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69章他走不出来的
    >    她转了转眸,望着洛烈远去的身影,说道,“哥,其实这也不能怪洛医生,你有没有想过,他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他在意你……这个朋友。”

    “嗯?”宫彧疑惑。

    “有多在意就会有多生意,就像宫欧当年抛弃我的时候,我那么恨,但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在意他才会恨不是吗?”时小念说道。

    宫彧听得直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把我和洛烈套你和宫欧身上,我听得怎么这么不舒服呢。”

    “……”

    时小念抿了抿唇,没有过多的多嘴。

    宫彧站在那里,想了想道,“不过你说的也是,他要不在意我这个朋友,现在也不会咄咄逼人得教训我了,也算我错,没在中间调和,反倒一昧地针对他,结果他还是帮了我们。”

    “是啊,洛医生的性子是清高孤傲,但他是个好人。”

    时小念淡淡一笑说道。

    “过来喝药!”

    不知道什么进厨房的宫欧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走出来,小心翼翼地走向餐桌。

    时小念转过身看向宫欧,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和暖意。

    “看看,现在多好,你整个人都跟发光似的,养宝宝就该是这个样子。”

    宫彧笑着说道,女人果然还是要明媚一些的好。

    他看着时小念的侧脸,她笑起来的样子和席钰真得很像,很像很像。

    宫彧看得有些失神。

    时小念已经笑着到宫欧身旁,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说道,“烫不烫?小心点,放桌上我自己喝。”

    和好后的时小念和宫欧比以前更加腻在一起。

    “已经让人试过药了。”宫欧低沉地道,黑眸灼灼地盯着她,像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几颗奶糖,“喝完药吃糖。”

    “嗯。”

    时小念笑着点头,宫欧把奶糖放到一旁,一手端起碗放到唇边轻轻地吹散热气,然后一勺一勺地喂给时小念。

    宫彧站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时小念脸上的笑容,目光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一张类似的脸,冲他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天真无邪。

    很久,宫彧才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上几步,“行了,不想看你们秀我一脸,我走了!”

    角楼的铃铛应该还在响。

    时小念正坐在餐桌前喝着宫欧喂的药,闻,她抬起眸若有所思地看向宫彧的背影,再看向眼前宫欧的英俊脸庞,问道,“宫欧,你希不希望哥能重新开始啊?”

    “什么重新开始?”

    宫欧把她拉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强势地拉她侧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环着她纤细的身体继续给她喂药。

    时小念咬了咬唇,然后慢慢地说道,“比如说,重新交往,重新投入一段新的感情。比如说,现在有个还不错的人选默默地爱着哥,也许哥能回头看他一眼呢?”

    “谁?”宫欧问道。

    “我是说如果,如果有这样一个人。”时小念说道,她并没有打算出卖洛烈的隐私。

    “难。”

    宫欧只说了一句。

    “很难么?”时小念问道,宫欧吹了吹勺子里的药,喂到她唇边,黑眸深深地凝视着她,容不下其它,嘴上道,“他走不出来的。”

    “可大家不都说走出一段感情,就是投入另一段感情吗?”时小念问道。

    宫欧不禁低笑一声,像看着一个天真的孩子,“时小念你信不信我?”

    “我信啊。”

    “那你就别多想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走出来的,他现在能活成这样已经可以了。”宫欧低沉地说道。

    “……”

    时小念坐在他的腿上,目光渐渐黯了下去,小声地道,“其实我很想哥能过好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永远沉浸在过去里。”

    她想起在角楼上,宫彧说出那番对他来说死乐于生的论,想想都有点后怕,如果能走出来那是再好不过。

    “如果我死了,你能用另一段感情来忘记我么?”

    宫欧问道,黑眸中掠过一抹深沉。

    时小念愣住,想了想那样的画面,然后不假思索地摇头,她做不到,宫欧满意地挑眉,“这答案不错,你要是刚刚犹豫上三秒,我就掐死你!”

    “……”

    时小念沉默地坐在他的腿上,一口一口地喝着中药,苦涩伴着薄荷清香在嘴里化开来。

    宫欧情商是低,但他说的也许并没有错。

    情到浓处是谁都替代不了的,也是谁都走不出去的。

    “你刚刚那个如果,是不是真有这么个人?”

