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375章我不爱你了,宫欧
    >    “……”宫欧站在她面前,不发一。

    时小念继续说道,“第二,我们身份地位不匹配,宫家不会允许我的存在。”

    “这事我来解决!”

    宫欧厉声道,既然他决定了要回她,他什么都不在乎,就要两个人在一起。

    她是他的。

    他就要她,谁都阻止不了。

    “第三,就是席钰的事。”时小念一双眼睛清澈地看向他,声音有着一抹苦涩,“我现在才明白你当时心里是藏了什么事,其实换作我是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段过往。尤其是,也许你哥哥是在去见他的路上而出的事。”

    宫欧很敬佩他的哥哥。

    那个坎,他很难过去。

    “我已经接受了!”宫欧立刻说道,没有一丝的犹豫。

    “真的吗?如果我们整日相处的话,你真的可以看着我这张脸,不会想到我弟弟吗?不会想到你哥哥有可能是因为去见……”

    “够了!”

    宫欧拧眉,打断她的话,不容许她继续说下去,脸色难看得厉害。

    时小念苦笑一声,“看,其实你到现在也不能完全接受,或许,你在心底都是恨着我弟弟的吧?”

    如果不是因为席钰,也许,宫彧不会死。

    他就不会失去最敬重的亲人。

    “在我眼里,你和席家没有半点关系!”宫欧在一边坐下来,脸色冷峻。

    “不,我已经回了席家,我爱我的父母,我也爱那个我未曾见过一面的弟弟。”时小念慢慢说道,“他们和我有关系。”

    席家是真的对她很好。

    她很珍惜来之不易的亲情。

    宫欧抬眸,一双眼睛锐利地瞪向她,手握紧成拳,咬了咬牙,过了片刻声音有些僵硬地道,“你给我时间,席家我也能接受!”

    闻,时小念呆呆地看着他,心口掠过一丝锐痛。

    他要选择接受这一切?

    何必呢,还不够伤痕累累吗。

    因为她,要给自己强加那么多不必要的情绪。

    “没必要,你选择介意我能理解,不要为难自己。”时小念的睫毛轻颤,选择在他说之前抢先一步开口道,“还有第四,就是席钰这件事带来的后果,你已经讲给我听了。”

    “我不会让你死!”

    宫欧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一双眼睛瞪着她,咬字用力。

    “那你保证自己吗?”时小念抬起脸看向他,故作冷漠而讽刺地反问道,“你的伤还不够多么?如果你伤了,你能保护好我吗?如果我出事,你又能拿你父母如何呢?这就是第五条。”

    这世界上再强大的人都伤害不了自己父母,除非他完全将孝道贱踏在脚底下。

    “……”

    宫欧沉默了,站在她面前,呼吸变重。

    “第六条,你已经订婚了。”时小念说道,其实她并不想这样条理分明地谈他们不合适的原因,这就像他们分手的时候,只剩下冷冰冰的分手合约。

    可她必须这么做。

    她要拉他远离深渊。

    “那只是宣誓,没有进行订婚大典!”

    “在贵族内部宣誓不就代表不可更改么?”时小念苦笑着说道,这种话她听过不止一遍了。

    “这些事我都可以解决,不用你管!你只要跟我走,我什么都能改!”

    宫欧的语气偏执地说道。

    时小念站在那里,笑容更加苦涩,“怎么更改呢,再用一只耳朵去吗?非要伤到那个地步吗?”

    “我愿意!”

    “可我不愿意。”时小念注视着他的眼睛说道,声音清柔而苦涩,“第七条,因为我们有一对双胞胎。”

    闻,宫欧的眼睛里掠过一抹深光,像个孩子般急切,“对,就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一对双胞胎,我们就更应该在一起!你不是一直想有一个家吗?”

    “为了他们,我们更应该保重自己,不是吗?”时小念反问道。

    “……”

    宫欧死死地瞪着她,和她的思路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们复合,宫家会伤害我,甚至会杀了我,兰开斯特家族和莫娜会憎恨你。”时小念的眼中一片涩然,语气平静,“其实我们现在这样最好了,我们分开,那些伤害就不会接踵而来。我们不能有一个家,可我们能选择做让人省心的儿子、女儿,做子女坚强的父母。你说对吗?宫欧。”

    宫欧站在她面前,一双黑眸定定地看着她,半晌,他道,“为什么你现在变得这么能说会道?”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原来要分开,可以说出这么多的理由。

    “我只是明白了一句话,形势比人强。”时小念低垂着眼说道。

    被宫家放在高塔的半年里,她已经被磨去所有固执的棱角。

    她现在,必须为自己的双胞胎想,起码,她不能让两个孩子失去妈妈或爸爸。

    “做人省心的儿子、女儿,做子女坚强的父母,那我呢?我在哪里?”

