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515章时小念跟踪宫欧
    >    得到女儿这么高的褒奖,时小念露出微笑,“谢谢你,小葵。”

    “mom。”宫葵靠近她的怀里,说道,“那我等你回来,我画漂亮的画给你做礼物。”

    “嗯。”

    时小念微笑着在宫葵的额头上亲吻一记,宫葵滑下她的腿,乖巧地替她拉了拉裙子,然后蹦蹦跳跳地离开。

    时小念坐在化妆镜前望着宫葵活泼可爱的模样,目光逐渐黯淡下来。

    一转眼,holy和宫葵都长这么大了。

    她真的很想给他们一个健全快乐的家,可是,也许这永远实现不了。

    时小念拿起唇刷,给嘴唇抹上一点亮眼的颜色,她从化妆镜前站起来,裙摆轻摇,她看着镜中的自己,那是一张好看的脸,身材皎好,凹凸有致,看起来是自信的。

    对,至少看上去是的。

    这个冬天,时小念第一次没有穿羽绒服,拿起一旁的包出门。

    “byebye。”

    宫葵坐在宫曜的身旁向她摇手。

    “bye。”

    时小念向他们摇手告别,走出画廊,往停在不远处的一部车走去。

    那是她租来的车。

    她坐进车里,将暖气调大,打开收音机。

    今天是大年初一,广播里的声音一派喜气洋洋,恭祝市民阖家欢乐、幸福美满。

    时小念静静地坐在车里,抬眸望着辉宏的n.e大厦。

    她再打电话给安妮,安妮酒醒后怎么都不肯说了,怕被宫欧算账,她只有在这里等候。

    这一等,又是七、八个小时。

    从上午等到下午。

    时小念就这么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着,就像宫欧刚回来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等着。

    她等待自己的结局。

    终于,在黄昏来临之前,封德的电话打了过来。

    时小念接起,“喂。”

    “小念,少爷现在要出门了,你让我关注少爷什么时候出门是想和他见一面吗?”封德问道。

    封德对时小念的行动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这个大年初一对时小念来说是个多特殊的日子。

    “他是有公事吗?”

    时小念淡淡地问道,听不出什么语气。

    “我看过流程表,不是公事,应该是私事吧,他不让我跟着。”封德说道,虽然他也不清楚少爷大年初一能有什么私事。

    以前对少爷来说,小念就是他唯一也是所有的私事。

    “我知道了,义父。”

    时小念挂掉电话,手机从手中滑落,眼睛干涩得厉害。

    不让管家跟着的私事。

    时小念想,这猜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可又有一个声音在跳,也许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坐在驾驶座上,抬眸望向n.e大厦,只见大厦的大门被推开,保镖开路,一个颀长高大的身影从里边走出来,是宫欧。

    他今天穿得格外精神帅气。

    鞋子漆黑,长裤裹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身材比例如最完美的黄金分割,他穿着一件墨蓝色的大衣,衬得身姿格外挺拔,一条围巾以随意的手法系在脖间,让他看起来年轻不少。

    时小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得这么清楚,明明他是离她有些远。

    他的短发阳光下染着一层淡淡的金色,英俊无双的脸上戴着一双墨镜,墨镜镜面反着光,薄唇抿出一丝生人勿近的冷漠。

    宫欧从保镖手中接过车钥匙,走向一部跑车。

    不是他以前最喜欢的科尼赛克,病好了,正常了,喜好自然会变。

    跑车的车门被打开,高高的弹起,宫欧坐进去,驾驶着跑车离去。

    时小念连忙跟上。

    他开的是跑车,她很容易跟丢。

    幸好一出科技园区他走的是闹市方向,他开不快车。

    时小念开着车追上,手指紧紧握住方向盘,双眼红缟干涩,紧紧望着前面的跑车。

    跟踪的过程中,时小念的心情沉重。

    她回想起之前有记者采访她,问在她眼中,宫欧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时小念踩下油门,不近不远地跟着宫欧的车,黑色的长睫毛颤动着。

    她想起来了。

    她当时是这么说的,宫欧,他英俊帅气,他或许脾气不太好,但他对身边的人照顾有加。他聪明睿智,他是个专注的男人,无论对事、对人认定了就不放手,他是个能用自己生命去付出一切的人,所以你们看到了n.e手机系统、mr系列机器人,而我收获到一份独一无二的爱情,这份爱情无论他在与不在,都会陪伴我一生。

    现在,她的这份收获要被收回了,是吗?

