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570章你舔什么唇
    >    “你又不是佣人,不用做这些。”

    宫欧沉声道,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红彤彤的。

    闻,时小念开心地微笑,“那我是什么?”

    “……”宫欧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冷哼一声,“我一直承认你是我未婚妻,是你一直在闹。”

    “是是是,我的错,宫大总裁说什么是什么。”时小念走进去,随口问道,“你刚刚开门是做什么?”

    “透口气。”

    宫欧低沉地道。

    “怎么了?是有烦心的事吗?”

    时小念走到落地窗前,搬出一张小桌子,将托盘上的菜一一放上去。

    “没怎么。”

    如今的宫欧是话题终结者。

    “哦。”时小念也没有再问,转眸望了一眼墙上,墙上挂着宫欧的肖像画,她的目光一暖,“这画还挂在这里呢?”

    宫欧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一眼,冷冷地道,“这种东西既没必要挂着,也没必要特意拿下来。”

    “……”

    时小念站在那里咬了咬唇,和宫欧在一起是绝对不能玻璃心的,否则分分钟被虐死。

    她看书桌上文件和书籍堆得高高一层,明白宫欧正在忙着办公,便道,“那我先出去了,你吃完夜宵再忙一会就睡吧。”

    她很识相地准备离开。

    “等下。”宫欧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时小念回头,只见宫欧在小桌子前面坐下来,黑眸看向她,眸色深沉,“过来,我有事问你。”

    “什么事?”

    时小念不解地问道,走过去在他身边的地毯上坐下来。

    “你上次说希望通话的时候能有对方的全息影像出现,再具体说说。”宫欧低沉地道。

    全息影像?

    原来是问她这些事情,他好好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只有在工作时呀?

    时小念坐在那里想了想道,“我只是乱想的,如果打电话的时候,能有对方一个全息影像站在自己面前,就像陪着自己面对面聊天一样,不是很好吗?”

    “好什么好。”

    宫欧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你知不知道人类从发明计算机到如今科技横行,所有功能都包含在一个小小的手机里花了多少时间?”

    “……”

    时小念怔怔地看着他,这和他们聊的有关联么?

    “任何人研发东西都有一个度,全息时代着重于办公,你现在要搞一个全息影像通话,知不知道有多难?它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庞大的独立系统。怎么弄?怎么加进去还能使通话、网络运行流畅?怎么使一个小小的手机承载这么多?怎么确保能申请成功,怎么确保它会普及起来?你知不知道如果要做这个东西,要投入进去多少人力物力,尤其还可能像钱砸进水里,连个响都听不到。”

    宫欧坐在小桌子前面说道,嗓音磁性。

    “……”

    时小念呆呆地坐着,听着他一堆的话,感觉自己像被一连串的炮给轰过,耳朵都嗡嗡地响,她不由得舔了舔唇。

    “你舔什么唇。”

    宫欧冷冷地道,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嘴唇。

    他现在和她说正事,她舔唇是几个意思,要诱惑他么?

    想着,宫欧又觉得自己心烦意乱起来,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我……”时小念的心里生起一种憋屈感,她看着宫欧,弱弱地道,“我只是随便说了一个想法,我不知道它有那么难实现,那你不要做好了。”

    “不要做?”宫欧盯着她,“你提了个建议,说不做就不做?”

    “那建议也是可以被否定的嘛。”

    时小念被他冷冰冰的眼神盯着,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我是总裁,我没否定谁来否定?”宫欧冷冷地看着她,“你怎么那么容易放弃,提了个建议就跑!”

    你怎么那么容易放弃。

    时小念怔住,他又说这个话了,她忽然想起他以前说这个话的时候总是把眼睛瞪得直直的,特别凶,现在是特别冷。

    神情不一样,语气却一模一样。

    果然,骨子里的东西其实并没有完全变掉,对么?

    “宫欧。”时小念看向他,眼中透着崇拜,“也许这个事真的很难,但如果真要做,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

    “……”

    宫欧抿唇,收敛目光。

    “如果连你都做不出来,我相信没人能做得出来。”时小念认真地说道。

    她相信他是无所不能的,他天资聪颖,在科技领域的才华现今社会都无人可以比拟。

    她坐在那里,看向他的目光有着崇拜,那种眼神能将任何一个男人的虚荣心融化,她的一头长发微微有些凌乱,脸上泛着红晕,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娇媚。

    宫欧定定地看着她,时小念将桌上汤的盖子揭开,说道,“好了,先吃夜宵吧,工作的事慢慢来。”

    “我好像有点想法。”

    宫欧猛地桌前站起来,朝着书桌走去,拿起一旁的书籍又开始拼命地翻。

    “……”

    夜宵不吃了?

