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807章有些话我没和你说
    >    时小念往大厅里走去,宫葵迎面扑过来,嚷嚷着道,“mom你快去看,holy好奇怪哦,我和他说话都不理我。”

    “是么,我去看看。”

    时小念走过去,只见宫曜一个人跪在茶几面前,小手握着一块橡皮正在拼命擦纸,纸上一片雪白,根本没有什么可擦的,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

    “holy。”时小念在他身边蹲下来,“你在擦什么?”

    这纸笔也是昨晚她和宫欧去买的。

    “他在这里擦好久了。”宫葵站到宫曜的身旁说道。

    宫曜并不理会她们,继续擦着纸,擦到纸都快破了还在擦,小手特别用力,时小念伸手按住他的小手,皱了皱眉,“holy,你这是怎么了?”

    “刚刚写错了,擦掉。”

    宫曜继续擦着纸。

    “可纸上已经没有任何笔迹了,不用再擦。”时小念道。

    “很脏,擦掉。”

    宫曜倔强地重复着这一句话,把自己的小手抽了回去再次用力地擦着纸,只听“嘶啦”一声,纸被擦坏了,撕出一道口子。

    宫曜呆了呆。

    时小念抽出他手中的橡皮,宫曜有些用力地握着,时小念抽不走,也不想弄疼他,便道,“holy,你是不是还在为别人冤枉你的事而难受?”

    “……”

    宫曜不说话。

    时小念明白自己说中了,她当时去拿食物,不知道整个发展的过程,但看样子这事对宫曜的打击很大。

    “holy,我们都相信你并没有那么做,是他们误会了。”

    时小念柔声说道。

    “……”

    宫曜还是不说话,然后继续用橡皮擦面前的纸。

    时小念说道,“我知道被冤枉的感觉不好受,dad在找那户人家了,等找他们,我去和他们解释清楚,他们知道错怪你偷东西了,一定会和你道歉的。”

    “……”

    宫曜不说话。

    “但是你也要记得,在这个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会遇到很多很多,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你就是强大的,懂吗?”时小念轻声安抚着自己的儿子。

    闻,宫曜突然紧紧地握住橡皮擦,死死地握着,小小的指尖都泛了白。

    “holy。”时小念心疼地看着他,想要把他的手给打开,宫曜猛地用力甩开她的手,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瞪着她,声音稚嫩却充满怒意,“你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宫曜转身拔腿就跑。

    “……”

    时小念惊呆地看着他小小的背影,低头看着自己被宫曜推开的手。

    这是宫曜第一次推开她的手,也是第一次这么大声地和她说话。

    他是宫家培养出来的一个模范品,小小年纪便恪守礼仪,对人面露三分疏离,却将礼仪表到得淋漓尽致,喜欢学习,也学得进去,很聪明,懂得照顾妹妹,从来都是不需要大人担心的那一个。

    甚至连罗琪都会说双胞胎一起离家出走,有宫曜在会放心很多。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刚刚推开了她的手,那么用力地讲话,时小念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儿子真正生起气来是这个样子。

    那样标准的一个小贵公子竟然也会发火发脾气。

    “mom。”宫葵也被宫曜这个样子吓到了,“holy为什么突然那么凶?”

    时小念回过神来,拉住宫葵,问道,“你和我说,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宫葵乖乖地又把事情重复了一遍,和白天说的一样。

    “就这样吗?你没漏掉什么?”时小念问道,“你说他们一直骂holy,他们骂什么了?”

    “骂很难听的话呀,骂他偷洋娃娃,还骂他……”

    宫葵歪着小脸,肉乎乎的小手抓着头发,黑幽幽的眼珠转来转去,想得有些苦恼,“唔,我想不起来了,就是骂holy。”

    这样的话,那就是宫曜忍受不了被人冤枉,也是,宫曜是宫家万众瞩目的小少爷,罗琪、宫彧、一堆的佣人保镖哪个不是把他疼得跟手掌心上的明珠一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冤枉。

    这对宫曜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作为父母,这个时候应该教宫曜把心脏练得强大一些,还是为他去出头呢?

