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76章再次误会洛烈
    >    “我就知道你肯定以为我中枪了,所以我才这么快跑回来。”宫欧抱住她,狂妄地道,“你也太小看你男人了!”

    他是那么容易中招的么?

    “是,你最厉害。”时小念身上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全靠宫欧抱住她撑着。

    “你是不是腿软了?”

    宫欧低眸看向她,一眼看穿。

    “……”时小念窘得不行,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腿,道,“我是不是太弱了?”

    要是她也会功夫,就可以跟着他并肩作战了,但她现在只能等待。

    “你不弱怎么显得我强大?”

    宫欧挑眉,一双黑眸深邃。

    好像也是,时小念点点头,赞同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宫欧道,“当然了,你再强大在我面前也是弱小的!”

    嗯,就是这样的。

    “……”

    时小念没有管他的狂妄,抬起他的手道,“我先帮你包扎一下。”

    “下去吧,事情还没有解决。”宫欧的嗓音沉下来,低眸看一眼自己手背上的伤,“这只是一点小伤,不用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

    时小念担心地看了一眼他的伤口,然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枪响呢?”

    “应该是兰开斯特派出来的杀手,对方知道我在这里,还不立刻派人来杀?”

    宫欧说道。

    早在悔婚之初,兰开斯特就因为他颜面扫地,之后又加上莫娜之死、伯格岛被毁,兰开斯特早对他恨之入骨了,知道他来了这里自然是马不停蹄地来拿他的命。

    “兰开斯特?”时小念震惊,“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下去就知道了。”

    宫欧说道,伸手环过她的肩膀往外走去,一到楼梯口,时小念就却步了,只见楼梯上血迹斑斑。

    “是杀手的血,他想杀我,被我把枪口按在他身上了。”宫欧朝盆栽后睨了一眼,那里正躺着一个被反杀的杀手。

    时间太紧张,他只能把杀手拖到那个角落里不让时小念看到,省得她慌。

    “嗯,你没事就好。”

    时小念点头,托着宫欧受伤的手往下走去,避过了那些血迹。

    到了楼下,时小念发现整个洛宅还是安静得厉害,显得特别死气沉沉,大厅里有打斗过的痕迹,却没有一个佣人收拾。

    “小念,你没事吧?”

    宫彧关心的声音传来。

    “我没事。”时小念边应声边往前望去,只见宫彧站在一旁,身上穿着睡衣加外套,没有一点伤痕,而洛烈就坐在沙发上。

    确切的说,应该是被绑在沙发上,洛烈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膝盖处也被绑了绳子,他身上穿得很是整齐,衣服上的袖子被扯掉了几颗,一张清冷的脸上有着两处瘀伤,目光冰冷地直视着前方,嘴唇紧抿,一句话都没有。

    “这是怎么了?”

    时小念有些疑惑地看向宫彧,“为什么把洛医生绑起来?”

    “除了洛大医生,谁还会把我的行踪泄露出去呢?”

    宫彧站在那里,嘲弄地看向洛烈,语气冷得厉害。

    “这怎么可能,洛医生不会这么做的。”

    不知道为什么,时小念就是愿意相信洛烈,如果洛烈真是这样的人,一开始就可以这么做了,更加不替悉心料理她的病。

    “……”

    洛烈身为当事人,此刻他坐在那里一不发。

    宫彧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冷冷地道,“不会这么做?那今晚的杀手是怎么回事?突然消失的一堆佣人和保镖又是怎么回事?洛大医生大晚上不睡觉,衣服还穿得这么整齐又是怎么回事?”

    “……”

    洛烈依然一语不发。

    “要不是宫欧察觉得早,我先拿下你,你恐怕也和那群佣人和保镖一样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吧?”

    宫彧嘲笑一声。

    “……”

    洛烈冷着脸沉默地坐在那里,脸上的瘀伤颜色乌青,伤势有些重。

    佣人和保镖都消失了,洛烈凌晨一点却穿得整整齐齐,没有一点休息该有的样子。

    可她怎么都不敢相信洛烈会出卖他们。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时小念看着洛烈,眉头蹙了蹙,问道,“洛医生,你不想说什么吗?”

    “……”

    洛烈坐在那里眼都没有抬一下,像是听不到她的问话似的,就那么冷冷地坐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说。

    “还说什么?现在还有杀手在外面,说不定下一刻他们就破门而入准备杀了我们。”

    宫彧冷笑一声,看向洛烈的脸道,“洛烈,我们一场朋友,是,我承认我是误会过你,说话也难听过,但你要向你的恩人卖好,卖我一个人就够了!我弟弟和小念对不起你什么了?”

