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397章包含在早饭中的刷牙
    >    “你为什么不看我?”宫欧不满她这样半阖着眼睛。

    “我是来做早餐的。”

    “做早饭你不用看我,不问我想吃什么,做出来我不满意你不是白做?”

    宫欧反问道。

    时小念的睫毛动了动,抬眸看向宫欧,“那你想吃什么,我去买食材来做。”

    “我想吃的?”宫欧低眸深深地凝视着她,薄唇微掀,喑哑地开口,“我要的食材如果花钱就能买到的话,我早买回来了!还用得着你?”

    “……”

    时小念呆呆地看向他,眸光微闪。

    她被紧紧裹在被子里,宫欧低眸盯着她,视线落在她淡粉的嘴唇上,眸中多出一抹迷离沉醉。

    空气中静默。

    宫欧低下头,薄唇慢慢靠近她。

    “……”

    时小念几乎连呼吸都摒住,他的呼吸温热地喷薄到她的脸上,她知道她应该推开他,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狠心一点、决绝一点。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了力气。

    她抗拒不了。

    她紧盯着他的薄唇,看着他薄唇一点点落下,她一动不动地躺着,没有抗拒,没有挣扎。

    宫欧的吻却迟迟没有落在她的唇上。

    宫欧的薄唇在她的唇角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停下来,隔着空气慢慢移动着嘴唇,鼻子抵着她的鼻尖,辗转而侧,一点一点在她唇的上方游移。

    这种暧昧比直接吻下来更为致命。

    时小念的呼吸都几乎滞住,宫欧一手扶上她的脸,他的手指很凉,指腹轻抚着她的脸庞,轻轻地抚摸着。

    她的脸柔软极了。

    他的脸庞就在她的眼前,她一抬眸就完全落进他如深海般的视线中,一颗心悸颤不已。

    时小念不由得闭上眼睛,任由他为所欲为。

    最后一天了,不是么。

    忽然,隔着被子的重量忽然减轻。

    时小念诧异地睁开眼,只见宫欧已经起来,笔直地坐在床上,一双眸子盯着她,冷冷地道,“起来给我做饭,谁让你躺在床上睡觉的!”

    “……”

    这脸变化之快让时小念叹服。

    是她要睡的么,不是他把她裹进被子里的么?

    “还不起来?”

    宫欧从床上下来,站在床边,一脸冷漠地瞪向她。

    “哦。”

    时小念应道,正要掀开被子,忽然发现连手臂都伸展不开来,整个人都被锁住在里面,挣扎不开来。

    这被子怎么跟被锁住一样。

    时小念拼命挣扎。

    宫欧看过去,就见时小念跟条毛毛虫一样在蠕动,柳眉蹙着,腮帮子鼓着,拼命地在灰色被子里扭动,那模样可爱极了。

    看她这样,他的唇角不由得噙起一抹笑容,冷漠消散。

    时小念挣扎不开,连手都伸不出来,索性在床上滚了一圈,将被子展开。

    她使出全力滚着,结果用力过猛,人一直往边上滚去,宫欧的目光一深,连忙伸出手拦住她的身体,动作间带着紧张,生怕她会摔下来。

    时小念一半身体压在床边,一半悬空,差点摔下来,她抬眸对上宫欧的视线,“谢谢。”

    “少跟我来这一套虚伪的!”

    宫欧将她扶正,收敛起笑容,冷冷地瞪她一眼,然后走向浴室。

    时小念坐在床边,缕了缕有些凌乱的长发,然后站起来,将被子整理叠好,朝浴室那边扬声喊道,“那我出门买菜,你要吃中式早餐还是什么?”

    “时小念,你想的美,早餐太简单,我要吃午餐!”

    宫欧不悦的声音传来。

    真容易生气。

    “好,我出去买。”时小念说道,这一顿饭,他想吃什么她都会为他做的。

    说着,时小念正要出门,宫欧的声音再次传来,霸道地命令她,“给我进来!”

    “……”又做什么。

    时小念不解地走进浴室,就见宫欧站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戴上耳钉,看也不看她一眼说道,“把牙膏给我挤上。”

    挤牙膏?

    时小念一脸莫名,“你是让我来做饭的,不是挤牙膏的。”

    “不刷牙怎么吃饭?”宫欧转头睨她一眼,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我说的做饭就包括挤牙膏!”

