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336章宫欧拉着她就走
    >    有贵族年轻的女孩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唇,难掩激动地望着宫欧。

    原来宫欧真人这么帅。

    宫欧很少参加贵族的聚会,更不会和他们这些年轻人融合在一起,他们之间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宫欧。

    “请问,你是来找宫夫人的吗?”

    一个贵族的女孩鼓起勇气,拎着宽大的裙摆走到宫欧面前,目光清澈带着一抹羞涩。

    “她在哪里?”

    宫欧冷声问道,嗓音磁性苏人。

    女孩连忙指了指餐桌的方向,宫欧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目光冷了冷,“谢谢。”

    丢下一句冷漠的谢谢,宫欧大步往前走去,从餐桌上一把握住罗琪的手就将她拉起来,强行拉着她离开。

    “宫欧,你还没和长辈们打招呼。”

    罗琪被高大的儿子拖着往前走,连嗜爱如命的帽子都来不及拿,顿显狼狈。

    “……”

    宫欧冷漠,连一句话都没有,继续攥着罗琪往外走,罗琪紫罗兰的礼服裙摆拖在地上,拖出长长的一段。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们。

    古堡里人多,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宫欧牵着罗琪的手穿越过人群,脸色一直冷着,走出大门外。

    宴会上的人像被施了魔法一般,全都如木头般定在那里,好久,餐桌上一个拈酸的声音响起,“真是没有礼貌,东方人的血统就是不行,我看他们宫家能不能风头一直这么盛,我等着看他们的笑话。”

    有嫉妒宫家的贵族酸溜溜地说道。

    剩下的一群贵妇们讪讪一笑,不说什么,相视一眼淡淡微笑。

    其实放在几十年前,她们在座的每一个家族都比宫家有名望。

    宫家拥有东方人更多的血统,其实她们都是看不上的,但在宫老爷和宫欧的时候,宫家在欧洲混得越来越风生水起,名望早就盖过他们这些纯正的贵族血统。

    每个人心底自然多多少少都是有些不爽的。

    罗琪被宫欧强行拉出古堡,有些难堪和不悦,“宫欧,你怎么能这样,最基本的礼貌你没有吗?”

    怎么一声招呼不打,就把她拉出来,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宫欧拉着罗琪一直往外,直到一方游泳池前,池水在灯光下泛着波光粼粼,他站在那里,目光冷冽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时小念在哪?”

    罗琪知道宫欧迟早会找到她这里,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找到,不是分手了么,他还那么关心时小念的去向?

    她站在他面前,伸手整理了一下裙摆,镇定地反问,“什么时小念?亲爱的,你怎么到英国来了?”

    “少给我装。马上把时小念交出来。”

    宫欧盯着她冷冷地道,高大的身躯带着一股无形的魄力。

    “什么把时小念交出来,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罗琪并不承认,往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姿态优雅。

    “那个时候,你没有派人强时小念!你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所以你把她抓了起来!”宫欧双眸阴鸷地看向她,一字一字说道,“你要抢孩子,是么?”

    他以前没有相信过时小念。

    直到想清楚这里边的事情他才明白,时小念心里肯定对他怨死了。

    “……“

    什么叫抢,那本来就是宫家的下一代。

    罗琪坐在那里想着,幸好泳池边的灯光不算强,没有将她的一些细微表情全部照出来。

    她坐着,顿了顿抬眸看向宫欧,“怎么,时小念不见了么?”

    罗琪柔声问道。

    宫欧赶了长时间的飞机,又为打听罗琪的去向费了一番时间,早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他沉声开口,“我能站在这里,就确定时小念在你手里!把她交出来!快点!”

    罗琪怔愕地看着宫欧的态度,“我们母子好久没见,你对我就是这个态度?你每一次都要为了时小念冲我发火么?你不是已经甩了她,怎么,旧情难忘?”

    这点罗琪很担心。

    宫欧要是对时小念旧情难忘就不好办了,这样她更不可能把时小念的下落告诉他,否则旧情重燃,一切又回到。

    “……”

    宫欧站在她面前,黑眸阴冷地盯着她,“把时小念交出来!”

    “你是不是对她还有感情?宫欧,你到底在想什么?”罗琪纠结于这个问题,正色问道。

    “罗琪你能不能别再和我废话了!赶紧把时小念交出来!”

    宫欧歇斯底里地吼出来,耐心全无,双眼愤怒地瞪着她,身侧的手捏紧拳头,情绪已经崩到临界点。

    安静的夜晚,他的声音狂躁极了。

    罗琪坐在椅子上,怔怔地看着宫欧,她是个女人,敏感地道,“你真得对时小念没有忘情,你是不是想,时小念没有被轮,所以想重新找回她了?”

