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1033章赴一场死亡的约会
    >    现在回去,他们反而已经失了主动权,只会是一场血战。

    时小念安排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宫欧抬眸,目光扫向他们,刹那间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宫欧的眼神太冷太绝决,像冰锋上的一抹尖锐,让人连去尝试触碰的念头都不敢有。

    他站起来,修长的手指碰倒桌上的酒杯,红色的液体再一次泄了出来,泼了满桌,那颜色刺目。

    宫欧的手抖得更加厉害,无法自控。

    几秒后,宫欧转身离开,大家想阻挠又不敢,医生远远地站着,见状忍不住开口道,“二少爷,你要不要看看小宝宝?他连四斤都没有。”

    人看到小孩子都有悯爱之心,尤其是早产后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宫欧看了也许会发现自己身上还有更重要的责任,会放弃自投罗网。

    果然,宫欧停住了脚步。

    医生见有戏,连忙侧身让开,指向不远处的一扇门,“小宝宝就在里边,二少爷去看看吧。”

    宫欧的腿动了动,鞋尖指向宝宝的房间,一张英俊的脸上仍然没有丝毫表情,就好像一直无动于衷。

    下一秒,宫欧一不发地回过身,朝着机舱门大步走过去。

    医生顿时愣在那里,不由得大声道,“二少爷,您妻子希望您看一眼。”

    听到这话,宫欧忽然冷笑一声,充满嘲讽,薄唇微张,冷漠地一字一字道,“她的希望从来就不是我的希望!”

    就像她把他送到了飞机上,就像她要他看一眼孩子然后走不掉。

    她错了。

    他从来不会照着她所想的那么去做,他是个偏执狂,她忘了么?他从来只会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冷血而自私。

    宫欧继续往前走去,背影冷漠而决绝。

    那一刻,所有人都明白过来,没人能阻止宫欧赴一场死亡的约会。

    宫欧一个人往前走去,保镖们中间有人忽然道,“二少爷,我跟您一起回去,也好有个照应!”

    然后又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自告奋勇。

    闻,宫欧缓缓转过身来,一双漆黑的眼冰冷地看着他们,嗓音冰冷似雪,“你们的命我丝毫都不在意,但是时小念要保下的。”

    “……”

    众人脸上有着难堪,二少爷说话一向伤人。

    “我不强求你们跟我走,但你们要去,后果我宫欧全部负责!死了我厚待你们的家人,有宫家在一天,就有他们荣华富贵一日!”宫欧一字一字说道,连动员保镖都与别不同。

    “……”

    保镖们面面相觑,宫欧把话说得太白了,就像一盆冷水浇熄他们的一时热血冲动,没人会不怕死,谁都会想怯懦地躲一把。

    宫欧面无表情地扭头,忽然有人站出来道,“我去,请二少爷照应我家人。”

    “我也去,宫太太对我一直很好。”

    “那我也去,如果不是宫太太命人让我们撤回来,我已经死了。”

    “那我们一起去吧,人多也不是毫无胜算,宫家那边已经派人来接应,我们人多也许能撑到那一刻。”为首的保镖开了口,然后不再废话地去拿枪开始装备。

    剩下的保镖都跟着开始装备武器。

    宫欧冷冷地看着他们,牙关咬得紧了紧。

    时小念,这就是你委屈自己也要保下来的一群人……眼光还不算差。

    他来了,小念。

    等着!……

    一如所料,待他们从地下水道冲回去的时候,里边已经被兰开斯特家族的人完全占据,两边人正面碰上,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枪声四起,水滴从石壁中渗出来,慢慢淌落,鲜血溅上,水滴便变了颜色。

    残忍而壮烈。

    阴暗潮湿的石室里,时小念躺在条件很差的推床上,手术还没有完,周围的白布拉拢着,白得晃眼。

    她安静地躺着,已经回忆到第一次和宫欧分手的时候,那个时候宫欧想和她分手,又说不出真正的原因,于是扯了一堆有的没的。

    他甚至说她的上下排牙齿咬合得不够好看。

    为了找个分手的理由他真是费心费力,想到这里,时小念的唇角微微弯了弯,一双涣散的眼中露出甜蜜。

    真想告诉宫欧,她后来有检查过自己的牙齿好多次,明明她上下排牙齿咬合得特别整齐,不难看的。

    医生们正争分夺秒地进行手术,有个转眸看了一眼时小念,见她在微笑,有些震惊,又有些莫名地难过。

    白布外,所有人都一脸死灰地或坐或站,比特坐在角落里,一双眼睛一直红着,牢牢地盯着那一面白布,即期待又拒绝有医生从里边走出来。

    忽然,一条手帕落入他的视线。

    比特抬起眸,只见那戴着大帽子的妇人低头站在那里,手里攥着一条手帕,意思很明显,是给他的。

    她的头埋得很低,还是露出一点额头的部分,上面的伤痕丑陃极了。

    比特皱了皱眉,嫌弃地没有去接,而后,他又想起那些平时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女佣,明明被他打成那样,最后却还跳出来帮他。

