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67章秒变狮子狗
    >    宫彧皱着眉正要反抗,宫欧站在那里,嗓音冷冽地道,“mr宫是所有机器人里最高级的一个,你别想着反抗,小心被拆骨剥皮。”

    宫彧自然也知道mr宫的厉害之处,他站在那里没有妄动。

    宫欧往驾驶室的方向走去。

    “宫欧!”宫彧有些愠怒地喊出声来,“你该适可而止了!上次你答应洛烈的要求我也随你了,这一次你还来?你疯了是吗?洛烈到底给你开出什么样的要求?”

    为什么要离开。

    离开去哪里?去做什么?

    闻,宫欧停住脚步,慢慢转过身看向宫彧,宫彧被mr宫控制着,见他转过身来以为宫欧听进去了,眉目间的紧张微微缓解下来。

    宫欧一步一步走到宫彧的面前,身形相仿的两个男人站阳光下面对面站着。

    “替我看住时小念,别让她乱跑,她要是跑了,我跟你拼命!”

    宫欧冷漠地放下一句话转身便走。

    “宫欧!”

    宫彧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他还真要走?

    宫欧对他的声音置若罔闻,继续往驾驶室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走得决绝不疑。

    mr宫控制着宫彧往岸边走去,宫彧皱眉,“你放开我。”

    话落,只见洛烈迎面走来。

    四目相对。

    宫彧眼中的怒气再明显不过,洛烈看着他随后偏过脸去,登上游艇,朝宫欧走过去。

    驾驶室里,宫欧打开了控制台,灯光在台面上亮起。

    洛烈走到门口,望着他的身影,眉头微微蹙了蹙,道,“你真的要去?”

    “滚下船!”

    宫欧冷冷地道,稍侧过脸,眼中的冷厉再明显不过。

    “你是不是以为去下跪道歉了这事就解决了?”洛烈问道。

    闻,宫欧眼中一抹寒芒掠过,转过身抓起一把椅子就狠狠地甩到洛烈的面前,黑眸凌厉地瞪向他,“你什么意思?你他妈是不是又不敢了,我宫欧敢下跪,你不敢治病?”

    到这个时候,他记得的还只是治病这回事。

    洛烈本就被打伤了,反应有些迟缓,这一下,椅子直接砸到他的脚上,痛得他脸一阵阵发白。

    宫欧站在那里,黑眸死死地瞪着洛烈,一想到时小念今天和他说的那些话,他的火气就更大。

    shit!

    他就是要治病而已,一个个都阻拦着他想干嘛?

    “滚下船!”

    宫欧再一次吼道,转身继续调控制台上的按键。

    “宫先生,如果你今天去了,宫太太的心病怕是不可能好了。”洛烈说道。

    靠!

    宫欧一掌重重地拍在控制台上,转过身朝着洛烈冲过去,一把勒住洛烈的衣领,恶狠狠地瞪着他,“洛变态,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真是个暴力的男人。

    洛烈被勒得差点窒息,但宫欧明显还不想杀他,手上留了些余力,洛烈重重地咳了几声,看着宫欧怒气贲张的脸,道,“我说过,宫太太的病只有你能治。”

    “继续!”

    宫欧再生气却还是听的。

    “上一次宫太太心病被诱发,就是因为看你为她牺牲太多,她承受不了才会晕倒。”洛烈说道。

    “因为这个?”

    宫欧瞪他。

    “宫先生,我看过很多的孕妇,看过很多的夫妻,夫妻相处最重要的是恰到好处,宫先生的感情不仅猛烈,还一意孤行,并不是宫太太想要的。”洛烈认真地说道,“就像当年,你为了怕她受到宫家的责难,而和她一个孕妇分手,导致她有了心病一样。”

    “她和你说的?”

    宫欧的眉头拧起,这些事情都是时小念说出来的?

    “宫先生,也许当年你选择和宫太太一起面对更好,而不是一个人承担起来。”洛烈道,“现在,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你难道要做和当年一样的抉择?”

    还一意孤行地一力承担?

    宫欧站在他面前,眼中有着思索,勒着洛烈衣领的双手慢慢松了开来,“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要无偿替我女人治病?”

    他可是兰开斯特的人。

    “严格来说,不是我替宫太太治病,是宫先生。”洛烈说道,“我已经说了,能治好宫太太的只有你,我没有背叛兰开斯特。”

    他也不会去背叛的。

    “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宫欧冷冷地问道。

    “宫太太是个很好的女人,看着她现在真正的样子,我实在眼睁睁看着不管。”洛烈说道,瞬间衣领又被勒住了。

    “你是不是看上我女人了?”

    宫欧瞪着他道,靠,治个病还治出个情敌来了。

    “是朋友的那种看上行么?”

    “不行!”

