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65章我臣服得够了
    >    “要。唔……”

    时小念的嘴唇再一次被堵上,宫欧近乎疯狂地吻着她,一只手控制住她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去抚她的脸,好久再放开,“还要不要吵架?”

    他吻到她不吵架为止。

    “要。嗯……”

    时小念的唇再一次被堵上。

    宫欧再一次离开她的唇时,她柔软的唇已经有些肿了,他的一双眸都带着些情动的迷离,他霸道地看着她,“还要不要吵架?”

    这一次,时小念说乖了,强迫自己从这样的热吻中冷静下来,她冷淡地道,“你再这样我会打你。”

    闻,宫欧不以为然地低笑一声,低下头又去吻她。

    “啪。”

    时小念的手甩上了他的脸,轻轻的一下,声音却清脆得厉害。

    宫欧弯腰站在那里,整个人顿时僵在那里,双瞳定定地盯着时小念,时小念坐在那里,目光有些冰冷。

    两人对视着。

    宫欧摸了摸自己的脸,脸色也逐渐冷下来,往后退了两步,伸出手拉过椅背将椅子甩出一个弧度,椅脚在地板上划出声响,甩到时小念面前。

    他在时小念面前坐下来,翘起一条腿,黑眸盯着时小念,“吵吧!”

    “……”

    时小念看着他的脸庞,纤细的手指似无助般地空抓了两下,心口沉沉的,她看着他,问道,“你到底答应了洛医生什么条件?”

    她不相信什么钻石令人折腰的假话,她不能自欺欺人。

    “钻石。”

    “宫欧我在你眼里就这么笨么?”时小念问道,他是不是认为这样的理由她会信?

    “不,你很聪明。”宫欧说道,“但这么认为你会好受一些。”

    好受一些。

    多理直气壮的答案呐。

    “可我不想自己骗自己,你到底答应了什么?”时小念问道,随后又道,“算了,我不问你答应了什么,我希望你答应我,不要去做,不要离开我!”

    “我没有要离开你,我只是出门一趟,很快回来。”

    宫欧沉声说道,指尖在自己的脸上刮过,明明她打得那么轻,轻得跟没有重量似的,怎么他却觉得这么疼。

    “那带我一起。”时小念说道。

    “不可能!”

    宫欧斩钉截铁地道。

    “那你就陪着我,哪也别去。”时小念坚持地说道。

    “不可能!”

    宫欧仍旧斩钉截铁,没有一点可以妥协的余地。

    时小念的眸子在眼眶里转了转,有些酸涩,她看向宫欧,“两条路你只能选一条。”

    她的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我速去速回!”宫欧说道,这是他唯一能答应的,他绝对不要她看到他下跪道歉的样子。

    “宫欧。”时小念从椅子上站起来,低眸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认真的,两者取其一,你自己选。”

    “时小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咄咄逼人了?”

    “现在。”

    时小念毫不犹豫地说道。

    “我非走不可,我也会尽快回来,你留在这里治病就好!”宫欧强势地说道,完全不妥协。

    时小念的眼睛更加酸涩,冷冷地看着宫欧,“宫欧,你为什么永远都这么霸道,永远要我臣服你?”

    “这就是我们相处的方式。”他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我臣服得够了,我受够了!”

    时小念冷冰冰地说道,这架她吵得毫无气势,也是,在宫欧面前,她怎么撑得起气势出来。

    “你什么意思?”

    宫欧也站了起来,低眸盯着她,嗓音冰冷,什么叫臣服得够了?够了,那就是不愿意再臣服了?

    “宫欧,你别再一厢情愿地做所有的决定了行不行?你能不能让我决定一次?这是我的病,我有权怎么处置它。”时小念说道,“就算是绝症患者,她也有权选择最后的时光走得开心还是熬得痛苦。”

    绝症患者。

    听到这四个字,宫欧的怒气顿时不打一处来,一掌用力地拍向桌子,“不能!不行!时小念我告诉你,你的命是我宫欧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才有权处置!”

    他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时小念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宫欧,苦笑一声,“你一定要这样专制是不是?”

    “我走一趟立刻回来!我不懂你在生气什么!”

    宫欧愠怒地道,做顿午餐还能和他吵起架来,他为了什么,他还不是为了她?

    “那是因为我知道洛医生开出的条件绝不是那么简单,甚至是比和他交往更让你痛苦的条件!否则一个受恩于兰开斯特的医生怎么会愿意替我治病?”时小念大声地喊道,“可你,还是答应了!”