    这个教育问题真的好难。

    时小念也迷茫了。

    但接下来宫曜的样子让时小念份外担忧,宫曜居然开始做家务了,这一点把宫欧、时小念、宫葵全部雷到了。

    宫曜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但这天他从厨房里拿了一块抹布就开始擦家具,擦得特别认真,那卖力的样子都让时小念误以为自己雇佣了童工。

    然后,宫葵看着好玩也跟着做起家务来。

    于是小小的别墅里,两个不到六岁的小孩子卖力把家具、装饰擦得一尘不染、闪闪发光。

    宫曜更是恐怖,地板上沾了一点小东西,他就趴在地上擦了整整一个小时,擦得宫葵凑过去,以为地板上能擦出什么地板公主的宝藏。

    时小念一次次去劝他们做擦了,宫曜不听,就是做家务,后来被宫欧厉喝一声,他终于停了下来。

    结果,他转移战场,抱着一个抱枕走到墙边,直接盘腿坐下作冥思状,一思就思了两个小时。

    这个年纪正是爱闹爱玩的时候,时小念不懂宫曜怎么就能一坐坐两个小孩子。

    从宫曜的反常上,时小念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真的要想点办法。

    夜晚,时小念试图再和宫曜沟通一次,他却倒头就装睡了,时小念蹙着眉头走出卧室,回到自己的房间。

    宫欧已经坐在床上,身上穿着睡衣,一头短信半干,一滴水珠从下巴上划落下,滑到脖子上,滚过突起的喉结,性感无比。

    “我从来没有见过holy这个样子。”时小念走过去说道,柳眉微微蹙着,“宫欧,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替他出头!”

    宫欧冷声道。

    “我今天也这么和他说了,我说去澄清误会,对方一定会知道弄错了道歉的,结果holy却变成了那个样子。”时小念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真的没见过他这样,我有点慌,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年轻父母都会遇上这样的亲子问题,也许发生在宫葵身上她会更知道怎么做,可发生在宫曜身上,她莫名地慌。

    “有什么好慌的,一切有我!”

    宫欧沉声说道,将她一把搂进怀里,低下头在她的发心亲了一记,她发间的香味让他连呼吸都感觉到舒服。

    “因为他是holy。”

    时小念低声说道。

    “所以呢?”

    宫欧低眸看着她。

    幽幽的灯光下,两个人并肩坐在偌大的床上,灰色的被子盖住两人,时小念屈起自己的双腿,双眸淡淡地看着前方,“宫欧,有些话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

    “……”

    宫欧的目光变深。

    “其实我对小葵和对holy的态度一直有所偏差,如果小葵做错了事,我会严肃地教育她,可对holy,我总是习惯性地想一想。”时小念说道,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妈妈做得特别失败。

    “……”

    宫欧的眉头拧紧。

    “你知道么,宫欧,这么多年,我对holy印象最深的一个画面不是他被莫娜劫持,也不是他偶尔会笑的时候。”时小念轻声说道,“而是他站得离我远远的,然后朝我鞠一下躬,带着该有的礼仪,却也带着疏离。”

    “……”

    宫欧无声地看着她,更加用力地将她往自己怀里带。

    时小念靠在他的胸膛上,苦涩地道,“其实自从我把holy他们带到中国以后,我们关系已经好了很多,我能感觉得出来,他对我也亲近不少,是真的愿意当我是妈妈,哪怕他从出生就不在我身边。”

    “……”

    “可即便是这样,可那个画面还是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拼命地告诉自己,那只是被教出来的礼仪,是代表了礼貌。”时小念低声说道,到最后声音有些哑住,“可每次看到他向我鞠躬,我都觉得他离我好远好远。”

    然后,她就会忍不住想到,双胞胎出世的时候,宫曜就远离了她。

    宫欧听着,大掌压住她的脑袋往自己身上靠,嗓音低沉磁性,“这些话为什么不早和我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时小念低声说道,“就像今天holy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宫欧,我真的是个失败的母亲,再来一个宝宝,我真的教得好吗?”

    人就是这亲,一旦否定了自己一个点,就会全面否定自己。

    “胡说八道。”宫欧不悦地打断她,“你是我见过最好最漂亮的女人,你连我这样的男人都能征服,会教不好一个孩子?”

    还真是特别的安慰方式。

    “可那不是别人,是holy。”

    时小念说道,那是holy,明明年纪那么小,可你看到他眼睛的时候就会觉得他很有自己的想法,让她不敢用对宫葵的方式去对他。

    “那他也是我们的儿子,他还不满六岁!”宫欧强调这一点。

    在时小念眼里,宫曜简直就是成年人,不敢教不敢斥,在他这里,不过还是个智商不够的小屁孩。</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