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660章她居然敢瞪我女儿
    >    “花仙子mom。”跟在新娘子后面的宫葵见到时小念开心地嚷了一声,笑得特别开心,“mom好漂亮哦。”

    说着,宫葵还送了时小念一个飞吻。

    时小念挤出一抹笑容,正在嘱咐女儿好好走时,约克丽娜听到了动静,回过头朝宫葵狠狠地瞪了一眼。

    那眼神不满显凶狠,只一秒不到的时候约克丽娜脸上又恢复笑容,但宫葵被吓到了,乖乖地跟着往前走。

    “……”

    时小念抿唇,只听宫欧不悦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地响起,“这个丑女人以为自己是谁?敢瞪我女儿!”

    “先别管这些了,这订婚典礼怎么办?退婚后的麻烦你能解决吗?”时小念问道。

    宫家也算是多灾多难了。

    什么麻烦都来。

    “嗯。”

    宫欧低低地应了一声,手握住她的,一双黑眸看着走红毯的两个,眼中掠过一抹凌厉。

    时小念以为他正在想办法,只好闭嘴,耐心地等待着。

    等了好一会,时小念凑到他耳边问道,“怎么样,想到什么了吗?”

    “嗯。”

    “想到什么了?”时小念紧张地问道。

    宫欧瞪着前面的两个人,眼中的光透着恼怒,嗓音阴狠,“她居然敢瞪我女儿!她那双跟牛眼一样的眼睛凭什么瞪我女儿?”

    “……”

    时小念抚额,懒得再问,抬眸看向宫彧和约克丽娜。

    事已至此,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总不能在婚礼直接把宫彧带走,那闹得更大,只能在订婚典礼过后再说了。

    好在罗琪已经回心转意,麻烦多也比宫彧要在这样的婚姻里过一生要好。

    这么一想,时小念稍微释怀一些,索性就看着他们进行仪式。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红毯时间,宫彧和约克丽娜终于走到牧师台前,牧师在上面说了一堆的赞美,唱诗班的孩子们轻轻念诵着,气氛庄重而浪漫,仪式有条不紊地进行去。

    宫欧一直盯着时小念,不断地调整她头上的花环。

    时小念把他的手推开,宫欧的手又缠上来,继续摆弄她的花环,时小念再打开,宫欧再缠。

    几次下来,时小念懒得理他,随他怎么摆弄自己头上的花环。

    “我是原野的水仙,谷中的百合。”

    约克丽娜站在牧师台前捧着一本红本硬册在念诵,朗诵得感情十分饱满。

    宫彧站在一旁,低眸看着手中的硬册,看着上面的字字句句,嘴唇抿着无声。

    教堂里有近一分钟的空白。

    宾客们全都望着他们。

    约克丽娜不满地用手肘推了他一下,宫彧这才开口道,“我的爱卿在少女中,有如荆棘中的一朵合花。”

    该来的始终都不可能跑掉。

    他低着眼,眸中一片如死灰般的黯淡,没有光亮。

    约克丽娜继续念道,“我的爱人在少年中,有如森林中的一棵苹果树;我爱坐在他的荫下,他的果实令我满口香甜。他引我……”

    “砰。”

    突如响起的推门声阻止了约克丽娜说下去。

    所有人都往后面望去,阳光刺眼地照进来,时小念蹙了蹙眉,典礼开始以后,宾客都是从偏门进来的,不影响仪式。

    哪个宾客还走那里?

    “等等,还是这样戴。”

    宫欧丝毫没有关注教堂里发生了什么事,还在研究时小念头上的花环。

    时小念随便他去,抬眸望了一眼牧师台前的新人,只见约克丽娜瞠大了眼睛,满是惊慌失措。

    但很快,约克丽娜便收敛了自己的眼神,朝自己的父母望去,眼神中仿佛示意着什么。

    时小念心生疑窦,回头望向大门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棕发碧眼的男人被保镖拦在那里,大像35岁左右的年纪,双方起了争执。

    男人要进来,保镖拉他出去,男人又要闯,门口乱成一团。

    宾客们开始小声议论。

    “约克丽娜,你要不要跟我走?”男人冲着新娘子的方向大声喊道,“你不和走,你今天这婚也订不了的!”

    怎么回事。

    跟他走?抢婚的狗血戏码在贵族中也会上演么?

    时小念望向前面,只见约克丽娜的父亲站起来朝着那男人走去,宫欧忽然也跟着站起来,转眸望向封德的方向,“封德,我们是男方,没有让女方出面解决问题的道理,你过去。”

    “没事,我一样一样。”

    约克的父亲有些尴尬地笑笑,往门口走去,真是的,那几个保镖直接把人扔出去不就好了,居然这个都做不到。

    封德听令后立刻往前走去,跟在约克父亲的身后。

    时小念不解地看向宫欧,见他脸上没了之前的那种沉闷,唇角一直勾着浅浅的弧度,似笑非笑。

    时小念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宫欧,你是不是还动了别的手脚?”