    “……”

    听到这里,洛烈终于有了动作,他冷着脸偏过去,不理会宫彧。

    宫彧咬了咬牙,沉着脸站在那里。

    宫欧瞥他们一眼,没说什么,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时小念也顾不上想太多,拿起纸巾擦掉宫欧手背上的血,然后去拿医药。

    在洛宅住了这么久,她知道医药箱在哪里。

    时小念拎着医药箱过去给宫欧手背上的伤口做消毒处理,口子开得很大,皮肉外翻,看得她触目惊心,“不行,宫欧,你这伤得去缝合。”

    “没关系,把纱布给我,包扎一下就行。”

    宫欧说道,嗓音低沉。

    “我们现在出不去,兰开斯特肯定不可能只派两个杀手进来。”

    宫彧坐在宫欧的对面说道,有些头疼,“也是幸好宫欧发现得早,不然杀手们都前仆后继地潜进来,我们死都死得悄无声息。”

    率先潜进来的两个杀手身上都带了迷药,还不来得及把他们一个个迷晕就被宫欧制服了。

    闻,时小念皱眉,“这么说,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她伸手拿起纱布给宫欧的手做简单的包扎,好让血不再流个不止,宫欧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并不碍事,“没事了。”

    “还是要去医院处理一下,或者……”时小念又看向洛烈,洛烈是个医生,这种伤口他是手到擒来的。

    “你还敢让他治?”宫彧截断时小念的话,转眸看向宫欧,“宫欧,把洛烈带着我们能脱身么?”

    听到这话,洛烈脸上泛出一抹森寒的冷意。

    “失女失岛失了颜面,这些加起来比洛烈重多了。”

    宫欧冷淡地说道,黑眸凌厉。

    “那我们该怎么突围?杀手们被我们打乱了节奏,现在恐怕在想怎么再攻进来。”

    宫彧说道,有些头疼。

    宫彧和宫欧开始讨论逃脱的办法,不远处,mr宫和洛烈新买的机器人面对面而站。

    时小念收起剩下的纱布放进医药箱里,一抬眸,只见洛烈的脖子上也有一道伤痕,血正从伤口渗出来。

    她朝着洛烈走过去,拿起消毒巾擦掉他脖子上的血。

    洛烈坐在那里,发觉她动作的时候整个人一震,眼中掠过一抹震惊。

    “喂!”

    宫彧和宫欧异口同声地喊出来,宫彧是不满她对一个出卖他们的人这么好,宫欧则是不满她替其他男人疗伤。

    “他受伤了。”时小念说道。

    “受伤了也不用你!过来!”

    宫欧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一双黑眸不满地盯着她的手,然后牢牢地握住,握得紧紧的,不准她的手上有其他人的气息。

    “……”

    时小念坐到宫欧的旁边,他们兄弟又讨论起来,她静静地看向洛烈,洛烈一脸冷漠,也不反抗,一双眼睛微垂。

    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血丝。

    “宫家的人到起码还有一两个小时,我们去检查门窗,设计一些机关,避免他们强闯。”宫欧从沙发上站起来,朝一旁的mr宫道,“mr宫,你保护小念。”

    “是,宫先生。”

    mr宫恭顺地低头。

    宫欧和宫彧边说边朝着门窗走去,他们现在手上没有武器,能做的不多,但只要抵御过去这两小时,就平安了。

    时小念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洛烈冷漠的脸,轻声问道,“洛医生,我相信不是你。”

    听到她的声音,洛烈的睫毛颤了颤,有些僵硬地转过脸看向她,“为什么相信我?你不觉得宫彧的理由很充分么?”

    他的声音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怨气。

    理由听上去的确是很充分。

    时小念望了一眼宫欧他们离开的方向,然后打开医药箱拿起消毒巾替洛烈擦拭伤口,嘴上说道,“洛医生你这个人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你是个有恩必记的人,我相信这样的人不会出尔反尔,既然把我们留下了就不会出卖我们。”

    “呵。”洛烈一声讽刺的冷笑,“连你都明白我,他口口声声说和我朋友一场却不相信。”

    他在房间里的时候刚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宫彧已经将匕首抵到了他的脖子上,那冰凉的触觉他记住了。

    宫彧上来不由分说将他控住,然后就是责难。

    闻,时小念不禁轻叹一声,“哥这一次是太过紧张我们,宫欧是他最重要的弟弟,他紧张过度也正常,你别放在心上。”</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