    他是要重新找回时小念。

    但这和有没有被人轮没有一点关系!

    宫欧瞪着罗琪,目光偏执。

    “我没有带走时小念。”罗琪从椅子上站起来,下定决心把时小念的下落隐瞒到底。

    要是宫欧对时小念已经不屑一顾,或许她会告知。

    但现在,时小念才失踪三四天,他就找了过来,这证明时小念在他的心里还很重要,那她就绝不能说出来。

    “罗琪!”宫欧愤怒地吼出来,连名带姓,脸上全是震怒,“你不要逼我!”

    “宫欧,你太没有教养了,我对你很失望。”罗琪失望地看着他,拎着裙摆往外走去。

    “罗琪你给我站住!”

    宫欧上前攥住她的手臂。

    “你想怎么样,对你的母亲严刑拷问吗?”罗琪转过身来面向他,脸上又是失望又是生气,“好啊,你来,你动手。”

    “你——”

    宫欧震怒地瞪着她,死死地捏住她的手臂。

    罗琪清楚宫欧再怎么没大没小,也不会对她做什么,他该有的孝心还是有的。

    罗琪想了想,态度软化下来,伸手拍拍他的手臂,“宫欧,我真的没有带走时小念,你是不是想错了,也许她只是出去旅游而已。”

    她说得很真诚。

    “……”宫欧瞪着她,一不发。

    “你相信母亲好吗?”

    “相信?”宫欧盯着她,沉声问道,“你真的不会骗我么?时小念真的不是你抓的?”

    “母亲当然不会骗儿子。”

    罗琪柔声说道,挣开他紧攥的手,然后伸手轻轻拥住宫欧,拍拍他的背,“好了,你坐这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累,走,我们回去,让大厨给你准备晚餐。”

    宫欧站在那里没有动。

    罗琪微笑真诚地注视着他,以为宫欧相信了自己,于是转身离去,价值不菲的裙摆拖在地上,染上一点尘埃。

    忽然,宫欧冷漠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查尔斯怎么不在你身边?”

    “……”

    罗琪的脚步顿时一滞,一张美丽雍容的脸上闪过一抹心虚。

    “查尔斯是母亲的管家,向来近身不离,现在他人呢?”宫欧冷冷地问道。

    罗琪迅速收敛到自己的神情,回过头微笑着道,“他生病了,回去养病,我批准的。”

    “是么?”

    宫欧冷声反问,目光带着一抹审视,看不出是信还是不信。

    “当然,这我什么有好瞒你的。”罗琪说道。

    “那你怎么突然取消了和父亲的旅行计划?”宫欧两步走到她面前,黑瞳咄咄逼人地凝视着她,“母亲,请你诚实地告诉我。”

    罗琪被儿子身上的魄力和气场压得有些弱,她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眸光轻晃,说道,“那是因为你父亲又有新购入一个酒庄,忙着处理那些。”

    说得句句在理,天衣无缝。

    “……”

    宫欧直直地盯着她,没有声音,薄唇紧抿着,他的脸冷如冰雪,看不出更深的情绪。

    “走吧,亲爱的,我们回去,你父亲见到你一定很高兴。”

    罗琪微笑着说道,一再急着将话题带回去。

    她不想再和宫欧讨论时小念的事,更不想看到宫欧为时小念再动怒。

    闻,宫欧忽然低笑一声,冷冷的,“呵。”

    “……”

    罗琪怔然地看向他。

    “我会和你回去的。”宫欧盯着她,一字一字从薄唇间说出口,“没找到时小念之前,我会一直跟着你。”

    罗琪的脸刹那变得有些僵,看着宫欧,“我说了,我没抓时小念。”

    “你不是嫌儿子一直没时间陪你么,现在我有时间,我陪你!”

    宫欧道。

    时小念一天见不到,他陪她一天;一年见不到,他陪一年;一辈子见不到,他陪一世。

    罗琪的眼角轻轻抽搐了下,有些勉强地露出一抹笑容,“我当然欢迎你陪着我,只是,你不用管n.e么?”

    “不管了。”

    宫欧直接道。

    “……”罗琪蹙眉看着他,没说什么,往前走去。

    宫欧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罗琪无声地叹了口气,她的儿子情商真得特别低,复杂的智能机器人都能研发得完美,却不懂,他表现得这样在乎时小念,她更不会告诉他下落。

    幸好,时小念藏的那个地方是她丈夫亲自选的,那个地方没有信号,僻静没有人烟,宫欧短时间内是找不到的。

    等时间一久,也许,宫欧就能放弃寻找时小念。</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