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263章他推倒了Mr宫
    >    “你凭什么说感情是有限的,你凭什么说感情是会提前消耗的?我的没消耗,你凭什么消耗?”宫欧抓着mr宫的手说个不停,语无伦次的,完了又道,“你看,我一天不在你身边,你手都变粗了。”

    “……”粗你妹啊。

    时小念站在那里在心里吐槽着,眼中的冷漠有软化下来的迹象。

    她拿着湿毛巾走向前,伸手将毛巾盖上他的脸,给他擦拭,酒味熏得她实在难受。

    下一秒,她的腰就被宫欧抱住,他抱着她,头靠到她的身前,“没良心的时小念,我怎么就看上你了,我随便看上只蟋蟀都比你听话!”

    “……你坐好别动。”

    时小念无奈地说道,扶起他的脸给他擦脸。

    宫欧似乎很不喜欢毛巾,一个劲地扭头,把整张脸都埋在她的身前,闷闷地道,“时小念,你没良心,你就是个石头做的!”

    时小念本不想一个醉鬼计较,但听着他的话实在很无语,不禁道,“宫欧,现在到底是我们谁错了?你不相信我你对,你去找女人也是你对?”

    什么都是他对是吧?

    “那你把我拉回来不就好了。”

    宫欧低声说道,说得理直气壮。

    “拉回来?我没拉吗,你肯和我回来么?”时小念很是无语。

    他可真会颠倒黑白。

    宫欧用力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大为满足,然后抬起脸看向她。

    即使是一脸醉意,但不能否认,他还是英俊极了。

    宫欧仰起脸看着她,双眼半睁,睫毛很长很长,理所当然地道,“我一开始当然不肯,你多拉我几次,我不就跟你回来了。”

    “……”

    “时小念,你一点毅力都没有。”他责怪她责怪得理直气壮。

    “……”

    时小念彻底败给他了,他这样子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吧?

    合着当时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发火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傲娇的心,一直在心里呐喊着,你再拉我呀,你再拉我一次我就跟你走了。

    时小念脑补着宫欧当时的心理活动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时小念……”

    “停。”时小念实在听不下去了,“你要不要洗澡。”

    “不要!”

    “你身上臭死了。”

    “那我要!”

    “……”

    时小念好想捶死他,推开他转身走进浴室放水,水哗啦啦地地淌进浴缸里,有些疲累地叹一口气。

    没想到宫欧喝了就是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孩子。

    罗里罗嗦外加无理取闹。

    头疼。

    时小念将水放好,走出去要扶宫欧去洗澡,一出去,她就被闪瞎了眼睛。

    只见宫欧将mr宫推倒在床上,一双长腿缠上它的银色身躯,修长的手捧住mr宫想要去吻它。

    mr宫对宫欧的设置是绝不动手的,于是也没抗拒。

    “时小念,我发誓,我只想吻你一个!”

    宫欧推倒着机器人在床上,嗓音喑哑磁性地说道。

    “……”

    看着这一幕,时小念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她才离开去放个水而已,这都变成人机恋了。

    他一天之内在她面前表演两次出轨吗?

    一定要玩得这么狠吗?

    时小念崩溃之后,人忽然冷静下来,她拿起手机调到相机模样,然后对准床上这“yin乱”的一幕按下拍摄。

    照片收录。

    时小念走过去,拍拍宫欧,说道,“宫欧,我在这里。mr宫,你先回去充电吧。”

    “是,主人。”

    mr宫从床上起来,低了低头转身往外走去。

    时小念站在床边俯下身,拍拍宫欧的脸颊,“宫欧你醒醒,起来洗澡。”

    他的脸庞炙热滚烫。

    烫得她的手都要跟着烧起来。

    宫欧躺在床上,被她这一拍,眼睛稍微睁开得大了点,双眼迷蒙地看向她,深深地注视着,眼中的情绪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宫欧?”

    时小念轻唤他的名字。

    宫欧躺在那里,深深地看着她,脸色凝重,忽然低哑地开口,“不能打掉孩子么?”

    终于还是绕到这个话题了。

    时小念抿唇,站在那里低眸看着他的脸,轻声问道,“宫欧,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正好,趁他醉着,她想听听他的心里话。

    “我受不了,时小念。”宫欧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一双黑眸深深地看着她,声音喑哑,“我真的受不了,我一想到这个孩子可能会是别人的,我就受不了,我浑身就像被虫子咬一样,咬得我难受。”

    不像白天时,他对着她狂吼狂骂,这一刻,他的声音那么低,低低地从喉咙里发出来。

    “这孩子是你的。宫欧。”时小念看着他,声音柔和,“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那万一不是呢?”