    宫欧看她一眼,伸出手从后环住她的身体,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嗓音磁性,“来,我们看戏。”

    “看戏?”

    “好戏。”宫欧说道。

    时小念转眸望着门口,那边是一阵骚乱,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约克父亲和那棕发碧眼的男人争吵起来,越吵越激动。

    男人推开他就要闯进来。

    “你们快拦着,他手里的请柬是假的!把他扔出去!”

    约克父亲指着保镖们激动地喊着,喊得脖子上的青筋都要爆开了。

    闻,保镖们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封德,封德见状立刻道,“是啊,快拦着,今天是我们家大少爷的订婚典礼,怎么能让人闹场,传出去我们宫家还有何威信。”

    说着,封德自己就扑了上去,结果没扑到那男人,而是扑到保镖,抱着保镖双双倒下,见状,那男人飞快地往前跑来。

    宾客们一时间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全都错愕地望着他们。

    约克丽娜身上的强势气焰瞬间不在,立刻靠到宫彧的身旁,宫彧愕然地看着他,见那男人走上前来还是绅士地往前站了一步,护着自己的未婚妻,“请问你是哪位?”

    “我不找你!”男人狂得厉害,指向他身后的女人道,“我找她!”

    到这里,订婚典礼已然往闹剧的方向在发展。

    时小念这个时候才发现,男人的脖子上、手腕上都有些勒伤,很是可怕恐怖,他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向约克丽娜。

    “你找我未婚妻有什么事吗?”

    宫彧沉稳地问道,脸上无喜无怒,甚至因为这突然而来的插曲而松了口气。

    “未婚妻?”男人看着宫彧嘲讽地冷笑一笑,“你的未婚妻为我打过几个孩……”

    “安迪!”

    约克丽娜从宫彧身后探出头,愤怒地看向那男人,开口说道,“我和你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还来干什么?保镖!”

    保镖那边因为封德摔成一团,都没有人上来。

    “过去了?”被称为安迪的男人冷笑一声,一双眼睛冷酷地瞪着她,“我的约克丽娜,我那么爱你,你就和我说一声过去?好,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今天跟不跟我走?是不是非要订这个婚?”

    这男人说的像是情话,但每个字都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人似的,充斥着无尽的恨意。

    时小念转眸看向宫欧,宫欧望着那里,笑得胸有成竹。

    不用说,这绝对是他做的。

    时小念望向前面,教堂里已经骚动一片,保镖们这才慢条斯理地往前走,约克丽娜躲在宫彧身后,脸上表情极其丰富。

    “不走是吗?”那个叫安迪的男人说道,伸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我深爱的约克丽娜,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走……”

    “三、二。”宫欧搂着时小念倒数,黑眸望着约克丽娜的脸道,“一。”

    “我和你走!”

    约克丽娜忽然说道。

    “……”

    时小念震惊,宫彧惊愕,全场都呆住了,除去宫欧,他抱时小念抱得很舒服。

    “……”

    宫彧转眸看向约克丽娜,脸上满是错愕。

    约克丽娜丢开手中的红色硬册,上前抓住安迪的手,牢牢地按住,想要抢过u盘,但那男人不让她抢。

    她只好看向宫彧,一脸哀伤地道,“对不起,宫彧,其实我谈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恋爱,伤痕累累,我还以为可以忘掉,但我发现,我还是忘不掉,不能和你订婚。”

    “……”

    宫彧站在那里一脸怔然,看着他们两个人,目光滞了滞,随后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愿意祝福你们。”

    “谢谢你。”

    约克丽娜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记,然后拉着安迪的手离开,两人一边跑一边还在抢夺u盘。

    一点都没有抢婚后有情人终于眷属的甜蜜样。

    现场顿时混乱一片。

    “uncle,你新娘子跑啦!”

    宫葵站在宫彧的腿边童童语地嚷嚷起来,让约克家族那边的人份外尴尬。

    “到底怎么回事?”时小念坐在那边问宫欧,满脸不解,“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这点子好不好?”

    宫欧讨赏地看着她。

    “……”

    时小念无语。

    “我之前就派人细查了这个丑女人,派人潜到她身边,原来她是个有性瘾的人,那个安迪是她性伴侣中她最喜欢的一个,手中还有约克丽娜犯起性瘾来的所有荒唐视频。”宫欧说道。</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