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646章弟弟的那些事
    >    “别把联姻想得那么可怕,上流社会讲究强强联合,平民素人讲究门当户对,都这样不是吗?”

    宫彧说道,又看着她笑了一声,“联姻生子,以后我的儿子才是宫家的继承人,你的儿女可不算了,这么算起来,还是我占着便宜,逍遥十几年,一回来还有这么大的家业等着我来继承。”

    他说的那么无谓,仿佛他才是得了好处的那个人。

    时小念红着双眼注视他,说道,“我是问,你想结婚吗?想吗?”

    宫彧脸上的神色有片刻的凝滞,他转眸看向她,眼中一抹黯然一闪而逝,很久,他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小念,别对我有那么大的自责和愧疚。”

    “……”

    “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件事,可能你心里会好受一些。”宫彧说道,手搁在自己的腿上,低眸看着自己的手指,“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深受重负,父亲安排给我做的事我总是完成不好,父亲总是骂我,总说宫欧的智商给我一半就好了,那是我压力最大的一个时期。”

    “……”

    时小念静静地听着。

    “就在那个时候,我遇上了你的弟弟。”

    宫彧低沉地道,听到他提及自己的弟弟,时小念的身体狠狠一颤,他终于要说到这段故事了。

    只不过,为什么是现在。

    “我一开始只当他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他就像一颗开心果闯进我的世界里,每当我压抑的时候,他总能开解我,给我带来快乐。”宫彧说道,提到那个人嘴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他很会画画,他画的画总有一种明亮的色彩,让人看了舒服。”

    时小念安静地聆听着,眼睛被风吹得越来越红。

    “我们年纪差得有点多,但我就是被他吸引,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像巨大的磁场让人无法控制自己。”宫彧低沉地道,转眸看了她一眼,“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等到某一天,我给他一张纸条,写着,席玉,哥哥喜欢你,等你长大哥哥就娶你好不好?”

    “……”

    时小念看着他。

    观望台上,宫彧忽然苦涩地低笑一声,“他告诉我,哥哥,你的中文不好,我的玉不是美玉的玉,是带金字旁的,喻意是坚金宝玉,这种名字只有男孩子才会取。”

    席钰、席钰。

    钰者,宝也,坚金也,无法摧毁,喻意强大,和女孩子常取名的玉字完全不同。

    闻,时小念震了震,呆呆地看向宫彧。

    “在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的中文真得不好。”宫彧苦笑着说道,眼中掠过一抹无法喻的悲伤,“当时的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他面前,然后离开。”

    “你走了?”

    时小念怔怔地问道。

    “我16岁就交过女朋友了,我无法接受。”宫彧坦承地说道,“后来我回到英国,再次被父亲训斥,当时我的压力已经绷到一个极限,所以我决定将我筹备了一年的诈死计划提上来。”

    “就这样吗?”

    时小念问道。

    “当时,我已经不接席钰的任何电话,但有一次却偏偏误接了,他很关心我,我就随便说了两句最近压力太大,没有时间和他聊。”宫彧说道,“我以为这样下去,我和他之间就会慢慢地淡了。”

    一般说到这里都会有一句悲伤的“但是”。

    “但是那个小傻瓜居然追到英国来,我敷衍着应了他的时间,他约我,宫欧也约我,而那一天正是我预备诈死逃脱的日子。”宫彧道,嗓音低沉,“我不能改时间,我研究了那么多,尸体准备好,车子烧毁的程度也算计好,连天气都算计到,我不能随便改。”

    “所以,你还是在那一天选择了诈死。”

    时小念说道,所以宫欧为此自责了多年,甚至自残;席钰深受打击回到意大利就大病一场,从此做了一个乖儿子。

    宫彧的一个计划影响了两个人。

    “是。”宫彧点头,长睫微颤,“我以为我的离世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宫欧难过一阵就没事了,至于席钰更小,很快就会把我忘了。”

    “……”

    “小念,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当计划成功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兴奋,我没有考虑过我的父亲,没有考虑过我的弟弟,没有考虑过跟我的那些管家、佣人,更没有考虑过……席钰。”宫彧顿了顿说出席钰的名字,声音带着一抹颤意。

    时小念看向他,“这就是你说觉得对不起席钰的地方。”

