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857章小学妹是吧,秘书是吧
    >    他直接挂掉来电。

    时小念坐在床头,抱着宫葵笑了一声,“好啦,你去吧,医生说小葵退了烧就会好的,说不定过个两天我就能去找你了。”

    或许这个事情真的很急,时小念能感觉到宫欧动摇了。

    他从床边站起来,低眸看了一眼宫葵,又看向她,“等她退烧后,你带她一起来。”

    他要亲眼见到自己的女儿没事。

    听到这话时小念有些意外,以前宫欧还烦双胞胎打扰他们度蜜月呢,居然转性了,看来浪花屿一行他们都有所改变。

    说完,宫欧又低眸看向宫曜。

    宫曜捧着故事书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宫欧伸手胡乱揉了揉他的头,“还有你!一起来!”

    “……”

    宫曜默不作声地低头。

    时小念看到宫曜的唇角似乎往上提了不提,便笑着对宫欧道,“好了,你快走吧。”

    “嗯。”

    嘴里应着,宫欧却不走,一双眼睛灼灼地盯着她。

    “我不在的时候,你也按时吃饭,我会打电话问的。”想了想,时小念还是不放心,于是改口说道,“你吃饭的时候和我全息视频通话好了,我要看到你吃饭的样子。”

    “……”

    真是个操心的女人。

    宫欧睨着她,倾身过来想要吻她,手机又不合适宜地响起来,宫欧顿时都要炸了,拿起手机就是一通吼,“你们秘书室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谁允许你一直打我电话?”

    时小念感觉宫欧身上的毛都已经竖起来了,她不禁电话那头的员工捏一把汗。

    宫欧边说边往外走去,不想在时小念面前发火,低吼道,“带什么人这种事也要我说?当然是带那种不傻的!”

    “……”

    时小念听着不禁摇头,在宫欧手底下做事真是没有一点抗压能力是不行的。

    幸好她不是他的员工。

    宫欧继续往外走,越走越远,声音完全消失在时小念的耳边,“你们秘书室就挑上次那个报告数据一字不差的那个,那个应该不蠢,就是你?呵,那我收回我的话。”

    宫欧就这样匆匆出差了,时小念没有跟过去,在家照顾发烧的宫葵。

    所幸,宫葵没有让时小念担忧太久,宫葵吃了一颗药便退烧,又开始活蹦乱跳。

    时小念担忧病情会有所反复,于是准备在家里再观察宫葵一天,早上,时小念从宫葵的床上醒过来。

    宫葵短短的双手双脚把她缠得紧紧的,跟着树袋熊一样,扯都扯不下来。

    “噗哧。”

    时小念看着自己的女儿忍不住笑起来,宫葵的睡相简直就是宫欧的完美传承,怎么宫欧影响孩子的这么多呢。

    “小葵还好吗?”

    宫曜已经从另一张床上醒来,穿着睡衣坐在那里看向这边。

    “没事,不烧了。”时小念手探了探宫葵脑袋上的温度小声地说道,转眸看向宫曜,“你起太早了,不再睡一会吗?”

    “不睡了。”宫曜坐在床上摇摇头,也没有要去洗漱的意思。

    时小念明白他是关心妹妹,于是道,“那你在这里照顾一会妹妹,我下去给你们准备早餐。”

    “嗯。”宫曜点头。

    时小念费了些力气将宫葵的四肢给拨开,替她盖好被子下床,离开。

    走进厨房,时小念一边准备食材一边忍不住去看墙上的时钟,有些心不在焉的,封德站在一旁帮她的忙,见状不禁问道,“小念在看什么?”

    “我在想到几点打电话给宫欧比较好,我想提醒他吃早餐,又怕他还在睡觉。”

    时小念说道,又条件反射往墙上的时钟看了一眼。

    “听说少爷昨晚3点的时候还在基地里工作。”

    封德说道。

    “什么?”时小念诧异地睁大眼,“我昨晚10点和他通电话,他就说要去睡了,结果他还是在工作?”

    “少爷肯定是想早点工作完回来陪你。”

    封德温和地说道,将一篮洗好的蔬菜放到流理台上。

    “他怎么能这样呢。”时小念有些郁闷,想打电话又怕打扰了宫欧的睡眠,最后闷闷地道,“算了,等中午的时候我再打电话骂他。”

    闻,封德笑着摇摇头,“嗯,是得骂骂,少爷最怕小念你骂了。”

    “……”时小念的脸热了热,“义父,打趣我很好玩吗?”

