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68章甜得像蜜一样
    >    红眼睛又不是她自愿的。

    时小念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宫欧的脸庞棱角分明,英俊无双,脸上也没有留下半点她打过的痕迹。

    “笑一个!”

    宫欧挑了挑她的下巴,霸道地开口。

    “……”

    时小念笑不出来。

    “你不笑就是还生气?”宫欧拧起眉头。

    “你知道我生气为什么还要走?”

    时小念声音的些沙哑地问道,她以为她生气了他总会顾忌一点的,没想到他还是转身就走,没有一点犹豫。

    “你生气我能哄好啊。”宫欧理所当然地说道,“本来我想,等我回来哄也一样。”

    “我就那么好哄么?”

    时小念不由得问道。

    这是理由?这么说她是不是要难哄一点,下次他才能稍微重视一下她的生气?

    “你是我女人,你为我生了双胞胎,你还爱我,你不好哄谁好哄?”

    宫欧坐到她身旁,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低眸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他分析得还真是透彻啊。

    时小念无语地看着他,随后站起来就往卧室外走去,本来有点累想休息,突然也就不想休息了。

    “你去哪?”

    宫欧一愣。

    “我去做饭。”时小念边说边往外走。

    “你刚不是做过了?”

    宫欧的眉头蹙了蹙,站起来追上她的脚步。

    “我刚又没有吃饭。”

    时小念淡淡地道,继续往前走去,绕过一地还没有扫起来的碎片。

    宫欧跟在她身后,见状立刻吼道,“有碎片!你给我小心……哦,不用小心,随便走,摔倒我会接着你!我小心点就行!”

    不能过份强迫她的意志。

    对,不能。

    他得记住这一点,嗯,他记得住。

    “……”

    时小念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听着宫欧的声音,眼睛莫名地有些酸,她故意朝着楼梯口的扶手棱角走过去,只听宫欧一阵倒吸气的声音,他立刻冲过来,手掌抵到上面。

    她低眸看着他的手,傻瓜。

    她往下走去,下楼梯这种小事在宫欧的眼里也是值得紧张的,于是她一路都听到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几次她听到他都想开口碎碎念了,最后又收住口。

    走到最下面一级时,宫欧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的身后,长臂下意识地搂上她的腰,让她在他的保护圈城顺利下楼梯。

    时小念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转过了身。

    “……”

    宫欧一怔,下一秒,时小念便踮起脚尖吻上他的薄唇,微微仰着脸,双手缓缓攀上他的肩膀,柔软的唇触着他温热的薄唇。

    宫欧的身形有些僵直,但也只有半秒的停顿,他很快反客为主低头吻上了她,吻得缠绵,浅浅地描绘着她的唇形,继而深入,霸道地袭卷着一切。

    时小念却不让他深吻,头微微往后退了退,然后去吻他的脸。

    宫欧自然不满这样的吻,又去捕捉她的唇,时小念再一次让开,继续去吻他的脸,宫欧再捕捉,她再让开。

    几次下来,宫欧不满地道,“时小念,你就盯上我的脸了是不是?”

    他吻得意犹未尽。

    时小念踮着脚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吻着,一下一下吻着,闻,她的唇贴着他的脸庞僵住,目光有些黯淡,声音艰难地从喉咙里发出来,低哑得厉害,“还疼么?”

    “什么?”

    宫欧低眸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搭上自己的脸,意识到她说的是那一巴掌,他唇角邪气地勾起,“怎么,心疼了?”

    时小念站在他面前,凝视着他的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想你离开。”

    即使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宫欧要去做什么,但她真的不能让他去,他为她做得够多了。

    “很疼!特别疼!”

    宫欧见状立刻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是不是都打肿了?你男人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

    “……”

    时小念的鼻子酸涩得厉害,抬起手抚上他的脸,“对不起,宫欧,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

    她的眼眶越发得疼,哽咽到说不出话来。

    宫欧的眼神慢慢沉下来,“时小念,你真难过了,难过什么啊!不就一巴掌吗,就你这只手那点肉,能打疼我么?”

    “……”

    时小念偏过脸,眼睛涩得厉害,强忍住泪意。

    “打的时候那么干脆利落,这会难受了?”宫欧放下手将她搂进怀里,牢牢地抱住,嗓音低沉性感,“好了好了,不就一巴掌么,我都没哭,你红眼睛干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

    时小念反反复复哽咽着重复这一句话。

    “我知道。”宫欧沉声道,将她搂得紧紧的,“我现在不走了,以后你不让我走,我就不走!”

