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楼 >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1063章发布会进行中
    >    这是时小念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兰开斯特乔治,上一次是在被抓时通过视频看到的,那副要将他们至于死地的面孔她现在都记得。

    时小念下意识地往宫欧的怀里靠了靠。

    宫欧揽紧她,嗓音低沉,“你在怕什么?他是输家。”

    “嗯。”

    时小念点点头,车前的乔治忽然抬起头直直地朝他们望过去,一头金色短发微微浮动,目光很深,明明是一双蓝眸,那眼神深得却让人觉得那是一片漆黑的地狱。

    气场强大。

    “乔治先生,百年合作计划利益全归宫家,你是在向宫欧投诚吗?”

    “为什么突然谈起合作了呢?之前你在媒体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能不能请您谈一下究竟有何恩怨,为何又迅速化解?”

    哪怕气场再强大,这些记者为了工作也是拼命,恨不得将话筒都递到乔治的脸上。

    时小念看向宫欧,只见宫欧轻蔑地看着这一切,明显有着看好戏的意味。

    他还真是一点都不掩藏啊。

    时小念黑线,那边乔治在保镖们的保护下已经走上来,一双眼睛沉沉地朝他们望过来,步履健稳,看起来很健康,倒不像之前传闻的那样已经被气病了。

    保镖们将媒体拦在台阶之下。

    乔治在离宫欧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视线落在宫欧揽在时小念的腰上,冷冷地道,“宫少爷好手段。”

    闻,宫欧轻笑一声,“想骂就骂吧,一把年纪把气憋着撑不到发布会结束。”

    如此恶毒。

    如此狂然。

    时小念看着乔治当下的脸色都变了,像极了乌云盖顶,青筋若隐若现,她丝毫不怀疑乔治下一秒就会揍上来。

    但乔治并没有,他站在那里很快缓下脸色,冷笑着看向时小念,“你当初指责我用绑架这种卑鄙手段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

    宫欧的脚迈前一步,时小念拦住他,不怒反笑,笑得温和,目光坦然地迎向乔治的视线,“我们的目的从来都不同,你为了更大的杀戳,宫欧是为了停止杀戳。”

    “说得还真是清高。”

    乔治嘲讽出声。

    “清高总好过……变态,您说是吗?乔治先生。”时小念微笑着说道。

    乔治的脸色又难看了。

    “说得漂亮。”宫欧赞赏地看向时小念,随后又看向乔治,“不废话了,请吧。”

    “伊妮德在哪里?”乔治问道。

    时小念听着皱了皱眉,这人张口就问伊妮德,连比特提都不提一句,她刚刚说话真是太轻了。

    “会让你见到的。”宫欧冷冷地道,搂着时小念侧过身,“这边请。”

    嘴上说着请,宫欧搂着时小念已经朝大楼里走去,走在乔治前面,理都不理会他,乔治站在那里,垂在身侧的手握紧了拳,缓上许久才继续往上走去,身后跟着他的团队。

    政府大楼的大厅被布置成临时会场,一眼望去很是庞大,无数的座位排满,双排楼梯下方是会桌,工作人员正在检查最后的麦克风出声,保镖们在确保各个通道的安全,都十分忙碌。

    宫欧搂着时小念往前,在第一排的中间位置前停下脚步,黑眸盯着座椅,冷漠地开口,“周围坐的是谁?”

    这是时小念的座位。

    封德从一旁走出来,恭敬地回道,“为了确保小念的安全,这周围一块都会是我们的人,不会让旁人近身。”

    “兰开斯特的人坐在哪里?”宫欧问道。

    封德指了边上一圈,“兰开斯特现在支持乔治的人不多了,来的也不是很多,会让他们离小念远一些,五排之后才是媒体的座位。”

    听到这个回答,宫欧才满意地颌首,拉着时小念的手道,“发布会马上开始,我陪你坐一会。”

    时小念跟着他坐下来,看一些人陆续落座,看宫欧接过文件再一次过目今天的发布会内容。

    她坐在那里望着今天的大场面,大厅里的灯光是那么明亮,照得整个会场都是富丽堂皇的。

    不一会儿,时小念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医生传来的短讯。

    小宝宝饿了,我们冲奶粉?

    小南瓜饿了啊,时小念转眸看向一旁正认真阅读的宫欧,凑过去轻声道,“小南瓜饿了,我去看看他,一会就过来。”

    “又要离开我的视线?”宫欧不满地拧眉,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你怎么不考虑我饿了?”

    “你饿啦?”

    “不饿。”宫欧盯着她,“不饿你就可以不考虑我了,只考虑别人?”