    从伯格岛回来后,封德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这次回到s市才好一些,或许对他来说,国内是最轻松的地方。

    “好好好,不打趣你。”封德说道,“一会儿我把少爷在那边的工作安排表给你看好不好?你就给少爷规划一下工作时间安排。”

    “我又不是n.e的人。”

    她哪有那个权力去规划宫欧的工作时间安排。

    “你肯为少爷规划,少爷还不知道开心成什么样子呢。”封德笑着说道。

    “我才不要,他又不听话,我懒得管他,我做菜。”

    时小念说着点上火,开始煎蛋。

    封德见没什么帮忙了便离开将一份文件拿了过来,是宫欧此次去研究基地的工作安排,他随意地扔到桌上。

    然后时小念就站不住了,煎个蛋看一眼文件,熬个烫看一眼文件,连擦一下盘子都忍不住看一眼文件。

    等一顿早餐准备完毕,时小念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擦干净手,戴上戒指便朝着餐桌走过去,拿起文件打开。

    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专有名词和工作安排,时小念一下子头大了,“义父,你给我看也没用,我哪里懂。”

    她只是个画画的,对这些东西向来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她哪有那个能力安排宫欧的工作。

    “你随便划一下,然后告诉少爷就好了,他一定听话。”封德对宫欧再了解不过。

    对少爷来说,只要抓住小念在意他的一个点,他就能兴奋上一整天。

    “别,我还是不要乱来的好。”

    时小念很有自知之明,随手翻了几页纸便要放下文件,目光掠过一个名字,她的表情一滞。

    是她看错了么?

    她怎么看到那个名字了?

    时小念重新打开文件,翻到那一页,看着上面跟随宫欧出差的名单,其中有一行写着方方正正的字——

    秘书部门:李清研。

    女人向来对自己有威胁感的同性记得很清楚,这个名字时小念也记得很清楚。

    李清研,宫欧在圣约翰的学妹,一个他夸过的学妹。

    封德帮忙将菜摆上桌,见时小念的脸色不太对便问道,“小念怎么了?”

    “这个李清研是谁?”

    时小念指向上面的一行字问道。

    封德走过去,显然,他对这个名字很有印象,“是李秘书,我见过几次,年纪轻轻却做事干练,是个不错的人才,好像是最近才被招进秘书室的。”

    “是吗?”时小念问道,“能不能查到她的履历?”

    “当然可以,应聘的时候都有的。”封德不解地问道,“你想要查?”

    “对,现在就要。”

    她想知道是不是同名同姓,为什么一个叫李清研的正好做了宫欧的秘书。

    “好,那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公司把李秘书的履历传过来。”

    封德说道,有些不明所已,怎么小念突然对这个秘书感兴趣了。

    休息一晚后,宫葵又来了精神,各种活蹦乱跳,早餐也吃得很多,时小念坐在餐桌前看着两个孩子吃早餐。

    她还没动筷,准备等封德一起用餐。

    不一会儿,封德便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拿着一叠刚打印好的履历,笑着说道,“还真是巧,原来这个李秘书也在圣约翰就读,和少爷也算是同学,难怪少爷会将她招进秘书室。”

    圣约翰出来的必然都是精英。

    “宫欧招她进来的?”

    时小念一怔。

    果然就是那个小学妹。

    “是啊,这里写着李秘书在实习的时候曾做过一份完美无缺的报告,被少爷另眼相待,招进了秘书室。”

    “……”

    时小念的脸绿了。

    很好,宫欧,那晚答应过她的话只是答应着玩玩的是吧?

    封德继续翻着手中的履历,没看到时小念的脸,便道,“这个李秘书也是了不得,进秘书室才短短一段时间,却没有出过一点错误,这次也是少爷亲口要她跟去研究基地的。”

    “……”

    时小念的脸色还没缓过来,又被封德狠狠补了一刀,补得她几乎吐血。

    另眼相待。

    亲口要这小学妹跟着去。

    小学妹是吧,秘书是吧,一起出差是吧。

    宫欧,你还真是嘴上一套背后一套了。

    很好。真的很好。

    封德没意识到时小念的情绪变化,还是盯着李清研的履历感叹,“现在的女孩子都拼着化妆逛街买名牌,像她在事业上这么拼的还真是少见,我看不久就轮到她来领导整个秘书室了。”

    时小念猛地站了起来,脸气得发白。

    两个正在吃早餐的孩子抬起头茫然地看向她,时小念看向他们,“吃完了吗?”

    “马上。”

    宫曜回答道。

    “小葵你今天还有不舒服吗?”

    时小念又问道。

    “我全好啦,医生叔叔都让我随便玩儿。”宫葵嘻嘻一笑,活泼极了。

    “很好,吃完早餐我们就去找爸爸。”时小念生硬地挤出一抹笑容,颇有皮笑肉不笑的意思,“立刻就去!”</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