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669章一双眼睛望着他们离去
    >    “这件事我还要回去和我老公商量一下,现在的话……”时小念回头看向封德,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她没碰上过这样的情况。

    “先让bob继续住着吧,我派人过来专门照顾他。”封德也只能这么说。

    “那就先这样,我们有了决定会通知贵院的。”

    时小念站起来离开,离开时,她路过那扇紧闭的门,门上面开着一处玻璃小窗,她从外面往里望去,只见那个小小的身影还把自己蜷成一团。

    不知道这个动作他维持了多久。

    时小念微微蹙眉,朝封德说道,“义父,请医生看一下他的情况,心脏科的、精神科的都请过来。”

    “好的。”封德点头,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福利院给我电话一直说bob的情况很好,做卷子还拿得了满分。”

    “那位哥哥为什么住在这里啊?”

    宫葵仰起头问道。

    时小念低眸对上宫葵纯真的目光,顿了顿道,“他妈妈……有事出远门了,所以没人照顾他,他就住在这里。”

    “那爸爸呢?”

    “我不知道。”

    时小念摇了摇头。

    “没有爸爸妈妈,所以他被人欺负啊。”宫葵聪明地想到这些,边蹦跳着走边跳,“mom,我觉得他好可怜哦,我们把他们带回家好不好,我们家不欺负他。”

    “不行。”

    时小念还没说什么,宫曜就一口否决,冷冷地朝自己的妹妹道,“他会咬你的脖子。”

    宫葵害怕地握住自己的脖子,眨巴了两下眼睛,天真地道,“我不欺负他,他就不咬我啦,小葵是好孩子,好孩子是被上帝庇佑的。”

    这是奶奶告诉她的。

    “我不许他进来。”

    宫曜见宫葵说不听,直接抬起头看向时小念,小脸严肃极了,向时小念阐述自己的观点。

    “那个哥哥很可怜啊。”宫葵鼓着腮帮子,不满地看着宫曜,“holy,你要有爱心。”

    “等你被咬死的时候还能爱什么?”

    “你!”

    宫葵说不过宫曜,气得双手叉腰。

    “好了好了,你们吵什么。”时小念拉开他们,没想到两个孩子先吵了起来,从中劝道,“这件事我和你们dad决定,你们只要建议的权利,没有决定的权利。”

    “好吧。”

    宫葵有些不开心,努努嘴说道,挣开时小念的手自己往车前走去。

    宫曜见状比她走得更快,冷着小脸往前走,擦过宫葵身边头也不回。

    时小念刚想上去劝劝,就见宫葵瞅了宫曜一眼,大概是没想到宫曜也生气,愣了下,紧接着急忙冲上去一把抓住宫曜,嘿嘿笑了一声,嬉皮笑脸地道,“holy你生气啦?你做哥哥的怎么能生气呢?你要大气一点!”

    “我是弟弟。”

    宫曜冷冷地道,绷着小脸。

    她一直说他是弟弟,她是姐姐。

    “没有没有,holy是哥哥,是小葵的大哥哥。”宫葵牢牢地抓着他,笑得特谄媚,“来,我们手牵手一起走,我们可是最要好的双胞胎呀。”

    宫葵抓着宫曜的手往前走,宫曜虽然一脸冰冷,但还是跟着她往前走去。

    见状,时小念怔了怔,转眸和封德对视一眼都不禁笑起来,封德道,“两个孩子的性格截然不同,还挺互补的。”

    是挺互补,宫曜疼妹妹,却总冷着脸;宫葵爱胡闹,却能分分钟折腰去哄你,完全没有小孩面子这种东西。

    “走吧。”

    时小念笑着往前走去,四个人离开福利院。

    远处的一个窗口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攥着窗口的栏杆腾空站在那里,白净的小脸上满是没有处理的伤痕,一双眼睛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望着他们脸上的笑容,牙齿咬得紧紧的。

    ……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便入了夜。

    时小念准备好晚餐,和mr宫一齐将菜端上桌,脑子想的还是bob事,关于bob以后的去向还真挺难弄的。

    其实她比较倾向宫曜的说法,如果家里没有小孩子,bob这么可怜她愿意亲自照顾他。

    可宫曜和宫葵这么小,bob又有暴力倾向,万一小孩子之间有些争吵,她不能不替自己的孩子考虑;可如果还是放在福利院,或是换一家,bob又遇到被歧视的情况该怎么办?

    她想着,突然一双手臂从后将她紧紧抱住。

    时小念诧异地转头,唇就被宫欧吻住,“唔。”

    宫欧从后抱着她,低下头深深地吻住她,不费吹灰之力地打开她的唇,吻得深入,霸道而强势。

    绵长的强吻过后,宫欧才放开她,薄唇贴着她的耳朵道,“想死我了!明天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跟我一起去公司!”

