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449章财主家的小姐
    >    时小念同宫欧坐直升飞机抵达白沙群岛。

    直升飞机飞行在岛屿上空,宫欧低眸望一眼,从天空往下看白沙群岛非常壮观,岛上以白色建筑为主,树林一块一块设置得尤其讲究,更有城墙修筑,俨然一副抵御外敌的姿态。

    宫欧转头看了一眼时小念。

    “看我做什么?”

    时小念问道。

    “不错啊,财主家的小姐。”宫欧上上下下地睨着她。

    时小念窘,随即又觉得忿忿不平,“这可是群岛,在你眼里就是一个财主家?”

    虽然她也不知道席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具体有多少势力有多少财力,但能拥有白沙群岛,也不能只算个土财主吧。

    “你喜欢群岛?我分分钟给你买十个。”

    宫欧不可一世地道。

    时小念气结,“你不是说钱都因为办订婚典礼耗空了吗?”

    他还说她败家,真是的,订婚典礼又不是她要求弄得那么盛大的,也算她的错。

    “哦,对。”宫欧作恍然大悟状,挑了挑眉,一脸邪气,“忘记我已经是个被女人掏空的男人了。”

    “……”

    时小念伸手打他。

    谁掏空他了,前前后后,她又没主动花过他钱,连给小葵买东西都是她拿自己的存款在花。

    飞机一落地,就有穿着手工缝制的男人迎上前来,恭敬地朝他们低头,“大小姐,宫先生,你们来了,这边请。”

    进入视线的是十分高的城墙,墙上擦得干净,但还是不免布上一些老旧的痕迹,让城墙显得复古。

    大门前种植着极其稀少而珍贵的植物。

    时小念转眸看向宫欧,宫欧抬眼淡淡地扫了一眼周围,眼中没有惊艳,也没有看不起,就这么看着。

    “我们走走吧,不坐车了。”

    时小念拒绝他们坐车的好意,挽着宫欧的手臂往里走去,见宫欧一直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不禁问道,“你在看什么?难道是在和你们英国宫家在做比较。”

    “没什么可比的,父亲重视门面,自然修建得要比这里富丽堂皇。”

    宫欧说道,黑色的皮鞋踩在石砖路上,踩过上面的青色苔痕。

    两人一路往里走去,沿路两旁都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有一簇花丛在这个季节开得特别鲜艳。

    这里的设计不如帝国城堡空旷干净,这里的路细而幽长蜿蜒,剩余的都被植物和建筑物充斥。

    “你别看了。”

    时小念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为什么?”

    宫欧低眸睨向她。

    “因为你现在看什么我都觉得你在心里暗想,土财主,暴发户。”时小念说道。

    宫欧勾唇,修长的手指划过一旁的花,蓦地伸手一折,折下一枝花递给到她面前,漆黑的眸幽深地凝视着她,薄唇微掀,嗓音低沉性感,“那财主家的小姐,愿意让我做你的长工吗?”

    时小念被逗笑,然后挺了挺背,收敛笑容,接过鲜花,一本正经地道,“荣幸之至。”

    “嗯,我也觉得你挺荣幸的。”

    宫欧颌首。

    时小念笑,一转头,只见一行下人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此刻都低着头微笑,礼貌地不打扰他们。

    “走吧。”

    时小念挽着宫欧走进去,走到一幢建筑大楼前。

    徐冰心已经站在那里等候着,她穿着一袭温婉的长裙,站在一棵树下,旁边种植着很大一片的芦荟,见到他们,徐冰心立刻开心地迎出来,“小念。”

    时小念松开宫欧的手,走上前拥住徐冰心。

    徐冰心在她的脸上亲密地亲了一下,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回来之后我一直想念着你。”

    “我也是,母亲。”

    时小念笑着说道,松开徐冰心。

    徐冰心转眸看向宫欧,宫欧笔直地站立在那里,朝她颌首,“伯母。”

    “宫先生那么忙还特地飞过来接我,我实在过意不去。”徐冰心说道,看向宫欧的眼中带了许多赞赏,“来,进去坐吧,风尘仆仆也累了。”

    时小念被徐冰心拉着走进去。

    宫欧低眸看向自己的手臂,没了一只纤手挽着他,顿时感觉空了。

    他冷着脸往里走去。

    三个人坐在客厅里,徐冰心亲自为他们泡咖啡,宫欧一直盯着时小念,示意她开口说话。

    时小念被宫欧看得皮肤都发麻了,便朝徐冰心道,“母亲,父亲呢?”