    “没有万一。”

    “那万一不是,我怎么办?”宫欧坐在那里,背微弯着,一只修长的手抓上她的手,用力地握住,“如果不是,就算我能忍,你肯定就不要我了,你肯定要带着孩子走,那我怎么办?时小念,你不能再抛弃我了,我已经认定你了,你不能不要我。”

    “……”

    时小念听着这话,心口狠狠地震动着,她呆呆地看着宫欧的脸,她突然懂了宫欧那偏执的想法。

    原来他更怕的是这个。

    他怕她一旦生下一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肯定会逃离开他。

    “你当时昏过去了,你不肯接受事实,好,我就不让你接受……可孩子生下来怎么办,你不想接受也不行,你肯定要带着孩子走,你肯定要走。”宫欧反反复复地说道,抓过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唇前吻了下去。

    他的薄唇带着滚烫的温度。

    原来,他觉得是她不肯接受事实,所以他表面上说信,他不让她检查,怕检查出来的结果让她难以接受。

    笨蛋。宫笨蛋。

    “宫欧,为什么我们每次都要把简单的事情变得这么复杂,你相信我,不是我不肯接受事实,我真的确定我没被侮辱过。”时小念说道,“是你母亲心气高,觉得侮辱我会损害她高贵的人格,所以她没让人真对我动手。”

    一切只是个局而已。

    “她才不会放过你!”宫欧看着她,声音喑哑低沉,“宫家的人都要把你逐出去!”

    “……”

    看上去,宫欧也不怎么了解宫夫人。

    时小念想了想,拉着他的手按到自己的肚子上,“这个孩子是你的,是你宫欧的,你就相信我这一次,行吗?”

    宫欧迎上她的目光,他的眼睛仍带着几分醉意朦胧。

    他深深地看着她,半晌,他垂下眸,眼中一片黯然,语气开始变得妥协,“时小念。”

    “嗯。”

    “就算这孩子生下来和我无关,你也不准离开我!”宫欧说道。

    “……”

    时小念有些泄气地看着他,他还是执着地相信自己认为的那样。

    可她的心口又不免为之震憾,他是爱她爱得有多惨,就算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也要她,还要担心她为此离开他。

    “听到没有?”宫欧抓住她的手,牢牢地握住,黑眸深深地看向她,“你不准走,你不准走。”

    “这孩子是你的,宫欧。”时小念又重申了一遍,然后才顺着他说道,“还有,只要你别再像今天一样玩那些无聊的手段来刺激我,我不会离开你的。”

    “不玩了,反正也没用。”宫欧说道,一双瞳仁灰暗,“反正你也不会在乎。”

    他连看她吃醋的表情都没有看到。

    “……”

    时小念无奈地看着他,他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她怎么可能不在乎。

    “时小念,我谁也不要,我就要你!”宫欧看着她道,重复着说道,“我只要你,你不能离开我。谁都能离开我,你不能离开我。”

    像念经一样的话听得时小念有些头疼。

    “好了,我知道,起来,去洗澡,你这一身酒味都臭死了。”时小念轻叹一声,然后扶着宫欧从床上起来。

    宫欧勉强站立在地上,手从她身上抽离,一步一顿地往前走去,完全是扶着墙在走路……

    “我扶你。”

    时小念怕他又摔了,连忙上前去扶他。

    “不用,你怀孕了,碰掉了你要和我没完。”

    宫欧说道。“……”

    时小念无奈地看向他,醉成这样居然还记着她的话。

    宫欧扶着墙往前走,一步一步走得缓慢,走得很歪,时小念看向他的手,他的手背上一片血迹,“你手怎么弄伤了?”

    喝酒泡女人,怎么还弄伤了手。

    “不知道。”

    宫欧答得很认真,然后就走过了头,手没有墙摸到,整个人往前栽去。

    时小念想扶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宫欧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砰!”

    摔倒的声音很响亮。

    这么个摔法不会摔傻了吧。

    “你没事吧?”时小念连忙向前扶起他。

    宫欧按了按自己的头,眉头拧紧,眼睛里有片刻的清醒,他看向时小念,黑眸深邃,然后又低声重复着说过n遍的话,“时小念,你一天都不来见我,怎么我一刻不见你都难受,你一天不见我都没事?”

    谁不见谁一天都没事的好吗。

    他要不要这些话颠来倒去地说。

    “起来,洗澡。”

    时小念无奈地说道,小心翼翼地将他从地上扶起来,扶着他跌跌撞撞走进浴室。</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