    时小念说,别用身份和表面去看待一个人,他已经受到很大的教训了。

    这么想着,比特伸手去接手帕,手还没碰上,外面忽然传来激烈的枪声,远近都有,似乎打得不可开交。

    隔着坚硬的石壁,枪声还不算响得震耳欲聋,但足以让人感到不对劲。

    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外面打起来了,我们的人这么快就到了?”

    “宫家的人哪会来得这么快,除非是飞机上的兄弟们回来了。”

    “他们不会做这么傻的事,兰开斯特今天这阵势你们也看到有多少人了,飞机上才剩多少人,不够填子弹的。”

    封德来不及安抚众人,掀起白布就走进去,只见时小念躺在那里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唇角还微微勾着,似是在笑一般。

    “小念,感觉怎么样?”

    封德走过去担忧地问道,这枪声会不会影响她,会不会影响医生们的技术。

    时小念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道,“我挺好的,就是有些累了,很想睡。”

    “你再坚持坚持,等手术以后再睡好不好?”

    封德说道,看来时小念并没有怎么受到枪声的影响。

    “好啊,那我就睡一小会儿。”

    时小念轻轻地说道。

    封德呆在这里,这才发现时小念一直盯着他的嘴巴,她根本已经听不太到外面的声音了,只是看着他说话的样子分辨他说了什么,还分辨错了。

    他几乎是立刻转头看向那几个医生,“到底怎么样了?我女儿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回应他的是一片无声,以及一个医生又换了一袋血给时小念补充。

    封德站在那里,忽然不知道说什么,飞快地掀开白布走出去,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他伸手捂住半张脸,极力地克制着。

    时小念躺在推床上,看着满目的白,眨了眨眼睛,睫毛颤动着,她慢慢阖上。

    真的很累了。

    她就闭着眼睛安安静静地回忆着那些曾经,后来还发生了什么来着?后来就是宫欧不顾一切都要娶她,连订婚礼都被他强行换了新娘。

    霸道而猖狂,在他的眼里,他想做的才是王道。

    可有时候,他又傻得厉害,傻到超乎常人的想象,什么愚蠢的事都做得出来……好像每一件都是和她有关的,以后她不在了,他总不会再做傻事吧。

    时小念暗暗地想着,觉得这样也挺好,她深深地阖上眼睛,真的累了,真的想睡了。

    意识渐渐飘离,时小念微微勾着唇,眼睛浅浅地闭着。

    “时小念!时小念!开门!开门!时小念!”

    有声音传来,像鼓声一样震憾住她即将睡去的灵魂。

    是宫欧的声音,很大声很大声,焦急又暴躁,一遍一遍地喊着她的名字。

    就不能好好说话么,她都要睡着了,时小念暗暗想着,想入睡那魔音不依不饶地倾入,吵得她无法安睡。

    时小念不由得睁开眼睛,眉头微微蹙着,正要责怪宫欧,可一睁开眼,却没有看到宫欧,只看到一脸悲伤守着她的封德。

    是了,宫欧已经上飞机了,这个时候正在飞回宫家的路上,怎么会喊她呢。

    “我听到宫欧的声音了。”

    时小念轻声地说道,声音明明虚弱到极致却还带着一丝开心的笑意。

    封德站在那里抹了抹眼睛,抓起她冰凉的手,硬是挤出一抹笑容问道,“是吗?少爷和你说了什么?”

    时小念微笑着道,“他好吵,一直叫我开门,吵死了。”

    可他吵吵,她真的好开心,因为她能听到他的声音,不能睡也好开心。

    “开门?”

    封德愣了下,少爷怎么会让时小念开门,是出现臆想了么?可这臆想为什么不是别的,偏偏是开门。

    石壁就是紧紧被关闭着,外面的人找不到开门之法进来。

    忽然意识到什么,封德朝外走去,整个人贴到潮湿的石壁上倾听着,枪声更加明显了,凌乱的枪声中什么别的声音都没有,隐隐约约好像有人在撕心裂肺地尖叫。</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