    这理由真是强大。

    她到现在才知道做饭原来还包括这个。

    “您说的真有道理。”

    时小念说道,无奈地走向前拿起牙刷,给牙刷上挤上牙膏,然后递给宫欧。

    宫欧双手按在洗手台上,微微俯下身,直接冲她张开嘴巴,洁白的上下排牙齿咬紧。

    那牙齿白得晃眼,时小念无语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刷牙。”

    宫欧认真地说道。

    “你的做饭还包括刷牙?”这饭包括得真多。

    “嗯哼。”

    时小念猜到了,很是无奈,看着他整齐的牙齿,她忽然想到什么,苦笑一声,“你上下排牙齿的咬合度确实挺好的。”

    宫欧站在洗手台前,闻,想到当时他是怎么同时小念分的手。

    当时他找尽理由。

    当时最绝情的是他,现在,最后悔的也是他。

    他的目光幽深,盯着她道,“你说过,你是被时间磨灭了感情,那如果一开始我就没有和你提分手,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结婚了?”

    时小念站在他旁边,拿着牙刷的手僵了僵。

    是吧。

    如果是那样,他们在和宫家断绝往来的前提下结婚,诞下双胞胎,不用牵扯进兰开斯特家族,而席家对她来说还是没有亲情的陌生存在,很多事都不会夹杂进来。

    她就不会去顾虑那么多。

    “刷牙吧。”时小念没有回答,抬起手将牙刷靠近他的嘴唇。

    宫欧的眸子黯了黯,俯下身凑近她的牙刷,让她替他刷牙。

    这是她第一次给宫欧刷牙,很匪夷所思,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白色的泡沫沾在他的牙齿上,时小念认真仔细地替他刷着牙,细细地刷着,宫欧双手按在洗手台上,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她。

    时小念低垂着眼,不去正视他的目光,“刷好了。”

    她将牙刷和杯子放下,然后自觉地去拿毛巾。

    不用说,他的做饭中肯定还包括了替他擦脸。

    果然,宫欧掬起一把水泼到脸上,透明的水珠溅在他的脸上,顺着脸的轮廓滑落下来,勾动着无限的性感与魅力,下一秒,他就直接将俊庞往时小念手中的毛巾上蹭去。

    他动着头,水珠全甩到时小念的身上。

    时小念往后一步,低声说道,“你别动,我帮你擦。”

    “嗯。”

    宫欧低低地应了一声,站着没再动。

    时小念拿着毛巾替他仔细擦脸,小心翼翼地避过他额角的伤口,那里的纱布已经除去,只剩下一条较细的伤疤,不知道这疤颜色会不会褪。

    幸好是在额角,有短发挡着,也看不太出来。

    给他擦完脸,时小念将白色毛巾一点点移开他英俊的脸,深色凌厉的眉,较长的睫毛,接着便是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睛,深得摄魂。

    时小念转过目光,将毛巾移开,然后绞干,挂起来,人往外走去,“你休息吧,我出去买菜。”

    “你就这么出去?”

    宫欧跟着走出来问道。

    时小念回过头,疑惑地看向他,“怎么了,我这样有什么不对么?”

    买菜需要怎么样。

    “我还没去,你怎么去?”宫欧盯着她道。

    “你要和我一起去买菜?”时小念瞬间明白他的意思,错愕至极。

    “这饭是做给我吃的,我当然要去,谁知道你会不会图简便全给我做最快最差的!”

    宫欧走到她面前说道,解开身上睡袍的腰带,脱下睡袍就丢到地上,露出精瘦、性感无比的胸膛。

    “……”

    时小念呆住,没想到他会这样,连忙背过身去,但宫欧的身材还是深深地印进她的脑子里。

    这男人懂不懂避讳。

    时小念咬了咬唇,听到身后传来穿衣服悉索声,没有离去,背对着他问道,“你不能和我去,谁不认识你呀。”

    “那这样呢,总没人认识我了。”

    宫欧说道。

    闻,时小念回过头,就见宫欧站在她面前,俊庞上戴着一个黑色口罩,而精实的胸膛仍然是赤luo的。

    “……”

    她以为他在那里穿衣服,没想到他只是戴了个口罩而已。

    时小念立刻闭上眼。

    见状,宫欧不屑地冷哼一声,“闭什么眼睛,好像没见过似的。”

    “……”

    时小念的脸颊发热,窘迫极了,“宫欧,你真的只是让我来做饭的?”

    做一顿饭他搞这么多的名堂。

    她的问题问出,没人回应她。

    卧室里很安静,只剩下一点很轻的悉索声,但这次时小念不再轻易睁开眼睛,就这么站着。

    空气里越来越宁静,静得什么声音都没了。

    时小念有些讶异地等了很久,久到她以为房间里已经没人,才慢慢睁开一只眼睛试探地往前望去。

    空空如也的卧室,地上掉落着宫欧的睡袍。

    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时小念弯腰捡起睡袍转过身,就见宫欧站在门口,慵懒地靠着门,身上穿戴完毕,长裤的线条笔直,双腿恣意交叠着,衬衫洁白干净,不染一点尘埃,一张脸戴着口罩也看得出是面无表情。

    他就这么注视着她,黑眸深幽,一字一字道,“什么叫真的假的,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和你开玩笑?”</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