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810章误会成采花女
    >    “是吗?”

    真的是只是她想太多么?不是,现在连宫葵都变得心情不如之前那么愉快了,一定不是她的错觉,宫曜就是有不太对劲,他有心事。

    “水果没了!”

    宫欧的声音突然传进她的耳朵里。

    她看过去,然后愣住了,只见刚切的一盘水果现在就只剩一个空空的盘子,错愕不已,“这才两分钟不到吧,你怎么全吃了?我还想给holy和小葵一点呢。”

    他居然就这么全吃了,还一副没吃够的样子。

    “他们不是都心情不好么,不用分!”宫欧霸道地说道。

    “你是长辈。”哪有长辈在吃上面和孩子们斤斤计较的。

    “我能容许他们现在和我一起吃你做的餐点,已经是最好的父爱了!还不够感人么?”宫欧理直气壮地说道。

    “……”

    真是好感人啊。

    一个吃货的三观常人是无法理解的。

    时小念无奈地看了他两眼,然后拿着空空如也的盘子站起来准备再去切一点水果,她刻意走过墙边想喊宫曜起来吃点水果,老这么盘腿坐着对身体也不好。

    她走近宫曜,刚要开嘴出声就听到宫曜小小的低语,似乎在说话。

    时小念愣住,安静地站在那里,竖起耳朵听着,宫曜的声音实在太小,她只能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是,我是。”

    “我不是,我不是。”

    “你们胡说,胡说。”

    是什么?又不是什么?

    时小念真的无法看透这个小小的孩子,她只听得清这几个字,他在说你们胡说,果然还是在介意被冤枉么?

    时小念走进厨房,削着手上的苹果,眼中有着若有所思。

    这个事情还没有结束。

    会不会是宫欧的手段太过强势狠辣,所以宫曜并没有释怀,他需要的是别人真心诚意的道歉,并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是么?

    那她现在能为宫曜做点什么呢。

    想和宫曜谈心,他又是拒绝的,她又怕谈的不好惹他心情更糟。

    时小念站在餐桌前削着苹果,忽然对自己的儿子有种无力感,帮不上自己的儿子,这大概是每个妈妈最难过的事吧。

    下午,时小念趁宫欧在处理公事的时候,一个人偷偷溜了出去,前去花海遂道,准备剪一些野花回去,装饰一下别墅。

    有花朵的生气,希望宫曜能开心一些。

    阳光下,时小念将脚踏车停在路边,从车篮里拿出一件田园色彩的围裙穿上,戴上袖套,把一头长发用头巾扎起,这样就不会弄脏头发了。

    时小念拿起花篮和剪刀走过去,在花海边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剪着花放进篮子里。

    一部邮筒绿的古董车缓缓停在路边,车上的男人一张脸庞五官端正,双眼略狭长,微笑着给自己的女儿解下安全带,让她下车。

    “爸爸,那里又有人。”

    7岁的女儿在他身旁说道。

    兰亭抬起脸望过去,只见一个年轻的采花女蹲在花边剪着花,纤细的身影缩成小小的一团,头巾卷起一头乌黑的长发,阳光落在她小小的脸颊上,份外白皙。

    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阳光下,有些不真实。

    兰亭从车上走下来,望着那个纤细的身影,心口被狠狠地震了一下。

    时小念正剪着花,忽然一个稚嫩的童声传来,“喂!谁让你剪小花的?所有人都不能采这里的花你懂不懂?我要让人把你丢到大海里去喂大鲨鱼!”

    闻,时小念愕然地转过身,就看到一个打扮得跟小公主一样的小女孩站在那里,怀里抱着洋娃娃,手上抱着洋娃娃,就这么怨恨地瞪着她。

    时小念从来没见一个小女孩有这样的眼神,简直可以说得上是……恶毒。

    “你是谁?”

    时小念不解地问道。

    “你是哪家雇的采花女?不知道这里的花海遂道是保护区,是不准采摘的。”一个还算顺眼的男声传来。

    时小念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男人朝这边走来,白衬衫黑西装,干净的打扮,面容端正,一双眼略显狭长。

    他的眼神明明是平静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阳光的照射下,时小念对上那种眼神感觉有些不舒服。

    这张脸有点熟悉。

    对了,宫欧那天做出的拼图就是这张脸,真的好像。

    邮筒绿的古董车。

    时小念猛地想起那天从树林出来时看到的车,父女,他们就是误会宫曜偷东西的父女?

