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875章吐了她一身
    >    “有能耐你就继续关。”宫欧目光阴冷地看着她,一字一字说道,“你多关我一个小时,我就让你的死法多一重痛苦。”

    “……”

    李清研对上宫欧的眼神,明明他现在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可她却不怀疑他话中的真实性,他是真的会要她的命。

    对视半晌,李清研有些僵硬地笑起来,“学长,我做这么多可都是为了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为我?”

    宫欧冷笑。

    “我很想再和学长回到过去的校园时光,我很想一直一直呆在学长的身边。”李清研一边告白一边将头上的发圈除下,一头束起的长发散下来,落在她的肩上。

    宫欧阴沉地盯着她,手下暗暗使力,却怎么都找不回力气。

    李清研往拨了拨一头长发,然后将身上的衣服拉链彻底拉下,脱下外套,露出里边的白色背心,背心白得近乎透明,衬得她的身材份外火辣,随后,她一步步朝宫欧走过去,脱下了脚上的鞋子,赤脚走上宫欧的床。

    “你想做什么?”

    宫欧目光冷到极致,嗓音透着一股寒意。

    李清研继续在他面前脱下长裤,露出两条纤长白皙的腿,跪坐到他的面前,低眸看向他,眼神带着无尽的魅惑性感,“总裁夫人那身材很显然是怀孕了,一个怀孕的女人怎么满足你?再说,我看她那正正经经的模样在床上应该也不怎么得学长的欢心吧?”

    “所以你就在我面前发骚?”

    宫欧靠在竖起的枕头上,目光冷冽地看着眼前衣衫不整、身材火辣的女人,“长得这么丑还发骚,你可真有勇气。”

    李清研被说得脸一白,但很快她就压下了自己的情绪。

    宫欧是在故意激她,她不能放弃。

    她就不信,美色当前,男人能完全无动于衷,宫欧也不是吃素的,不是么。

    “学长,就男人看女人的立场而,我应该不比时小念差吧,而且,她都怀孕了,学长怕是也寂寞很久了吧?”李清研跪坐在他的面前,一张美丽的脸慢慢靠近他,手指带着引诱的味道一点点抚过他的脸,胸前的丰满隔着被子贴紧他。

    “……”

    宫欧的目光沉了沉,盯着她的眼睛越发漆黑。

    见状,李清研以为宫欧被诱惑了,一把掀开盖在他身上的被子,迈开白皙的细腿直接跨坐到他的身上,低眸深情款款地盯着他,“学长,我只是喜欢你,我知道你有家室有孩子,我很识时务,我做你外面的女人就好,我绝不会争什么,只要你偶尔能陪陪我就好。”

    宫欧试图抬起手,还是一样提不出力气,全身软绵无力,只能任人为所欲为。

    “你做这么多就是想做我的情人?”宫欧冷冷地问道,声音透着一股虚弱,“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食色性也,学长要不要我,尝过之后不就知道了?”

    李清研说着最露骨的字眼,牙齿咬了咬唇,做出最媚的姿态。

    “你还真是贱。”

    宫欧目光幽深地看着她。

    “一会儿,我会更贱的,保证让学长流连忘返。”李清研笑着说道,当着他的面舌头舔了舔红唇,坐在宫欧的身上开始脱几近透明的白色背心,双手掀起衣角慢慢往上拉。

    “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宫欧最后一遍警告她。

    “学长,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知道你被我抓了不满,但我一定伺候得你满意,比时小念让你满意。”

    李清研脱下身上的背心,里边是穿着一件白色的bra,烘托着事业线十分凶猛,她一点一点压向宫欧,伸手抚上他的衣领,开始解他衣服上的扣子,露出大片紧实而性感的胸膛,她握起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前,媚笑一声,“如何,是不是比时小念的手感要好。”

    回应她的是宫欧猛地一个翻身,她被软绵无力的他用尽力气压在身下。

    李清研得逞地微笑,刚要抱紧他,就听“呕”的一声,宫欧吐了她一身,白皙妖嫩的皮肤上沾了不少的秽物。

    而他的身上依然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啊……”

    李清研歇斯底里地叫起来,宫欧看着她,艰难地抬起手擦了擦唇角,讽刺地看着她的脸,“丑得叫人恶心。”

    “宫欧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李清研尖叫起来,双手在颤抖,她脱成这样勾引他,他吐了她一身?他根本就是个同性恋吧!

