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589章夫人想和我谈什么?
    >    “夫人。”

    时小念走过去向罗琪低了低头。

    “坐下吧。”罗琪继续剪着花枝,面前的桌上放着一堆花瓶,她转眸看了时小念一眼,不禁道,“你很放松。”

    她从时小念的脸上看不到后悔。

    “我应该紧张吗?”

    时小念在一旁坐下来,微笑着反问。

    罗琪笑了下,道,“有这份气度是好的,做为宫家未来的女主人,没点定力可不行。”

    “不知道夫人想和我谈什么?”

    时小念问道。

    “三件事,但愿你听了还能如此放松。”罗琪坐在那里,拿着剪刀将一枝花剪下来,声音优美动听。

    三件事。

    时小念安静地坐着,等待她的下文。

    “第一件事,婚礼在这边办,宫家不可能为你这样的身份背景大操大办,但该请的宗室都要请到,该行的礼仪都也全部要有。”罗琪缓缓说道,阳光落在她美丽的脸上,让她的一举一动都都美如画卷。

    时小念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好,我接受。”

    这一点她也猜到了。

    宫家不可能放认他们只领一纸证书而已,不过能够不大操大办,已经算合她的心意了。

    就是礼仪这方面,时小念一想到那些进退有礼的女佣们就不寒而栗。

    她身为宫欧的新娘,恐怕礼仪要做得更多吧。

    “第二件事,你们婚后双胞胎留在我们身边照顾。”罗琪说道。

    “……”

    闻,时小念的脸色一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怎么,刚夸你如今有点气质又不行了?”罗琪专注地盯着花瓶中的花,“宫欧本身就不像个贵族之后,和你在一起后就更不像了,由你们教养出的孩子我还真是不放心。”

    “夫人,我认为孩子由父母照顾是理所当然的事。”

    时小念说道,没想到宫欧回来了,罗琪还要争夺孩子。

    “第三件事。”罗琪并不理会她,继续说道,“你也要住在这里,适应宫家的环境,受贵族文化的熏陶,直至你们结婚。结婚后,你一年也要至少有四个月留在这里,直到你将身上的那些平民气息全部洗掉为止,我才认为你能给宫欧带来一点助益。”

    “……”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她,嘴唇动了动,想争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罗琪说的合情合理,和贵族攀亲本来就不同和一般人家,贵族自视甚高她也不是今天才知道,但是要她一直留在宫家,她做不太到。

    “怎么了?”罗琪放下手中的剪子抬起脸看向她,“你觉得我会借此虐待你么?”

    “……”

    “你放心,我要是真看不上你,我就不会同意你们结婚。”罗琪淡淡一笑,从桌前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席小念,你知道你唯一能配上宫欧的是什么吗?”

    “……”

    时小念沉默地看着她。

    “就是你对他的真心实意,四年了,这一点我不会否认你的。”罗琪站在她面前说道,“老实说,我偶尔也会想,还会不会有另外一个女人能为我儿子付出到这样的地步。”

    耗尽家财,委曲求全,浪费最好的青春就是找一个生死未卜的人,也许很多人能做到找上四年,可时小念是在完全不知道期限的情况下找着,从未放弃过,这点难能可贵。

    “但您嫌弃我是个平民、素人。”

    时小念明白她的想法。

    “其实到如今,我对你已经谈不上嫌弃或者不嫌弃了,我只知道不能让平民的风吹进家里,否则会影响宫欧甚至再下一代。”罗琪说道,和颜悦色的,并没有和她争执的意思,“你放心,我不需要你再向以前一样读那么多功课,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你自然会接受到最好的熏陶。”

    时小念站在亭子里,道,“夫人,您是想要同化我。”

    “我不需要你有高贵的背景,但也不能让你身上的东西影响到宫家一代一代的传承。”罗琪说道。

    如此理所当然。

    时小念听懂了,容纳她进宫家的条件,就是让她也变成贵族模式的一份子,有着高高在上的礼仪。

    “宫欧不会让我在这里呆很久的。”

    时小念说道,她不想和宫欧分开,她想,宫欧也不会愿意和她分开。

    “那是以前。”罗琪笑了笑,说道,“以前宫欧就是个独断专行的人,听说他治病以后已经变了很多,否则你们也不会吵架分手,不是吗?”