    “他最近和千初忙着呢,这一个星期我都没见到他的面。”徐冰心站在那里用机器磨上咖啡豆,转身走向他们,“我说今天你们要到了,他也抽不出空回来。”

    “看来我这次见不到父亲了。”时小念说道,手上拿了一块切好的水果递给宫欧,嘴上道,“那母亲的行李收拾得怎么样了,我们今天晚上走。”

    “已经收拾好了,宫先生忙碌,我不会要你们等的。”

    徐冰心微笑着说道。

    说话间,外面有人端着一件件礼品走进来,珠宝首饰、营养补品、画作珍藏一应俱全,全部往里边搬。

    “宫先生太客气了。”徐冰心向宫欧点点头。

    “只是一点心意而已。”

    宫欧淡淡地道,往时小念那边坐了坐,不好在徐冰心面前太放肆,索性用脚勾着时小念的腿,在她的腿了磨蹭着。

    “……”

    时小念无语,手按住他的膝盖,结果手立刻被宫欧握住。

    十指相缠。

    和徐冰心聊了一会订婚后的家常,徐冰心去盯厨房做的晚餐。

    “我要去看你的房间。”

    宫欧在时小念耳边低语。

    “在楼上。”时小念端着咖啡杯站起来,领着宫欧往楼上走去,“认回父母以后,我就搬到这里来住了。”

    时小念站在一扇圆拱形的门前,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宫欧推开房门,抬起腿往里走去,很干净的房间,80个平方左右,布置得全是少女的味道,蕾丝随处可见,一张沙发上还放着一个大型布偶熊,书架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书籍。

    “这不是你的风格。”

    宫欧低沉地道。

    他去过她从前租的房子,那里边小得跟个巢穴一般,风格清爽,没有这么少女。

    “是母亲布置的,她觉得这样好看。”时小念笑着说道,把咖啡杯放到一旁,上前打开两个窗户,让外面清新的空气飘进来。

    宫欧四下环视着,这里就是她生活了快三个月的地方。

    他站到书架前,低沉地道,“这些书你没看。”

    上面的书一看就全是崭新的,如摆设一般,没有一点翻动过的痕迹。

    “是啊,我都没看过。”时小念头也不回地说道,伸手整理着窗帘。

    “为什么不看?”

    闻,时小念的目光黯了黯,转过身来望向他,“那个时候,我身体不太好,一天天睡的时间比醒的时间长,就顾不上看书了。”

    宫欧转过头,一双漆黑的眼深深地看向她,薄唇抿紧,身侧的拳头握紧。

    “你说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那三个月,咱们一个养伤一个养病。”

    时小念故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轻快。

    “这种心有灵犀我不要!”

    宫欧冷冷地说道,握紧的拳慢慢松开,朝着她的大床走过去,一张很少女的床,洁白如月的被子,床背的造型就是一个超大型的皇冠,宫欧直接往床上一躺,攥过枕头闻了闻。

    “你闻什么?”

    时小念笑着问道,学着他的模样在床的另一边躺下来,躺在他的身侧,和他完全逆着方向,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复杂雕刻。

    “闻你的味道。”

    “怎么可能还有,我都离开多久了,这上面只有晒被子的阳光味道。”时小念说道。

    “我闻得到。”宫欧说。

    “……”

    “我就是闻得到。”

    宫欧道,人躺在那里,抬起手准确无误地抚上她的脸庞,指腹轻轻划动着,感受着那一抹柔软。

    他的手掌很大,手指很长,她把脸往他温热的掌心里贴着。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床上。

    任由时间在阳光下一点点悄然离去。

    时小念忽然想到一句很老的话,如果这一刻,突然就白头了,突然就天荒地老了,那该有多好。

    “大小姐。”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时小念从床上坐起来,腰上立刻多出一双手,宫欧侧过身体,双臂搂住她的腰。

    被他这样一弄,时小念站不起来,只能出声问道,“怎么了?”

    “有客人到,夫人在盯着厨房,让你下去接待一下。”

    那声音传来。客气?

    时小念有些讶异,随即道,“那你让客人先坐会,我马上就下来。”

    “好的,大小姐。”

    时小念拍拍宫欧的手臂,“你在这里躺会,我下去接待客人。”

    “为什么让你去?”

    宫欧把头靠到她的腿上,不满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母亲一向不让我接待客人的,她怕我应酬多了费神。”时小念心里也同样不解,但既然让她去接待,她就去吧。

    “……”

    宫欧松开了她。

    时小念从床边站起来,还没走,宫欧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门口,黑眸扫她,“走。”

    “你也去?”

    时小念愣然。

    “谁知道那客人是不是男的!”

    宫欧冷哼一声,整理了一下着装便往下走去。</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