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87章这一次,小钰
    >    有保镖倒下。

    有保镖又冲上来。

    洛烈只能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看着保镖围上去将宫彧扑倒,看着宫彧挣扎着从人群中站起来,继续不管不顾地朝这边走来。

    像放慢的镜头,宫彧倒下了一次又一次,甚至被人狠狠地踩在脚下。

    洛烈呆呆地看着,大声地喊道,“宫彧!宫彧!”

    这一刻,除了喊着宫彧的名字,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到。

    “砰!”

    宫彧再一次被推着倒在了地上,一群人要将他绑起来,秘书远远地观看着这一幕,不急不躁,像看着一个弱者无能为力的斗争,看保镖们怎么羞辱宫家的大少爷。

    “绑起来!把他绑起来!”

    保镖们喊道。

    宫彧倒在地上横腿一扫,再一次挣扎开人群,往洛烈的方向走去。

    其实他也清楚,即使被他走到了洛烈面前,他也无法顺利带走洛烈,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走过去。

    飞机坠入海洋的距离他抓不到,这一回,他是抓得到的。

    “……”

    洛烈看着,牙关紧紧咬住,除了无能为力还是无能为力,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宫彧会来救他,会这么不顾一切。

    “砰。”

    宫彧又倒下了。

    洛烈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倒下,他用力去推栏杆,疯狂地想要逃脱出去,“宫彧!你起来走!”

    他不起来就只能束手就擒。

    宫彧真的站起来了,依然朝着这个方向走来,洛烈激动地大声喊道,“回去!别再过来了!回去!”

    宫彧听不懂似的继续朝他而来,头顶上有鲜血滴淌下来。

    “砰。”

    忽然有巨大的撞门声响起,只见一群着装一致的宫家手下重新冲了回来,身后还带着一堆追兵,他们没有管,朝着宫彧冲了过去,“大少爷!”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宫彧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差点又摔下去,被一个手下扶住,手下们冲向前替他挡住攻击,朝着他道,“二少爷有过吩咐,大少爷回不去,我们也不用回去!”

    宫欧。又是宫欧。

    他这个弟弟做的未免太多了,而他还救不出人。

    “况且我们深受宫家关照多年,怎么可能把大少爷一个人留在这里!”手下们又说道,护着宫彧往后退,“大少爷,我们回去。”

    一听到这话,拄着手杖的秘书立刻大声道,“谁也别想走!除了宫彧,其余都可以射杀!”

    “你敢伤我的人一根汗毛,我立刻自尽于此,看我弟弟怎么屠你兰开斯特全族!”

    站在人群之后的宫彧歇斯底里地吼出来,一双眼睛像是被鲜血染过一般,腥红非常,他的周遭尽是无法扼止的戾气。

    所有人都呆住了。

    印象中,与宫欧的张狂跋扈不同,宫彧是优雅的、高贵的,有身为贵公子的高傲,却也是平和的,从没有人见过宫彧这个样子,包括洛烈。

    “……”

    秘书站在那里也愣住了,被宫彧的话冲击得一时反应不过来,暗想宫欧屠尽家族的可能性,那边宫彧已经朝着牢房冲过去。

    “抓住他!全给我留下!谁都别想走出这山庄!”

    秘书也跟着大喊起来。

    两方人马再次厮杀成一团,宫家的人远少于山庄的保镖,身手再好也挡不住围殴,他们只能喊着,“大少爷,我们撤吧,现在走还有一线生机。”

    “要走的我不留!”

    宫彧狠狠地推开身边的人往前,再一次被人绊住,有拳头朝他脸上袭来,生生地挨了一拳,眼角完全青了,脸上的帽子被打下来。

    “大少爷!”

    手下们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走啊!宫彧你给我走!”洛烈还来不及庆幸那些手下返回,又开始痛恨宫彧的固执,“你他妈不要命了吗?”

    他飙出脏话。

    宫彧整个人站立不稳地站在那里,一头短发早已凌乱不堪,他抬眸看向洛烈的方向,口罩后的嘴唇勾起一抹弧度,他伸手按了按眼角,“我今天救不出你,这命我就不要了!”

    “我不用你救!你救了我也不会感激你!走啊!”

    现在不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他真的不想活了么?

    “我不走!”

    说着,宫彧又在手下们的协助下将一个拦路的人狠狠地揍倒在地。

    “你这算什么?宫彧,我和你没那么好的交情,不用你舍命相救!走啊!走啊!”洛烈抓着坚硬无比的栏杆,喊道声嘶力竭,声音瞬间哑了下来,“走啊!”

    到最后,洛烈只能用撕裂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喊着走。

    可在他的声音中,那群人还是厮打在一起,没有离开的迹象,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了下来,宫彧的帮手越来越少。

    鲜血溅了整面墙。

    地上,全是奄奄一息的人。

    洛烈算不清宫彧究竟挨了几下的打,但他好像有九条命一样,不曾倒下过。

    “卟嗵!”

