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585章时小念开解宫欧
    >    “你的十天试用期过了,我没理由还拖着。”宫欧理所当然地道,“你怎么想?”

    时小念坐那里,盘着两条腿,手上还抱着一个果盘,拿起一块苹果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点了点头,“好、好啊。”

    她结巴了。

    “嗯。”宫欧见状镇定从容地颌首,“不向媒体公布了,回英国向父母说一声就行。”

    “不公布?”

    时小念有些意外。

    “你之前突然单方面悔婚,又要争抚养权,现在又突然结婚,没什么好的契机,说你是炒作都说不起来,只会说你这个反复无常。”宫欧冷冷地道。

    时小念笑,“你在担心我吗?”

    被他关心的感觉好好啊。

    “没有,既然要结婚,你的公众形象就会直接影响到我,我不给自己抹黑。”宫欧说道。

    “不管,我就当你是关心我。”

    “……”

    时小念满心喜悦地往他肩膀上靠去,感慨地道,“真好,总算把自己嫁出去了。”

    不容易。

    已经是孩子妈了,终于能嫁出去。

    “你很盼着嫁么?”宫欧淡淡地问道,语气听不出高兴还是什么。

    时小念靠在他的肩膀,一听这话不禁想,她要回答是的话,他会不会觉得他求婚晚了又开始自我纠结?

    “没有啊,只要能和你结婚,早晚都行。”时小念抱着水果盘说道。

    “……”

    宫欧坐在那里,冷淡的脸上隐隐浮出一抹笑容。

    “你们要结婚啊?”宫葵站起来冲到他们面前,一双小手摁在他们的腿上,双眼眨巴着,声音童稚可爱。

    “是啊,你开心吗?”

    时小念笑着问道,把果盘放回去,倾身询问宫葵。

    “开心啊。老婆!老公!”宫葵指指她,又指指宫欧,捂着小嘴直乐,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一本正经地道,“你们结婚要生小宝宝啊。”

    这也是从婆媳剧里看来的吧?一听结婚就催生。

    “可是我们已经有你和holy了。”

    时小念摸摸他的脑袋。

    “不行不行,还要还要。”宫葵很严肃地看着时小念,瞪圆了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竖起肉肉的小手指,“我要3个小妹妹,我还要5个小弟弟。”

    “……”

    时小念抚额,这是把她当母猪吗?

    她正要说些什么,宫葵又转过头来,看向宫曜,很认真地问道,“holy,你要几个小弟弟,几个小妹妹?”

    “随便。”宫曜小脸冷酷,继续看着电视。

    “随便啊?那我一个人要啦。”宫葵大为满足地掰着小手指,数啊数的自己都数不清了,冲着时小念道,“我要一百个小妹妹,我还要一百个小弟弟!”

    闻,宫曜坐在那里嘴角抽了抽,想要笑。

    “噗。”

    时小念忍俊不禁,伸手去推宫欧,“你看你女儿,把我当什么了。”

    再生两百个?

    她活都活不到那么久好不好。

    她回头看向宫欧,只见宫欧也正看着她,双眸漆黑却又像是在走神,一张英俊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一点都没投入她们的话题中来。

    “我回房了。”

    宫欧忽然站起来离开。

    时小念坐在沙发上看着宫欧的身影目光黯了黯,怎么回事,他好像一点都不开心似的。

    结婚难道不该开心么?

    宫葵歪着小脑袋站在那里,“dad怎么啦?他是不是不想生小宝宝啊?”

    时小念被宫葵稚气的声音唤回来,抱着她道,“生小宝宝要顺其自然的,不是说生就生的,知道吗?”

    “可我想要小宝宝。”宫葵鼓着腮帮子说道,有些委屈,“那你少生点好了,生十个,十个好不好?”

    “……”

    时小念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一晚上,时小念都被宫葵缠着讨论生几个弟弟生几个妹妹的问题,她不想骗孩子,只说顺其自然,宫葵就使上了缠功,不放她走,也不去睡觉,非要讨论出来个结婚不可。

    时小念感觉自己的结婚对象不是宫欧,而是宫葵。

    最后,时小念看时间太晚了,只好向宫葵答应,如果有了小宝宝一定会生下来,宫葵这才勉强满意,答应回房睡觉。

    从儿童房出来,时小念大松口气。

    宫葵今天晚上疯魔了,讲个睡前故事,都要问小花精和男孩会不会生宝宝,生几个宝宝。

    终于睡着了。

    时小念转着脖子走向卧室,宫欧这个人什么都讲究轰轰烈烈,恐怕这一次说结婚是最平淡的了吧。

    也挺好的。

    平淡有平淡的味道,她只享受现在的日子。

    时小念把一头长发束起,往房间里走去,灯光明亮的房间里空无一人,时小念眨了眨眼,不是说回房了么?