    宫欧问道,这句话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问出来的。

    她什么都考虑到了。

    那他呢。

    他在她的哪里。

    “宫欧……”他还活着,就像母亲对她的期盼一样,不需要有大成就,不需要赚多少钱,只要活着。

    她只要他健健康康地活着,身上不再为她添任何一道伤痕。

    “还剩下三条,你还没说。”宫欧再次打断她的话,“我说过,你要是说不出十条,我们就是合适!”

    如此霸道。

    时小念站在那里,目光黯了黯,伸手拨开肩膀上的叶子,有些迟疑地抿住唇。

    她看着他额头上的伤口,“这些理由还不够吗,我可以不说么?”

    她不想把他伤得更深。

    说到这里还不够么。

    “不可以!要说你今天就说个痛快!”

    宫欧强势地说道,抬起手伸向她的脸。

    时小念下意识地偏过脸。

    这么怕他碰她。

    宫欧的眼中掠过一抹失望,他并没有碰她,伸手直接将她身后的藤蔓一把扯下,丢在地上,薄唇间吐出一个字,“说!”

    时小念看着地上的叶子怔了怔,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成拳,指甲深深地掐进自己的手掌心里,感到一丝锐痛。

    说个痛快。

    伤个痛快。

    时小念深呼吸一口气,这才一脸平静地说出来,“第八,我爱的累了;第九,我爱的怕了;第十,我没力气去爱了。”

    三条,她一口气说完。

    话落。

    整个亭子都安静了,连风声都没有,一切是那么静谧。

    宫欧站在她面前,身形高大,强大的气息包围着她。

    良久,他低沉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呵,这三条才是重点吧。”

    他嘲弄地冷笑。

    什么怕死,什么为女儿为父母,都是假的。

    这三条才是真正的理由。

    “就当是吧。”时小念低着头说道,诚实地说道,“也许,当初你把席钰的事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可能还有勇气和你在一起,可现在,我真的不敢再爱了。”

    “……”

    宫欧的身体僵硬。

    “这么久过去,我已经习惯现在的生活,风平浪静,无波无浪,挺好的。”时小念淡淡地说道,“你不要我,也可以不被我牵累,不会再为我去反抗自己的父母。”

    “我谢谢你的好意!我用不着你替我考虑!”宫欧低吼出来,声音中夹杂着浓烈的怒意。

    他生气了。

    时小念抬起眼看向他。

    宫欧正恶狠狠地瞪着她,咬着牙道,“何必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说得你好像给我找了一条最好的路一样!你为什么不直接说,你就是不爱我了?”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他。

    “说啊!”

    宫欧歇斯底里地吼出来,阳光落在他的脸上,丝毫不能柔和他脸上的躁意。

    时小念被他的怒意慑到,她的指甲更加用力地掐进自己的掌心里。

    如果这样说,一切都能维持平静现状的话。

    “对,说那么多其实都是借口。”时小念双眸平静地注视着他愠怒的脸,“在英国被囚禁的那半年,我一天比一天恨你,我甚至告诉自己,我恨你一辈子,我诅咒你一辈子不会幸福。可现在,你突然告诉我,一切都是误会,其实你一直都爱我,一直没放弃我,我根本转不过弯来。”

    “……”

    “说穿了,那半年的时间已经把我对你的爱彻底磨灭了,不剩一丝一毫。”时小念说道,“所以即使现在误会澄清了,我对你……也没了之前的那种感情。”

    “……”

    宫欧站在那里,一双黑瞳死死地瞪着她,咬牙切齿地道,“你再说一遍!”

    “我不爱你了,宫欧。”时小念注视着他的黑眸说道,“那半年里,我的爱已经消失殆尽,对不起。”

    对不起。

    她居然和他说对不起。

    呵,她被他母亲抓了囚禁半年,出来说不爱他,很正常,太正常了,她居然还礼貌地和他说对不起。

    宫欧死死地盯着她,一句话都没有,就这么瞪着她。

    时小念看着他,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澈中透着一抹坚定,“宫欧,我们就这样吧。”

    “如果我不同意呢?”

    宫欧问道,呼吸沉重。

    “宫欧,莫娜这个人的很多品性我不赞同,但我无法否认,她是爱你的,她也是能帮到你的女人。”而她不是。</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