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633章兄弟和好
    >    除了这个可能,她想不出任何理由宫爵要戴一款冰得全是寒气的坏表。

    “……”宫欧无语地看着她,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你刚刚是不是真把壳给嚼碎吞了?”

    “那就是说没有这种技术了?”

    时小念问道,顿时更加疑惑,为什么要戴一块那么冷的坏表呢,戴在手上也不舒服。

    女佣从一旁走过来,递上热毛巾。

    宫欧冷冷地斜去一眼,“你觉得我的手脏,还是我女人的脸脏?”

    这也敢拿来让他擦手。

    “对不起,二少爷。”

    女佣立刻弱弱地退了下去。

    宫欧站起来,将椅子拖到时小念的身旁坐下来,黑眸凝视着她,眼神凌厉,“怎么突然问这个?”

    要不要说呢?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说出来要是知道宫爵还踢了她一脚,宫欧肯定会六亲不认,到时罗琪的病就更重,那他们留在宫家的日子真要没完没了。

    “哦,就是我今天看了一个电视节目里说有这种技术,我觉得有点假。”时小念撒了个小谎,将这件事给掩盖过去。

    “你没事看那么多电视干什么?”

    宫欧对她的话深信不疑,冷哼一声说道。

    “那mom不看电视看什么?”一直聊不成天的宫葵终于抓住时机插上话,声音甜甜地道,“我也喜欢看电视呀。”

    对,还爱看婆媳剧。

    宫欧瞪了宫葵一眼,“你看书!”

    宫欧鼓起小嘴,不服气地问道,“那mom看什么?”

    “她看我!”

    宫欧不假思索地回答。

    “……”时小念一脸无语。

    “咳。”

    仅剩在专心吃饭的宫曜被呛到了,连连咳嗽

    时小念连忙拿过水让宫曜喝,给他轻拍着背,“没事吧?”

    “没事。”

    宫曜摇摇头,脸上贴着半边纱布,一双黑色的大眼睛朝宫欧看去一眼。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喜欢说表面话了,真虚伪。

    “你看什么?”宫欧冷冷地看向宫曜。

    宫曜默不作声地低下头吃饭。

    陪着两个孩子玩了一会,时小念被宫欧拉出去散步,所谓散步也只有宫欧一个人在散步,他坚持要背着她。

    宫欧延着宫家弯弯曲曲的小路走着,路灯的灯光洒落在他们的身上,时小念趴在他的背上看着沿途的风景。

    夜晚格外宁静。

    这样的时刻份外美好。

    “看到那边林子了没有?”宫欧忽然说道。

    时小念趴在他的背上往前望去,就见到一片稀稀落落的树林,轻轻地“嗯”了一声。

    “以前那些树木很多,很茂盛,我和他两个人经常去那里打枪。”

    宫欧停在那里说道。

    时小念正想问哪个他,忽然就意识过来指的是宫彧,于是道,“可以想象得你们感情很好。”

    “谁跟这种自私的人好!”

    宫欧冷哼一声。

    时小念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柔声说道,“其实兄弟感情和睦真的让人很羡慕,我小时候和时笛也要好过一阵,后来就怎么都不回去了。而和席钰更是连一天的姐弟都没有做过。”

    现在,时笛死了,席钰也死了,本该和她最亲的妹妹、弟弟都没了。

    “有什么好羡慕的。”

    宫欧冷冷地道。

    “就是会羡慕啊,我有时候都会羡慕小葵和holy呢,holy特照顾小葵。”时小念低眸看着宫欧耳朵上的伤痕,眸子一转,道,“别看他们两个年纪一样大,小葵都像是被holy带着的一样,holy像她的保姆。”

    宫欧的身体僵了僵,目光若有所思地投向远处的林子。

    时小念想,这话对他的话触动一定很大,对宫欧来说,宫彧就是将他带大的人。

    “时小念。”

    宫欧站在那里,忽然叫她的名字。

    “嗯,我在。”

    时小念趴在他的背上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闻,时小念怔了下,高傲如宫欧,忽然在她面前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像一个孩子。

    他在科技方面确实天份高得吓人,但面对任何感情,他都能第一时间选择错误的表达方式,完美避过所有正确的。

    时小念趴在他背上,慢慢低下头,嘴唇贴上他的耳朵,说道,“去找他吧,别让自己后悔,别让回忆只是回忆。”

    把回忆变成美好的现在,才叫珍惜。

    她的声音温柔悦耳,像是一股清流慢慢淌进他的耳朵,冲击着他的耳膜,蛊惑着他的心脏。

    去找他吧。

    “他后天就要走,估计今晚就会离开医院,去收拾离开的行李。”时小念说道,从他背上慢慢滑下来。

    宫欧没有抗拒,任由她下来。

    下一秒,宫欧转身就往前跑去,时小念微笑起来,大声地喊道,“宫大总裁,你不要车吗?”