    怎么不在?

    一定又是在书房办公。

    算了,她先洗澡,然后差不多就到时间给他做夜宵。时小念想着朝浴室走去。

    浴室的门被她推开,里边一片漆黑。

    她伸手按向墙上的开关,顿时一片明亮,她往里走去,然后瞬间被吓退两步,震惊地看向前方。

    只见宫欧一个人坐在浴缸里。

    是的,他就这么一个人坐在那里,白色的浴缸里半滴水也没有,他穿着黑色的浴袍坐在那里,背挺得笔直,缩起一双长腿,像个孩子似的,一双黑眸直直地盯着前方,面无表情。

    时小念被吓得心惊肉跳,走过去问道,“宫欧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洗澡。”

    宫欧抬眸看了她一眼。

    “可你不是洗过了吗?”时小念奇怪地道,他在说结婚之前就洗过了。

    宫欧的眼中掠过一抹不自在,坐在浴缸里道,“哦。”

    “你怎么啦今天?”时小念在浴缸边上坐下来,低眸看着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宫欧想都不想地否认。

    “那是因为结婚的事?”时小念试探着问道。

    宫欧坐在那里边,眉毛动了一下。

    真是因为结婚的事?

    “到底怎么了?你不想和我结婚?”时小念不解地问道,不然好好的怎么突然一个人跑进浴缸里坐着。

    “没有。”

    宫欧说道。

    时小念不禁又想到沃克医生的话,她索性脱下脚上的鞋子也坐进浴缸里,和宫欧面对面坐着,一双眼睛深深地看着他,“宫欧,你是有婚前恐惧吗?”

    “我为什么要对婚姻恐惧?”

    宫欧冷声问道,他是宫欧,他没什么怕的。

    “那你到底隐忍什么?”时小念继续问道。

    “我有什么好隐忍的。”

    宫欧冷冷地道。

    “宫欧。”时小念坐在那里,正视着他的脸,“我有个错误要向你坦诚交待。”

    “……”

    宫欧坐在那里,黑眸直直地盯着她。

    “你记不记得,以前我总是强调让你做一个正常人,我不希望你总是暴怒,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小念柔声开口,“可是最近,我有了不同的看法。”

    宫欧看着她,胸前的衣襟微开,露出坚实性感的胸肌。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地坐在浴缸里,时小念单手按在浴缸边上,注视着宫欧的俊庞说道,“其实什么是正常人,什么不正常人呢?人都是有情绪的,开心就笑,不开心就难过,会有厌恶,会有痛恨。”

    “……”

    宫欧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听着她的每一个字,耳朵上的一条细疤痕在灯光下面格外明显。

    “有些负面情绪可能需要控制下,比如说暴戾,但开心、快乐那些为什么要约束自己呢?你对说吧。”时小念说道,眸子转了转,引到宫欧身上来,“还有那些所谓的成熟,如果成熟就是克制自己该笑的时候忍住,该快乐的时候绷着,那我宁愿永远不要成熟。”

    “……”

    宫欧听着她的话,长睫动了动,眼睛慢慢垂下来。

    “所以我觉得以前的自己想得太片面了。”时小念看着他道,“宫欧,这样的我是不是带给你很大的烦恼?”

    这句话基本是肯定句。

    “没有。”

    宫欧立刻说道,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

    闻,时小念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我知道有的,我知道我一定让你煎熬过无数次,我总是凭自己的判断来肆意考虑一切,从来没想过你的感受。”

    “够了,别说了。”

    宫欧打断她的话,眸光闪烁了几下,从浴缸里一下子站起来朝着淋浴间走去,准备再冲一次。

    时小念抬起手抓住他的手腕,抬眸看向他,“宫欧,和我结婚你快乐么?”

    宫欧张嘴就想说些什么,但瞬间又想她刚才说的话,开心就要笑,他扯了扯唇角,已经忘记该怎么去真实地笑。

    他低眸看向她。

    时小念的眼中透着一份希冀,深深地凝视着他。

    半晌,宫欧颌首,从喉咙深处应了一声,“嗯。”

    所以,他自己坐在浴缸里也是克制自己的情绪,在克制自己的快乐。

    如果不是知道这些,她一定会以为他并没有多愿意和她结婚。

    幸好,她现在懂得了。

    时小念坐在浴缸里,仰着脸冲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将自己的手五指埋入他的五指之间,十指相扣。

    “宫欧。”

    “怎么?”

    “给我买戒指吧,要一枚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时小念说道,声音柔和,“好不好?”</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