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66章我心疼宫欧
    >    “带走?”

    洛烈愣住。

    “是宫欧的母亲,她知道我怀了身孕,将我囚禁在海边的高塔,让我待产,她要留孩子不留妈妈。”时小念说道。

    “她怎么能这么做,就因为你出身卑微?”洛烈问道。

    “还不够么,兰开斯特家族对你施过恩,你应该知道贵族的那些门户之见。”时小念说道,抬眸看向他。

    洛烈的目光一僵,站在那里没再说什么,贵族的门户之见他确实见得多了。

    兰开斯特家族之所以能长年兴盛,很大程度上也多亏了这些门户之见,强强联合,强强联姻才能长久兴盛。

    “在我被囚禁在高塔的时候,宫家故意放消息给我,宫欧和莫娜在两个家族的见证下宣誓了,那便代表着他们即将订婚,即将结婚。”时小念低声说道,再回忆那一段过去,她依然心痛如绞,“也许从那个时候我就患上了心病吧,但当时还不知道,只觉得自己有一点折腾就痛得死去回来,满身大汗。”

    “那是心病放大了你身上的病痛,很少人会察觉到这一点。”

    洛烈说道。

    “嗯。”时小念点了点头,声音还算平静地继续说道,“再后来,我就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被带走了,有人来救我,我和女儿被救走了。”

    “宫先生没想过去找你?还是他也默认宫家的这种行为,逼你留下孩子。”

    洛烈问道。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我恨宫家,我恨宫欧,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招惹上他这样的人物,可偏偏我的人生却全被他毁了,我还失去自由,也失去自己的孩子。”时小念抬眸望着天边,“但其实宫欧那段时间一直在找我,可是他找不到,所以他和莫娜宣誓。”

    “莫娜小姐也是受害者。”洛烈说道,“她被宫先生欺骗了。”

    那是个可怜的女人。

    一个大家族的大小姐已经香消玉殒。

    “宫欧当初之所以要和我分手,之所以去吻莫娜,那是因为,莫娜让宫欧知道……他哥哥的死是和我弟弟有关的。”时小念说道,“宫欧是怕莫娜去曝光,怕我受到他父亲的责难,才让我走的。”

    “宫彧?”听到这个事,洛烈会直了身体,转眸看向她,“我对宫彧的事知道得不多,那是怎么回事?什么他的死?”

    宫彧不是好好的活着么。

    原来洛烈并不知道宫彧的事情,时小念摇了摇头,没有在这上面多说什么,只是将她、宫欧、莫娜之间的纠葛从头到尾平静地说道,到宫欧订婚典礼上临时换新娘,到莫娜设计让宫欧的病全面爆发,到莫娜乱治宫欧整整四年。

    所有的一切都说清楚。

    洛烈怔怔地听着,眼中无法掩饰愕然,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中间原来有这么多的纠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宫欧是宫家的二少爷,是所有人瞩目的一个科技天才,可是我和他之间连一个正式的婚礼都没有过。”时小念说道,“我们婚礼那天,莫娜绑架了我的儿子,然后,宫欧为救儿子开枪击毙了莫娜。从此,宫家和兰开斯特家族的深仇大恨就种下了。”

    “是莫娜小姐绑架人?”

    洛烈愣住。

    “是的。”

    “可都说是宫先生狂妄才杀的人,莫娜小姐可是兰开斯特家族最受宠爱的小姐,我也见过,她为人高贵大方。”洛烈说道。

    闻,时小念扯了扯唇角,“洛医生,任何事情都有两面说辞,怎么取舍是看你愿意相信谁的。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想告诉你,我和宫欧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

    “……”

    洛烈的面色白了白。

    “第一次怀孕给我和宫欧都造成过很大的阴影,我其实已经撑过来了,但宫欧还没有,他认为全是他的错,他明明很想体验一回陪妻子共同孕育的过程,可他无法开口,甚至要我打掉孩子。”时小念转眸看向洛烈,阳光下的眼睛是通红的,“洛医生,我心疼宫欧。”

    洛医生,我心疼宫欧。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栗,那么温柔,那么痛楚。

    “……”

    洛烈看着她,没了语。

    “立场不同,谁也强求不了谁,你不用替我治病,我只希望你别再给宫欧开任何的条件了。”时小念说道,眼睛里蒙上一层泪光,“宫欧他情商很低的,你说什么他都会不计代价去做,你要他去跳火海他都会毫不犹豫。”

    的确如此。

    他没有在宫欧的脸上看到一点犹豫,洛烈活了这么年,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感情。

    “宫太太……”

    “洛医生,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收回你的条件?”时小念红着双眼打断他的话,“我真的不用治病了,你放心,我不会让宫欧对付你的。”

    “不治病?那你还要生下这个孩子么?”