    他准备这么跑到医院?

    那明天一定上新闻头条。

    闻,宫欧回头望向她,然后大步朝她跑来,伸出手一把牵住她的手,霸道地大声喊道,“陪我一起去!”

    “什么?”

    时小念愣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宫欧拉着往前跑去。

    两人在夜色下一路奔跑,时小念踩着一地的落叶跟宫欧往前跑,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

    这男人……

    还真想跑到医院不成?

    时小念被他一路拉着往前跑去,一手摸着口袋找出手机,奔跑着拨通封德的电话,准备让封德开车过来送他们。

    宫欧拉着时小念往前跑,黑夜中,有车灯闪起,将漆黑的路面照亮。

    封德的声音在时小念手机响起的时候,时小念望见前面的车停下来,车窗被放了下来,然后望见宫彧受伤的脸。

    宫彧坐在车里,双眼平静地望着他们,仿佛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很久。

    宫欧停了下来,一只手紧紧地握住时小念的手,十指紧扣。

    宫彧推开车门走下来,一双眼睛望向宫欧,道,“我出院了,准备回去收拾一下东西,突然很想过来看看。”

    “你再接近里边一百米,你就被发现了!”

    宫欧站在那里冷冷地道,手更加用力地握住时小念。

    “我知道。”宫彧顿了顿道,“可我还是想过来看看。”

    哪怕有可能被宫家人发现,他也还是想在走之前再过来看看。

    兄弟二人四目相对,宫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念,小念?有什么事吗?”

    封德的声音在时小念的手机里响起,时小念拿起手机,将手机贴着自己的耳朵,微笑着道,“已经没事了,义父。”

    她看看宫欧,又看看宫彧,脸上的笑容美丽。

    太好了,雨过天晴。

    ……

    宫彧与宫欧就这么和好了。

    夜幕下,时小念一个人站在湖边,将手中的落叶投到湖里,看着它轻轻地飘落。

    不远处,宫彧和宫欧坐在轿车的引擎盖上,宫欧冷着脸看向时小念的方向,宫彧的脸上却多了释怀的笑容。

    “这边的湖又开过了,我记得以前没这么大。”

    宫彧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时小念,笑着说道。

    “你看湖就行了,别看我女人!”

    宫欧冷冷地道,一双黑眸直勾勾地盯着时小念。

    闻,宫彧笑起来,握住空拳在他臂膀上轻摁了下,“你醋劲就这么大?我都要走了,难不成还跟你抢女人。”

    听到他的话,宫欧的脸色沉了沉,转眸眼神冰冷地看向他,“你还是要走?”

    “你希望我留下来?”宫彧问道,“如果你希望我留下来,哥一定留下。”

    宫彧的话中有话,他留下来的时间一久,代价必然是被揭破身份,他终是要回到宫家,接手一切。

    但只要宫欧愿意,他一定留下,他这个大哥已经自私了太多时间。

    “没有。”

    宫欧冷冷地道。

    宫彧按了按他的肩膀,“母亲的身体怎么样?她还那么年轻,怎么会病这么久?”

    宫欧目光沉了沉,冷冷地道,“人不舒服有什么奇怪的,是我把她气病的,我会负责。”

    “其实母亲也没有那么在意所谓家族的荣耀,她是被父亲影响太深。”宫彧低笑一声,“放心吧,吃了我特意弄来的药方,母亲的病一定会好的。”

    “……”宫欧沉默。

    “其实我还挺想回去看看她的。”宫彧说道,有些感慨,“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子,是不是有白头发了?”

    说着,宫彧又笑起来,“肯定没有,母亲特别注重保养,怎么会容忍自己生出白头发。”

    宫欧看着时小念蹲在湖边玩落叶。

    “我们的父母还年轻,他们还能管着宫家很多年。”宫彧将手搭在宫欧的肩上,说道,“宫欧,你不是我,你不会忍气吞声,不受父亲的教养,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哥既笨又懦弱,没有你的才华,也没有你的胆量,只能想出诈死这样的蠢办法。”

    “……”

    宫欧坐在引擎盖上,两条腿修长无比,没有说什么,嗓音冷冷地反问,“你要去哪?”

    “放心,我去哪都会和你联系的。”宫彧说道。

    “别再诈死了就行!”

    宫欧冷冰冰地道。

    “医院那次真是乌龙,我哪会在你面前诈死一次又一次。”宫彧有些无奈地说道,看着他道,“我后天走,明天我们去打猎吧,如何?”

    “不去。”宫欧冷哼一声,随即又很快地道,“地址?”</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