    又吃飞醋。

    “我一会就回来,你乖,别跟儿子吃醋,他占有不了我多长时间,我还要看你胜利的一刻呢!”时小念仰起头在他的脸上轻轻地落下一吻,然后站起来离开。

    宫欧被她一番话哄得很开心,也就没有再阻止她,只是给了封德一个眼神,让他带人随身跟着。

    哪怕这政府大楼里多是他的人,他也绝不在时小念身上掉以轻心。

    封德立刻跟着时小念而去。

    在楼上的房间,时小念让小家伙吃饱喝足后,将小南瓜小心翼翼地放进婴儿车里,小南瓜挥着小手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吃完又想睡了。

    时小念觉得好笑,和医生们聊了一会儿,她才离开。

    封德带着保镖在门外侯着,见她出来便道,“发布会开始了,我们下去吧。”

    “好,这边的安保做得再好一些。”

    时小念说道。

    “放心,以兰开斯特的人手想强破这里是不可能的。”封德道,低眸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而后朝保镖道,“可以让伊妮德出场了,知道一会从哪个门现身吗?”

    “知道。”

    保镖们低头。

    “这是最重要的一环,一定要慎重再慎睡。”封德说道,保镖们再次低头。

    见封德有些如临大敌的样子,时小念忍不住说道,“义父,你不要这么紧张,今天一定会非常顺利的。”

    连月光之花都开花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她现在淡定得很,已经想到回去拥到宫曜、宫葵的画面了。

    封德叹了一口气,道,“要只是保护的问题我就不担心了,烦就烦在伊妮德已经闹几出自杀的戏码,花样百出,防不胜防,所以我要他们务必慎重。”

    在签下百年合作计划之前伊妮德要是一死,那一切都毁了。

    “自杀?”时小念愣住,“她今天在路上又闹自杀吗?”

    比特明明给她发信息说没有啊,一切都好。

    “是啊,她总是想趁乱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敌人好防,想自杀的人真是太难防了,少盯一秒钟都不行。”封德摇着头道。

    比特一定是怕她担心吧,报喜不报忧,想必他一定不是滋味,看着自己的母亲想尽办法自杀。

    早知道她就不要比特陪着伊妮德了,这个伊妮德完全不顾自己儿子的感受,想做好母亲又光想着乔治这个男人。

    “没关系,很快就签约了,一签她就知道闹自杀也没有意义。”时小念安慰着封德。

    “但愿吧,今天可不能搞砸了。”

    封德说道,抬起手擦擦额头上的汗,脚步匆匆地往前走去。

    一众人回到会场的时候,发布会已经开始,媒体们开始提问,宫欧和乔治轮番回答一些重要问题,不像在大楼台阶前的剑拔弩张,这会他们和谐极了,好像真的是有着良好合作意愿的合作双方。

    时小念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一坐下,她就收到来自宫欧的眼神。

    她抬眸,只见宫欧坐在那里正直直地望着她,对着麦克风回答问题,“宫家将与兰开斯特家族有至少百年的良好合作,乔治先生给出了最大的诚意,之前的各式谣到这一刻不攻自破,两家的合作被全世界见证……”

    宫欧自如地应答着,英俊的脸上有着不可一世的自负,明明和乔治并排坐着,他却更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

    原来和乔治在一起,宫欧的气场更强。

    时小念想着,看向宫欧的眼神更加崇拜了,有记者提问道,“百年计划时间跨度如此之长,你们怎么能确保诚意合作呢?请两位回答,谢谢。”

    乔治的嘴唇动了动,正要开口,宫欧已经抢先一步,唇角挂着一抹邪气的弧度,“很简单,因为在我们的合作计划,背叛的一方需要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我相信乔治先生不会放弃大好的合作前景,而选择自毁城池。”

    乔治笑得有些僵硬。

    这个宫欧还真是不给面子呢,时小念坐在下面看着,一转眸,她左手边的位置空着一个。

    这是留给比特的位置。

    时小念蹙了蹙眉,低下头摆弄手机给比特发短信。

    比特,要不你过来会场吧,坐我身边,别在那了。

    让一个16岁的孩子一次次看着自己的母亲闹自杀,她担心他承受不了。

    比特的短信还没回过来,宫欧的短信倒是秒到——

    在给谁发短信?你手机又不想要了是吧。

    时小念抬头朝宫欧望去,只见他坐在那里正从容地回答问题,修长的手指按在手机屏幕上,见她看过去,他立刻瞪了她一眼,然后飞快地收回,没有停下说话,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666/ )