    有人往宫彧的后脑狠狠地砸下去,体力不支的宫彧双膝一弯,跪倒在地,鲜血淌过额头沾上他的睫毛,像是横穿了一条无法抹去的伤痕。

    他跪在那里,身体在颤抖。

    他在硬挺着,挺着不让自己趴下。

    “宫彧!”

    洛烈在牢里慢慢跪了下来,他也已经站不住了。

    他呆呆地望着宫彧,声音哑到已经几乎听不出在说什么,

    秘书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震惊非常,倒一地的人中也包括他的人。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安排了这么多人居然就被这么少的宫家手下给打倒了,中间他们还放了枪,这算什么,宫家训练保镖已经到这么恐怖的程度了吗?竟然远超过他们家族的。

    “宫彧!”

    洛烈用力地敲着面前的栏杆。

    宫彧跪在那里,一番激烈的厮杀已经让他完全透支,脑袋经重击过后晕得厉害,鲜血不断地淌过他的眼,他虚弱地睁着眼,视线中的画面在晃,晃得厉害。

    很模糊的画面。

    画面中,洛烈跪在那里担忧地望着他,渐渐的,那张脸也模糊,好模糊,模糊得他出现幻象了。

    救人。

    他要去救人,不能死,不可以死,等他,就在那里等他,他很快就到了。

    不知道从哪里的一股力量,宫彧一手撑在地上再次站了起来,红着双眼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

    “别动!再动我开枪了!”

    秘书握着枪朝宫彧说道。

    “宫彧,你别动!”洛烈紧张地看着他,呼吸都变得颤抖。

    宫彧看着洛烈,被鲜血染红的睫毛动了动,眼神黯然无光,双腿无力地继续朝他走去,没有一点迟疑。

    十步。九步。

    七步。四步。

    三步。一步。

    宫彧站在那里,艰难地抬起手伸向洛烈,洛烈立刻伸出手握住他的。

    “我真的开枪了!”

    秘书激动地喊到,正要扣动扳手,宫彧整个人已经砰然倒下,修长白皙的手从洛烈的指甲边缘划过。

    他倒在地上,呼吸微弱,黑色口罩遮住了他虚弱的脸,一双眼睛张合的程度越来越小。

    洛烈跪在地上,伸手越过栏杆想抓住他。

    抓不到。

    还差十厘米的距离。

    就差十厘米,就差十厘米他就可以抓到宫彧了,他想擦掉宫彧脸上的血,他仅仅是想擦掉而已。

    宫彧倒在那里,一双眼看着洛烈,嘴唇困难地动了动,“我带你走,我带你走。”

    每一个字,都用尽了他的力气。

    闻,洛烈跪在那里连喉咙都地抖动,声音沙哑,“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为什么要舍了命都要救他?

    “我带你走。”

    宫彧只有这一句话,仿佛他的人生只剩下这一个意义,再无其它。

    痛苦像是藤蔓一样疯狂地缠绕上洛烈的身体,绞进他的体力,系住他的心脏荒唐地绞紧,绞到他无法呼吸,绞到他痛不欲生。

    看着奄奄一息的宫彧,洛烈跪在那里忽然笑了,笑得眼睛里蒙上一层水光,“疯子,我烧不干净了,我烧不干净了!我活该!”

    这一刹那,洛烈明白自己对宫彧的情感再也不可能收回,也不可能烧个干干净净。

    他万劫不复了。

    秘书握着枪朝他们一步一步走过来。

    洛烈把手伸出去,一滴泪从眼眶中滑落,笑着道,“来,宫彧,把手给我,我们一起。”

    生,一起。

    死,一起。

    宫彧倒在地上,脸边的地上已经汇聚了一条小小的血流,他的脸上几乎没有一处干净的皮肤。

    听到洛烈的声音,宫彧眨了眨眼睛,气虚地伸出手,碰上洛烈的手。

    下一秒,宫彧耗尽最后的体力一把握紧了洛烈的手,也同时握紧洛烈的心脏。

    “这一次,我能带你走了,小钰。”

    “你说什么?”

    洛烈错愕地问道。

    “……”

    宫彧倒在那里,耳朵里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眼睛缓缓阖上,昏了过去。

    秘书走过去,抬起脚踢了几下宫彧,见他像死人一般动弹不得不由得松了口气,再看不远处,厮杀的结果惨不忍睹。

    被兰开斯特先生知道这么多人都没轻易拿下宫彧,肯定要责罚他了。

    不过好在还是把人给制服住了,怎么都杀不了宫欧,但有宫彧这张王牌在手,不怕宫家不就范。</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