧竟然也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居然成为公开的正式恋人了,真像是在做梦一样。

    时小念将东西全部放好,看着自己的私人物品入侵宫欧的领域,微笑着走出浴室,宫欧就站在门口,直勾勾地盯着她。

    “收拾完了。”

    时小念拍拍手说道。

    “收拾完了,那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宫欧斜着靠在门口,微微低下脸,一双黑眸深深地盯着她,目光赤luo裸的。

    “做什么?”

    时小念不解地看着他。

    “你猜我想做什么?”宫欧的薄唇微掀,嗓音透着一股喑哑姓感,喉结上下滚动着。

    时小念认识他有一段时间了,怎么会不明白他这眼神代表着什么。

    可这大白天的,他总不会是想……

    时小念眼珠子一转,故意不懂,说道,“你是不是饿了?那我去给你做吃的。”

    说着,时小念夺路就跑,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人拦腰拉了回去。

    “还想走?”宫欧强行一把将她扯回怀里,手臂横在她腰间,低下头薄唇贴上她的脸,呼吸暧昧地喷薄在她的脸上,“我是饿了,但你应该懂我想吃什么!”

    他是嘴唇贴在她脸上讲话的。

    时小念当即红了脸,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宫欧一把抱起,直接扔到床上。

    “啊。”

    时小念低叫一声,宫欧俯下身子压向她,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在她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嘶——”

    时小念痛得蹙眉,“你咬我做什么?”

    “你说我做什么?”宫欧有些恨意地瞪着她,“从来没有女人敢和我宫欧提那么多要求,要这样要那样,还要分房,要不是我看你顺眼,你早被我丢出去了!”

    “……”

    时小念躺在那里摸着自己的唇,闻不禁问道,“你就是看我顺眼才要我?”

    “废话!”

    “那你看堆垃圾顺眼也要?”时小念问道。

    他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

    “要!你就是堆垃圾我也要!”

    宫欧说着就狂妄地吻上她的嘴,蛮横地入侵她柔软的嘴唇,火舌袭卷,在她的嘴里肆意地翻搅吮弄,辗转缠绵。

    时小念敌不上他的吻技,渐渐在他怀中化成一滩柔水。

    宫欧忽然抓过她的手张嘴含住,舌头一卷,时小念不自禁地打颤,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别闹,宫欧,别这样……”

    他老喜欢吻她的手。

    害得她每次都像是被电流击过一样。

    “我偏这样!”

    宫欧黑眸深邃地盯着她,霸道地宣告,握住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一根一根吻过去,吻得暧昧,带着情欲。

    时小念受不了地直推他,身体一阵一阵地打颤,柔软的脸红扑扑,跟要滴血似的,眼神份外迷离,宛如神志已经不在。

    宫欧看着她这样,薄唇勾起一抹弧度,一张脸英俊得邪气,嗓音姓感致命,“我们家小念,我怎么这么爱你这双手呢!”

    她的手简直是极品。

    他喜欢!

    宫欧不再逗她,重新吻上她的唇,时小念此刻已经被吻得完全没了神志,身体如同无骨一样,任由他为所浴为。

    宫欧含住她的唇,饶有技巧地吻着她,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手臂慢慢往下,一直探到她身下……

    时小念在他身下只剩下轻吟。

    ……

    日夜颠倒的欢情过后,时小念躺在宫欧的怀里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软绵绵地靠在他胸膛上。

    明明是白天,她却迷迷糊糊地想睡。

    忽然,她感觉平坦的小腹上多出一只手,不由得皱眉,闭着眼道,“宫欧,你放过我吧,别折腾我了,求你了。”

    他要她多少回了,霸道地说着要把之前空白的时间都补回来。

    她真的不能再奉陪下来,他精力旺盛,她不行呐。

    她的声音一样是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声音让宫欧听了身体又紧绷起来,硬是忍耐下来,他清楚,她不能再下去,已经到她的极限。

    他搂着她,一手按在她的小腹上,“你这里怎么还没动静?为什么还没有宝宝?”

    宫欧等她怀孕等了太久。

    听到他的声音,时小念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声音软软地道,“我也不知道。”

    “你是不是偷吃药了?”</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