    宫欧看向她,眼中满是睿智。

    他要不要这么聪明。

    时小念的眼神闪了几下,低头喝药,嗫呶着道,“没有,怎么可能,我只是说如果。”

    “你该不是发现这里有谁暗恋着我哥吧?那不行,这里除了女佣和女保镖还有什么,都长得那么难看!不是别人暗恋就得接受的!”宫欧一脸嫌弃地说道,继续给她喂药,“这洛宅上上下下也就洛变态长得还能看。”

    洛烈相貌五官普通端正,还达不到容颜惊人的地步,但因为他肯替时小念治病了,宫欧就是看他顺眼。

    “噗——”

    时小念刚把药喝进嘴里,闻一个崩溃直接给吐了出来,药渍溅了宫欧满脸。

    她又没提是男是女,他怎么就能想到洛烈了。

    要不要猜得这么准。

    “……”

    宫欧被喷了一脸,瞬间脸从里到外地黑了,黑眸定定地瞪着她,咬牙切齿地道,“时小念!”

    她喝个药还要造反啊!

    “对、对不起。”时小念歉意地看着他,连忙拿起纸巾替他擦脸,看着他一脸狼狈的样子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

    宫欧瞪着她,看着她忍俊不禁的样子,靠,憋笑的样子都这么漂亮!

    洛变态说得不错,时小念只希望他做回自己,不要过多约束,也不要极端地付出,可这样真的就行了么?真的不会再发病了么?

    他真的是她唯一的解药?

    “对不起嘛。”时小念憋着笑道歉,继续替他擦干净一张英俊的脸庞。

    “你还可以道歉得更有诚意一点!”

    宫欧恶狠狠地瞪着她,然后拿起奶糖塞进她的嘴里,下一秒就霸道地吻住了她的唇,奶糖的甜味在两人的嘴里漫延开来。

    时小念被吻得动情,坐在他的腿上缓缓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

    两人吻得难解难分。

    洛宅外的阳光还很温暖。

    蜜月也许不需要出多远的门,两个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大概就是最好的蜜月了。

    ……

    又是美好的一日,没了宫欧过于战战兢兢的紧张,时小念整个人轻松了很多,再也没有什么疼痛的迹象。

    洛宅里一片平静详和。

    时小念走向问诊室,门还未完全推开,就听到几声咳嗽,她往前望去,只见洛烈站在窗前望着外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似乎在想着什么,她进来后他也没有一点反应。

    “呵。”

    洛烈突然一个人笑了,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

    时小念被他笑得一阵毛骨悚然,要知道来洛宅这么久,她只见过洛烈的冷笑,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笑容。

    怎么形容呢……

    嗯,有点花痴。

    时小念伸手敲了敲门,“洛医生,我来了。”

    “呃?”

    洛烈转过身来看向时小念,脸上还带着一脸笑容,下一秒,他立刻尴尬地收敛了所有的笑容,把手放在唇前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脸色清冷地走到桌前坐下来,冷淡地道,“你来了,坐吧。”

    “嗯。”

    时小念微笑着点点头,洛烈隔三岔五会替她问诊一次,他的问诊就是察颜观色,也没有别的。

    她走到他对面坐下来,说道,“洛医生,这次真要谢谢你,要不是因为你,我还不知道宫欧会发狂到什么地步呢。”

    “与我无关,他变成什么样都是因为你。”洛烈淡漠地说道,观察着她的气色,“但他是什么样子,却会影响到你的病。”

    “……”

    时小念抿唇。

    “宫欧过于牺牲自我的付出对你有很大的影响,这次就诱发了你的心病,也许本来你的病早就不药而愈了。”洛烈说道。

    这次的心病诱发完全是自己作出来的。

    时小念并不是那种受什么都受得心安理得的人,宫欧的过度付出反而造成了她的心理压力,心病就这么出来了。

    时小念有些苦涩地笑笑,“他也是紧张,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了,经历过这次的事,我和宫欧都学到了一些相处之道,这也是意外收获。”

    “你想得通就好,孕妇最忌讳胡思乱想,有些精神压力太大也会影响到身体。”洛烈说道,静静地注视着她,语气轻松了一些,“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我看你反胃的时候也不再那么痛苦了。”

    “嗯,是啊。”

    时小念点头。

    “那给你的宁神药可以慢慢停了,也可以继续去……”洛烈说到一半又收住了声,“没什么,你回去吧。”

    “好,那我不打扰洛医生了。”

    时小念微笑着站起来,计划着去做点糕点给大家吃,宫欧肯定又要不满她把美食分给别人。</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