    男人是兰亭。

    兰亭,35岁,离异,带着女儿兰小琪常居浪花屿,是个富豪,浪花屿的经济除了来自少数的游客,剩下就是来自于他。

    这是封德查到的资料。

    时小念还没回过神来,那小女孩已经冲过来,一脸野蛮地将她手中的花全部打掉,恨恨地瞪着她,“都说了你不准摘这些花!你这个坏女人,我要让你去喂鲨鱼!我要让你去死!”

    好冲的语气。

    这小女孩那天就是用这样的语气一再冤holy的么?怪不得holy会郁闷至此。

    见时小念不说话,兰小琪又要冲上来想打她,时小念往旁边站了站,声音冷淡地道,“我知道这里是保护区,我也在做保护的事。”

    “你在摘花还说是保护?”

    兰亭问道,走到兰小琪的身边,并没有责怪女儿的坏脾气。

    这让时小念觉得有些荒唐。

    “这里的野花常年没有人好好打理,导致有些花枝上的花长得过得密集,这对这片花海也不是好事,我剪掉一些,反而更利于它们的生长。”时小念冷冷地说道。

    兰亭站在那里,看向她们身后的一片花海,有些意外,“你懂这些?”

    “懂一些。”

    这是罗琪教给她的。

    “那你剪吧。”

    兰亭说道,没有再制止她。

    时小念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这样就说通了,她还以为兰亭也是个捧高踩低的无耻之人,才会和女儿一起栽赃holy,可现在看起来,兰亭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啊。

    怎么那天就和宫曜、宫欧他们闹得那么凶呢。

    “为什么?她把花剪坏了怎么办?她是坏女人,我要打她!”

    兰小琪站在一旁气愤地跳起来要去打时小念。

    时小念见状连忙抓住她的小手,然后看向动都没有动的兰亭,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不管管她?”

    怎么还有人这样做父亲的。

    好差劲。

    “那你为什么要惹我女儿生气?”兰亭看着她,仍是对自己女儿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

    她惹的?

    时小念觉得自己碰上了野蛮人,她抓着兰小琪的手,看着兰亭道,“你们这样一定得罪过不少人吧?”

    “在浪花屿上没人敢得罪我和爸爸!”

    兰小琪一脸的趾高气昂。

    时小念低眸看着小女孩脸上的耀武扬威,想到自己坐在墙边的儿子,不禁皱着眉头道,“一个人再张扬也要懂得分是非,但我看你也有七八岁了,却一点是非道理都不懂,你伤害了别人也不会难过吧?”

    闻,兰小琪愣了下,随即更加大声地道,“你这个死女人,我才不要你管!你好罗嗦!”

    时小念无法相信一个小女孩出口就是这样,面对这样的人,别说holy了,她都要郁结上半晌。

    “你这样的孩子我无法想像你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

    时小念冷冷地道,然后扔开她的小手,提起篮子离开,她还有身孕,这种小孩子搞不好真来攻击她,家长也不会管,太危险了。

    她刚转身离开,那小女孩突然又激动地大叫起来,“喂!你住哪?”

    时小念回头,白皙清丽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怎么,你还想找上我家来骂我么?”

    “……”

    兰小琪又是一愣,小嘴包住,不知道在想什么。

    兰亭看了女儿一眼,然后看向时小念,“你不是浪花屿的住户,是被雇来的采花女吧,到兰家来做事吧。”

    采花女。

    她哪里像采花女了。

    时小念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围裙,好吧,她无话可说。

    “我女儿很喜欢你,从明天开始,每天早餐摘一篮花到兰家门口,我会给你丰厚的报酬。”兰亭说道,身上带着富豪之气。

    时小念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女儿喜欢我?”

    就差冲上来打她了好么,哪里是喜欢。

    呵,她想起来,估计这小女孩缠着要和宫曜玩,也是用的这种方式吧?会受人喜欢才奇怪。

    “嗯。”

    兰亭一本正经地应着。

    “……”

    时小念懒得理他们,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她又停下来,贝齿轻轻咬着唇。

    要是能接近这个小女孩,能让女孩认识到错误,真心诚意地给holy道个歉,holy的郁结会不会就解开了?

    不管行不行,做妈妈的总要为儿子做点什么不是吗?

    时小念回过身,看向兰亭,直接地说道,“我可以给你们送花,但你得确保你的女儿不会打我。”

    “这我不会管,我女儿做什么我都不会管。”

    兰亭说道。“……”

    好溺爱的爸爸,完全是无底限。

    这么看来,估计之前也只有兰亭自己在宫欧的威压之下道了歉,根本没有这个小女孩的事,他不会让自己女儿道歉的,除非她自己愿意。</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