    闻,时小念才明白宫家知道的远比她想象的多。

    “不错,宫欧现在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时小念说道。

    “所以连宫欧的父亲都不再对他采用急进的方式,宫欧磨了一点棱角,我们能相处得不错。”罗琪说道。

    时小念点头,每一字每一句她都无从反驳。

    原来所谓的和平都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每个人都看透了,他们只是放低了一点底线而已,那就是容纳她进门。

    “如果宫欧愿意,那我顺你们所愿。”

    时小念淡淡地道,如果宫欧没有她陪也没关系,那她就好好做个宫家的贵族少奶奶吧。

    “看来你的棱角也磨平了很多。”罗琪满意地点点头,转眸看向一旁的佣人说道,“给你挑了一些女佣是服侍你的,另外你的管家我还在选择。”

    “我不用……”时小念脱口而出。

    罗琪一个眼神扫向她,将她的话逼了出去。

    “从现在开始,忘记你本来的名字,你是宫家未来的少奶奶,高贵的人都该被细心呵护,懂么?”罗琪说道,“行了,你先下去吧。”

    时小念抿唇,低下头,“是,夫人。”

    她转身离开,身后跟着一群浩浩荡荡的女佣,什么叫压力山大,她现在很明白。

    爱上什么样的男人,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时小念连和双胞胎见上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就进了一个厅,女佣们轮番上前向她做自我介绍,说出各自的分工。

    时小念坐在沙发上托着脸挤出一丝笑容听她们说话,一轮下来,她连谁叫什么名字她都没有记住。

    “席小姐。”

    一个标准的伦敦腔声音传来。

    时小念转过头,就见一个褐发的老人家朝这边走来,深邃的西方轮廓,身上穿着得体的管家制服,手上戴着白色手套,一双褐色的眼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席小姐,好久不见。”

    他走到她面前,朝她弯了弯腰。

    “查尔斯管家。”时小念站起来,朝他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什么久别重逢的笑容。

    查尔斯管家。

    她一直记得,当初是他把刚出生的宫曜带走了,以至于她到如今再没能和宫家争过这个孩子的归属。

    “席小姐,那件事我很抱歉,人处在什么位置就得做什么样的事,以后,我也会舍命保护席小姐的。”查尔斯彬彬有礼地说道。

    “什么?”

    什么叫舍命保护她?

    “夫人吩咐,在没有择到合适的管家,我就是席小姐的管家,席小姐有任何事都可以差遣我。”查尔斯将手放在胸前,朝她低下腰,姿态恭敬极了。

    “你是我的管家?”

    时小念呼出一口气,聪明如罗琪,这就把自己用了几十年的管家安排到她身旁,看到宫家控制她的意图很明显。

    当然他们控制不住宫欧,现在能控制住她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是的。”

    查尔斯点头。

    时小念苦笑一声,“ok,随便吧。”

    反正不是查尔斯也会有别人,时小念再看向眼前的这些女佣,说穿了都是宫家的眼线,在这样的环境里,她不知道她能受到多少的贵族文化熏陶。

    但她知道,她的压力也会伴着这一场婚礼与日俱增。

    宫欧回房的时候,时小念正站在窗前的画架边上画画,手上拿着一支素描笔,用力地在纸上描描写写,最后厌烦地将笔用力地搁了回去。

    “怎么了?”

    宫欧低沉地出声。

    时小念转头看向他,脸上的郁闷立刻消失,换上一脸笑容,朝他走过去,小鸟依人地依偎着他,“没什么,画不出来,有点烦燥。”

    “不出去走走?”

    宫欧问道。

    宫家的景色世间罕见。

    “有的是时间,我不急。”时小念耸耸肩。

    宫欧低眸看向她,时小念笑着说道,“夫人让我留下来接受宫家氛围的熏陶,直到把我也变成一个可以带得出去的贵族少奶奶。”

    “嗯,我猜到了。”

    宫欧淡淡地颌首,没什么意外。

    见状,时小念明白这在宫欧眼里也是很合理的事情,毕竟他也是从这里走出去。

    这么想着,时小念将宫欧往床上一推。

    宫欧不防她这一招整个人跌坐在床上,黑眸扫向她,时小念直接跨坐到他的腿上,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

    宫欧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眸子盯着她,“干什么你?”

    “宫爵找你去干什么?”时小念问道。

    “商量婚期,定在一个月后,宫家一力筹备,只在宗室里公布,暂不对外曝光,等过些年再说。”宫欧说道,低眸看着她,双手按在床上,人往后仰了仰,时小念又往他身上坐了坐。</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