    时小念将盖子又盖了回去,走到宫欧身旁,看着他在那里翻书,翻着不对他拿起来就要丢,书扬到半空,他似想到什么又收回来,用力地按在桌上。

    时小念对他的这个动作感到有几分奇怪。

    她站在一旁,看着他翻了一会书,就开始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起来,一成串一成串的敲着她看也看不懂的东西。

    时小念望了一眼桌上的菜,想想还是没有提醒他去吃。

    她画画起来也是这样,一旦投入了谁拉也不听,什么都不管就画画。

    时小念看不懂电脑屏幕上的东西,低眸看向宫欧,他坐在那里,身上的衣服熨得妥帖,一张脸庞英俊帅气,五官隐约透着一点混血的味道,漆黑的双瞳盯着电脑屏幕,都不用看键盘。

    工作起来的男人果然是有魅力的。

    时小念低眸凝视着他,宫欧的眉毛颜色很深,睫毛很长,有多长呢,得超过1.5厘米了吧?真想用尺子量一下。

    看着看着,时小念觉得自己的身体热起来,口干得厉害,她摸摸自己的脸,烫得跟要烧起来一样。

    是这书房开的温度高么?

    她体质很冷,现在居然感觉到热。

    时小念舔了舔嘴唇,决定离开去喝水,没有打扰宫欧,时小念小声地往外走,刚走两步就听宫欧低沉的声音传来,“搬张椅子在我身边坐着。”

    “为什么?”

    她口渴,想喝水。

    时小念转眸看向他。

    宫欧坐在那里手速飞快地敲着键盘,头也不抬地道,“你一走,我脑子刚刚想的东西会跟着走掉。”

    “……”

    他脑子里的东西为什么会跟着她走掉?

    时小念莫名地看着他,但还是乖乖地搬了张椅子在他身旁坐下来,安静地看着他工作。

    可他的工作又是她完全看不懂的。

    于是时小念坐在那里越发地无聊,越是无聊她就越是口干,干得她都直舔唇。

    深夜,书房里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

    好难受。好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但只是两杯红酒而已。时小念伸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放在椅背上,继续安静地坐在那里。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半个小时过去,菜都冷掉了,宫欧还是在不停地工作,没有一点收工的意思。

    时小念也只能坐着,都把外套脱了怎么还感觉那么热,她摸着自己的脖子,脖子到脸都像是烧起来一样,烫得不像话。

    时小念很想冲回去洗个冷水澡,但不行。

    她低眸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惧寒,于是都是两三件毛衣叠着穿,穿得很夸张。

    时小念默默地将最外面的一件毛衣脱掉,这才稍微舒服一些。

    但很快,时小念又感觉到不自在了,浑身燥热难忍,嘴巴干得不像话,心脏还跳得特别快。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她想起几年前中过养母的迷药,感觉有点相似,但不一样的是她不觉得脑子浑浑噩噩,只觉得身体热得不行。

    她分不清是不是真中迷药了。

    “……”

    她坐在那里,一口气一口气地深呼吸着,缓解体内的燥热,她伸手摸向自己心口,跳得太快,快得都要跳出喉咙了。

    宫欧坐在那里,打出一段内容后,一回头就见时小念坐在他身旁,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贴身毛衣,白色的毛衣勾勒出她身体的曲线,而她的脸颊是一片通红,双眼迷离,一双手还撩着头发,那模样既清纯又诱惑。

    宫欧以为自己看错了,眼神定了片刻。

    时小念有些尴尬地拿下自己的手。

    “你很热?”

    宫欧问道,她不是怕冷么?

    “对、对啊。可能是空调温度开太高了。”时小念捧住自己的脸道,她现在的脸一定红得跟个酒鬼一样吧,太丑了。

    “我没开空调。”

    宫欧直接揭穿她技劣的借口。

    “……”

    时小念大窘,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低下头。

    “你到底怎么了?”宫欧冷冷地问道,“被人下催情药了?”

    一语道破天机。

    “怎么可能,谁会给我下。”

    时小念立刻失声否认,忽然想到封德给她喝的红酒,她好像记得封德拿过来的时候,酒瓶的木塞已经开了。

    不会吧。

    义父不会这么为老不尊吧。</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