    她不知道那条件是什么,但她知道那一定是超乎宫欧底线的要求。

    “……”

    女人,有时候真的不用那么聪明。

    宫欧被时小念的喊声喊得怔了下,薄唇抿紧,他偏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就陪着我,哪里也别去。”时小念用尽全力说道。

    “我去一趟就回!”

    “你走,我也立刻离开,绝不治病!”

    时小念红着眼圈瞪着他说道。

    “时小念你疯了?”

    他花这么多心血为了什么,他像个孙子一样被洛烈戏弄着是为了什么,她说一句说不治就不治?

    “我不想治病,谁也强求不了我。你走你试试,我说到做到!”

    时小念用力地说道,冷着脸转身离开。

    “时小念你给我站住!”

    宫欧吼道。“……”

    时小念头也不回地离开,任由宫欧在她身后大吼,她往前走去,眼眶越来越红。

    宫欧。对不起。

    她不是故意要打他的,也不是故意激怒他,她只是不能让他走这一趟,为了她的病,他所受的侮辱还不够多吗?

    她宁愿每次病痛起来痛上十倍百倍,都不愿意他再这样折腾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她心累,真的很累。

    时小念往楼上走去,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的湖水和远处的摩天轮,眼眶绯红,嘴唇紧紧抿着。

    她坐着,耳朵却一直听着楼下的动静。

    宫欧没有上来黏着她,说明他的意志很坚定,他就是要走的,她坐在这里,特别害怕听到宫欧离开的声音,害怕看到宫欧离开的背影。

    她不知道宫欧到底答应了什么,但她一定不能让他离开。

    她的身后传来陌生的脚步声,然后那声音停住了。

    一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时小念坐在那里很久才慢慢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人,是洛烈,洛烈倚门而站,脸上戴着些许伤痕,双眼望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到洛烈,时小念心里五味陈杂,她慢慢正过脸,不去看他。

    “你眼睛怎么红了?”

    洛烈问道,眉头微微蹙起。

    “你向宫欧提出了什么要求?”时小念声音有些低哑。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

    宫欧的借口骗不过宫彧,也骗不过时小念。

    “是一件打死他也不愿意做的事情,但因为你,宫先生答应得没有半分犹豫。”洛烈双手插在裤袋里,一步步走到时小念身旁,站在那里,望着阳光洒落在平静的湖面上。

    果然如此。

    “你一定要这样么?”时小念问道,“你就不能直接地拒绝他?”

    直接拒绝了多好。

    事到如今,她真的已经不想治病了,真的不想治了。

    “你认为我能拒绝得了堂堂宫家的二少爷?他是什么人,如今的宫家都是靠他一个人撑着的,我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已经是我命大了不是么?”洛烈有些讽刺地说道,直指宫欧不可一世。

    “……”

    时小念沉默地坐在那里,望着远处,目光恍惚。

    见她沉默了,洛烈的双眸渐渐黯下来,低眸看了她一眼,她眼眶红得厉害,却没有眼泪掉下来,那强撑的模样让他胸口狠狠一拧。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想把我那不堪的秘密抖出来了?”

    洛烈问道。

    憎厌他吧,宫彧都憎恶他了,他就是这么讨厌的一个人,谁讨厌他都不奇怪,他也不在乎谁喜欢。

    “我认识宫欧是因为一个误会。”时小念忽然说道,“那时候他以为我偷偷生下过他的孩子,所以把我囚禁了,用各种方法精神折磨我,要我说出孩子的下落。”

    洛烈愣了愣,没想到时小念会突然说这些。

    时小念抬眸看向他,一双眼睛泛着红,“想听么?”

    洛烈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他走到她身旁的躺椅上坐下来,声音清冷,“你说吧。”

    时小念将自己和宫欧相识相知的过程慢慢说出来,从那些像冤家时代的事都一一讲述出来,讲他们的争吵不休,讲宫欧的偏执,讲宫欧的黏人。

    洛烈沉默地听着。

    外面的阳光缓缓有了些凉意。

    “就在那时,莫娜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以一个心理医生的身份,她开朗活泼,美丽大方,好像所有好的词汇都可以用在她的身上。”时小念说道,“直到我发现她利用医生的职务之便,创造和宫欧在一起的单独相处机会。”

    “……”

    洛烈的目光滞了滞。

    “那可不止是六天,莫娜在我们中间的时间很长很长,长到我都快记不太清了。”时小念苦涩地笑出一声,“后来,宫欧吻了莫娜,我就被带走了。”</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