    “诈死成功以后,我感到前未所有的轻松,过了很长一段逍遥的时间。”宫彧说道,“后来有一次在偶然的场合里,我见到了席钰,那个时候他刚刚当兵出来吧,他的书里掉下来一张照片,是我的。”

    “……”

    时小念的眼睛红得厉害。

    “当时我就像个懦弱的逃兵一样跑了,而他,在那个地方从白天一直找到晚上。”宫彧看着时小念说道,一双眼睛也渐渐红了,“整整一个月,他每天都去那个地方,我知道他在找我,他在等我,但我更希望他把自己看到的我当成一场幻觉。”

    时小念坐在那里,听得份外难受,忍不住道,“你真的有些自私。”

    “不是有些,是很自私。”

    宫彧自嘲地说道,抬眸望向蓝天,“那时候我知道自己欠了他,那几年我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他,他做什么我都尽量保着他,我总在想找个机会把一切说清楚,让他别再等。”

    “你说了吗?”

    时小念问道。

    宫彧摇头,自责地闭上通红的眼睛,“一直到他飞机失事,我都没在他面前现过身,他遗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是我第一个走到他的身边。”

    “……”

    飞机失事,时小念想到那一次心口窒息的感觉,那是她和席钰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心灵感应。

    “他在飞机坠落前将一本书放在了身上,打开,里边还是夹着我的照片。”宫彧说道,“你知道那张照片后面写着什么吗?就是当时我用中文在纸条上写的内容。”

    席玉,哥哥喜欢你,等你长大哥哥就娶你好不好?

    “……”

    “他把书绑在自己的身上,我一开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后来我懂了,也许他一直都知道我在暗中看着他。”席钰知道他会第一个走到自己的面前,所以到死都要把书放在身上。

    闻,时上念再也忍不住,眼泪淌下来,声音颤栗,“所以,我弟弟一直到死都在等你?”

    他明知道席钰在等他,却始终不肯露一面说清楚?

    就像宫欧,他明知道宫欧因为他的死承受了多少,却不肯出现。

    “对不起,小念。”宫彧闭上眼,“到现在我才明白父亲当初为什么那么看不起我,因为我就是个懦弱无能、胆小自私的男人,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

    时小念咬住了唇,抬起手抹去眼泪。

    她终于听到了属于自己弟弟的故事,可这个故事为什么会这么悲伤,她甚至想过宫彧是为情诈死私奔,甚至想过席钰也是飞机失事诈死,想过也许他们两个人暗中一直有来往。

    她怎么都没想过这个故事会是这样的。

    她那么好的弟弟从十几岁开始等一个人,等到了死。

    宫彧的眼眶也红着,蒙着一层水光,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所以小念,千万不要对我感到抱歉,我是个做什么事都做不好的人,能为自己弟弟、自己母亲做点事情已经是我所有的价值了。”

    这时,两匹马陆陆续续地回来,是红马先回到马场。

    “我输了。”宫彧朝下面的佣人道,“赢的人赏一套珠宝,一会去我房里拿。”

    “谢谢大少爷。”

    宫彧红着眼睛在笑,“这马跑起来也挺快的,宫家那么大的土地这么快就跑回来了。”

    “……”

    时小念听不下去,站起来就往下面走去,泪水淌下脸颊。

    “小念!”宫彧在她后面扬声喊道,“对不起!”

    那声音中充斥着浓浓的愧疚。

    这句对不起不该是给她的,应该是给席钰,可席钰从来没听到过。

    时小念往回跑去,一直回到房间里,宫欧正光着脚坐在床上,床上是一堆的古老书籍,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在那里翻找着书。

    见到他,时小念连忙侧过身体,手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擦了擦脸,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刚哭过。

    宫欧在那里翻着书,翻书的速度很快,翻了一本就把书丢到地上,然后去翻第二本。

    地上也落着一地的书。

    时小念走过去看着他,“你这是在干什么?”

    “找东西!”宫欧冷冷地道。

    “找什么?”

    时小念问道。

    “找怎么推翻长子之位夺取继承权的书。”宫欧不耐烦地又把手中的一本书丢出去。

    该死的,那么多的规矩,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有没有先例是次子来继承的?

    烦死了。

    看这种书真是烦透了。

    闻,时小念静静地看着他,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整理好,整个人坐到地板上,身体靠着床尾。</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