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399章在让我帮你试毒么?
    >    “他们说我们身上自带秀恩爱的背景音乐,那是什么音乐?”宫欧很想知道,停下脚步,黑眸深深地盯着她。

    他的话音刚落,超市的广播里响起音乐声,是梁静茹的一首老歌,那独特的声音在超市每个角落里响起——

    “分手快乐,请你快乐,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然后,时小念就看到宫欧的脸黑了,都快和口罩一个颜色了。

    大概是放错了音乐,广播很快便掐断音乐,传来一些优惠促销的广告声音。

    但宫欧的脸再没好看过,周身散发着濒临边缘的怒意。

    “呃,走吧,继续买菜。”

    时小念讪讪地说道。

    “这家超市的菜都是臭的!走!”

    宫欧直接把购物车往旁边一推,拉着时小念转身就走,头也不回,什么菜都不要了。

    两人碾转三家超市才把菜买齐,其中超市一播放到悲情的音乐,宫欧调头便走,不管看中多少的菜。

    就这样,等买完菜已经是上午十点。

    没有保镖和助理跟着,宫欧亲自提着购物袋放到车上。

    时小念坐到副驾驶上,手上只拎着一袋暖暖的包子,她系好安全带,然后打开纸袋,里边的热气伴着香味喷薄而出,令人食指大动。

    宫欧关上车门,时小念把纸袋递给他,说道,“都十点了,你早饭还没吃,吃点包子垫垫肚子吧。”

    回去做午餐也不可能那么快做好。

    宫欧瞥一眼,眼中满满的都是嫌弃,“不吃。”

    “……”

    难伺候的人。

    宁愿饿也不吃东西。

    时小念准备将纸袋封上,忽然想到宫欧没吃早饭,她也没吃。

    包子热腾腾地散发着香味,时小念闻着有了些饿意。

    她摘下脸上的口罩,吹了吹热气,伸手拿出一个小巧的包子放到嘴里咬上一口,汁多皮薄,味道很不错。

    时小念张嘴正要吃第二口,忽然感觉到脸上麻麻的,她转过头,只见宫欧双手按在方向盘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确切地说是在盯着她的嘴巴。

    “……”

    时小念咀嚼的动作不由得停下来。

    下一秒,包子就被宫欧抢了过去,就着她刚刚吃过的地方一口咬下去,薄唇微动,吃相优雅,唇上不沾到一点油渍。

    “包子还有。”

    时小念把纸袋递给他,她买了一袋的包子。

    “不吃。”

    宫欧睨一眼仍是一脸嫌弃。

    “好吧。”

    时小念不强迫他吃东西,伸手拿起一个包子咬上一口,还没尝出味道来,手上的包子就被宫欧夺过去,他三口两口解决掉。

    她一脸无奈地看着他,将手上的纸袋再次递向他,“你吃完整的,干嘛吃我咬过的。”

    多不卫生。

    “不要。”宫欧看都不看纸袋一眼,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你还吃不吃了?”

    “……”

    他就喜欢吃人口水是吧?

    时小念又尝了一个,只咬一口又被宫欧抢掉,好像她吃过的包子才是人间美味。时小念默默地看着他,“你是在让我帮你试毒么?”

    非要她吃一口,他才肯吃。

    “你管我。”

    宫欧再次从她手里抢走一个包子放进嘴里,咀嚼着,看着他这样,时小念忽然意识到什么,心里不太好受。

    时小念默默地咬着包子,直到差不多能让他吃个半饱,便停下没再吃包子。

    她不吃,宫欧也不吃。

    他拿起湿纸巾擦手,再擦干,最后开车离去。

    回到天之港,宫欧照样亲自将东西提上楼,提着六个沉甸甸的购物袋,不用时小念分担一分。

    一进门,封德立刻迎出来帮忙。

    紧接着,宫欧去做运动。

    封德打扫着房子。

    时小念一个人走向厨房,拿下白色围裙系上,然后开始处理食材,将先要过水浸泡的泡起来,把蔬菜洗净。

    时间悄然过去。

    一个人准备十菜两汤不是件简单的事,几个锅子同时开火,煲汤的在煲,炒菜在炒,清蒸的在蒸。

    时小念在流理台前忙得团团转,脸上渐渐渗出汗意。

    蓦地,她余光中见到一个身影,是宫欧,他靠在厨房门口。

    她没去看他,只顾盯着一个个锅子。

    “做几道菜了?”

    宫欧低沉的询问传来。

    “三道炒菜好了。”时小念说道,将一盘菜盛出来,搁到一旁,盖上餐盖,不让热气冒出,然后继续做别的菜。

    “这么快。”

    宫欧说道,走到冰箱前,从里边取出一瓶冰水仰头喝了两口,然后就站在那里盯着她炒菜,不时发出不满的声音,“你做菜速度太快了,慢一点,有什么好急的。”

    “……”

    她哪有急,她是按正常速度做的。

    时小念弄不懂宫欧又搞什么名堂,索性不理他,径自做自己的菜。

    宫欧在一旁一直指责着她。

    “看看,那个牛腩都没有熟,这汤都没有熬透,时小念,你会不会做菜?”