    宫欧一口否决。

    “那好吧,其实你现在已经可以带着宫太太走了。”洛烈不禁说道,这个宫欧不止感情猛烈疯狂,连醋意也挺猛烈的。

    听到这话,宫欧松开了他的衣领,手掌在他的领口用力地拍了两下,将皱起的衣领拍平。

    “咳咳咳。”

    洛烈被拍得连连咳嗽。

    “教我怎么做!”宫欧冷冷地说道,语气强势容不得人否决。

    都走到这一步了,他还能怎么抉择呢?

    “其实很简单,有时候并不是一昧的给予,也要看看对方需要什么。”洛烈淡淡说道。

    要什么。

    时小念要的……

    “另外,我也会一些中药给宫太太调理下身体,帮助她尽快恢复,可以孕育一个健康的宝宝。”洛烈说道,“至于具体怎么做,我就帮不上忙了,只能看宫先生自己的。”

    说完,洛烈转身离开。

    宫欧蹙起眉,盯着他的后脑道,“她要的她现在不能做怎么行!”

    又来了。

    真是个喜欢替人做决定的男人。

    洛烈回头看向宫欧,咳了几声说道,“什么是她现在不能做的呢?如果不能做的那些事会让她不开心,那心病又怎么会好。”

    “……”

    宫欧沉默了。

    洛烈走出驾驶室,从游艇上下去,宫彧站在mr宫的身旁,宫彧目光冰冷地看着他,像看着一个敌对。

    也是,他们本来就是敌对。

    “……”

    洛烈垂下眸,一不发地从宫彧的身旁走过去,一吹风又咳了几声,咳得背都弯了。

    宫彧冷冷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话。

    “砰。”

    宫欧从游艇上跳了下来。

    “宫欧?”宫彧有些错愕地看向自己的弟弟,“你不走了?”

    洛烈又闹出什么了?

    宫欧沉着脸走到他面前,一双黑眸锐利地盯着洛烈边咳嗽边离开的身影,嗓音低沉地道,“这个人和兰开斯特那些人不一样。”

    说完,宫欧也离开了。

    “……”

    宫彧站在那里一脸莫名,谁能来告诉他是怎么一回事。

    ……

    时小念站在阳台上一直望着游艇的方向,看着宫欧从上面跳下来一颗心才算落稳下来。

    不走就好。

    洛医生,谢谢你。

    时小念在阳台上呆了很久,呆到腰背都有些酸意才站起来准备回房休息一会。

    时小念走到卧室门口,走廊里女佣们还在收拾宫欧弄的一地狼籍,她一手按在腰间,一手推开房门。

    门打开的一刹那,她就见宫欧坐在床前的地上,竖起双腿,低垂着眼,睫毛很长很长,一身黑色的毛衣衬得他整个人都削瘦了。

    “……”

    怎么坐在地板上,不凉么?

    时小念站在门口没动,沉默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才刚吵过架,她还动手了。

    吵到不欢而散。

    听到声响,宫欧缓缓抬起英俊的脸庞看向她,棱角分明,五官帅气,两人对视,时小念的心跳漏了一拍,静静地站在那里。

    她该说什么,是道歉,还是什么。

    她不知道。

    她心疼他,可她也不觉得自己错了,吵架过后的台阶谁来告诉她应该怎么下?

    时小念站在那里,脸色有些苍白,眼睛红着,没什么表情,内心却已经纠结得不行,正想着,坐在地上的宫欧忽然冲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简直就是灿烂的笑容。

    和之前扮演狮子狗时一模一样的温暖阳光大笑容,笑得眼睛都是会发光的。

    “……”

    时小念瞬间无语了。

    “……”

    宫欧看着她笑。

    “……”

    怎么了这是。

    当狮子狗当上瘾了么?

    时小念步子有些僵硬地走进去,假装有些忙碌地去收拾床铺,其实被子早已经整理好了。

    “时小念!”

    宫欧叫她的名字,从地上站起来,贴在她的身旁,低眸注视着她,“你怎么不理我?”

    时小念不知道他这是演的哪一出,没有说话,继续整理被子,掀开又叠上,然后再掀开,再叠上。

    “你还在生气呢?”

    宫欧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

    时小念还是沉默,人被宫欧从后抱进怀里,他下巴抵到她的肩上,嗓音低沉性感,“别生气了,你生气我心疼。”

    时小念这才明白,宫欧是来求和好的。

    刚刚还和她凶成那样,吵得谁也不理会谁,这会他就来求和好了,他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他的强势呢,高傲呢?都去哪了。

    “那你不走了么?”时小念淡淡地问道,在床边坐下来。

    “不走了,我在这里陪着你。”宫欧站在她面前,弯下腰来,俊庞直逼到她面前,“你可以不用红眼睛了。”</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