    时小念望着前面的跑车暗暗问出这个问题。

    自然是没有人回应她。

    ……华天大酒店。

    宫欧的跑车最终停在华天大酒店前的停车白线中,随着他一个帅气的倒车将车停稳,时小念心底最后那一点奢望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华天酒店,当年莫娜就是等在这里准备和宫欧订婚。

    可最终莫娜等到的是宫欧和她的订婚典礼。

    这算什么?

    情感上的报复和讽刺么?

    当年,莫娜被偏执狂宫欧狠狠羞辱;现在,她时小念躲在车里窥视着宫欧和莫娜重续旧缘?

    “……”

    时小念有些大动作地将车停在宫欧车位的旁边,她甚至希冀着他能看到她,然后狡辩、解释。

    可他并没有。

    宫欧没有发现她,从跑车里下车,径自走向大酒店金碧辉煌的大门。

    时小念拿起羊毛绒帽戴上,手指僵硬地将墨镜戴上,推开车门下车,循着宫欧走过的路朝酒店大门走去。

    穿着制服的门童看了她一眼,没认出来,恭敬地请她进去。

    夏雨说过,她时小念就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傻子,但凡她没有走到绝望这一步就不肯放弃,完全不顾自己是否已经血肉模糊,当年对慕千初是这样,再后来等宫欧也是。

    所有人都差不多放弃了,只有她没有放弃。

    夏雨说她好像永远都是记吃不记打,太弱。

    时小念走进装璜华丽的酒店大厅,抬手扶了扶墨镜,往前望去,只见宫欧进了电梯,他伸手按楼层,她微微侧过身体,假装在看前面的琉璃灯饰。

    电梯升了上去。

    时小念走向电梯,抬眸望向楼层,电梯的数字在12层停下了。

    心脏,麻木到已经没有知觉。

    时小念有些僵硬地抬起手按下电梯,走进电梯,按下12层。

    电梯缓缓上升。

    时小念靠在冰冷的电梯壁上,一张擦了粉的脸上凝固表情,凝固她的面无表情。

    电梯门打开。

    时小念走出电梯,入眼便是拐拐弯弯的走廊,宁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房门全部紧闭。

    根本看不出宫欧去了哪个房间。

    她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去往哪里,她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里,她该一扇扇门敲过去,直到抓出宫欧和莫娜,然后争吵、撕吼、揪头发?

    这一刻,时小念忽然迷茫了。

    她为什么要上来,她还奢望什么?

    “叮。”

    电梯突然打开。

    时小念面向墙上的一幅油画,装作在欣赏,视线往电梯那边瞥去。

    两个穿着制服的酒店职员推着餐车朝这边走来,两人小声地八卦着,“贵族小姐入住的待遇就是不一样,老总居然把自己珍藏多年的酒都让送上来了。”

    时小念的身形一僵。

    “你注意点真奇怪,刚前台的莎莎说,宫欧来了,到的就是12层,你说一会我们能不能看到?”

    “宫欧?不会吧,那个时小念不是跟个痴女一样等他好几年。”

    “拜托,上流社会的男女关系乱得半死好不好,今天睡睡这个,明天睡睡那个,不要太平常哦。”

    “哎。”

    两个人小声地说道,边说边往里走去,没有发现站在墙边的女人就是她们嘴里的时小念。

    时小念站在墙边,抬眸望向两个职员的方向,她们在尽头的一间房前停下来。

    门被从里拉开。

    然后,时小念清楚地听到其中一个职员鞠躬,“宫先生,这是莫娜小姐点的酒。”

    “给我就行了。”

    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那个声音是那么熟悉,熟悉到时小念的身体开始颤抖。

    很奇怪,她明明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当事实血淋淋地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浑身的血液突然开始逆流,疯狂地在她的身体里乱蹿,有愤怒、嫉妒、屈辱、绝望。

    她的嘴唇颤栗着,连站都站不稳。

    “砰。”门被关上。

    两个职员笑着离开,一边数着小费一边说宫欧果然和莫娜有一腿。

    两人从时小念身旁离开。

    时小念站在那里,望着走廊的尽头。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上来,她应该在宫欧把车停在酒店前的时候就离开。

    可她的腿却不听使唤地往前走去,一直走到那扇紧闭的门前,时小念抬起手,手僵在半空,却怎么都敲不下去。

    宫欧。

    你欠我一句真话,欠我一个交待。

    时小念伸出手想去敲,拳头却抖得怎么都敲不下去。

    夏雨你看,她也不是敢撞死在南墙的那个人,她怯懦了。

    她一步一步往后退去,退到墙上,双眼通红地看着那扇门,她想象不出门的那一边有多少旖旎。

    记忆像泄了水的匣子,不断地倒进她的脑海里。

    宫欧告诉她,他就是她的家。

    宫欧站在mr系列机器人的发布会,向全世界公布他们的恋情。</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