    “我是不是男人,时小念知道就行了。你,还不够格。”

    说完,他无力地倒回一旁。

    累。好累。

    宫欧转过头望向窗口,眉头拧紧,该死的,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得出去,他一定要出去。

    时小念在等着他。

    ……

    时小念站在湖边,已经站了整整几个小时,等不来一个好消息。

    “小念,不好了!”一个失措的声音传来。

    时小念的手心一寒,转过眸,就见封德匆匆忙忙地朝她跑来,跑得气喘吁吁的,“少爷失踪的消息传出去了,现在外面一片混乱,已经有大片记者想进这个乡来询问少爷的下落。”

    “不是都签好保密协议了么,谁传出去的消息?”

    时小念紧张地问道。

    一波不平,一波又起,怎么会这样。

    “现在谁传出去的已经不重要了,必须立刻扼止这股风波,消息才刚传出去,n.e的股市就有了些波动,而且大批媒体突然到访,这事太蹊跷了。”封德说道,“少爷不在,累及到的事情太多了,就像那一年……”

    那一年,宫欧离开了,最后n.e垮成什么样她们都看到了。

    “我去见媒体。”

    时小念立刻说道。

    “你要怎么说?恐怕媒体见不到少爷不会善罢甘休的。”封德说道,“我花钱疏通一下,把新闻压下来。”

    “一定要压下来,但宫欧这次是二度失踪,恐怕大家没那么容易放过,除非给他们一个信服的理由证明宫欧没有失踪。”

    时小念说道,她现在只想找到宫欧,根本不想理会这些事情。

    “见不到少爷,谁会相信。”

    封德叹了口气。

    “先去看看吧。”时小念也没有办法了,同封德离开。

    他们坐车赶到被封的一段路,时小念坐在车里就看到各种长枪短炮,无数的摄影机立在那里,把路口封得严严实实,警方正在控制局面。

    时小念刚要下车就被封德拦住,“小念你看外面。”

    时小念抬眸看向外面,只看到密密麻麻的一群人,正疑惑间就见有几个人让了开来,然后她便看到自己的一对宝贝双胞胎站在众人面前,一群记者都蹲下身把话筒递到两个孩子面前。

    “……”

    时小念皱眉,他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刚刚收到消息的时候他们两个也在,怎么两人就跑来了。”封德有些担忧地说道。

    时小念正想下车,就听到宫曜的声音从某个扩音器里传出来,“我不要和你们说了,dad和mom一会还要带我们出去玩呢。”

    “……”

    时小念怔怔地望着那边,她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到宫曜用这种天真烂漫的语气说话,就像个无知的孩子。

    “你们dad真的在吗?”一个记者急切地问道,恨不得从两个小孩子身上套出点消息。

    “对啊。”宫葵跟着应声,讷闷地看着他们,“你们好奇怪哦,干嘛要拦我们的车?mom说不可以和陌生人说话。”

    两个孩子将无知演得淋漓尽致,有记者不死心地诱导着他们,“小朋友,那你们怎么不和你们的爸爸妈妈一起坐车啊?”

    “我们要坐安全座椅的,他们坐不下就先走了啊。”

    宫曜歪着头一脸天真可爱地说道。

    “你是说你们爸爸妈妈刚从这边经过?”记者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们,这么说,大家都错过采访宫欧了?

    擦肩而过?

    “不说了,小葵我们走,我要去看dad早上给我们钓的小鱼!快走快走!”宫曜拉着宫葵就挣扎着往人群外走,不管大家再怎么堵他们都不说了。

    全场的记者都懵在那里,面面社会相觑,难道他们都收到假消息了?

    这么小的孩子应该不会骗人啊。

    时小念看着两个孩子手拉着手往车上走,松了口气,封德坐在一旁赞赏地连连点头,“不愧是少爷和你的孩子,真是太聪明了。”

    居然会仗着小孩子的身份替父母解决难题。

    时小念咬唇,轻声道,“我好像八岁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智商。”

    大概都是遗传宫欧的吧。

    回到基地里,时小念才知道是宫曜听到封德焦急的一番叙述后才想的主意,他拉着宫葵一起在记者们面前演了一场戏。

    记者们现在是不敢把宫欧失踪的消息写实了。

    时小念坐在沙发上抱着宫葵,宫葵也抱紧她,“mom,我今天表现得好不好啊?holy说这样mom就会开心,dad就会回来。”

    “嗯,dad一定会回来的。”

    时小念小声地道,一转眸,看到有几个男人站走到封德的面前,“封管家,李清研……”

    “行了,现在哪有心情管那个女人,你们先下去吧。”

    封德打断他们。

    时小念看过去,想了想道,“等下,你们要报告什么事情?”</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