    见不到她烦都烦死了。

    他的呼吸有些不稳,很明显是一路冲进来的。

    时小念笑了笑,伸手替他将外套脱下来,问道,“累不累啊?”

    “说累有什么好处?说不累有什么好处?”宫欧立刻警觉地问道。

    时小念默,将外套将给一旁的mr宫,道,“没有好处,就是寒喧。”

    “你跟我有什么好寒喧的,以后没有好处的问题不要问。”

    宫欧低眸瞥一眼桌上的菜,一双漆黑的眼顿时一亮,闻着这个香味都知道是时小念亲手做的。

    “那你想要什么好处?”

    时小念问道。

    “比如我说累,你就给我按摩捶背;比如我说不累,你就在床上随我处置!”宫欧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口饭放进嘴里,品尝着美味大为满足。

    美的呢。

    左右都是好处是吧?

    时小念走过去,抢过他手中的筷子放到桌上,将他拉向洗手间,打开水,嘴上问道,“那你想选什么?”

    “当然是都要!”

    宫欧挑了挑眉,邪气极了。

    “……”

    时小念无语,转身离开,去叫宫曜、宫葵、封德吃饭。

    一家五个人在餐桌前坐下来,宫葵看着满桌的美味舔了舔唇,小手抓着筷子就要去夹菜,只听宫欧冷冽的声音响起,“封德你怎么当的管家,为什么不给小葵和holy准备晚餐?”

    “啊?”

    封德连忙从餐桌前站起来,愣愣地看了宫欧几秒,又看向满桌的菜。

    这不都在这里了么?菜还不够丰富。

    宫葵眨巴几下眼睛,从椅子上下来,跑到宫欧面前,一脸天真地举起小手在宫欧面前晃了几晃,“dad,你眼睛看不见了吗?”

    这么多菜却说没准备晚餐。

    “……”

    宫欧脸黑了。

    封德看看宫欧,又看看时小念忽然明白过来,连忙站起来道,“我现在就去给小葵小姐和holy少爷去准备晚餐。”

    差点忘了,小念做的食物只有少爷能碰,连小念都不准怎么碰。

    听到这话,宫欧的脸色才微微缓下来,时小念忙道,“不用了,义父,这么一桌子菜呢,吃都吃不完,您坐下。”

    “谁说我吃不下的?”

    宫欧冷眼睨向时小念。

    时小念靠近宫欧,小声地道,“你别这样,小孩子吃不了那么多的,做点爸爸该有的榜样行不行?孩子可不止是我一个人,你也有责任照顾!”

    别让她感觉自己像是照顾了三个孩子。

    宫欧的眉头拧起,黑眸盯着她半晌,没再坚持什么,站起来将小葵一把抱起,抱到一旁的椅子上。

    接着,宫欧拿起宫葵的小碗开始给她夹菜,每样夹一小点。

    时小念松了口气,总算还没忘了做爸爸的本份。

    宫曜坐在那里看着宫欧,有些意外,他亲自帮小葵夹菜。

    “哇,好棒好棒。”宫葵拍着小手道,又指指桌上的鱼,“dad我要吃鱼,吃好多好多的鱼,多夹一点,小葵最爱吃鱼了。”

    “不行,我也要吃!”宫欧脱口而出。

    时小念瞪了他一眼,宫欧清了清嗓子,换了一个沉稳的语气说道,“小孩子吃菜要营养均衡,不能偏食,不能暴饮暴食,晚上还要吃的少。”

    “哦。”

    宫葵弱弱地道,一双呼闪呼闪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鱼。

    宫葵这里夹完之后,宫欧又给宫曜开始夹菜,也是每样菜挑了一点,挑出一小碗的菜,道,“现在均衡了,你们就吃碗里的。”

    “……”

    宫曜看着宫欧,然后默默地吃起来,也没说什么。

    就是虚伪,明明自己想吃。

    给两个孩子夹完菜,宫欧满意地站直身体,转眸冷冷地看向封德,封德很识趣地低头,“那个少爷,我今晚胃不太舒服,你们先吃,请允许我去煮个清淡的汤喝一下,然后下去休息。”

    “下去吧。”

    宫欧满意地让他下去。

    “……”

    时小念抚额,她好想把整盘鱼扣到宫欧的头上,就几道菜而已,要不要这么计较,给孩子都那么小心地夹着,没见过跟儿女抢食吃的爸爸。

    这一晚宫欧吃的东西之多刷新了宫曜和宫葵的认知,一开始两个孩子还在认真地吃,到后面就是坐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宫欧。

    他是一盘菜一盘菜地清醒,很快盘子都清了,连上面装饰的西兰花他都没有放过。

    时小念碍着两个孩子在不好对宫欧凶,只能一次次把盘子推远一点,又被宫欧给拉回去。</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