    闻,时小念有些意外地看向他,“真的?”

    洛烈和他说了什么,居然让他变得这么听话。

    “真的。”

    他得做她想做的那些事。

    “那谁在上,谁在下?”时小念红着眼睛问道,这个问题是他一直提的。

    居然敢将他一军。

    宫欧挑了挑眉,随即道,“你是说在床上的时候?”

    “……”

    时小念无语地看着他,眼睛还红着,唇角却有了一丝笑意,头靠到他的胸膛上,声音仍然有些哽咽,“宫欧,我好累啊。”

    真的累了。

    “累了?走,我抱你去睡觉。”宫欧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朝着楼上走去,“你去睡觉,我去做饭,做了端给你吃。”

    时小念在他怀中默默地想了想,然后道,“宫欧,我突然不累了,我还是自己做饭吃吧。”

    “……”

    宫欧和时小念同和好了。

    宫家和兰开斯特家族的私仇并没有在这个水上洛宅中有多大的扩散。

    厨房里放着几个专门熬中药的小锅,洛烈穿着简便的服饰站在中间,一味药一味药地抓过去放在鼻下闻着,确保每种药材都是可以给时小念入口的。

    “这个药是清心的,时间不宜熬得过长,如果倒出来时没有薄荷香就重熬一锅,一定有香味散出来才能端给宫太太。”

    洛烈朝着一旁的煎药女佣说道。

    “少爷,这宫家的规矩也太多了,每次还要让人试药,好像你会毒害他们一样,你还尽心尽力开药?”女佣替洛烈抱不平。

    “正常的事,你多什么嘴?”

    洛烈面容清冷地说道。

    宫欧把时小念看得比什么都重,对他再相信也肯定会防着几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可是您恩人的仇敌呢。”女佣忍不住说道。

    “我开的只是清心养神的方子,又不是替她治病,我没有背叛兰开斯特。”洛烈冷漠地说道,“吩咐下去,都别给我多嘴。”

    “是,少爷。”

    “好好熬你的药。”

    洛烈冷冷地说道,手上拿着一本医书在阅读,眼中带着思索,一抬头,就见宫彧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宫彧身形高大地靠着不远处的柱子,双手插在口袋里,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风衣,手腕上戴着喜欢的品牌手表,一头微卷的短发下,一张脸上戴着黑色口罩,眉目间依然能看出几分俊逸高贵。

    宫彧看着他,眼神中没了之前的那种愤怒。

    “……”

    洛烈的眼神冷了几分,然后抬起腿从他身边离开。

    “抱歉,是我误会你了。”

    宫彧靠在柱子上出声,转过脸看向洛烈,向他道歉。

    洛烈冷漠地站在那里,闻冷笑一声,“不用抱歉,我没有替任何人治病,我还是讨厌宫家。”

    说完,洛烈就要往前走去,宫彧的声音再一次阻止了他,“那我们还是朋友么?”

    “朋友?”

    洛烈冷冷地转过脸看向他,嘲讽地道,“你把我当朋友,你多年来在我面前隐姓埋名,你把我当朋友,你不把真实身份向我和盘脱出?”

    闻,宫彧的脸色沉了沉,语气还算平和,“我有自己不得已的理由,这点请你见谅。”

    “你的不得已理由就要我见谅。”

    洛烈冷冷地道,眼神孤傲,“那我不想治病,你就同我一场朋友恩断义绝?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么,你不知道我帮助宫家就形同背叛么?这难道不是不得已的理由?那你凭什么不谅解?”

    “我……”

    面对洛烈的咄咄逼人,宫彧语塞了。

    “我把你们留下不是因为你,我和你之间也已经没有朋友之义可。”洛烈冷漠地说完,沉着脸离开。

    “洛烈。”

    宫彧错愕地看着他的背影越行越远,有些头疼地抓了抓头发,一转身,却见时小念正从楼梯上下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昵子大衣,温婉安静,一张小巧的脸上清秀动人,没了之前的忧愁,一双眼睛甚至像是镀了光似的。

    和宫欧一和好,整个人的气场都不同了。

    “哥。”

    时小念微笑着朝他走过去,又望了一眼洛烈离去的背影。

    见状,宫彧摊了摊手,有些尴尬,说道,“他脾气孤傲得很,一向我行我素,我都向他道歉了,还让人去淘古董来送他,结果他还是得理不饶人地教训我。”

    说到最后,宫彧的语气带了一丝恼怒。

    知道内情的时小念站在那里,看着宫彧脸上的一无所知却什么都不能说。</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