    洛烈问道。“要。”

    时小念也是没有一点犹豫。

    “你这个心病被诱发的时间段就是在你怀孕的时候,种种联系在一起,怀孕本来就是个受罪期,你心病一旦被诱发就会疼痛难忍,哪怕光是呕吐这些都会比平常孕妇痛苦百倍。”洛烈说道,“你还不如选择打掉这个孩子。”

    “这是我和宫欧的孩子,我为什么要打掉?宫欧其实很期待这个孩子,我为什么要打掉?”时小念想不出不要这个孩子的理由。

    “为了孩子和他的期待,你就要忍受非人的痛苦待产和生产?”

    “我不会痛给宫欧看的,我能忍下来。”时小念立刻说道,双眼看向洛烈,“洛医生,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会解决,我只请你别再给宫欧提出任何的要求了,拜托你,我请求你。”

    她说这么多,不是想去为难洛烈的立场,只想要这样的一个结果。

    洛烈沉默地坐在那里,看着她通红的眼眶,那里有哀求,也有坚毅。

    看了许久,洛烈忍不住道,“你和宫先生都是疯狂的人,真是天生一对。”

    都是为了对方可以不要命的。

    “洛医生?”

    时小念看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洛烈还没开口,楼下就传来一点响动,时小念的眼睛一下子睁大,站起来往前扑过去,双手按在阳台上往下望去。

    只见mr宫站在下面,笔直地站着,微低着头。

    宫欧从洛宅里走出来,穿得衣冠笔挺,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远处游艇还停在那里。

    “……”

    时小念惊呆地看着他,他还是要走,他还是选择离开。

    哪怕她跟他吵架了,哪怕她打他了,他还是要走,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其实是意料中的结果,时小念还是难受得疯狂,她望着宫欧的背影,嘴唇微微颤抖着。

    每次都是这样,真正固执起来的时候,她总是拗不过他。

    时小念闭上眼睛,泪水滑过脸庞。

    再睁开时,她眼中是一片无望,她沉默地转过身往前走去,一上一下,同宫欧背道而驰。

    她一步一步僵硬地往前走去,手臂被人从旁攥住。

    洛烈站在她身边,眉头拧出一个“川”字,“你去哪里?”

    “我不会治病的,要宫欧一次一次委曲求全来治我的心病,我治了也不会好受。”时小念声音低哑地说道,“洛医生,你已经让宫欧陪了你六天,也算替兰开斯特戏耍够了宫欧,如果可以,请你停止吧。”

    “你真不治了?”

    洛烈问道。

    “不治了,再也不治了。”

    真的累了。

    一次次靠宫欧的委曲求全来治病,她在旁边看着也累了,她什么都不想要了。

    时小念脸色苍白地挣扎开洛烈的手,往前走去,眼中只剩下黯淡。

    洛烈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瘦得有些单薄的背影,转过眸看向那些柜台上的照片相框,全是他和兰开斯特一些人的合照。

    他从来没想过要背叛兰开斯特。

    从来没有。

    “你不用走。”洛烈闭上眼睛缓缓说出来,“我去阻止宫先生。”

    闻,时小念的脚步顿在那里,难以置信地回过头望向他,洛烈睁开眼看向她,道,“你这个女人很厉害,如果你肯威胁我就好了。”

    威胁他,他是不会妥协的。

    可她偏偏没有,还和他讲了一堆心事,他最讨厌不是病人的人和他讲心事,他会忍不住想去治。

    对,仅仅因为职业习惯而已。

    “……”

    时小念怔怔地看着他,还没说什么,洛烈已经抬起腿离开,时小念站在原地,慢慢地明白过来洛烈答应了她的请求。

    果然,攻克任何一个男人都比攻克宫欧简单。

    太好了。太好了。

    时小念伸手抹去脸上的眼泪,嘴角勉强地勾了勾,露出一抹笑容。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

    烈日下,宫欧踩上游艇的时候,宫彧已经在那里站着了,宫彧挡在宫欧的面前,冷着双眼看向他,“我不会让你走的。”

    “让开!”

    宫欧冷冷地从薄唇间吐出一句。

    宫彧站站在一动不动,宫欧目光凌厉地盯着他,“mr宫,把他给我拉到洛宅去。”

    “是。”

    mr宫听令立刻走上前伸出手一把拦住宫彧。</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