    “那个肉熟了吗你就盛出来,你想吃死我?”

    “为什么那个不多炒一会,这菜为什么这么简单,你摆盘花点心思好不好。”

    “我宫欧用餐一向讲究,你拿菜雕个花样,不用太复杂,雕幅《清明上河图》就行了。”

    拿菜雕个清明上河图。

    他怎么不让她雕幅万里长城呢。

    时小念忙近三个小时还没忙完,一脑门的汗,思考怎么做菜都来不及,还被一个门外汉不停地在耳边念叨,念得她耳朵疼。

    她终于受不了,拿着铲子转过身冲宫欧道,“宫欧,就你那只能做做蛋炒饭的水平就别来指挥我了行不行?我就算不知道怎么做菜,肯定也比你厉害那么一点点。”

    她说完,整个人就僵在那里。

    只见宫欧穿着一身纯白的运动服站在她面前,手上拿着一瓶水,短发湿着,微显凌乱,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双瞳直直地盯着她。

    他的眼眶……是红的。

    “……”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他。

    他竟然红了眼眶。

    时小念的呼吸刹那间摒住,心脏的位置泛着微微的疼痛。

    她突然明白过来,他说那么多指责那么多,是想让她做菜做慢一点,好让她留下的时间长一些。

    菜已经做到第四道,她很快就要离开了。

    “看我干什么,继续做你的菜!”宫欧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睛出卖了自己,恶狠狠地说道,“好好做!不准乱做!”

    “知道了。”

    时小念收回自己的视线,转身走到锅子前,关掉火,伸手就往锅子上抓。

    “你干什么!”宫欧一把攥住她的手臂往她往后扯,瞪着她道,“你疯了,手往锅子上抓!”

    时小念被宫欧及时往后攥了一下,没有伤到,但手还是碰到一点,烫得很疼,但她不敢表现出来,只淡淡地笑了笑,“走神了。”

    她明明是要去拿盘子的,结果却抓向锅子。

    “你再走神一点,这手就废了!”宫欧瞪着她狠狠地斥道,满身怒气,伸手就戳时小念的脑袋,“做菜都不好好做,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慕千初还是狗屎?”

    时小念被他戳得脑袋疼,连连往旁边侧过去,没有还手,低声说道,“少说脏话。”

    “行,下次我不说慕千初了。”这话是太脏了。

    “……”

    时小念无语。

    宫欧抓起她的手,眉头紧拧,“怎么样,有没有烫伤?”

    时小念连忙收回自己的手,抬眸,看向他眼睛中的红,连连摇头,“没有,我没烫到。你站一边去,我继续做菜。”

    “怎么,嫌我站着碍事?”

    宫欧脸色不豫。

    “我没有。”

    “你就有!”宫欧瞪着她,“做你的饭,我在这里盯着你,省得你乱来!”

    “……”

    她哪有乱来。

    时小念抿住唇,拿起盘子开始盛菜。

    菜一道接着一道地做好,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

    时小念第一次开始讲究摆盘,她把菜剪成枫叶的形状围着盘子上贴上一圈。

    她雕不出《清明上河图》,但做摆盘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可时间再久这菜还是有做好的时候。

    就像她和宫欧之间,纠纠缠缠,总有彻底结束的一天。

    这种结束,没有恨,没有怨,没有特别深的误会,只是看清了,懂得了,才会结束。

    宫欧曾经说他要他们之间是和平分手,这一回是真的和平了。

    他不闹,她不吵。

    时小念低眸看着面前的盘子,将最后一片剪成枫叶的菜贴到盘子上,宫欧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结束了?”

    “嗯,结束了。”

    时小念端起盘子,对上他越发泛红的眼睛,他站在那里,像个受了委屈却不敢哭的孩子,红着一双眼睛看她。

    她低眸,端着菜往外走去,将一道道菜搁到餐桌上。

    封德还在拿布擦着柱子,不时朝餐厅的方向望去。

    明亮的餐厅里安静无声,桌上的菜肴精致美丽,飘散着香气,宫欧坐在餐桌前,一双眼睛盯着桌上面的菜。

    时小念拿了两双筷子走过去,将一双筷子递给宫欧,正要坐下,就听宫欧低沉的嗓音响起,“谁让你坐下吃的。”

    “……”

    时小念僵站在那里。

    “你可以走了。”

    宫欧说道,语气冰冷。

    “……”

    时小念错愕地看着他,她以为,他的做饭中也会包括让她陪他吃饭,竟然没有这么一项么?</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